第31章 第31章

    他望着警犬机警四处嗅去的模样, 胜券在握地道:“那个杀人碎尸嫌疑犯, 一定曾经来过宋氏陶吧。”

    这话一出,宋益珊顿时皱紧了眉头:“怎么……可能?”

    杀人碎尸案嫌疑犯……来过她这里?

    听起来就毛骨悚然。

    谭超月微微点头, 审视的目光落在了阿陶身上:“萧先生, 现在我们怀疑你与一起谋杀案有关,希望你能够协助我们调查。”

    这话落时,身后两个警察,已经防备地开始靠近阿陶, 两手甚至放在了腰际的武器上。

    “阿陶不可能是嫌疑犯的,之前你不是要了他的身份证查过了吗?”无论如何,宋益珊是相信阿陶的。

    阿陶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一个想做-爱都那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坚决要找自己练习技术的人。

    她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假装的。

    这样的阿陶,又怎么可能做出强奸杀人那样的事情呢?

    “是,我们当时只是初步排除了他的嫌疑, 可是现在,既然出现了新的异常情况, 按照执法程序, 自然是应该把他带回警察, 进一步确定。”

    谭超月连看都没看宋益珊,双眸冷冷地盯着阿陶。

    而此时,身后两个警察已经做出“请”的姿势:“萧先生, 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阿陶眉眼连动都没动一下,淡淡地挑眉:“那件事,和我没有关系, 你们找上我,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萧先生,有什么话,还是回警局再说吧。”谭超月显然不想在这里多费口舌,他既然已经把嫌弃锁定在了阿陶身上,自然是要查个明白。

    “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阿陶淡淡地这么说,好像在说着他今天不想散步。

    谭超月听闻,冷笑一声,给两个警察一个眼色。

    两个警察上前,使出小擒拿手。

    阿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两个警察娴熟的小擒拿手,试图掰过阿陶的手,可是掰了一下,掰了两下,纹丝不动。

    他们疑惑地看向阿陶,阿陶脸上却依然是那么淡定,丝毫没有一点点在和他们对抗的意思。

    这……

    他力气这么大?

    阿陶清冷的眸中显出一丝厌恶,抬起手,轻轻摆脱了这两个警察,走向了宋益珊,紧挨着宋益珊站定了。

    “我没有杀过人,也不会跟你们去警局协助调查。”

    宋益珊看看阿陶,再看看显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谭超月,最后想想,还是劝阿陶说:“我也相信那个人肯定不是你,可是既然谭警官怀疑你了,你还是跟他们走一趟吧,这样一来,也能洗清冤屈。”

    “益珊,我不想去。”面对宋益珊,阿陶面上现出几分委屈:“我想在这里陪着你。”

    “你从警察局回来,也可以陪着我,或者我陪你一起过去。”

    “不行,我不喜欢警察局,也不喜欢他们。”

    他语气中带着一丝任性。

    这让宋益珊有些没办法了,有些无奈地看向谭超月:“月哥,如果你说那位杀人嫌疑犯来过我的陶吧,这个我信的,毕竟我这里也有些客人,备不住哪个客人就有问题,这不是我能管得了的。可是就凭一只警犬的异样,你就直接怀疑上阿陶,这样子我也不能信服。”

    谭超月漠然地望着宋益珊,淡声说:“这是一桩恶性碎尸杀人案,但凡有一丝嫌弃,我们都不能放过,我们现在只是怀疑他,请他回去协助调查,不是给他定罪,也不是拘留他,不需要让你信服。”

    这话说得冷硬极了,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宋益珊没法,她也怕阿陶真和谭超月起冲突,只好劝道:“阿陶,听话,你……”

    谁知道阿陶却眯起眸子,盯向谭超月:“我说了,我不是那个杀人凶手,你为什么要追着我不放,。还是说——”

    他挑眉,淡淡地问:“还是说,你根本是公报私仇?”

    谭超月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冷望着阿陶,半响后,嗤笑一声:“我和你有什么私仇,又为什么要公报私仇?”

    阿陶抿唇,抬起手来,以占有的姿势轻轻地将宋益珊揽在怀里。

    这下子,谭超月,几个警察,旁边的韩小姐,甚至隔壁被吸引过来的邻居,都诧异地看向宋益珊。

    宋益珊在这一瞬间,面红耳赤。

    不过在阿陶的怀里,她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她僵硬地站在那里,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红着脸,一言不发。

    阿陶清冷的眸子带着挑衅的意味,望向谭超月。

    谭超月眸中复杂,面上冷硬,默了好半响,才一字一字地道:“公事公办,萧先生,我现在怀疑你和一起恶性杀人案有关,希望你协助调查。”

    宋益珊看这样子,知道怕是真闹起来不好收场,也是想当着这么多人面,好歹给谭超月一个面子:“阿陶,你还是过去吧,我陪你一起过去,就是协助调查,问问情况吧,没什么事的。”

    阿陶摇头,固执地道:“我不去。”

    “阿陶,你……”她叹息,无奈,也有几分恼意:“阿陶你不能总是这样任意,既然谭警官说了……”

    她话还没说完,阿陶却忽然道:“真正的杀人犯他不去抓,为什么非要盯着我不放?”

    真正的杀人犯?

    宋益珊无奈:“等查清楚了,自然明白你不是真正的杀人嫌疑犯了。”

    可是阿陶却拧眉:“那他就这么放走?”

    这……什么意思?

    宋益珊一脸疑惑。

    谭超月从旁,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紧紧皱眉:“你什么意思?你认识杀人犯?你知道他在哪里?”

    说着这话时,他眸中精光乍现,盯着阿陶的目光仿佛一个猎物。

    很显然,他已经认定阿陶至少是认识那位嫌疑犯,甚至可能是同伙,知道一些内幕。

    这更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测,阿陶肯定是有问题的。

    可是阿陶却微微侧目,不耐地道:“杀人犯,不就站在你身后吗?”

    站在身后……

    众人顿时呆住,望着同样一脸疑惑的谭超月,之后,顺着谭超月的位置,看向了谭超月身后。

    就在谭超月的背后,站着的是韩小姐。

    韩小姐大红色围巾,一身飘逸的长裙,在秋风中轻轻飘荡,性感美丽。

    当众人疑惑的目光全都聚拢在她身上身,她轻轻撩了下妩媚的卷发,好笑地叹了口气:“总不能说是我吧。”

    众人一想,也是。

    那是一起强奸杀人案件,总不能是韩小姐这样的美女。

    于是众人又把疑惑的目光放在了阿陶身上。

    谭超月盯着阿陶的目光甚至有了几分气恼,语气森冷:“萧先生,请随我们上车。”

    阿陶见此情景,拧眉:“我已经告诉你,杀人凶手就在你身后,你竟然追着我不放?”

    谭超月嘲讽地发出嗤笑:“萧先生,你在说谁,难道她还能是杀人……”

    话说到这里,谭超月忽然没音了。

    在这一刻,他骤然意识到一件事。

    为什么那个杀人犯一路逃窜,却至今没有被抓获。

    为什么本市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可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

    那个杀人犯就好像凭空消失了。

    为什么呢?

    谭超月咬着牙,僵硬地转过身,望向了自己身后的韩小姐。

    “你意思是说,她是杀人犯?”

    “是。”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愣住了,几个警察莫名,邻居黑叔也是不能相信:“阿陶,话不能乱说,韩小姐人不错,怎么可能……”

    “是啊,那个强奸杀人犯是个男人,韩小姐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事实上,韩小姐自从来到他们村后,已经有好几个不错的小伙子追求她了。

    可是就在众人的质疑中,谭超月的脸色变了,他锐利的眸子盯着韩小姐。

    “韩小姐?”

    当他重新审视打量着眼前这位韩小姐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先入为主的错误。

    为什么强奸杀人犯一定是男人?

    验尸报告上并没有显示死者身体中有男性精-液的存在,所以也有可能——所谓的强奸杀人犯,是个女人。

    况且——他眯起眸子望着眼前韩小姐的身量,她个子约莫有176,是个高挑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如果穿个高跟鞋,伪装成男人,是很容易的吧?

    在谭超月的目光中,韩小姐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她冷笑一声:“阿陶,我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诬陷我?说我是杀人嫌疑犯,你有什么证据?”

    阿陶淡漠地扫过韩小姐:“网上有监控录像,你和监控录像中的,一模一样。”

    监控录像?

    邻居黑叔,并旁边几个警察,面上都露出诧异。

    这个案子轰动一时,他们多少也看过的,知道这个案子爆出来后,不知怎么,小区楼道里的监控录像在往上不胫而走。

    只是那个录像非常黑暗模糊,而且录像中的男子带着口罩头套,只露出眼睛,根本不可能认出则合适谁的。

    宋益珊也是疑惑,她不解地望着阿陶:“阿陶,你,你确定那个监控录像中的,就是韩小姐?你怎么知道的?”

    阿陶望向宋益珊,目光转为温和,点头:“是,我只要看一眼,就能认出来。”

    哪怕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哪怕只是一双黑暗中的眼睛。

    这也是为什么,在秋雨朦胧的夜晚,在汽车急速前行中,他能够看到,宋益珊曾经对着谭超月笑。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