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

    萧圣嶂猛地抬起头, 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自己弟弟。

    “你真得愿意离开她了?”他怎么就一点不相信呢?

    “我离开他倒是没什么, 只不过……”萧圣峻停顿了下,没继续说下去。

    “只不过什么?”萧圣嶂眉眼微挑, 无奈地道。

    他怎么可能猜不出, 圣峻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一定在挖了个什么坑让他往里面跳。

    果然,萧圣峻慢条斯理地道:“离开她倒是没什么,可是我总得想办法让儿子认祖归宗。”

    “什么?”萧圣嶂觉得自己耳朵发痒, 这是什么意思?他听错了吗?

    萧圣峻抬起头来,望向自己哥哥。

    他知道当年自己因为宋益珊饱受打击之后,哥哥对宋益珊很有偏见,以至于完全不想听到宋益珊的任何消息。

    是因为这个,所以他竟然不知道,当年宋益珊竟然怀孕, 并且生下一个宋冬松。

    “哥哥,她有一个孩子, 是我的。”

    萧圣嶂一听, 猛地从真皮沙发上站了起来:“你在胡说什么?”

    萧家父母早逝, 根本没人管这哥俩,以至于哥俩一把年纪,光棍两条, 谁也没有结婚的意思……至于孩子,那更是距离他们很遥远。

    萧圣峻叹了口气,认真地说:“宋益珊有个儿子, 今年七岁,智商极高,力气大,黑发微卷,双眼皮,高鼻梁……胸口还有一个痣,位置和我一样。”

    萧圣嶂瞪着他足足三分钟,最后终于回味过来这其中意思:“意思是说,当年你们上了床?”

    他有点不敢相信地望着弟弟。

    当年只是为了让圣峻陶冶心性,才特意花了大价钱,将他送到了陶人宋身边作为不记名弟子学习陶艺,谁知道性情没陶冶成,一来二去,圣峻竟然看上了陶人宋的女儿。

    本来像圣峻这样的情况,如果能谈个恋爱,对他也是好事,自己并不会反对。

    可问题就是,自从圣峻心里有了那个女孩,整个人情况比以前还不如了,神魂颠倒,茶饭不思的,一副眼里心里只有那个女孩,别人全都不看在眼里的样子。

    更让人担心的是,他可以忽然抿唇笑起来,忽然又一脸的失落沮丧,简直像是傻了一样。

    这也就算了,最让萧圣嶂无法接受的是,后来陶人宋去世后的一天,圣峻也不知道怎么,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整个人呆呆地躺在那里,不吃不喝,一言不发,紧接着便大病一场。

    病好了后,他整个人仿佛回到了三四岁时候,他情况最差的时候。

    萧圣嶂记得,当时先是怀疑他是自闭症,后来经过反复地康复训练和诊断,终于确认他只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

    阿斯伯格综合征具有和自闭症同样的交往障碍,局限的兴趣和重复刻板的活动方式,但是却不会有明显的语言和智能障碍。

    这就是世人所说的,天才版的自闭症。

    他们父母去世得早,临走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圣峻,萧圣嶂是在父母临终前发过誓,一定会一辈子好好照顾弟弟的。

    这些年来,他为了弟弟,也付出了许多心血,才让他能像普通正常人一样,有着看似正常的交往和行为。

    他是不甘心,因为区区一个女孩子,他曾经的付出就这么被打回原形。

    更是不满那样普通的一个女孩子竟然不把他这么好的弟弟放在眼里!

    回忆起过往种种,萧圣彰疑窦丛生,又震惊不已。

    “你和她,发生过关系?”他忍不住再次问道。

    依他对自家弟弟的了解,他是不言不语型,整天默默地看着心目中的白天鹅,根本连屁都不曾放一个,就他这种追女孩的方式,还能直接跳到床上?

    “当然。”萧圣峻有点不想在哥哥面前提起这种话题,不过涉及到儿子,却是不能不说,当下淡定地吐出这两个字。

    萧圣嶂盯着弟弟脸上竟然隐约泛起的红晕,以及抿起的唇角,这下子真有点相信了。

    他家弟弟竟然不是处男了……

    萧圣嶂觉得这事儿有点颠覆他的认知。

    默了老半响后,他终于忍不住再次道:“就算你们发生过关系,你又怎么能确定,她的孩子一定是你的,也许是……”

    这边萧圣嶂的话还没说完呢,萧圣峻不满的眼神已经如箭一般射过来。

    萧圣嶂无奈,投降:“好吧,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猜测你心里的仙女,你眼里的白天鹅!”

    “你看过后,一定不会怀疑,他是萧家的骨血,是你的亲侄子。”萧圣峻淡淡地解释说。

    萧圣嶂抬手,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番,最后终于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你还真不能和他分手。”

    既然圣峻没和人家结婚,那孩子目前看来,除了血缘,就和萧家没任何法律上的关系。

    如此一来,他们想要孩子,对方岂能愿意。

    其实用点强硬手段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萧圣嶂知道这样一来自己首先过不了弟弟这一关。

    “是,哥哥,我也这么觉得。”萧圣峻点头。

    萧圣嶂无奈地瞥了弟弟一眼,他总算明白了,原来圣峻握着这么一个法宝,早就笃定了。

    “行吧,我不说什么了,尽管把这个女人搞定。”

    萧圣峻并不喜欢“搞定”这种简单粗暴的词用在宋益珊身上,不过他到底还是点头。

    “让阿威跟着你,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别跟在那个女人身后像孙子一样。”

    萧圣嶂上下打量着弟弟那一身衣服,无奈地再次叮嘱。

    他家弟弟,从小娇生惯养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是精挑细选,什么时候穿过这种劣等布料做的垃圾衣服?

    ********************************

    此时的宋益珊,正在和宋天赐一起,在展览会上和父亲昔日好友会面聊天,并交流近况。

    宋天赐和宋益珊的作品,自然也被众人观摩一番。

    “好,好,真好,这个八仙过海,做得真好,有当年老宋的风采!”一位和陶人宋交情甚笃的老陶瓷艺术家摸着胡子,赞不绝口。

    “这个嫦娥奔月精美细致活灵活现,实在是得了老宋的真传,老宋可真是后继有人了!”

    周围的夸赞声连连,全都是对着宋天赐的三套陶人艺术品。

    宋益珊倒还算淡定,这些年早就习惯了。

    宋天赐热情地陪着那几个老人家一起说话,还向同行的一位鉴赏大师介绍了这三套作品,这位鉴赏大师这几年经常上些鉴宝类综艺节目,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如今对着宋天赐的作品,也是赞不绝口。

    说话间,老艺术家问起宋益珊来:“益珊,哪个是你做的?”

    这话一出,大家的目光全都转向了宋益珊。

    他们当然知道,宋益珊跟随在陶人宋身边多年,是陶人宋的亲生女儿,而旁边的宋天赐,听说早年就离开陶人宋身边自立门户了。

    宋益珊的作品,应该更能体现当年陶人宋的精髓了。

    宋益珊当然感觉到了周围目光中沉甸甸的期望,她勉强笑了笑,才指了指自己那只狗,茶具,青花瓷盘等,:“这些,是我做的。”

    众人都有些意外,盯着那丑丑的一只小狗好久后,面面相觑一番,最后还是讪讪地道:“不错,真是不错!”

    真是没想到,陶人宋的亲生女儿,竟然只做了这么些小玩意儿?虽然那青花瓷盘还有那套茶具也是别具一格,可到底不是陶人宋的正宗啊!

    众人颇有些尴尬,当下心照不宣,又说起宋天赐那三套陶人来。

    恰好这个时候,一位相识的拍卖行王董事长并几位企业家过来,众人打起招呼,热络地说起话,其间提起了宋天赐的这三套作品,那位拍卖行董事长也是个有眼光的,自然是赞不绝口。

    “这一次,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发挥我们拍卖行的特长,能够让民间陶瓷艺术品拍卖出更好的价格,提现更好的经济价值,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涵养文化生态,也让我们的陶瓷艺术,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说得好,说得好!必须把咱们这些民间传统艺术拍出个高价来,这样才能让人重视起来,我们的传统艺术才能发展。”

    说着间,王懂事长还热络地向身边几位好友介绍起了宋天赐,并宋天赐的那几套陶人,甚至还科普了当年陶人宋的风光。

    而就在这一片热络之中,宋益珊悄无声息地退后几步。

    她其实打定主意,就是来看看热闹当个绿叶的。

    果然,天生就是绿叶的命。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