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德妃有孕

    “你最好离德妃远点。”皇上的语气中满是警告。

    迎春好奇的抬头,她知道能在宫中生存下来的人都不会简单,但德妃……

    “你想的并没有错,能将昔日旧主反咬一口,还让昔日旧主一时间无可奈何,又岂会真像表面那样无心机城府?”

    皇上看懂了迎春眼中的猜测,不吝啬给出答案。

    他一向不讨厌聪明有心机的女人,例如迎春,但有些人,聪明错了地方就招人嫌了。

    “噗~”迎春失笑出声,她在皇上的眼中看出了很明显的嫌弃,嫌弃还将人封成德妃?放到自己眼前晃悠,可不是让人失笑吗?

    “皇上嫌弃人家,还将人封到那等高位?臣妾可是听说,德妃的位分是皇上您亲自向太上皇讨来的。”

    “朕要是不将德妃的位置留给她,她又怎么可能生了野心背叛旧主呢?有时候,对付敌人不需要你自己出手,你只要给她们中的某一人一线野望,她们就会翻脸,窝里斗。”

    差不多可以收尾了,皇上也不介意他的话透露太多的内容。

    顺着皇上的话,迎春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案子,由郭美人流产开始,一环扣一环,重创了甄太贵妃,也除掉了其在后宫的手段。

    也是从那一事开始,宫中后妃有孕的危险降的极低了。

    若是将那事和德妃这个看似受到伤害最重的人联系在一起,一切似乎更加的理所当然了。

    而且,那件事若是德妃策划的,那今天,她在德妃宫中闻到的那一味药材,倒也说得过去了。

    “臣妾受教了,皇上真令臣妾佩服,不用自己出手就让敌方的势力瓦解。”而且,那一役中,皇上不但收回了很多宫中的权柄,更是让众妃怀孕的安全系数上升。

    迎春发现,自己从皇上的身上学到了很多,她眼界本就不窄,再加上站在这个国家顶端的皇上时不时的言传身教,她学到了很多。

    某些原本觉得晦涩的事,行动起来更加游刃有余了。

    “可真是个没良心的!只知道记挂这些有的没的。”皇上看向迎春,“朕当初不但讨了个德妃的位分,还讨来了淑妃的位分,靠前的淑妃可是留给了你。”

    “臣妾将对皇上的感激放到了心底。”迎春笑道。

    “不用放在心底,放在明面上就好。”皇上暗示的握住了迎春的手,又说道,“还有,朕再教你一点,对于男子来说,后宫这种阴司未免小家子气,了解就好,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用。”

    “臣妾可是个弱女子。”迎春说道。她也知道后宫手段小家子气,但不小家子气的地方,她那里参得上手?

    “朕的意思是,免得你未来教坏了朕的儿子。”皇帝揽着迎春的肩膀,一手暗示性的放到了迎春的腹部,好像那里已经孕育了一个孩子似的。

    “……”迎春

    孩子还不知道在那呢?

    “臣妾现在还只是一个人。”迎春不得不提醒皇上。

    “快了。”皇上的语气中有种莫名的肯定,让迎春心中一跳,怀孕这种事情真的要考缘分啊!

    “朕前几天选了好几个字,打算做皇儿的名字。”

    迎春恨不得学习琼瑶剧中的男主使命的摇醒陷入幻想中的皇上,别说她还没有怀孕,就是怀孕了,也得等十个月呢!况且,就是瓜熟蒂落,或许不是皇儿是个公主呢!

    “走,我们回房。”皇上眼中闪过亮晶晶的东西,牵着迎春就要往卧室走。

    迎春:……

    通常情况下不是女的着急要孩子吗?怎么皇上比她还上心啊?

    皇上一脸不能言说的表情牵着迎春,这让迎春不由得想起了某些脸红心跳的私密事,哪怕是她性格向来淡定,脸上也感觉到了热意,脸一定是红了。

    过年的一系列繁琐事彻底的结束了,路面上虽然偶尔依旧会看见冰,但冬意也渐渐的离开。

    一整个冬日,哪怕是迎春处得到的炭是上好的金丝银炭,整日里在屋中点着炭盆,迎春也觉得屋中的空气有些闷,因此,她偶尔也会在御花园中走走。

    不过,迎春小心惯了,尤其是冬日,若是地面结冰不小心滑倒,或者是湖面上的栏杆被损毁跌到湖中,寒日之下,不小心得个风寒什么的,怕是有可能去掉半条命,因此,迎春出去走动,必定让宫人们提前探好路,迎春身边更是前呼后拥的围着数个宫女太监。

    为了安全,她不介意被人说排场大。

    穿过假山,迎春竟然看见了一个意外的人,一身冬装裹的严严实实的德妃,身后跟着四个宫女两个太监、身前两个宫女,一行主仆在假山对面的道上。

    这下子迎春就更加好奇了,德妃一副风寒侵袭卧病在床的作态,再加上她的猜测那个很意外的结果,不在长春宫好好的窝着跑到外面干什么,也不怕出个意外吗?

    对面的人这个时候就像是个瓷娃娃,迎春可不觉得自己孤身一个和德妃打照面是个好事,若是出个意外她怕是要说不清了。

    迎春扭头就要往相反的方向去,却见德妃突然脚下打滑扑倒在地,刹那间,电光火石,迎春看到了德妃的动作,不是像平常人那样反射性的以膝盖撑地避免受伤,而是双手不顾后果的护住了腹部。

    遇到反应不同常人,而是护住腹部,再加上冬日里德妃一直找借口装病窝在长春宫不出来,和她隐隐约约在长春宫闻到的药味,很明显,德妃怀孕了!

    迎春恍然想起之前御医给德妃看诊时,言德妃身体被损伤严重,需要调养几个年头才能怀孕,而今,不过短短数月,德妃竟然就怀孕了!

    利用御医放出她身体有损的消息,麻痹众后妃和她背后的主子,然后一举有孕。

    不管德妃今天因什么出来的,但迎春猜,德妃敢出来一定是因为迫于无奈,怀孕又三月有余,自恃胎儿已经坐稳了,轻易不会出事。

    只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迎春不相信在有两个宫女开路,德妃又小心翼翼的情况下,德妃还能摔着了,这一看就是有人知道德妃有孕的消息故意设下此局想要德妃流产。

    迎春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遇到这糟心事。

    德妃意外势必要严查,她来御花园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了,若是再被有心人利用,她怕是要惹上麻烦了。

    已经无法避开,只能将她出现在这里光明正大的亮出来。

    迎春扶在身边的流云身上说道,“本宫崴了脚,不能前去看德妃了,绣橘你替本宫过去看看,顺便问一问德妃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她就不凑过去给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机会了,谁让人德妃现在的身子不同寻常呢!

    “是”绣橘答应一声后带着一个宫女走了过去。

    这时,德妃那边也有了反应,宫女太监七手八脚的将德妃扶了起来,德妃双手护在腹部,虽然弓着腰,但看状态应该还好。

    等绣橘二人到了德妃身边时,德妃身边的宫女太监隐隐的将德妃护在中间,看样子是在防备她的人。

    绣橘说了几句话后,德妃往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两人遥遥的点了点头算作是打招呼,之后,德妃便匆匆的离开了,看方向是回了长春宫。

    迎春回了长乐宫后皇上立马赐下来了跌打伤药,算是坐实了迎春崴脚的“事实”。

    头两天,迎春提高了警惕,就怕德妃或者是背后的谁此事往她身上攀扯,以期拉她下马,等两三天过去后,迎春松了一口气,看来德妃跌到差点流产一事赖不到她身上了。

    但事实告诉迎春,她想多了,就在遇到德妃的第五天的夜里,宫女来报,说是长春宫德妃野里惊惧过度,孩子流产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