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44章

    萧圣峻对自己儿子宋冬松, 其实是有些不满的。

    为什么这小子一心沉浸在他伯父给予的纸醉金迷中, 竟然没想起来妈妈消失了这么久做什么去了?在他眼里,全世界的人都应该是围着他的宋益珊打转才对——哪怕不能要求全世界的人, 可是当儿子的至少应该做到吧?

    可是宋冬松其实也很委屈啊。

    他被这个所谓的伯父带过来后, 每天好吃好喝好装备不说,竟然还给他请了一位超级天才大脑的牛人,也就是他的崇拜者过来,亲自对他进行智力拓展训练。

    他乐在其中。

    乐在其中的同时, 当然也问起过自己妈妈,谁知道他伯父直接给他发了一些照片,竟然是他妈妈一心一意沉浸在陶泥中的照片。

    他一看,这才放心,继续享受着有钱有势的伯父为自己带来的一切,没事顺便和伯父聊聊天, 逗逗乐。

    谁想到,忽然间, 这个据说是他爹的阿陶, 竟然出现了, 还一副对自己极为不满的样子。

    “爸爸——”他略显声音地喊出这几个字:“这个事儿,确实好像是我不对。”

    人生第一次叫爸爸,真是有点不太舒服呢。

    萧圣峻本来满脑子不满, 此时听得爸爸这两个字,顿时愣了下。

    他也是人生第一次被叫爸爸啊,虽说以前就知道这是儿子, 可是被喊了爸爸后的感觉还是不太一样。

    “算了……以后长心……”他顿时没有心思去计较儿子没良心的事了。

    宋益珊倒是没什么,她现在回想起被关在工作间里的日子,倒是有些感谢萧圣嶂,如果不是这一段闭门思过式的日子,她也许依然无法解除心结,拨开那层尘雾,回忆起过去的一切。

    不过……她看看儿子这乐不思蜀的样子,笑了笑,故意揽着阿陶的肩膀说道:“阿陶,既然宋冬松这么喜欢你大哥,干脆让他留在你大哥身边好了。”

    宋冬松一听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别啊,妈,我的亲妈,你什么意思,你有了男人就不要你的亲儿子了吗?你要把我扔了吗?”

    宋益珊抬起手,摸了摸宋冬松的脑袋:“乖,你这小拖油瓶,就不要给我当三百瓦的电灯泡了。”

    宋冬松眼睛越发瞪大了:“妈,亲妈……”

    被宋益珊揽着的萧圣峻,也抬起胳膊,顺手揉了揉儿子毛茸茸的脑袋:“你妈说得对,你不用跟我们回去了。”

    宋冬松眼睛瞪得不能太大了:“你,你们抛弃了我……不要啊……”

    这话还没说完,就见到那对传说中是他亲爸亲妈的人,挽着手直接离开了……

    他怔怔地望着这一切,简直是想哭了:“他们不要我了啊!”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萧圣嶂从旁走过来,也拍了拍他的脑袋:“好在,你还有一个伯父,这才是亲伯父,知道吗?”

    宋冬松回头,直接扑到了亲伯父怀里,大声喊道:“还是伯父好!”

    顺便,把一脸鼻涕都揉到了他昂贵的衬衫上。

    哼哼,如果不是他,自己还不至于被仍在这里呢!

    *************************************

    回到陶窑村的路上,是萧圣峻开车,宋益珊从旁享受。

    “原来你不止做饭好,开车技术也很好。”她忍不住笑着道。

    “这也是需要练习的。”萧圣峻目视前方,淡定地道。

    “嗯,我猜也是。”她不免想起了老侯说过的,关于他为了练习做饭付出的努力。

    “是。”萧圣峻忍不住侧首,看了她一眼:“开始的时候,很糟糕,后来练了几次,就慢慢好了,你觉得呢?”

    “我觉得?”宋益珊莫名,她哪里知道他以前车技如何啊:“我不知道啊!”

    “你如果没有体会,那我太失败了。”他的声音依然稳定清冷,却带了不易察觉的沙哑。

    宋益珊有些疑惑地看向他,他目视前方一本正经,可是她却忽然间明白了。

    “你!”太不正经了,明明一脸严肃的样子,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不是你开着车,我一定掐你一顿。”

    她的声音带着娇嗔的意味。

    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快到陶窑村了,旁边巍峨的苍北山若隐若现。

    这条道路,正是当初那个秋雨朦胧的夜晚,她下车见到他的那条路。

    萧圣峻紧握着方向盘,想着那一夜里他绝望中带着一丝希望的心情,孤注一掷式的出现,几乎赌徒一般的重新走入她的生活中。

    他其实是很害怕,最后的结果是她依然漠然地看着他离开,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

    好在,她还是记起了自己。

    “你,在想什么……”宋益珊也发现了他异样的情绪,凑过来,柔声问道。

    如今的她已经知道,他并不爱多说话,可是只要有什么特别情绪,耳根下面必有异常,比如现在,他耳根下方隐隐泛红。

    男人的皮肤本是偏白犹如象牙,此时泛着隐隐的红,看着倒是格外动人。

    也只有在他身上,才能真正地明白,什么叫男色。

    男人,也可以是绝色。

    而此时的萧圣峻原本回忆着那一晚的凄冷,以及今日的甜蜜,偏生宋益珊凑过来,吐气如兰,就在耳边。

    他耳根处越发泛烫了。

    “你还记得那一晚,你捡到我的时候吗?”

    “嗯,记得,你那天吓到我了。”

    也是现在,她一次次地逼问,总算搞明白,其实她的陶人丢了后,就被老侯运走了,然后他直接站在了那里,等着她来捡起自己。

    “我当时很害怕,害怕你根本不搭理我,害怕你完全不会捡起我。”说着这话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恰好停在了他们最初相遇的那处。

    “你还害怕?”宋益珊无奈摇头:“我当时差点以为自己成为了灵异文女主角你知道吗?”

    “那现在呢?”停下车后的萧圣峻,侧首凝视着她。

    车窗户刚刚落下一点缝隙,开春的风吹进来,微微掀起她些许刘海,露出洁白宽阔的额头,以及白生生的耳根。

    那耳根,分外软嫩,轻轻一咬,她便出声,这是他在无数个夜晚慢慢发现的秘密。

    “现在,我是无脑言情文女主!”宋益珊感觉到了他发烫的视线,忍不住躲避开他的目光,轻笑着这么说。

    “无脑言情文?我还以为,你应该是——”萧圣峻抬手,轻轻一扯,将她扯到了怀中。

    她小小地挣扎了下,没能挣脱。

    谁让他力气大呢。

    “我以为,你应该是,色-情文女主角。”

    “什么……唔……”

    她不想当X情文女主角啊……她也不想在这么个地方和他练习什么鬼的车技啊!

    作者有话要说:  像我这么勤奋的作者,点金专栏收进盘子里吧。

    顺,下一本,甜宠古言文《绮罗香》,求收藏,这是一个甜蜜蜜软萌萌甜宠文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