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3章 起嫌隙

    时隔多天, 迎春再次见到了贵妃, 可能是之前受了惊吓, 也受了伤的缘故, 贵妃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

    “恭喜淑妃妹妹了!”贵妃真诚的道贺。

    “同喜!贵妃姐姐伤可好些了?”迎春问道。

    之前那面宫墙倒塌时, 贵妃和贤妃在一起,贤妃身怀有孕不是很方便,贵妃既要自保又有护着贤妃, 同样也是受了伤的。

    只是, 在贤妃和淑妃等人的伤害面前, 贵妃的伤不致命,倒是让很多人忽略了贵妃也同样遭遇不测的事实, 迎春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 不过她知道了立马让流苏准备了些补品送过去, 也是聊表心意了。

    “不过是擦破了点皮,都不用擦药就又活蹦乱跳了。”贵妃不在意的说道。

    “擦破点皮?我怎么听说等贤妃生产完你回去脚腕肿的像是馒头?可好些了?今天过来会不会影响到脚腕的恢复?“迎春关切的问完之后转头对流苏说道, “还不帮贵妃搬个椅子过来。”

    “是”流苏答应一声去搬椅子。

    “淑妃妹妹你问题真多,和贤妃妹妹一样,我去探望贤妃妹妹时, 她也拉着我问了一大堆,明明是你们两人吃了苦头受了伤, 反倒是对我寒虚问暖的。”贵妃状似不胜其扰的说道。

    听贵妃的口气, 贤妃对她很是关怀,还记得之前,贵妃和贤妃并不是很亲密, 后来同分到西六宫,因为住处离近了,这才慢慢的走的近了。

    不过,经过此事,贤妃必定不忘贵妃在危难之际也护着她的举动,二人之间的关系应当会更加的亲近。

    流苏搬来了椅子,放到床边。

    “贵妃娘娘请。”

    “啊呀,流苏这丫头越来越能干了!”贵妃夸道。

    几个主位妃嫔的心腹大宫女,存在感还是很强的,贵妃、贤妃等人也相熟。

    “贵妃娘娘越来越漂亮了,贵妃娘娘身边的紫苑姐姐、青苑姐姐也越来越能干了。”流苏温和的笑着还了回去。

    她知道这些主子们有时候会看在娘娘的面上和她们搭一两句话,但不必当真,不失礼数的应答上街可以了,也不等贵妃再说些什么,流苏便退到了一侧待命。

    “这丫头,还是这么能说!”贵妃笑看着迎春说道。

    “你脚腕怎么样了?太医说可以走了吗?迎春正经的问道。

    见躲不过了,贵妃老老实实的回答,“一句不肿了,太医也说可以开始慢慢的走路了,放心,过来的时候我坐着轿撵,也就是进屋子这几步,我才下来走路的。淑妃妹妹有空关心我的脚腕,还不如关心一下我身上的疤痕,虽然那天擦破了点皮肤,也没怎么流血,但却有了疤痕,很丑!”

    贵妃说着挽起了袖子让迎春看她的胳膊,上面果然有不太明显的新疤痕,看着粉粉嫩嫩的,且因为细小,并不引人关注,同样也不丑。

    比起贵妃扭伤的脚腕,这真的很微不足道!但女人,天生对这类东西敏感。

    “让御医给你配点祛疤美容的药膏抹抹。”迎春建议道。

    “已经说了,不过太医偏要说等脚腕好了之后抹药膏效果好点,闹得我都等不急了。”

    “也等不了几天,你在等等,太医既然说了,总有他们的道理。”迎春劝道。

    “嗯!我知道。咦?怎么我来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到小皇子呢?”贵妃疑惑的问道。

    提起小皇子,迎春的眼中止不住溢出笑意。

    “刚刚醒了,被奶嬷嬷抱下去喂奶了,这会应该快抱回来了。”迎春说道。

    “我这回来主要就是看看小皇子,要是见不到小皇子,我可就赖在这里不走了。”贵妃说道。

    “那正好,还能给我作伴!”

    “那还是算了吧!”贵妃立马后悔了,“像这样被关在一个房子里,吃着没有味道的食物,我可待不住。”

    “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时候我就去看你,让你看我吃好、又能到处玩,羡慕死你!”

    贵妃脸上突然染上了落寞,“想必那时候再难熬,心中也是欢喜的。”

    迎春心中一动,知道贵妃这是着急了,当初她们三个一块,贤妃生了一女,她生下儿子,只贵妃一个,肚子到了现在仍旧没有动静,这不就急了,也难过了!

    以迎春的想法,生孩子虽然要保证父母双方有健康的身体,但是,也看缘分!双方身体都健康但就是怀不上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

    况且,贵妃入宫才多久,一年半吧!

    “你别急,好好保养身子,只要缘分一到,立马就能心想事成了!”迎春劝道。

    贵妃脸上依旧带着轻愁,“我也知道急不得,只是也不由我。”

    也许是迎春一直给人的感觉很可靠,这让贵妃很放心的大吐苦水,“淑妃妹妹你不知道,我母亲每次入宫,都要盯着我的肚子看,问我怀孕了没有?身边的宫女更是盯紧了我,天天给我做这个药汤那个药汤,还说是家中夫人、老夫人交代了,要为我调养身子。”

    往日里还算开朗的贵妃,脸上却布满了愁意。

    “妹妹你不知道,现在好像是所有的人都在逼着我怀孕,可我却老是怀不上。”

    迎春皱眉,只是听听,她就知道,贵妃现在所处的环境有问题。

    周围的人都盯着她的肚子,可没有如期怀孕,这怕是给了贵妃太大的压力了!贵妃能坚持到现在才抱怨,也是生性坚韧了,若是寻常人,怕是要逼的抑郁了!

    “你每个月都召家中女眷入宫吗?”迎春问道。

    若只是身边的宫女,应当也不会给贵妃如此大的压力,且主仆主仆,宫女怎么也干涉不到主子。

    “嗯!”贵妃点头,“我家中女眷每个月都会递牌子入宫,我每次都会召见。”

    若是没有记错,贵妃是家中庶长女,她口中的母亲,也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

    不过,听说贵妃自幼被家中嫡夫人抱养在身边抚养,且生性柔和、性格宽厚,因此和嫡母的关系也过得去。

    只是,若贵妃能够生下带有吕家血脉的皇子,吕家也就多了一层庇护,就是那个让人遐想的位置,也不是不能搏一搏的,这大约也是吕家当初送贵妃入宫的初衷吧!

    可以说,吕家比贵妃更着急贵妃的肚子,这也就给了贵妃太多的压力,尤其是每个月,吕家主母都会递牌子入宫过问贵妃的肚子,也许现在的贵妃每每到了女眷可以入宫的那一日,便会坐立难安吧!

    “我听说这种事情,不能急,你最重要的是要放宽心,静等缘分的到来。”迎春劝道。

    “放宽心?”贵妃恍惚的问道。

    “对,放宽心,你也可以召太医检查一下身体,只要身体健康,你大约也就能安心了!”迎春建议道。

    在她看来,自己放宽心是一部分,吕家那边最好也不要给太大的压力,只是,疏不间亲,贵妃和吕家的关系上面,她还是要避嫌的。

    她已经提醒贵妃要放宽心了,吕家那边,希望贵妃自己能想明白!

    至于召个太医,不但是为了让本人放宽心,更为了让太医检查一下贵妃的身体,宫中凶险,希望贵妃的身体没有被人暗算。

    贵妃神色由彷徨转向坚定,她说道,“听淑妃妹妹的,回头我就召个太医看看,若是我的身体没有问题,那我也就能安心等着了。”

    片刻间,贵妃便想明白了一些事,之前是她忌讳畏医了,但仔细的想一想,早知道结果也好,像这样吊在空中不上不下的整日担忧,反倒是亏损了心神。

    见贵妃想明白了,迎春也为她开心。

    其实,在迎春看来,贵妃年龄还小,不用着急怀孕的,但时局如此,贵妃自己也着急。

    这个话题告一段落,正好奶嬷嬷抱着小平安过来了。

    先前,小平安醒了,奶嬷嬷便将小平安抱到了隔间喂奶换尿布,直到伺候好了之后才抱回来。

    “这就是小皇子?真可爱!”贵妃满脸喜欢的看向小包子。

    “不哭不耐的时候是挺可爱的,但要是闹起来,太让人头疼了!”说起小包子,迎春满脸的慈爱。

    “小皇子白白嫩嫩的,比贤妃妹妹的小公主漂亮多了,那天我见到小公主,皮肤红红的皱巴巴的,像是个小老头。”贵妃说道。

    “这小家伙刚刚出生时也是红通通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可丑了,小孩子刚出生时都这样,等长开了就好了。你现在再去看小公主,保管也是白白嫩嫩的招人疼。”迎春解释道。

    要是让贤妃知道有人嫌弃她女儿丑,可要好看了!

    “对了,你去探望了贤妃妹妹,贤妃妹妹和小公主可好?”迎春问道。

    “贤妃妹妹还好,太医也说了贤妃妹妹身体恢复的很快,不过小公主不太好,听说是在娘胎里待的时间有些久了,伤到了身子,贤妃正在焦急的照看着呢!”说道小公主在娘胎里待的时间有些久,贵妃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迎春一眼。

    当时,贤妃意外早产,她们派了人来长乐宫求助,谁知等了那么久也没有见到长乐宫这边派来的人,记得当时,贤妃眼神很是莫测,还好,后来皇上派来了人,贤妃和小公主母女皆安。

    后来,她才听说,他们派去向淑妃求助的宫女被人收买了行刺淑妃,好在贤德妃救了淑妃,也间接的救了小皇子,只是贤德妃那里……

    说道贤德妃,皇上感念贤德妃心地良善,封了贤德妃从一品的妃,并赐下了相关的印玺和仪仗,这下子贤德妃也算是名正言顺的从一品妃了!

    贤德妃和淑妃是堂姐妹,这次贤德妃受了这么大的伤害,还是为了救淑妃,两姐妹的关系定会恢复。

    也不知道淑妃会不会因为贤德妃怨上贤妃,那个宫女说到底还是贤妃的人,哪怕是被人收买,贤妃处也是监察不力。

    “行刺你的那个宫女?”贵妃小心的问道。

    “我将她送到了内监处了。”迎春说道。

    “那贤妃……”

    “我知道那个宫女是被人收买了,与贤妃没有关系的。”迎春知道贵妃在担心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三人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容易!”

    迎春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若是她们不算计她,她也是愿意这关系长长久久的。

    淑妃这里的态度她弄清楚了,但是贤妃那里,事情过后她向贤妃解释了为何淑妃没有派人前来帮助,希望贤妃不要将那点事事情记在心上,只记得当时贤妃低垂着头,淡淡的说了句“是吗?”然后转头吩咐身边的宫女,那宫女背主,若是被送到永宁宫,不用回禀直接将人杖毙!

    如今看来,淑妃这里没有什么问题,但贤妃那里,怕是记在心上了吧!

    对此,贵妃表示她已经尽力了!

    如今的迎春还不知道贤妃因为某种原因心中对她有了疙瘩,而是一心希望不让贤妃误会的解决掉那个宫女。

    “淑妃妹妹,我可以去探望一下贤德妃妹妹吗?”贵妃问道。

    她还惦记着当初是她向贤妃提议派人往长乐宫求助的事情,因此,那个宫女能够名正言顺的来到长乐宫惊吓到淑妃、伤到贤德妃,她也有责任!

    “你等等,我让流苏去看看贤德妃可还有精神?”迎春问道。

    虽然她为了元春的伤情,做主将人留到了长乐宫,但她并不希望因为自己让元春勉强见客。

    “好!”贵妃大喜,“是该先让流苏去问问,若是贤德妃身体还好,有精神见客,我就去看看。但若是贤德妃休息了,我就不去打扰了!”

    “流苏!”元春唤道。

    “是!”流苏答应了一身后退了出去。

    不一会,流苏便回来了。

    “娘娘,贵妃娘娘,贤德妃娘娘说她容貌不雅、身体欠安,不便接待贵客!”

    “……那我就不去打扰了!”贵妃连忙说道,又看向迎春道,“我带了些补品过来,劳烦淑妃妹妹帮我转交给贤德妃。”

    “好!我让流苏送过去!”

    “那淑妃妹妹你好好休息,我先告辞了!”

    “好,贵妃姐姐慢走,流苏,帮我送送贵妃。”迎春吩咐道。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