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1章 故技重施

    元宵佳节, 宫中各处本就挂满了花灯, 再加上绣橘等人手中提着的, 让宫道静幽中显出一种温暖来。

    迎春到长乐宫时, 宫人们上前禀告, 说是皇上正在殿中呢!

    走进殿中,果然见皇上躺在床上,见迎春进来, 抬头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迎春意会, 待走进后果然看见小平安躺在皇上的里侧呢!

    “佳瑶呢?”迎春问道, 她答应了贤妃照看好小公主,可不能马虎让人失望。

    “朕着人送回去了!”皇上说道。

    迎春点头, 皇上插手, 可要比她自己的人还要可靠。

    屋子中被地龙烧的暖烘烘的, 绣橘上前为迎春解下大衣裳搭在了一侧。

    “可要着人将平安抱回他房中?”迎春问道。

    “不用,这么冷的天抱来抱去的容易着凉。”皇上说道。

    “皇上这么紧张小平安, 都不问问臣妾肚子里这个,小心小的这个吃醋。”迎春悄声说道。

    “是你吃醋还是他吃醋?”皇上指着迎春的肚子问道。“若是你吃醋,朕一定好好安慰, 若是他,等他出来后再说吧!”

    “皇上果然偏心!”迎春笑道。

    “朕的心本来就是偏的, 不信你可以来摸摸。”

    迎春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怕自己不小心笑出声吵醒了小平安。

    见皇上虽然神情轻松,额上却带着一丝疲乏,迎春连忙道, “皇上你累了一天了,早些歇息吧!要不你和小平安在这里睡,臣妾去侧殿。”

    “别折腾了,朕有分寸呢,一起睡。”皇上起身将小平安往里面放,等他弄好,迎春也正好收拾好。

    “你睡外侧,朕睡中间,小平安睡最里面,免得平安夜里打拳伤到他弟弟。”

    “听皇上的。”

    第二日,迎春睡醒时,发现床上就剩她一个了,皇上要去上朝离开很正常,但平安呢?怎么也不在。

    “大皇子呢?”迎春问道。

    “皇上起床后将小殿下抱到侧殿去了,说是担忧他不在,小殿下不知轻重伤到娘娘,皇上还说,若他不在,娘娘万不能自个带着小殿下一起睡。”绣橘满脸笑容的说道,皇上对娘娘和小殿下越好,她们这些娘娘的心腹越是高兴。

    “知道了,就他管得多。”迎春失笑,孩子是她亲自生的,还能不当心了?

    迎春窝在长乐宫养胎,谁知,树欲静而风不止,事情又找上门了,开始的时候,绣橘吞吞吐吐的不敢说,怕说了让迎春糟心,可想一想这时候,更需要娘娘的雷霆手段,遂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宫中的流言?说是蒋选侍生下儿子会威胁到本宫的大皇子,所以本宫容不下她的肚子?若是蒋选侍腹中的孩儿出了意外,必定是本宫不容?”迎春问道。

    “是,嬷嬷已经命人去调查了,发现源头是蒋选侍做宫女时结识的一个好姐妹。”

    “呵,这是还没生呢就已经开始造势了,蒋选侍这般用心是想要生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

    “可不是?当了那么久的宫女了,难不成不知道宫中怀一个孩子不容易,生一个孩子更不容易,想要将孩子平安养大,更是难上加难。何况她不过是一个有幸得皇上宠幸的卑贱身份,就算生下皇子,还能妄想和娘娘生下的大皇子争高低不成。”对于打扰娘娘养胎的人,绣橘很不满。

    “那可不一定!”迎春并不认同绣橘的观点。

    虽然她觉得自己的心机手段足以保护自己和孩子,又有皇上的圣宠,蒋选侍就是生下皇子,也威胁不到她。不过,历史上身份低微的妃嫔生下儿子后干掉身份高贵的后妃,扶持自己儿子登上皇位成为最后的赢家,例子不要太多哦!

    初始处境和蒋选侍一样,但最为成功的,要属后世的满族人建立的大清朝、雍正皇帝的生母孝恭仁皇后乌雅氏了。

    那一位刚开始也是一个宫女,然后在皇贵妃佟佳氏的推动下,获封,生子,后来干翻了旧主佟佳氏,成为后宫的常青藤。再后来,她的长子夺嫡成功一举登基,乌雅氏成了后宫中最大的赢家,成为孝恭仁太后。

    蒋选侍就是想要成为乌雅氏这样的赢家,但她可不是惠妃。

    “娘娘就高看她吧,这蒋选侍是有一些本事,但等她能生下孩子之后再说吧!”绣橘不看好的说道,当初娘娘和贤妃娘娘,那一个是没有本事的,可最后还不是历尽千辛万苦,在安全的生下了皇子公主。

    蒋选侍跳窜的如此厉害,可别过不了多久就成为第二个郭美人,那可就好笑了!

    “你呀,学着点,人家蒋选侍可早早的就为安全生下孩子谋划了。宫中,本宫和贵妃都被人家一网打尽了,贤妃不参合,剩下的不过是小鱼小虾,蒋选侍的身份和心机应当是可以应付的。”迎春看的透彻,蒋选侍每一步应当都是深思熟虑过的。

    本就是爬床的宫女,可恶名都让静宝林背了,蒋选侍不但爬床成功,还显得自己干干净净、无辜可怜的像是盛世小白莲。

    将自己怀孕的消息结结实实的瞒到了坐稳胎儿,然后,当众暗示别人,贵妃容不下她腹中的孩子,若贵妃真的有什么坏心思,怕是也不得不收起来,免得被人对号入座。

    而且,贵妃还要担心会不会有其他人暗害了蒋选侍腹中的孩儿,而她替别人背锅。有些人的心性,为了不被人误会,怕是还得不声不响的将伸向蒋选侍的阴谋拦一拦。

    这蒋选侍暗算了贵妃还不够,竟然还想故技重施,用在她身上。

    让人放出流言说,是她淑妃容不下她腹中的孩儿,若是她腹中的孩儿有个差错,必定是她淑妃。

    这是威慑迎春不让迎春出手对付她腹中的孩儿,更是逼着迎春出手保护她腹中的胎儿。

    想的挺好的,但迎春向来脾气倔,还能受她的威胁不成?

    都说当初皇上宠幸蒋选侍是因为静宝林不满贵妃不安排她侍寝,于是假借着贵妃的名义传了旨意,随便找了个宫女说是贵妃的主意,让她去侍寝。

    若是普通的宫女,一听说主子让其去侍寝,第一反应怕都不是去侍寝,而是跪下认罪求饶恕吧!

    只是因为听了不是贵妃本人传达的贵妃旨意,就立马屁颠屁颠的去了,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真的是个蠢货,要么,就是心机深沉别有所图。

    而能如此步步谋划的蒋选侍,可不像是个蠢货!

    既然不是蠢货,那当初就是别有所图了,凭着静宝林那等蠢货也能抓住时机一举坑到贵妃,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那位蒋选侍的手笔了。

    “娘娘,蒋选侍不但算计娘娘,还坏娘娘的名声,娘娘若是不出手惩戒,这宫中人人怕都当娘娘好欺负呢!”绣橘说道,若不是蒋选侍身份敏感,又有龙胎这个护身符,她都想出手摁死蒋选侍了。

    “自然不会白白让人算计,你知道的,除非是主动,不然本宫可从来都不肯吃亏。”迎春说道。

    “那娘娘的意思是?”绣橘问道。

    “不是已经查到源头了,那就按照规矩办,该杖责的杖责,该送内监处的送内监处,对了,处理之前先教一教她们规矩。”迎春说道。

    蒋选侍想要牵着她的鼻子走,还是做梦快点。

    “是”

    “对了,静宝林那等单纯之人,怎么会想到假传贵妃旨意,可别是受了别人的蛊惑,你将消息透露给贵妃。”迎春说道。

    “是,贵妃娘娘素来仁善,可跟前却藏着这么一条厉害的毒蛇,真让人为贵妃娘娘捏一把冷汗。”绣橘说道。

    “是啊,明处的敌人不可怕,藏在暗处盯着你等你露出破绽的规矩人,最为让人防不胜防,也最为可怕。”迎春说道。

    就像是蒋选侍,看着规规矩矩的,可心毒着呢!冷不丁就给你一下子 ,反倒是静宝林,看着是天天在跳窜,但其实没有什么杀伤力。

    “娘娘放心,奴婢这就去办。”她保管让敢算计娘娘的蒋选侍后悔将主意打到娘娘身上,也在娘娘彻底龟缩养胎之前,好好的给后宫之人敲一敲警钟,让她们知道,敢将爪子往娘娘身上伸,就要做好爪子被剁掉的准。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