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亲亲

    迎春面无表情的看了晋王一眼, 转头对许嬷嬷说道, “嬷嬷, 这位公子看来是吃饱了, 将菜撤了。”

    晋王:……

    他发誓, 那句话绝对是正常的交谈,绝无冒犯之意。

    果然,女人的心情就如那三月的天气, 说变脸就变脸!

    昨晚他只喝了一小碗粥, 刚刚匆匆的吃了点鸭子肉, 他现在还蛮想吃这种正常菜品的,可惜, 被女人给断粮了!

    他, 在野外狙击敌人时带着手下的兵丁连吃一个月野菜都经历过, 听说女人一个月中总会有那么几天脾气不好,只是断两顿的饭, 他就不计较了。

    不管对方的身份如何,许嬷嬷就认迎春一个主子,因此迎春说撤菜她就撤菜, 丝毫不拖沓。

    “撤下去了?为了区区一个在下饿自己的肚子,姑娘你何必呢?”男子的话是如此, 但语气中竟是让迎春听出了一种迎春好像是为了他绝食似的, 无端端的像是迎春和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

    迎春忍了忍,才没有将手中的茶水泼到对方的脸上。

    迎春越是变色,男子越是有兴致逗弄迎春。

    “脸红了?这是害羞了?”男子故意说道。

    “呵!”男子轻笑一声, 说道,“正好你是我唯一不讨厌的女子,要不你当我的人算了不是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吗?我把自己许给你!”

    被气得狠了迎春反而不生气了,她算是想通了这男人的劣根性,你越是生气他就越是想要逗弄你,相反,若是你不当一回事,他也就逗弄不下去了。

    为什么要让自己生气去取悦别人呢!所以迎春不生气。

    她嘴角略微弯了弯,作为在二十一世纪那繁华世界待了二十多年的人,她也不是开不起玩笑的。

    “公子此话当真?”迎春一脸期待的问道。

    男子顿了顿,显然是没有想到迎春会如此说,随即嘴角勾起一个笑容,肯定的说道,“当然!”

    毕竟,他长这么大,除了他亲生母亲外,迎春是唯一一个不让他讨厌,反而让他起了兴趣的人。

    他心中第一次认真考虑将迎春划拉到自己身边,想一想将对方纳入自己的羽翼下,真是一件让人身心愉快的事。

    于是,男子嘴角忍不住上扬!

    迎春的心情也很好,嘴角勾起一个笑容,迎春笑意满满又真诚的说道,“公子既然愿意以身相许,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放心,不用你准备嫁妆,你就是什么都不带入了贾家我们也不介意。至于聘礼,你有什么要求也尽管说,毕竟是你以身相许,入赘我们贾家,聘礼上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迎春在“聘礼”、“入赘”几个字上压重了语气,特意强调,在这个时代,“入赘”对要面子的男子来说,可算是十分屈辱的一件事了。

    能怼到这个蛇精病真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怪不得这个蛇精病老是喜欢看她变脸。

    愉悦的心情让迎春决定,以后一有机会一定要怼回去,毕竟人愿意瞒着身份装傻充愣的时间可不会长久,等人离开荣国府恢复身份后,她可不敢不顾忌人家的身份。

    男子一愣,才意识到对方说了什么,怪不得小丫头这么开心,原来是将主意打到了“入赘”的名头上。

    他是知道一些自以为有本事的男子以“入赘”为耻,岂不知也是迂腐之人罢了!若是真的有意,管他是娶亲还是入赘,自己过得潇洒才是最重要的,干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眼光?

    所以啊,小丫头的主意怕是打错了,他一点都不觉得屈辱呢!不过,如此反击他的小姑娘,真是越看越可爱,可爱的让他想要揣在怀里带走。

    于是,让迎春诧异的事情发生了,就见男子脸上带着肆意的笑容,眼神中含着暧昧,不断的逼近迎春。

    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让迎春不得不后退,等到退无可退之时,男子伸出双臂,将迎春锁在墙和双臂之间。

    许嬷嬷见迎春被轻薄,脸上带了几分怒气,就要上千阻止,男子却像是早有预料似的,黑沉沉的眼神扫射过来,让许嬷嬷大脑陷入混沌中,腿脚钉在地上迈不开步子。

    等男子收回眼神再次看向迎春时,眼中又全是暧昧。

    “想要让我入赘?”男子轻声问道,说话时喷出的热气接触到迎春的侧脸,让迎春不自在的头往后考。

    “小心”男子提醒一声,快速的将手垫在了迎春的脑后,避免迎春后脑撞到墙上。

    迎春回神,看着离她很近的男子,眼中闪过不悦,她很不喜欢受制于人的感觉。

    “你不是说要以身相许吗?怎么?反悔了?”迎春用男子说的话去堵男子。虽然她也知道那救命之恩做不得准,只不过是男子说着好玩罢了,但既然他愿意说,那她就愿意用。

    “反悔倒是不至于,但我得先收点利息。”男子笑着说道。

    随着男子不断的靠近,迎春总算是明白了这“利息”二字什么意思,但是,她岂是人想亲就能亲的。

    迎春笑眯眯的看着男子不断靠近,好像是对“利息”二字没有任何的异议似的,等唇就要贴到她唇上时,迎春笑容更加的甜美了,她将身子靠在墙上,脚微微的放虚,然后膝盖猛然发力,撞上了那个不可言说的部位。

    “呜”男子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躬下腰用手捂住了那个部位。

    许嬷嬷“嘶~”的一声,虽然姑娘是她主子,但此刻,她觉得姑娘真狠,那个部位,那个部位一定很疼,那位公子来了这么久,脸都不变一下,此刻却捂着那里弯下身,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藏在暗处的暗卫心中发紧,他身为暗卫必须保护好主子的安全,可刚刚明明是主子占了上风,他都以为主子要亲上人家姑娘了,可谁知,瞬间事情翻盘了。

    他的主子受伤了,而主子当着他的面受伤,这就是他的失职,主子会不会因此让他领罚?但是,最让暗卫纠结的是,他现在要不要出去将那个让主子受伤的人打到?

    迎春不知道暗卫的纠结,她脸上带着温柔甜蜜的笑容,缓缓向前两步,一举一动莫不是符合大家闺秀的利益,也丝毫看不出如此“大家闺秀”的一个人刚刚干出了那么凶残的事。

    她心中被人轻薄的闷气终于是发出去了,只觉得心神舒畅,也感叹,这防狼术就是好用!

    “公子怎么了?可是崴了脚?公子怎么也不小心一点。”迎春一脸关切的问道,仿若男子真的是崴脚了似的,也让屋中众人见识到了她的演技,暗卫心中忍不住感叹,不愧是主子看中的姑娘,一样的全身演技。

    男子脸上只是有刹那的扭曲,见到迎春的后续表现,仍然保持弓腰蹲着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却突然变得很愉快,看着迎春的目光似有大笑的意思。

    他这一生中,第一个比较在意的人是她的亲生母亲,后来因为一些事,让他对所有的女人都不待见,更是忍受不了女人的丝毫靠近。

    但就在刚刚,他不断的靠近迎春时,心中没有出现意料中的不耐、烦躁、厌恶,而是突然觉得对方身上淡淡的女儿香很好闻,让他忍不住一闻再闻,尤其是那微微带着粉色,又因为他靠近而有些紧张,被贝齿轻咬的粉唇、更是不断的诱惑着他,好像再说亲上去!亲上去!

    心中被那三个字占据,第一次有亲一个人的冲动,他很兴奋,忍不住按照心中所想去做,以至于他失了往日里的警惕心,被一个弱女子一击命中了弱点!

    其一,他竟然对女人有了兴趣;其二,这个让他有了兴趣的女人,真是太对他的脾胃了!

    虽然很疼,但他真的很开心,开心到眼角溢出笑意,嘴角忍不住往上翘。

    迎春以为男子会发怒,毕竟防狼招数都是朝着弱点下手,那个地方的疼不是普通的疼,可谁知,对方竟然满脸的笑意的看向她,这种反常的反应,让迎春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

    莫不是个神经病吧?

    迎春突然有一种惹不起对方的感觉,“这位大叔,一看你的年纪就是已经婚配过了的,莫再于小女开那等玩笑。还有,大叔养伤的这段时间,许嬷嬷会好好照料大叔的。”

    迎春忍不住拔高了对方的辈分,然后客气的行礼告辞,看似平稳的脚步带着丝丝慌乱,她突然觉得那种性格的人,她绝对惹不起。

    看着急急忙忙撇清关系离开的女子,男子笑道,“真是明锐的嗅觉啊!”在他突然起了心思的时候,立马就感应到了。

    只是,现在才忙着抽身,不觉得太迟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迟到了十几分钟更行,抱歉,么么哒哦。

    还有啊,上一章节小天使们嫌弃短小,所以后面又写了些,看的太早的小天使可以再看一遍。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