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8章 自请

    京城中的流言越加的凶狠了, 就连普通百姓都知道宫中出了一个祸国的妖妃。

    也就在这个档口, 贤妃除去所有的华服配饰, 一身布衣的求见皇上。

    “罪妾严氏叩见皇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在大殿中央, 贤妃大礼参拜。

    “贤妃请起!”皇上的态度还算可亲。

    “罪妾罪该万死,特来向皇上请罪。”贤妃眼圈一红,说道。

    “你何罪之有?宫外的流言朕也听说了, 不必当真。”皇上说道, 他的态度很明朗, 知道你是冤枉的,所以请拿出证据为自己辩驳。

    贤妃眼中含泪, 她也知道自己无罪。一切都是因为被有心人利用, 煽动民心, 妄想置她与死地罢了!

    可是,宫外的流言都那么传, 说是高僧玄明为她批的命,事发之后想着解铃还需系铃人,她家中派出大批的人手寻找玄明, 可都是枉然。

    玄明最新的消息便是两年前曾在岭南一带出现过,先不管去岭南能不能找到玄明, 就路程一说, 岭南到这里,千里驹日夜不休的赶路,也不是短时间能得到消息的。

    也许, 筹划这一切的人就是知道玄明不在京城附近,在流言发酵到最高峰的时候他们也不一定能将玄明请来,这才肆无忌惮的想要趁着这个时间差要她命!

    身边的嬷嬷劝她窝在永宁宫中装死,有小公主在,皇上不会轻易要她的命的。

    但是,那连下策都不算,就像是明明知道前面是死路,却还蒙着眼睛往前走,不过是拖延死期罢了。

    她已经能预料到,当流言到一定的程度后,大臣们势必要上书奏折请皇上处死她,那个时候,不是因为玄明批命她身带灾厄、克夫克子、祸及夫家十二个字,而是因为处死了她才能平息流言,处死她才能证明皇上不是被妖妃蛊惑的昏君。

    那个时候,简单的流言已经上升到国君的贤明上,谁又会在乎她是不是被冤枉的呢?

    只要身死,她身上“妖妃”的流言和“身带灾厄、克夫克子、祸及夫家”的批命怕就是永远也洗不掉了,哪怕最后找到了玄明。

    毕竟,玄明就是再有德,也不能反驳所有人,尤其是这所有人里面都是大明最顶尖的那一批人。

    明明知道前面是死路一条,她岂能窝在长宁宫中等死?

    长宁宫,长宁宫,她总觉得入宫以后赐给她的这座宫殿不好,不然,名为长宁,她宫中的生活怎么就难以安宁呢?

    皇上想要让她自证保命,但是她走出这一步,其实已经是无路可走了!

    所谓的嬷嬷醉酒传出的流言,可她曾经的嬷嬷嘴巴像是蚌壳似的,都好好的在严家待着呢,连嬷嬷都是子虚乌有的,谁有在乎流言的真假?

    宫外传来消息,说是已经有大臣按捺不住上书请求皇上处死她了,已经有人带头,那离所有大臣请命让皇上处死她还远吗?

    所有大臣请命,皇上就是再强势,且有意护她,也得顾忌民意。

    太好笑了,不过是后宫斗争,却已经波及到前朝,且给她致命一击的还是所谓的民意。

    “让宫外流言四起,是臣妾的罪责!臣妾请旨入皇觉寺修行,为皇上、为大明祈福!”

    出宫入寺庙修行,这便是贤妃想到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

    皇觉寺是皇家的寺庙,里面的一切都由皇家掌控,因此,她入了黄觉寺,来日再图东山再起时,也不会有人攻击她出宫的这段时间的生活。

    是的,她还没有放弃,今日她被逼着出此下策是她技不如人,但昔日武则天落发为尼,还能有再复起青云之上的日子,她的处境比起武则天的处境不知道好上多少,且她所求不过是在后宫之中,又怎么会没有复起的机会呢?

    到了那一日,自然是清算所有的孽债。

    皇上投放在贤妃身上的眼神黑沉了不少,问道,“你可考虑好了?”

    “是的,臣妾只求皇上安好,小公主安好,臣妾心愿便足亦。”贤妃说道。

    贤妃这是在告诉皇上,并不是她想要入黄觉寺修行,她做出这种决定,也是希望能保全皇上、保全小公主。

    若是不用入寺修行就能保全皇上和小公主,谁还愿意离宫入皇觉寺修行?

    如此刷皇上的好感,贤妃从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为复起谋划了!

    ~~~

    长乐宫中

    迎春抱着小公主思绪漫漫,就见贵妃突然冲了进来。

    “淑妃妹妹。”贵妃道。

    跑的气喘嘘嘘的贵妃,以及想要拦住却顾忌着贵妃的身份不敢强拦的绣橘等人。

    迎春还来不及说话,贵妃就看到了迎春怀中抱着的小公主,大受打击之下强自问道,“是真的吗?”

    “什么?”迎春问道,她不知道贵妃问的是什么,是贤妃去前朝请罪、还是贤妃将小公主托付给她、再或者是突然传开的贤妃要入皇觉寺为皇上和小公主祈福的流言。

    太多了,以至于她不知道贵妃问的是什么。

    “贤妃真的要出宫入皇觉寺修行吗?”贵妃突然崩溃的哭了,其实看到迎春怀中的小公主,她便明白了,是真的!连看做性命的女儿都托付给了别人,还会有假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贵妃哭着说道。

    迎春知道贵妃说的是什么,已经有人上书皇帝请求处死妖妃,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这用词真是可笑极了,一个后妃竟然能遮蔽到大明江山的朗朗乾坤。

    这让迎春想到了历史上的褒姒、妲己、杨贵妃等被归类为祸国妖妃的女子,不管如何,男子是不可能有错的,即便错了,那也是因为被妖妃迷惑了!太可笑了!

    或许沉迷女色、或许没有治国之才,根本上还是男人的无能,可他们总是要将罪责往女人身上推。

    而今,贤妃面对的就是这么一个局,也是男人们惯性的推诿。

    贵妃哭道,“我已经派人往外传话了,他们为什么要乘火打劫?若是贤妃妹妹折损在里面,我一个人在宫中怎么应对皇后?”

    贵妃是什么意思?吕家背着她对贤妃乘火打劫?她所指的是京城中的贤妃批命的流言还是吕阁老的门生的一个下属上奏皇帝请求处死贤妃平民愤?

    果然,吕家的人插手贤妃一事了吗?

    贵妃看向迎春怀中小公主的眼神,分外的慈和又愧疚。

    “不管贤妃如何,我怕是没有脸面再见贤妃了!”贵妃说道。

    “你出手了吗?”迎春问道。

    贵妃摇头,眼圈整个都红了,嗓子有些哑,似是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我与贤妃妹妹在生死之际建立的姐妹之情怕是要化为飞灰了!我刚刚得到消息,家里的人示意吴磊奏请皇上处死贤妃妹妹以平民意。”

    悲愤中带着不解,“为什么呢?若是贤妃妹妹出事,我一个人在宫中怎么应对皇后?”

    看来贵妃蛮有自知之明的,知道靠她的城府玩不过皇后。

    “我知道父亲看中母亲,我又是家中庶女,与母亲不过是面子情,但她们做什么关于我的决定之前能不能给我说一声?就算是我以后会和贤妃相争,可现在就落井下石也未免也太早了吧!”贵妃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带着哭腔让她的声音有些难听,眼中露出被压抑的疯狂之意。

    也许,吕阁老现在就出手落井下石就是因为料到若皇后被拉下台,贵妃绝对不是贤妃的对手。

    有皇后之位在前面吊着,可眼看着就要失去,他们大概是失了分寸了吧!

    到了如今,迎春更加怀疑这一切是皇后的谋划了,先是将贤妃拉下马,然后用皇后之位为诱饵,推吕家出手落井下石。

    这一局,不管能不能扳倒贤妃,回过神来的贤妃必定是要和贵妃起隔阂了,贵妃、贤妃这个对付皇后的暂时联盟,就这么土崩瓦解了!

    只凭着贵妃一个拦路石,也许不是贵妃将皇后拉下马,而是皇后将贵妃给处置了。

    作者有话要说:  皇觉寺并不是那个“皇觉寺”,架空,大家就当小说中也有这么一个皇觉寺吧!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