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

    当阿陶说出这些话的时候, 韩小姐神色已经不一样了。

    谭超月率先发现, 迈前一步,就要去擒制韩小姐, 韩小姐却转身直奔向宋益珊。

    她要拿宋益珊当人质。

    宋益珊望着一脸狰狞跑过来的韩小姐, 大惊。

    而就在这个时候,阿陶上前,抬腿。

    众人只看到,他好像也没用什么技巧, 只是简单一踢,韩小姐直接犹如一个麻布袋一样被踢飞,最后重重地跌落在了台阶上。

    谭超月带着两个警察上前,迅速制服了韩小姐。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时间内,周围过来的几个邻居, 都看傻了眼。

    而接下来,韩小姐被带到警察局, 经过验证指纹和DNA, 终于发现, 她果然就是那个强奸杀人犯。

    对于这件事,人们自然是不敢相信议论纷纷,甚至怀疑这个韩小姐肯定是个男人, 或者人妖。

    后来案子水落石出了,大家才明白,原来这位韩小姐, 确实是个女人,也确实是个大美女,只不过人家喜欢女人,而且由于过去经历问题,曾经受到过女人的欺骗,心理阴暗扭曲,才做出这种变态强奸杀人事件。

    而在震惊韩小姐这么一桩离奇案件的同时,大家也都不免对阿陶刮目相看。

    “你竟然一眼就能认出来?”

    “简直是神了!”

    在众人的啧啧称奇中,宋益珊倒是没什么好惊讶,她只是纳闷一件事。

    “你既然早认出来了,为什么要说?”

    “我忘记说了。”

    “忘记说了?”

    “嗯。”那个时候,他一心只不喜欢她喜欢韩小姐了,哪里记得这种事?

    再说了,破案,这不是谭超月的事吗?

    这话听得宋益珊无语至极:“以后不能这样,既然你发现了,那就该早点举报,这是我们每个公民的义务。要不然万一她又做了什么坏事,伤害了周围的邻居怎么办?”

    阿陶想想,点头:“好,既然你说了,那我以后一定记得。”

    宋益珊这次满意,她望着阿陶,想起他曾经浑身的秘密。

    尽管他全身充满了匪夷所思的疑点,可是自己下意识地在相信着他,曾经也些许摇摆犹豫过,不过好在,什么杀人犯,统统和他无关。

    幸好。

    这么想着,她忽然记起韩小姐被抓获后,谭超月对她说的话。

    “不要以为这个案子和你的阿陶无关,他就是清白的,他身上,必然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来历也并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

    说着,谭超月对自己说起了那一晚,盘子的事情。

    回忆起谭超月描述的那件事,宋益珊自然就想起,曾经阿陶披着床单提着三个盘子出门的事情。

    她略一沉吟,先是来到了厨房中,将日常所用的盘子都拿出来,仔细地打量。

    这些盘子,确实看着比较新,并不像是用了很久的样子。

    可是这却又的确是她的手笔,没有假的。

    当时一家饭店要,她做了一些,因为喜欢,自己也留了几套,放在家里用。

    如果说阿陶真得已经打碎了许多盘子,并且偷偷地扔出去了,那么新盘子又哪里来的呢?

    宋益珊这么想着,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可能。

    如果说……阿陶的盘子,根本是来自那家所谓的“饭店”呢?

    宋益珊站在厨房里,怔怔地捏着盘子,仔细地回想着当初那家饭店的生意是怎么上门的。

    那仿佛也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生意,对方给的条件颇为优厚,她由此挣了一笔钱,修缮了家中后面的房子,并返修了前面二楼的工作室。

    如果说,那家饭店的生意真和阿陶有关系的话……

    宋益珊头疼地抚了下额,真有这种可能吗?

    拧眉摇头,想了半响,最后她又来到了那间杂物间,也就是之前阿陶当卧室的地方。

    她像做贼一样,仔细地打量着这个房间,试图找出什么异常来,甚至还小心翼翼地翻找了。

    可是找了半天,一无所获。

    最后,当她翻开枕头的时候,却发现枕头底下,有一个小小的东西,用洁白的棉布手帕包着。

    犹豫了下,还是打开来,却发现手帕里面,是一个小陶人。

    活灵活现的小陶人,看着十分眼熟。

    她仔细看了老半天,最后终于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十几岁时的自己吗?

    这个小陶人,是谁做的?

    宋益珊仔细地检查着这个小陶人的材质,可以看得出,所用的陶土,正是陶北山的陶料。

    这么一来,这个小陶人,应该是在陶窑村做的?

    是……阿陶做的?

    紧紧攥着这个小陶人,盯着小陶人那明艳含笑的脸庞,宋益珊努力地回忆,自己在那个年纪里,可曾经认识一个和阿陶年纪相仿的?

    可是没有。

    她平时认人,不是靠人脸,而是靠声音,和身高身形,以及穿衣习惯。

    她真得不记得,在她十几岁的年纪里,曾经认识阿陶这样一个人。

    捧着那小陶人,轻轻摩挲着陶人的脸颊。

    能做出这种陶人的,必定不是一般入门水平。

    阿陶看来也学过陶艺的,跟着谁学的?

    她正想得入迷,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心中一惊,知道是阿陶回来了,连忙将那个小陶人重新放回到枕头下。

    谁知道她刚放好,门开了。

    “阿——阿陶。”从来没当过贼,此时却平生第一次被捉,她分外尴尬,连忙对阿陶笑了笑。

    阿陶挑眉,显然也是有些奇怪,不过没说什么,只是安静地望着她。

    她只好当场胡编了一个理由:“我,我看看收拾下东西。这几天天冷了,我得把厚被子拿出来晒晒。”

    阿陶信了,点头:“不用,我来就可以,这几天你很忙。”

    宋益珊本来就是说谎,哪有功夫真收拾,当下只能点头:“好,那你收拾吧!”

    说着,就要落荒而逃。

    阿陶却拉住了她的手。

    宋益珊微惊,以为他要干什么。

    谁知道阿陶却温柔地抬起手,抚起她耳边的一缕调皮的发。

    “晚上想吃什么?最近你很忙,很累,吃点好吃的吧。”

    宋益珊这个时候满脑子都是盆子和陶人,哪里想起来吃的,只好随口说:“随便,随便吃点时令的吧。”

    “好,那就螃蟹?我看到黑叔去水产市场,买了一桶新鲜螃蟹。”

    “嗯嗯,那就螃蟹吧!”

    说完这个,她赶紧跑出来了。

    来到了前面的二楼工作间,她一屁股坐在陶泥之中,想起刚才的事情,不免叹息。

    感觉阿陶虽然有时候看着很奇怪,可是他很聪明的样子,也许根本已经知道自己偷偷翻他东西了吧?

    只是没说破而已。

    一时又想起他的大手轻轻抚摸过自己耳畔的触感,温柔动人,不免心里有些泛甜。

    他这个人,必然是存着许多秘密,那盘子也定然是有猫腻的。不过既然他不说,她也就不问了。

    事到如今,她只会选择相信他。

    ********************************

    转眼间,冬天就要来了。

    连绵不绝的苍北山也挡不住来自北方的寒流,小小的陶窑村也日渐冷了起来,宋冬松都穿起了羽绒服,再背上个书包,远看像一只肥嘟嘟的小熊。

    进入十一月,陶瓷展览会也要到了。

    宋益珊依然没有做出什么陶人,不过她捧着自己这只丑丑的狗狗,决定就拿这只狗去参加展览会了。

    这些日子,她也渐渐想开了。

    她虽然是陶人宋的女儿,可是未必要做陶人。

    她喜欢这只丑丑的狗狗,也只能做出这个。

    有时候人之所以活得太累,是因为给自己太多压力,卸下包袱后,反而轻松多了。

    想明白了后,心里也就舒坦了。

    她愉快地准备着行李,打算赶赴这个民间艺术展览会。

    宋冬松对着阿陶软磨硬泡一番后,也终于获得了陪同前往的资格。

    现在的宋冬松,已经渐渐地认清了现实,那就是——阿陶这个人有时候很傻,但是有时候又很聪明;阿陶这个人,是能够影响妈妈的决定的。

    如此一来,宋冬松也就领悟到了,不是阿陶要求着自己这个拖油瓶,而是自己这个拖油瓶要赶紧抱住阿陶的大腿。

    想明白了这个后的宋冬松,在阿陶面前不自觉低下了头,时不时还巴结一下。

    当然,他也是打心眼里开始有点高看这位阿陶的——因为他看上去,确实还颇有些本领,竟然不比自己差。

    “宋冬松,不要磨蹭了,我们得赶紧收拾行李的出发了。”

    从陶窑村赶去举行展览会的A市,需要先打车,然后做长途车,再然后做飞机。

    旅途坎坷,他们还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呢。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