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43章

    关于宋益珊和萧圣峻之间的过往, 情况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宋益珊也就是十五六岁吧, 她的师姐暗恋自己师父多年后,深夜表白献身, 却被残忍拒绝。事情既然暴露了, 师徒二人再相处下去,也是凭空生出许多不自在,于是师姐绝然离开了师门,出去浪迹天涯——或者说四处作死?

    可怜陶人宋, 当年骤失所爱,一个人抚养女儿长大。他一双慧眼,早就看出女儿天生脸盲症,并不适合承继自己的事业,对女儿也就没抱什么希望。

    后来天桥之下捡了一个孤女,这孤女性情冷僻, 却天生是这块料子,用他的话说, 就是祖师爷赏饭吃的。陶人宋认下这位孤女当徒弟, 本意是继承自己衣钵, 同时也算是和自己女儿做个伴。

    他身体并不好,不知道哪天就撒手人寰了,有个宋天赐陪着女儿, 自己走后,也不至于太孤单。

    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这孤女竟然并不是一心当徒弟, 竟然在青春期的关键时刻,对他有了不-伦的想法。

    陶人宋饱受打击之后,精神状态就不太好,以至于忽视了自己女儿心里的一些想法。

    于是在这个时候,宋益珊慢慢地走入了极端。

    她以为师姐离开了,继承父亲衣钵的责任在自己头上。

    她以为只要自己努力有所成就,父亲就能展开笑颜。

    偏偏她如同爱迪生一般屡败屡战的斗志,最后迎来的还是失败。

    而就在她因为失败灰心丧气的时候,偏偏有个学了一个多月陶艺的少年,竟然跑到他面前,显摆式地拿出了他做的陶人。

    你见过这样的人吗,别人科班出身奋斗多年却毫无所成,他却轻轻松松一个月搞定。

    那一刻,宋益珊心中仿佛有一万头神兽在奔走。

    不过当时的宋益珊那么乖,她当然想不到那么多说辞,她只是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少年,无法相信地望着眼前的少年,努力掩盖好自己脆弱的心,故作强势地说出几句蛮不讲理的话,之后便哭着跑开了。

    她讨厌那个少年,恨那个少年,再也不想看到那个少年了!

    于是她之后,彻底无视了那个少年。

    后来她的父亲去世了,行尸走肉一般地送走了父亲,一个人回到凄冷的家,望着父亲临终前总是会徘徊的工作室,心如刀割的她,竟然破天荒第一次买了一捆子酒,狂饮一番。

    不爱喝酒的人试图用喝酒来麻痹自己,结局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喝醉了。

    本来她喝醉也就醉了,痛苦地沉沦几天后,丧父之痛总归会过去,日子也是要继续过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

    其实也不是意外,应该说是本该就会发生的。

    那个每一次见到她都能看到她的一个笑容的萧圣峻,来到了她身边,默默地守候着她招呼着她。

    在丧礼上,他就很担忧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生怕她有什么不好。后来葬礼结束,他和其他几个学徒一起离开后,总归是不放心,又让老侯开车带他过来。

    他不想走了,想守着她,照顾她。

    原本他想得很简单,就是照顾,那个时候的他还很单纯,单纯得对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邪念。

    可是就在这种照顾中,酒醉的她吐了,他只好帮她脱衣服,然后抱着她去清洗。

    一来二去,任凭再单纯的少年,也是有点本能的。

    哪怕他不会,他也有属于自己的生物本能,于是接下来,天雷勾地火的事情就发生了。

    关于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其实萧圣峻想起来,也很难以启齿。

    他几乎不知道自己怎么完成的,但是从一些生物学生理学书籍上的对比看,自己确实做了。

    那并不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因为有些疼,也有些紧张,传说中的愉快,他丝毫没有尝到。

    不过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意味着她和他之间更亲密了一步。

    那一天早上,一夜没睡的他,凝视着她恬静的睡颜,心潮起伏,不知道生出多少怜爱和甜蜜,只恨不得守护她一生一世。

    后来他看看差不多到了该早餐的时候了,就出去找老侯,让老侯带着他去买早餐。

    他喜欢家对面孟记的早餐,一定要让宋益珊在醒来后第一时间吃到他最爱的孟记早餐。

    当他重新回来的时候,恰好遇到了其他几个学徒,原来大家都是有些担心,也是舍不得,便相约过来看看。他当时并没有多想,就随着他们一起过来了。

    那个时候宋益珊已经起床了,招待了他们。

    他本来是紧张忐忑的,因为不知道宋益珊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恼他,还是说,其实她也喜欢?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根本对自己毫无反应。

    她面对自己时,是同面对其他学徒一般的客气疏远,带着礼貌的淡笑。

    他有点疑惑了,盯着她看,谁知道她却只是回给他一个无辜的笑容,仿佛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他就想,她是不是生气了?生气自己买个早餐花了这么长时间?早知道自己不应该执着于孟记的早餐,或者说不应该非要自己亲自去买啊,可以让老侯买了送过来,这样自己就可以一直陪着她。

    他在心里模拟了很多种,她如果真因为这个生气了,自己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和她说些好听的话,是不是应该低声下气哄哄她?

    或者说,抱着她,亲一亲她,书里不就是这么写的吗?

    不知道做了多少脑补的萧圣峻并不知道,此时的宋益珊看着他,真得是和看其他学徒没什么两样。

    在她心里,他和其他人都长得差不多吧,看样子和语气都是她父亲的学徒,都为父亲的死而难过,都是好心来劝慰她的。

    只不过,这个学徒似乎比别人长得更高,也更沉默而已。

    到了后来,其他学徒走了,这个学徒竟然还不走,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她。

    她就更纳闷了,只好客气礼貌地问:

    “爸爸走了,能得你们这么惦记着,他泉下有知,也该安慰了。”

    “你……还有什么事?”

    她有些疑惑地望着眼前的学徒,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而这个时候的萧圣峻,望着她陌生又诧异的眼神,那是纯粹面对一个陌生人的眼神,他真是犹如遭受雷劈一般。

    他一直以为,每天自己走进宋记陶艺,她都会特意抬起头来对自己笑,可是现在,他忽然意识到,那只是她礼貌性的动作罢了。

    她对自己笑,也对别人笑,这是她的修养和礼貌,和对方是谁没有关系。

    而现在,她招待了自己,也招待了别人,在她眼里,自己和别人没什么区别。

    他一直以为的两情相悦,暗暗相许,一切尽在不言中,其实都是一个人的笑话!

    到了最后要走出大门的时候,他忍不住问了她一句:“你能对我笑一下吗?”

    万念俱灰的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还想看她对自己笑。

    可是此时的宋益珊,只觉得眼前这位学徒精神上好像有点不对劲,她略显紧张防备地望着他,小心翼翼地说:“你……你没事吧?如果没事,我先回去了。”

    萧圣峻听到这话,看了她最后一眼,没再说什么,转首默默地离开了。

    回到家的萧圣峻,旧病复发,颓然倒地。

    **********************

    “对不起……阿陶,是我错了。”她伏在萧圣峻肩膀上,低声说道。

    是嫉妒和无能蒙蔽了她的心。

    一个宋天赐已经足够日日夜夜地彰显着她的无能,所以她非常阴暗地去忽略了那个被父亲称赞过的萧圣峻。

    萧圣峻紧紧地抱着她,抱得指尖都泛白了。

    “我等了好多年,好多年里,我做梦都梦到,你再对我笑。”他低声在她耳边喃喃道:“不要对别人笑,只对我一个人笑,记住了吗,只能对我一个人笑。”

    如果她依然把自己当成茫茫人群中辨不出面目的那一个,他会生气的,他希望她记得自己,只记得自己。

    “我记住了,这次一定记住了。”她承受着他的吻,断断续续地说:“我也做出了陶人,你的,我的,还有宋冬松的,我们一家三口的。”

    “是。”他看到了,她做出了一组陶人,那组陶人,是承继了昔年陶人宋风采的杰作,是当之无愧的陶人宋后代作品。

    他用如山的金钱捧起了一个阿丑丑狗,别人笑他疯狂,可是只有他知道,那么多钱,他买的只有一样,她对自己的信心。

    望向旁边那组陶人,他忽然道:“其实,这组陶人作品还缺一个东西。”

    “嗯,缺什么?”她依在他怀里,软软地问。

    萧圣峻的手伸到了口袋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陶人。

    这是十七岁时候的宋益珊。

    “缺这个。”

    他弯腰,将这个小陶人放到了那个“陶人萧圣峻”的怀里,让它捧着。

    望着眼前的情境,宋益珊想起过去,咬唇轻笑了下。

    “可惜当年你做的那个,已经不见了。”

    “这个就是。”萧圣峻回过头,笑了笑:“当时丢了,我想想心疼,又捡回来了。”

    捡回来了,一直保留着,存到现在。

    因为那是他这辈子做出的一个陶人,也是他第一次心动。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