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37章

    宋冬松自从拿到了阿陶给的十道题后, 就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了。

    初看他觉得这些题目很简单, 后来慢慢地体味一番,才发现另有玄机, 再仔细地验算一番后, 不免紧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思。

    他太专注于这些题目了,以至于周围发生了一切变化,他都没太关注。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再次睁开了眼睛,诧异地看向了四周围。

    这是一个装饰豪华的房间,一派的欧式装修风,而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

    他抬起手,先摸了摸自己身体,喔, 毫发无伤。

    接着他又看到了自己手里捏着的一叠子纸,这是阿陶之前给他的智力题, 还有他验算到一半的结果。

    “发生了什么事, 我被绑架了?”

    这是进入他脑子的第一个想法。

    妈妈的阿丑丑狗被拍卖了一个天价, 而且还瞬间走红网络了,树大招风,怀璧其罪, 也许是有人眼红了,所以来绑架自己?

    他叹了口气,摇头:“人心不古, 见钱眼开啊!”

    不过这个时候想太多也没用,反正绑匪还没出现,暂时也无性命之忧,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题目,决定——还是先把阿陶的这些题目做完吧。

    他答应了的,如果自己做完了,他就劝说妈妈花钱给自己买全套的游戏装备。

    为了那套心仪已久的装备,宋冬松决定先埋头把题目解决了。

    ……

    于是,当萧圣嶂走进房间的时候,宋冬松连头都没抬。

    萧圣嶂皱了皱眉头,他开始隐隐担心了。

    这小子,怎么回事?可别和他爹一样,有什么社会交往方面的障碍?作为一个小孩子,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是眼含热泪瑟瑟发抖大喊着妈妈救我吗?

    “咳。”他故意加重了脚步,同时轻咳了一声。

    在他做出这一番动作后,果然,宋冬松仿佛察觉到了他的存在,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他面目冷硬地站在那里,等着宋冬松说点什么。

    谁知道宋冬松只是看了他一眼,之后又重新低下了头,继续盯着一页纸,锁着小眉头看。

    萧圣嶂的心顿时沉了下。

    这反应,并不太对劲。

    难道说……他真得遗传了圣峻的问题?

    “你……”萧圣嶂沉吟一番,打算先开口试探:“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宋冬松勉强将思绪从眼前的题目中移开:“我能有什么想法?”

    他很无奈地想,这是劫匪要钱了?

    “你如果有需要,尽管说。”

    萧圣嶂打算看看,宋冬松对现在自己状况的认知,从而初步判断他的社会交往能力。

    如果是个正常的小孩,应该是要求回家找妈妈吧?

    “有需要尽管说?”宋冬松皱了皱眉,用小小的大拇指微微拖住下巴,斜眼瞅着眼前高大冷硬的男人。

    没想到现代社会与时俱进,绑匪也早已进化得这么和善?还是说,他们知道自己可以用来换金蛋,所以要好好照料自己?

    “我需要一支笔。”宋冬松想了想,提出自己的要求。

    用脑子对着一张纸开始虚拟验算,也挺费脑力的,还是来一支笔吧。

    “一支笔?”

    萧圣嶂听了,脸顿时黑了。

    他望着眼前的小男孩,看那鼻子,看那眉眼,看那微卷的头发,小男孩和自己小时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任何人看到这个男孩,都不会怀疑着孩子是萧家的血脉。

    可是,这孩子竟然和圣峻一样,天生自闭症或者艾斯伯格综合征?

    萧圣嶂想起这些年来自家弟弟的种种,心都在一抽一抽的疼。

    “你……不想妈妈吗?”他忍不住试探着提醒。

    “想妈妈?”宋冬松听了,一脸的不屑,挑挑小剑眉:“我又不是小奶娃,怎么可能一天到晚只知道找妈妈!”

    太小看他了。

    萧圣嶂一眨不眨地盯着床上的小男孩,紧绷的神经稍微松了下。

    他刚才说的那句,倒很是正常,不像是有什么毛病。

    “也对,你七岁了吧?这么大,确实不是缠着妈妈的小奶娃了。”

    “是,所以麻烦你给我一支笔吧?”宋冬松还没忘记自己的笔。

    萧圣嶂拿出手机,随意吩咐了几句,很快,一支笔送进来。

    萧圣嶂走上前,亲自将笔递到了宋冬松手中。

    宋冬松一边接过来笔,一边歪头打量了一番萧圣嶂,最后冲他笑了笑:“谢谢你。”

    “不用客气。”

    他们进行了礼貌的对话。

    宋冬松在例行礼貌后,继续低头奋斗他的题目了。

    萧圣嶂则是站在旁边,仔细地观察这个小男孩,看他小眉头一会儿皱起,一会儿舒展开,小手时而捧着下巴,时而轻轻一拍膝盖。

    他原本的担忧,渐渐散去了。

    他看到宋冬松在认真地验算一些题目。

    看来他是个比较正常的小孩,思维正常,思想丰富,情绪多彩。

    “你知道我是谁吗?”

    萧圣嶂忍不住再次试探。

    虽然这是一个正常的小孩,可是思维方式,还是不同于一般小孩吧?

    “知道啊……”宋冬松坏毛病地咬着笔头,不在意地说。

    “我是谁?”萧圣嶂微微挑眉。

    “你不是我爸爸吗?” 宋冬松一边拿着笔在纸上勾画了一道线,一边这么说。

    萧圣嶂当场脸色铁青。

    “胡说八道,我怎么成你爸爸了?”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就宋益珊那种女人,也就他那傻帽弟弟能看上,白送给他他都不要!

    “我觉得你长得和我很像啊,难道你还能不是我爸爸?”宋冬松也有些诧异了,他刚才明明觉得这个男人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怎么可能不是?

    他甚至用他被数学推理题目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大脑,腾出来百分之一的脑细胞脑补了一场狗血认亲剧。

    “我是你伯父!”

    萧圣嶂不得不出言纠正他了。

    话不能乱说,万一被圣峻知道,还不和他恼啊!

    “额……”宋冬松诧异地抬起头:“那你弟弟是谁啊?”

    如果眼前男人是他伯父,岂不是说这男人的弟弟就是他爸爸?

    “我弟弟,不是现在正在你妈妈房间吗?”

    萧圣嶂凉凉地这么说。

    “什么?”宋冬松这下子那被数学推理题目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大脑瞬间清空了,他不敢相信地望着萧圣彰:“敢情阿陶竟然是我爸爸?那我岂不是当不成拖油瓶了?”

    这竟然是亲生的!

    不是后养的!

    萧圣彰听到“拖油瓶”这三个字,脸色由黑变为了绿:“拖油瓶?是谁敢说你是拖油瓶?你妈吗?”

    他这辈子就是个不婚主义者,十有七八眼前这个小男孩就是他们萧家为以后的血脉,以后说不得是要继承他的衣钵的。

    竟然被人说拖油瓶?

    萧圣嶂皱紧眉头,对宋益珊越发的不满了

    太不把萧家放在眼里了!

    “咳……我以为我是,不是就不是吧。”宋冬松看这新上任的“伯父”眼里的怒意,哪里敢承认这是自封的,只好耸耸肩,很不在意地这么说。

    “你乖乖地留在这里,想要什么都可以,我有事要和你父母谈谈,这段时间,你就住在我这里。”

    萧圣嶂不容拒绝地做了安排。

    宋冬松倒是没什么意见的,其实对于那对根本把他这小孩子仍在一边自己风流快活的父母,他也没什么可说,当下点点头:“我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那是自然。”萧圣嶂看到了小家伙眼中的亮光,当下不免笑了笑。

    他喜欢被人有所求的感觉。

    “那就……先给我来一套最顶级的游戏装备吧,再来一个最顶级配置的笔记本电脑!”

    *********************************

    安置好了自己心爱的侄子宋冬松,萧圣嶂开始施展手段,棒打鸳鸯了。

    他首先找出一个理由,找出一个萧圣峻完全无法反驳的理由,把萧圣峻支到国外去。

    “John这些年一直陪着你,帮了你许多,现在他发生了车祸,生命垂危,你怎么也该去看看他。”

    “通话?他现在不方便,正在ICU里抢救。”

    “好,你先和他的主治医生通通电话吧。”

    “John的女儿今天也给你打电话了?是,她很着急,因为对她父亲来说,你就像一个儿子,她很希望你能过去。”

    “阿威会陪你过去的。”

    “宋益珊那个女人?如果你舍不得,可以让她陪着你一起过去。”

    ……

    在这么一番口舌之后,萧圣峻果然恋恋不舍地和宋益珊告别,乘坐私人飞机,飞向美国了。

    萧圣嶂十分满意。

    尽管这个过程中,连john的女儿都拉过来陪着说谎了,付出代价沉重,不过他乐意。

    千金难买我高兴。

    “好了,宋益珊,接下来,轮到你了。”

    没有了圣峻和宋冬松在身边,你只能靠自己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竟然忍着手疼,写完了!!明天继续奋斗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