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风波升级

    这时,德妃的表情终于是裂了,她看向贤妃,楚楚可怜,“臣妾知道臣妾先贤妃姐姐有孕以致贤妃姐姐心中不痛快,贤妃姐姐心中不舒服只管冲着臣妾来,又何必攀扯臣妾腹中的孩儿呢!”

    贤妃神情一顿,似是没有想到德妃会如此歪解。

    “德妃妹妹何出此言?妹妹腹中可是皇上的孩儿,皇上的第一个子嗣,合该全民同乐,本宫怎么会不高兴呢?”贤妃嘴角一勾,如此解说道,不等德妃反应,贤妃又抢先道,“这莫不就是所谓的贤人看贤,善人看善,商人看商,恶人看恶?”

    迎春眼中闪过笑意,贤妃的战斗力还是如之前那般厉害,恶人看恶?所以德妃会如此看贤妃不过是因为她本身心术不正?

    也就在此时,殿外传来太监的传唱,“皇上驾到。”

    迎春恍然大悟,怪不得德妃姿态那等可怜,原来是知道皇上来了故意给贤妃挖坑呢!

    贤妃嘴角的笑意变大了,德妃挖坑反而将自己埋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也是活该。

    太监才刚刚传唱完,皇上已经迈步走了进来,如此快速,刚刚的话皇上就算没有听到十成,也听到了六七成。

    三妃连忙见礼。

    “臣妾参见皇上。”

    “奴参见皇上。”

    迎春行礼时,与正好看过来的皇上的视线撞在一起,迎春用眼神示弱,因为她从皇上的眼神中看到了责备,也想起了皇上之前的警告,让她不要过多的接触德妃这个危险人物。

    虽然她来的时候就已经预想到了各种突发状况,也做了防备,但德妃,确实是个危险人物,皇上也是善意提醒。

    “平身。”皇上的眼神已经恢复平常,如往日里那样温柔中带着宽厚。

    “谢皇上。”

    “臣妾……”德妃挣扎着起身像是要行礼,但看其动作的幅度,就知道只是做做样子,正等着皇上拦她呢!

    皇上的眼神看向德妃,虽然眼神依旧宽厚温柔,但皱起的眉头告诉别人,他对德妃有意见。

    不过,皇上的眼神变的有些发飘,好像没有注意到德妃,而是在走神想事情。

    作势挣扎着起身的德妃没有得来皇上贴心的免礼,更没有得到皇上的怜惜,看着皇上有些走神的样子,德妃只能安慰自己,皇上没有注意到她的样子。

    无奈的停下动作,状似是乏力动弹不了的样子,请罪道,“臣妾有病在身,无法下床行礼,请皇上降罪。”

    皇上眼神恢复了,好像是被德妃的请罪声给唤回来的。

    他看向德妃,眼神不解,明显是没有听到德妃刚刚说了些什么。

    “臣妾有病在身,无法下床行礼,请皇上降罪。”德妃再次重复。

    皇上虽然依旧皱着眉头,但一如大家所料,不但不降罪,还宽慰道,“你身子不适,不必行礼。躺下歇息。”

    “是,臣妾多谢皇上。”

    低垂着头的德妃眼中流出泪。

    “德妃为何哭泣?”皇上问道。

    “有奸人看不得皇上有子嗣,谋害臣妾,臣妾差点就失去了腹中的孩儿。”德妃后怕的说道。

    “昨日夜里你宫中宫人求见,不巧朕已经休息,朕身边的奴才见朕忧心前朝、连续半月好不容易有个好觉,也不敢打扰朕休息,便没有通禀,私自做了安排。今日下朝后才告诉朕你昨日里差点流产一事,朕已经罚了他两个月的月钱。”

    皇上说道,这也就解释的通德妃昨晚差点流产,怀的又是皇上的第一个子嗣,却不见皇上来的原因。

    “张公公做的对,皇上龙体重要,是臣妾惊扰了皇上。”德妃通情达理,又很是关心的说道,“国事繁忙,但皇上也要保重龙体。”

    “德妃有心了。”皇上皱起的眉头展开了。

    这个时候,德妃趁热打铁说道,“皇上,明明臣妾怀孕三月了,可之前两次请平安脉,太医竟然把不出臣妾的喜脉,臣妾不得不怀疑为臣妾请平安脉的那位太医是个庸医,再或者,他与昨晚谋害臣妾的凶手是一伙的。”

    德妃这是想要先发制人,不但推脱自己为何有孕三月却不上报,更是想要借此除掉为她请平安脉的太医。

    如此看来,那位太医不是德妃的人,要么就是德妃拉拢他失败了,为了在这个位置上安插“自己人”,而除掉那太医为她的人腾地方。

    果然,皇上皱起了眉头,问道,“为你请平安脉的是哪一位太医?”

    “是佘归佘大人。”德妃。

    “让佘归来长春宫见朕。”皇上对他身边的宫人吩咐道。

    “是”

    “德妃,你来说说昨晚歹人谋害你的经过。”皇上又吩咐道。

    “是”德妃答应一声后缓缓的开始讲述。

    事情还要从前几天开始讲起,那一天夜里,原本熟睡的她突然惊醒,这时却听见殿外有脚步声传来,她开始以为是有宫人夜里出来入厕,原本不在意的,可这之后,她夜夜在那一刻惊醒,同一时刻惊醒,还同一时刻听到脚步声,这就不得不让她怀疑了。

    她原本怀疑是有歹人故意使坏吓唬她,便吩咐了宫人值夜,并找了青壮宫人埋伏在暗中,想要一举抓到使唤的人。

    但谁知,埋伏的宫人睁大了眼睛,却没有看见有任何人靠近正殿。

    但她依旧在特定的时间惊醒且听到了脚步声,这一切,不得不让她怀疑一点。

    那就是长春宫闹鬼了!

    她吓坏了,不但找了辟邪的东西摆在殿中,更是让多名宫女在殿中陪着她,也就在当晚,她先是在同一时刻惊醒,正在她恐惧的时候,却突然觉出床帐里被子下触感不对,似是有异物紧贴着她的身子。

    德妃一张脸都被吓白了,吓到说不出话,后来猛地咬破舌头恢复一丝知觉,这才惊叫出声。

    宫人急忙涌上来查看情况,德妃更是惊叫着一把掀起了被子,连滚带爬的跌落到床下。

    虽然眼神不敢往床上看,但她感觉到了,有一黑影从被子中闪出,转瞬间就投到了黑暗中。

    也就在这时,有宫人指着她的下身到,“血,娘娘流血了。”

    这时,她才感觉到腹痛难忍,且不像是往日里来月事时的疼痛,急忙让身边懂点把脉的宫女看,宫女说她这是流产,她这才顾不上害怕,赶紧让人向皇上求助。

    “多亏了皇上身边的张公公,为臣妾叫了太医,也多亏了太医,臣妾的孩儿保住了。”德妃一脸劫后余生、庆幸不已的说道。

    “从你所描述的来看,分明事涉鬼神,又为何言说是有人谋害呢?”皇上问道。

    德妃抬头看向皇上,眼中泪光点点,好不可怜。

    若是真的事涉鬼神,她岂敢说出来?要知道皇家敬拜鬼神,但也最忌讳鬼神了,她怀的这一胎,若是与鬼神之事牵扯上了,有人怕是会抓着这一点打击她们母子。

    只要造个谣说她腹中的胎儿不吉,别说是讨皇上欢心了,失去皇位的继承权都是分分钟钟的事,皇家可是最敬重鬼神的,所以,哪怕是吃了大亏,只要事涉鬼神,她也绝不敢上报,不但不能上报,还要想尽办法遮掩掩埋。

    但若是人祸,她往上报就没有丝毫的顾忌了。

    这个时候,德妃看后宫中的每一个人都像是谋害她的凶手。

    第一嫌疑人是甄太贵妃、她的旧主人,当年选秀时身为主持选秀的甄太贵妃控制了她,后来将她赐给了当时还是晋王的皇上,为的就是让她监视皇上,以防六皇子有心和甄贵妃的亲子八皇子竞争皇位。

    当时的甄太贵妃为了八皇子上位一事,谋划着或明或暗在每个皇子府中都安插了人,也是当时的晋王不得势,甄太贵妃这才往晋王府中只送了她一个有脸面的奸细,其他人的府中,可不仅仅是一个那么简单。

    这些年,她监视着晋王的野心,不断的向甄太贵妃上报晋王在府中的行事,后来,甄太贵妃为了防止意外,在她的配合下,给晋王府中的所有人都下了药。

    因为没有子嗣的皇子几乎没有机会荣登大宝,所以,甄太贵妃不允许六皇子有子嗣诞下。

    作为被圈养在晋王府中的妾,她只知道甄太贵妃在晋王府中的行事,其他皇子的府中,形势肯定比晋王府中更加严峻。

    当时,甄太贵妃说,她不是个狠心的人,只是避孕药,女人服下也没有什么,等八皇子登基后,晋王想要生多少个孩子就生多少个,随便生。

    甄贵妃如此说了,但见识过甄太贵妃手段的她不敢相信,也是作为一个女人对有自己亲生孩子的执念,她动了心思,在其眼皮子底下李代桃僵,保护了自己的身体。

    后来谁又想到甄太贵妃用尽了手段,八皇子依旧被太上皇圈了,而最不得宠、最不得势的六皇子晋王,跌破了众人的眼睛得了皇上的青眼被立为新皇。

    她从一个王府小妾到宫中的正一品德妃,接到圣旨的那一刻,惊喜坏了的她就隐隐的有一丝隐忧,因为她是甄太贵妃的人,她为了甄太贵妃做了那么多有损新皇的事情,新皇又是打败了八皇子继位的人,甄太贵妃绝对不会收手,她不会放过新皇的。

    果然,甄太贵妃以揭破她是奸细、做了那么多不利皇上的事为要挟,让她继续为她办事,有把柄在甄太贵妃手中的她不得不从。

    以前,她只是一个王府小妾,甄太贵妃是皇宫实际上的女主人,她的儿子是最有可能荣登大宝的人,那甄太贵妃就是未来的太后,她一个王府小妾,做人太后和皇上的钉子也没什么,得到的实惠也很让她满意。

    但是,六皇子继位,她从一个王府小妾到正一品的德妃,又是晋王府中旧人,若是将来得一个皇子,扶持亲子登基,做未来的圣母皇太后也是可以期望和谋划的,而甄太贵妃她有什么,不过是一个过气的“太妃”,亲子也不过是一个被圈的皇子,能给她什么?

    皇帝儿子和未来的圣母皇太后,这种诱惑面前,她自然不甘于继续做甄太贵妃的棋子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