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王熙凤借刀

    见王夫人意动,仆妇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说道,“二太太,如今甄家的财务就在荣国府角门上放着,可要人搬进来?”

    王夫人叹息一声,“甄家之事牵扯到扬州林家,那林家林如海是我们府上的姑爷,你们却将财务存到我这里,可放心?”

    仆妇低垂着眼让人看不到她的眼神,待抬起头时,眼中已是一片笑意,“看二太太您说的,要是信不过您,我们主子又怎么会将财务寄放到你这里呢?

    林如海是林如海,您是您,据我所知,姑太太早已过世,未为林家留下传承香火的子嗣,那林如海又与荣国府离了心,那比得上我们娘娘和贤德妃娘娘之间的情谊,更别说我们甄家和荣国府是多少年的老亲了。”

    二太太眼中带上满意之色,在她心中,那林家确实不是什么让人重视的亲戚,倒是她的元春,在宫中多亏了甄太贵妃照料才能得到贤德妃之位。

    在二太太看来,林如海拘禁了甄家又如何?甄家那可是甄太贵妃的娘家,八皇子的母家,更是太上皇的奶母家,太上皇又岂会容许让甄家出事!

    别看甄家被拘禁,皇上都听太上皇的,到时候太上皇一句话,甄家自然会没事,就她得到的消息,那林如海都已经被太上皇命令拿下押解入京了,那离着甄家安然无恙还会远吗?

    锦上添花哪及得上雪中送炭?她还巴望着甄家度过此关后给甄太贵妃带话,让甄太贵妃关照元春一二,元春膝下若是能有个皇子,她也就安心了!

    至于说同在宫中的迎春,在王夫人看来,那根本就靠不住。

    老太太看重迎春,但元春是她的亲女儿,她自然要多为元春打算。

    “如此,那就悄悄的搬进来吧!”王夫人说道。

    “这是自然,进来时门房上问起,我们说是王家的旧亲给二太太捎来的土仪。”仆妇又补充道,“不过,财务放到二太太这里,还请二太太给我们一个领取的凭证,我们也好向主子交差。”

    “这……”是应该的!王夫人正要如此说,就听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交的什么差呀?”

    仆妇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二太太的脸色巨变,说话的是老太太,老太太怎么来了?老太太一心培养迎春,若是被老太太参合此事,好处又岂会分点给她的元春?

    王夫人忙忙的才从炕上下来,就见帘子被搭起,王熙凤扶着老太太走了进来。

    看到王熙凤,王夫人脸上闪过一色郁色,这王熙凤虽是她的亲侄女,可却一心向着大房,跟她不是一条心,且还屡屡坏她好事。

    仆妇讷讷不语,眼神看向王夫人,希望王夫人能化解此事。

    “老太太炕上坐,也没有什么,就是我娘家一房亲戚给我送过来了些庄子上的土依。”王夫人说道。

    老太太坐到炕上,王熙凤机灵的将老太太手中的拐杖接过放到一侧。

    “什么土仪还需要说到‘领取的凭证’?这送出去的土仪还需要领取不成?说说,也让老婆子我开开眼界。”老太太故意摆出朝廷诰命的款,还是颇有几分威严的。

    “这……并没有什么领取的凭证,她们的意思是说回去后怎么向主子交差证明是我收到了东西,免得她们的主子不知情,还当奴仆们私下里将东西昧下了。”王夫人期盼着老太太并没有听全她们的对话。

    “娘家亲戚?是什么亲戚?也让琏儿媳妇认认人。”老太太明显不相信。

    “凤哥儿年轻,王家很多亲戚她都说不上了。”王夫人垂死挣扎。

    王夫人和王熙凤是一个娘家,有什么亲戚是王熙凤不知道的。

    “没事,正好我前几天去娘家被婶婶教导着梳理了一遍王家的所有亲戚,就是有那真不知道的,使个人去问问婶婶也就是了。”王熙凤看似十分体贴的说道,却让王夫人的脸色僵了,她就说,这凤辣子一心向着大房,眼中没有丝毫她这个姑姑。

    王夫人忘了,王熙凤嫁的是大房,她的丈夫、儿子是大房的继承人,若是向着王夫人,损害的可不就是她们大房的利益吗?亲疏远近,她自然要先维护儿子和丈夫的利益。

    而且,王熙凤心眼小,当初王夫人坑她的事情,她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王夫人被王熙凤堵的说不出话,屋中的仆妇见此,告辞道,“老太太既要料理家事,请容奴婢告退。”

    “慢着!”老太太喝道。

    仆妇的动作缓了缓,就就听老太太说到,“既然要走,将这东西也带走,荣国府的人断没有无故收人银子的事情。”

    老太太指着旁边被王夫人匆匆用东西遮掩住的银票说道。

    被发现银票,王夫人脸涨的通红。

    仆妇并无动作,她说道,“奴还未曾听过将到手的银票往外推的道理。”

    老太太也不和仆妇纠缠,她直接对王夫人说道,“荣国府的人不收来路不明之财务,若是要收,那就不是荣国府的人。”

    老太太淡定的坐在上首,看王夫人如何抉择。

    还用想吗?王夫人早就知道老太太若不是顾念着宝玉、也不好和王家撕破脸,是早有为贾政换一个妻子的想法。

    她都到了这个年纪了,回娘家也不可能带走唯一的儿子宝玉,未来可如何过活?更别说被休的王家女,是会带累王家所有姑娘的名声的,王家又岂会愿意收留她!

    绝对不能被老太太找到借口休回王家,王夫人的这个信念十分坚定。

    知道老太太能做出让贾政休妻的事,因此这个威胁很有效,王夫人拿起银票,递到仆妇手边,“好意心领了,还请将银票收回。”

    仆妇并不肯接银子,老太太也不着急,稳稳地坐在上首,任由王夫人动作。

    见此,王夫人染上几分焦急,又说了好几句话推辞。

    仆妇看向上首的老太太,她想起了主子之前说的话,务必让贾家收下银子,哪怕是贾家不肯给她领取时的凭证。

    甄家受此屈辱,主子如此做必定是有成算的。

    “老太太,奴乃江南甄家奴仆,奉宫中的贵太妃和我们家老封君之命,将带入京的一些财物寄存到您府上,当然,甄家也会白让您们帮忙的。”

    仆妇抬出了宫中的太贵妃和甄家曾经做过上皇奶娘的老封君,希望可以借此让贾家同意。

    甄家的那位太贵妃,她入宫时也拜见过好几次,曾经确实是她的人脉,当初谋算着让元春入太子府为太子嫔时,她就是通过甄家的老封君、她的老姐妹联系上甄太贵妃谋划的,

    原本,她不该拒绝的。

    但是,直接将甄家拘禁的是她的女婿林如海,甄家不因此迁怒她们贾家就已经是宽容了,怎么还会使人来贾家存财物呢?

    老太太是越想越不放心啊,也就王氏这个蠢妇,真以为林家的事不会牵连到贾家、以为甄家真的只是单纯的存钱。

    而且,因为宫中有迎春在,她们也经常入宫拜见,从迎春的话中,她们对宫中的局势也算是了解。甄太贵妃,早已经没有当初执掌后宫的那份能量了,虽然不好得罪,但委婉的拒绝也算不得什么。

    “原来是甄家来人,也是老婆子眼拙。”老太太接话,正当她以为老太太会答应时,却听老太太话锋一转。

    “甄家有事,我们贾家原不该拒绝的,但涉及财物,贾家轻忽不得,这样,你们不是要存放财物吗?老身有一个好主意,比放在贾家可靠多了。京城有一家老字号的钱庄,背后有老王爷撑腰,特别让人放心,老身这就差人带着你们去钱庄存,放心,甄家也是我们贾家的老亲了,存放财物的需要缴的保管费由我们贾家出了。”

    “琏儿媳妇,还不使唤个可靠的人带她们去钱庄。”老太太看向王熙凤催促道。

    “是,孙媳妇这就找人去办。”王熙凤爽利的答应一声,朝门外喊道,“平儿,平儿。”

    甄家的仆妇还没有反应过来,老太太和王熙凤已经将事情安排了下去,人家都说了存到钱庄比贾家更安全,而且保管费贾家出,她们还能怎么办?

    这也就是因为老太太不愿意和甄家、甄贵太妃撕破脸,这才找了这么个借口,不然……

    “奶奶,您找奴婢什么事?”平儿揭起帘子走了进来。

    “老太太执意如此吗?”甄家仆妇的脸色很不好看,她们没想到抬出老封君和贵太妃也没能让贾家妥协。

    “老身自认为这是对甄家财物最妥帖的存放。”老太太咬死不松口。

    “平儿,带这几位去城东的明记钱庄……”王熙凤

    “不用了!”仆妇重重的说道,“奴婢告辞!”

    “平儿,去送送这位嬷嬷。”王熙凤礼数周全的吩咐。

    “是”平儿知道自家奶奶是让她盯着这两位别出什么幺蛾子。

    甄家的仆妇不等平儿相送,沉着脸快步离开,平儿脚步匆匆的坠在后面。

    王熙凤用帕子掩住嘴角的笑意,果然如淑妃娘娘所说,有些事完全可以借助老太太的手段镇压,也不枉她得到消息后去老太太院中费力的讨好请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应该还有更新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