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38章

    阿陶长得高瘦, 却极为大力, 关键时候爆发力强,犹如一个开动的马达, 小船开起来, 在惊涛骇浪中颠簸,她尖叫哭喊都不能制止。

    这样的阿陶和平时那个冷清平淡的阿陶极不相符,可是却越发让宋益珊欲罢不能,以至于她也有点疯了, 爬到上面,自己掌舵坐船。

    一夜疯狂后,醒来,就接到一个电话,却是说起阿陶在美国的一位情谊很深的老朋友,此时正在ICU病房里, 生命垂危。那位老朋友的女儿,希望他能过去见对方最后一面。

    她也没来得及细想, 连忙送走了阿陶。

    送走了阿陶后, 她这才发现儿子宋冬松怎么到现在没起床, 过去敲门,想着叫他吃早饭,谁知道敲了半天没动静, 连忙叫来服务员打开房门一看。

    里面被子整整齐齐的,根本没有人睡过!

    这下子吓傻眼了眼,宾馆的负责人也跟着跑过来, 报警又查监控录像,却是毫无所获。

    儿子丢了。

    她颤抖着手,想给阿陶打电话寻求安慰,谁知道阿陶此时是关机……应该是正在飞机上吧。

    警方很快了,开始做笔录调监控,一番忙碌。

    而就在忙乱之中,一通电话打过来了,电话那头,竟然是宋冬松的声音。

    “妈妈,我没事。”宋冬松声音虽然略带疲惫,不过却很放松,并不像被人绑架的样子。

    “宋冬松,你到底在哪里?你吓死妈妈了你知道吗?”宋益珊真是急了,她的亲亲儿子啊,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想活了。

    “妈妈,你别担心,我正和我伯父在一起,他对我挺好的。”

    好吃好喝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日子太舒坦了,宋冬松其实已经乐不思蜀了。

    “你伯父?”宋益珊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哪来的伯父?

    “就是阿陶的哥哥啊!”宋冬松理所当然地说道。

    “啊……?”宋益珊脑子还是有点晕,关于阿陶极可能就是宋冬松的亲生父亲这个事儿,其实阿陶还没有亲口承认过,宋冬松更是应该不知道,怎么突然间,连伯父都叫得这么亲热了?

    “是啊,请我过来的这位先生叫萧圣嶂,他说他是我伯父。那我想,我亲爸爸一定就是阿陶了,他说阿陶是他亲弟弟。”

    先认了伯父,后推断出自己爸爸是阿陶?宋益珊听着这绕弯的话,越发无语,不过好歹确认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阿陶的哥哥叫萧圣嶂,萧圣嶂把阿陶带走了,宋冬松没危险。

    她确实记得阿陶提过,他是有一个哥哥的,从小和哥哥相依为命,而且哥哥对他极好。

    “你现在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个别墅区?我给你发手机定位看看,你自己查查吧。”宋冬松丝毫不关心自己所处的位置,不过看起来妈妈关心,他只好发个定位了。

    “好啦,妈妈,我还忙着,等下再给你打电话,有什么事你直接call这个号码就可以啦!”

    宋冬松说完,利索地挂了电话。

    宋益珊在那里尤自怔了片刻,想着怎么也该去见见儿子。

    如果带走儿子的真是萧圣嶂——也就是阿陶的哥哥,那么她也必须去渐渐萧圣嶂。

    为什么今天一大早,阿陶就被叫到了美国去,然后宋冬松就被这位萧圣嶂请走了?

    他就算是孩子的亲伯父,也没有资格不经过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允许,不打一声招呼把宋冬松带走啊!

    就在这个时候,叮当一声,消息传来,宋益珊低头一看,是一个地理位置截图,应该是宋冬松发过来的。

    她连忙拿过来看了看,又用网络地图搜索了下,是本市一个高级别墅住宅区,从自己这边的宾馆打车过去,也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

    盯着地图上那个红点点的地理位置,她不免皱眉,想着宋冬松虽然是个机灵聪明的孩子,可到底年纪小,会不会被别人骗了?

    这个带走了宋冬松的,到底是别有用心,还是说真的是阿陶的哥哥?

    如果是阿陶的哥哥,为什么一声不吭直接带走宋冬松?

    正犹豫着,电话响了。

    “益珊,是我。”略显清冷的声音传来,是阿陶。

    宋益珊一喜:“阿陶,你现在在哪里?”

    “我已经到了华盛顿,刚下飞机,你怎么了?”

    阿陶从宋益珊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异样。

    宋益珊连忙把今天的事说给了阿陶听:“只是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你的哥哥,就怕是绑架的,或者骗子。”

    谁知道阿陶一听,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最后微微咬牙;“是他。”

    也只有他哥哥,才能干出这种事。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听起来阿陶的哥哥对阿陶颇为疼爱,那自然不会伤害宋冬松。

    “益珊,你听我说。”阿陶的声音略显紧绷。

    “嗯?”

    “既然我哥哥把宋冬松带走了,你也不用担心,也不用去找,你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如果我哥哥要见你,你直接拒绝见面。如果他非找上你说什么,你一概不理就是。”

    “阿陶,可是宋冬松在他那里,我还是不放……”

    谁知道宋益珊这边话说到一半,电话信号就断了。

    宋益珊连忙重新拨出去,结果电话竟然一直是忙音,根本无法拨通。

    她一咬唇,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

    先出来找了宾馆负责人并警方,说明了情况。

    “什么,是孩子伯父带走了?”

    “是。”宋益珊低头,一脸歉疚。

    因为孩子的事而手忙脚乱的宾馆负责人,颇为无奈地道:“孩子没事就好,孩子没事就好。”

    说着,又转身陪着宋益珊一起去向警方道歉。

    硬着头皮,送走了警方,告别了宾馆负责人,宋益珊打了一辆车,便直奔向那处高级别墅区。

    阿陶忽然离开中国前往美国,接着宋冬松被带走,之后阿陶给自己打电话语气中的异样,以及中途断掉的电话,都让她心里惴惴不安。

    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事情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么简单,至少这位叫萧圣嶂的“伯父”带走宋冬松,并不是普通的伯父想看看侄子。

    她总觉得,这位萧圣嶂别有用意。

    出租车在疾驰,外面是依然飘着雪花的灰蒙蒙天空,雪花把这个城市装点成了银白色的世界,因为这个别墅区在郊区的缘故,路上行人并不多,只有偶尔几辆车行走在这漫天雪的公路上。

    宋益珊拿出手机,再次试图拨打阿陶的电话,却依然是忙音,这让她的心更往下沉了几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出租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那处别墅区。

    她下了车,见前后都是独门独院的那种三层花园小楼,一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便给宋冬松打电话。

    可是回应她的,是同阿陶电话一样的忙音。

    “也许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她咬咬唇,皱眉:“对方有什么目的?绑架?”

    这么想着,她又摇摇头,并不像绑架的,至少从阿陶的意思里,对方确实应该是宋冬松的亲伯父。

    正这么想着,一个身体高大的中年人顺着旁边的花园长廊走过来。

    对方身穿羊毛大衣,头上戴着个黑帽子,看他的目光和方向,显然是冲着自己走过来。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这就是阿陶的哥哥了。

    “你是萧圣嶂?宋冬松呢?他在哪里?”她忍不住这么问道。

    来人终于走到了她身边:“宋小姐,萧圣嶂是我家大少爷。”

    这竟然不是?

    宋益珊扬眉:“他在哪里?”

    来人笑了笑:“鄙姓侯,你可以叫我老侯。我家大少爷有事要和你谈,特意请你过去一趟。至于小少爷,宋小姐不用着急,他现在被照顾得很好。”

    “他到底要做什么?”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阿陶的这位哥哥,到底是玩得什么把戏?

    老侯笑得十分和蔼:“宋小姐,请相信,我和我家大少爷,都是没有任何恶意的。二少爷从小都是我照顾长大的,我对他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宋小姐和二少爷的关系,我是知道的,绝对不敢对宋小姐有任何不敬。”

    宋益珊拧眉审视着这老人家,他话说得很好听,可是总看着像是别有用心的。

    “不管如何,麻烦让我尽快见到你们家大少爷。”

    她咬咬唇,冷声这么说道。

    她要见到这所谓的萧圣嶂,问问他,把自己儿子带走,到底意欲何为。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