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0章 试探

    不过, 皇长子招眼程度和小包子到来带给她的喜悦相比, 自然是小包子对她更加重要。

    不过, 看着让人心软大的一塌糊地的小包子, 这小家伙可还没有名字呢!

    先前她也问了皇上, 孩子出生后该叫什么名字,谁知,皇上翻了半天的书后告诉他, 他挑了好多字, 乍看之下寓意很不错, 但细细的想来,总是有不满意的地方。

    “迎春!”

    迎春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回神看去, 被吓了一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皇上就坐在她身边, 脸颊和她的脸的距离,不到二十公分。

    “皇上!”受惊的迎春不由自主的往后仰了仰身子。

    “小心!”皇上一惊,赶紧伸手去扶迎春的腰。

    遭了大罪生下孩子, 可别再在月子中闪了腰。

    皇上伸出大手一捞,迎春被迫撞向皇上的怀中, 鼻子碰到皇上的胸膛, 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掉下来了。

    皇上低头正好看到迎春抹眼泪,心中一震,他好像没有见过迎春哭。

    如今, 迎春看到他后忍不住的掉眼泪,可见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了!心中一痛,将迎春搂的更紧了,同时,心中后悔,虽然之前瞎讲究什么男子汗顶天立地不要将视线放到女人身上,后宫的争斗少参与,但是,他应该早早的将甄氏处理掉的。

    要是早点将甄氏处理了,其她人再如何计较也不敢如此放肆,迎春自己就能轻松应对的,也不用让迎春遭了这罪,她们的长子更是因此成为早产儿。

    要不是太医说他的皇长子身体瘦弱但很健康,养养就好,甄氏就不一定只是废位赐死了!甄氏、老八、甄家,都得承受他的怒火。

    “你……可要废了与朕的约定?”皇上问道。

    迎春并不知道皇上已经想了那么多了,她只听到皇上问她可要废除那份约定?

    “不用!”迎春拒绝,并不是她矫情,她也有着她的考量。

    “可是,你哭了!”皇上说道

    迎春身子一僵,哭了吗?元春出事的时候她确实哭了,但若是答应了皇上废除那份约定,她知道自己会失去的更多。

    迎春并不知道,皇上说的她哭了是刚刚她的鼻子撞到皇上的胸膛,被撞的发酸,流出生理性的眼泪,而不是那一日,她心中难过而流的泪。

    “只是流点眼泪,过后缓缓就没事了!”迎春说道。

    鸡同鸭讲,竟然也没有露馅。

    “罢了!你既然心意已决,朕也不勉强于你,快擦掉眼泪吧。”皇上安抚的拍着迎春的后背。

    但迎春的身子却僵硬了,她已经意识到出错了!

    皇上说她现在哭了?不是昨天吗?

    那皇上刚刚说的哭也十分她现在流泪的事情吗?

    可是,她刚刚真的只是被撞了鼻子后鼻头发酸忍不住流眼泪啊!要不要坦白?

    “哎呀,皇上的胸膛好硬,撞的臣妾鼻头好酸!”迎春装傻着抱怨道。

    她可不会正面杠上皇上,说皇上理解错了。

    皇上的动作顿了顿,他刚刚好像理解错了!

    这时,却突然见迎春离开他的怀抱跪在了床上,殷切的看着他祈求道,“皇上,皇上既然知道臣妾哭了,想必也知道贤德妃是为了救臣妾性命不保的。太医说,就是各种好药材不断的供着,元春怕是也活不长了!之前,臣妾和贤德妃之间是也有着误会,但到了这一步,臣妾对贤德妃只有感激,也自愧过去对贤德妃心有芥蒂。”

    无论何时,念起元春因为她性命不保,迎春心中便难掩悲痛!

    元春过去是做了某些错事,她也隐隐的知道,入宫后元春的双手,怕也是沾满了鲜血,可是,元春的结果,为了救她而丢掉性命,总是让迎春过不去。

    好好的一个人,还不到三十岁,却像是已经要枯萎的花朵,让人唏嘘!

    “臣妾想向皇上求一个恩典。”迎春仰头望向皇上。

    皇上的手放到了迎春的眼睛边上,因为迎春的眼睛红了。

    “什么?”

    “等贾家建好园子,臣妾想陪着贤德妃去荣国府省亲。”迎春说道。

    元春最后的愿望就是回荣国府看看,元春的日子不多了,这最后的愿望,迎春怎么都要为元春完成。

    “准!”皇上说道。

    “多谢皇上,多谢皇上!”迎春感激道谢。

    “你要是掉眼泪,朕可能要反悔了!”这一次,皇上说的理直气壮!他还记着刚刚的误会呢!这会子,迎春是真的要哭了吧!

    迎春知道皇上在吓唬自己,但也赶紧的吸了吸鼻子,万一真的有眼泪掉下来不好收场了!

    “从朕进来你就一直在说贤德妃的事情,怎么不说说你和孩子的?”皇上又问道。

    关于自己的,是谁算计了她吗?

    刚开始,德妃意外生产,她们去了长春宫后又被皇上打发回各自的宫殿,路上遭遇的那些意外,她开始的时候是怀疑德妃的。

    因为德妃的预产期还没有到却突然生了,她以为这一切都是德妃的安排,因为她心计深沉,因为有孕所以野心勃勃的想要诞下皇长子图谋些什么,她担忧自己和贤妃肚子中的是男孩、她自己生下的会是女孩,所以,借着怀孕她在产房中生产的这个机会,避开嫌疑朝着她和贤妃下手。

    但是,后来德妃母子皆亡,这让她意识到,德妃也是这一局被除掉的一颗棋子,而不是下棋者。

    于是,她又将怀疑的眼光看向皇后、贤妃、贵妃。

    在这件事上她用的是排除法,将德妃算在内,她们三人都是有作案动机。

    贤妃,她有孕之身,又图谋皇后之位,若是计划着生下皇长子,想要凭借着皇上唯一的皇子母以子贵、再加上朝中众大臣的支持,搏一搏皇后之位成功的可能很大,所以贤妃设计除掉她和德妃腹中的孩儿也有可能。

    所以,哪怕是收到消息说贤妃也出事了,且还被贵妃挪到了废院中生产,她也没用消掉怀疑。

    但是,当那个贤妃身边的宫女起身行刺的时候,她便知道了,策划这一切的并不是贤妃。

    也许,有人会以为贤妃是故意让人收买身边的宫女,然后眼睁睁的或者是推动那人行刺她,但是想一想贤妃的最终目的,这一点被排除了。

    皇后之位并不是那么好争夺的,贤妃也并不是那唯一的一个优势待选者,她好歹也是淑妃,腹中怀着的是皇上的子嗣,若是那宫女行刺成功,哪怕后来查出那宫女被人收买了,贤妃是无辜的。

    但是,贤妃也是难辞其咎,更别说奢想皇后之位了!

    而且,皇后之位虽然看家世,但也不会不看人品,一个主子,身边的宫女却被人收买,连自己的宫女都管不好,可见是个没有能力的,既然没有能力,又怎么会胜任皇后之位呢?

    若是那计策真的成功,贤妃怕是也会因此失去角逐皇后之位的机会。

    于是,她又将视线投向了皇后和贵妃。

    皇后,她被迫禁足,她若是因此怨恨上后宫所有的妃嫔,朝着她们下手也是说得过去的。

    贵妃那里,因为她在角逐皇后一事上落后于贤妃,若是借此机会摆下如此大局一为清理皇后之路上的拦路虎贤妃,二除掉宫中的皇子公主静等她自己怀孕,也有可能。

    她正想着仔细的排查一下皇后和贵妃那里,但今早却听到流云传来的消息,说是皇上昨天去了尚德宫,然后今天早上,甄贵太妃触怒了太上皇被废了位份,甄贵太妃,不,是甄氏,甄氏一时想不开自尽而亡……

    然后,宫外又传来消息,说是废贤亲王的门客状告废贤亲王窝藏龙袍、意图谋反,后果然在废贤亲王的府上搜出了龙袍和谋反的书信,虽然废贤亲王已死,但谋反大罪岂能轻饶,哪怕是废贤亲王已经死了,但是他的棺木这不是还没有入葬吗?于是,皇上下旨,将八皇子除族,死后不得以皇室成员下葬。

    宫中起了这么大的风波,然后皇上处置了甄氏和废贤亲王,这几乎就是在告诉宫中所有人,做下这些事的就是甄氏。

    甄氏设下如此歹毒的连环计,想一想也是有可能的。想通之后,便让人感叹,这甄氏的心计,可真深,从一个奶娘之女爬到执掌后宫的贵妃,被太上皇宠了近二十年,将不成器的八皇子硬是推上了贤王之位,虽然后来的夺嫡输给了皇上,但就算是皇上登基之后,甄氏依旧不死心,操纵者八皇子试图谋夺皇位,等皇上的人将八皇子处理之后,又迅速的审时度势装疯卖傻保全自己。

    也是那时候皇上清楚太上皇和甄氏的势力时发动的太突然,以致于甄氏的埋下的某些钉子还没有来得及启动,就被皇上的雷厉风行吓的缩了回去,也逃过了一劫,这也让甄氏一小部分的势力没有被拔除干净,让甄氏借着装疯卖傻做下了这连环毒计。

    这中间,才甄氏动作的时候,有没有人浑水摸鱼,暂时迎春也无从得知。

    至于迎春先前猜测的皇后和贵妃,事实证明她们并不是谋划者。

    当然,迎春也希望,真的是她分析错了才好,皇后那里无所谓,贵妃绝对没有做浑水摸鱼的事情。

    想一想,如此周密的算计,贵妃又是个万事不太上心的,她怕是也难以得知甄氏的阴谋。

    “臣妾的事情?皇上不是已经处置了罪魁祸首吗?”迎春说道。

    “你再没有其他所求吗?”这事到底是他疏忽了。

    这一刻,皇上想起了那个让他心情愉悦的迎春,有不满有仇的时候,不用别人,她自己就能将仇报了!

    区别于某些希望自己的女人善良的男人,他并不那样想,有手段有心计的迎春,才是让他欣赏的,当然,偶尔软弱一次也是能让人理解的。

    但若是依附男人的菟丝花,自己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反而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了。

    “臣妾还真有件事情想要求皇上呢!”迎春已经感知到某种危险了。

    “哦,说说看?”皇上语气不变的问道。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