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5章 贵妃谋算

    迎春疑惑, 静宝林没能成功侍寝, 与她参详有什么用?难不成二人商量怎么将静宝林送上龙床?

    “后来, 我想来想去, 不管皇上因为什么厌上静宝林, 总归静宝林是没有机会了。”贵妃说道。

    所以呢?

    “我只能另想他法。”贵妃突然脸上带出喜色来,“正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猛然想到蒋选侍不是有孕了吗?为何我不抱养蒋选侍腹中的那个孩子呢?”

    抱养蒋选侍腹中的孩子?贵妃这是打算彻底的放弃静宝林有孕的希望吗?

    “蒋选侍只是选侍的位分, 若诞下孩儿, 的确不能亲自抚育。”迎春说道。

    一般来说, 身份太低的后妃诞下孩儿,要么是圣眷在身, 被皇上破格提高位分, 准许其抚育皇子皇女;要么便是被抱给其她后妃抚养, 还有一种,便是皇上彻底的放弃了这个皇子皇女, 放任不管。

    如今,宫中有资格抚养皇子女的就是她、贤妃、贵妃,她有亲生的大皇子, 肚子里还揣着一个,不愿也不可能抱养蒋选侍的孩子;贤妃那里, 虽说没有禁足, 但基本上也可以说是被皇上彻底的放逐了,皇上绝对不会给她皇子抚养;贵妃处,因为之前贵妃一心想要让静宝林承宠, 诞下有吕家血脉的皇子,蒋选侍腹中的不管是男女,都与吕家没有关系,贵妃自然是看不上的,因此实现从未看向蒋选侍的肚子,她以为,蒋选侍腹中的那个孩子无人抚养呢!

    这时候,贵妃突然说要抱养那个孩子?

    “我入宫近五年也不能有孕,对自己的身体早已绝望,原本期望静宝林能生个一儿半女的,谁知,也落了空,索性我也不再强求了,等蒋选侍生了,将孩子抱过来抚养,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贵妃有些灰心丧气,但也像是彻底的看开了。

    “蒋选侍是你长安宫的人,按照规矩,若是她无资格抚养皇子女,自然是由你这个长安宫主位照看皇子皇女。”迎春说道,若是没有意外,皇上对蒋选侍腹中的孩子没有什么安排,是这个道理。

    “可是,我想完全拥有这个孩子,我希望,蒋选侍与这个孩子无丝毫的瓜葛。”贵妃看着迎春的眼睛说道。

    迎春惊讶的望向贵妃,这是,这是想要夺人子女。

    到了这一步,迎春也知道贵妃为什么会来找她了,不光光是倾诉,更是想要看看她的态度。如今,宫中就大皇子一个皇子,即是皇长子,又是正一品宫妃所生,若是蒋选侍再得一子,便是二皇子,蒋选侍本身不受宠,又是卑微的宫女身份,所以,哪怕是蒋选侍生下皇子,与大皇子也没有太多的利益纠葛。

    但是,若贵妃彻底的抱养了蒋选侍的孩子,且将孩子记在自己的名下,若这孩子还是个皇子,那在宫中的地位就不同了,母亲同是正一品贵妃,虽然不占长,但贵妃的位分在迎春之前,有了这个皇次子,皇长子小平安在宫中的地位就不是独一份的了,现在是宫中的地位、是皇上的宠爱,以后会是夺嫡、是对皇位的竞争,这对皇长子地位的影响,会是巨大的,所以,贵妃怕她会不答应,这才上门了。

    迎春失笑,有什么不答应的?皇上不可能只有小平安一个皇子,就算不是贵妃之子,迟早也会有一个柔妃、丽妃等其她主位妃嫔之子,与小平安同等尊贵的皇子降生,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她又有何不答应的呢?

    不管是即将到来的皇子之间的争宠,还是以后对皇位的角逐,都只是看皇子自己的本事,而她能做的,也不过是在小平安未长成之前护着他,教他做人的道理和本事。

    贵妃想要彻底的抱养蒋选侍的孩儿,她本事,是不会有任何的意见的,今日,就全当是贵妃上门想要让她帮着出谋划策了吧!

    “这……”出谋划策,迎春也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宫中规矩,孩子就算是抱给别的主位妃嫔,但他的生母,依旧是生母,不过是多了一养母罢了,但贵妃,这是想要蒋选侍腹中的孩子记在她的名下,生母和养母都是同一个,与蒋选侍没丝毫的瓜葛。

    见迎春神情平常、没有排斥,贵妃松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诉说。

    “若只是像旧例那样抱养孩子,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我抚养他,他自然与我亲近,可等他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势必要追寻自己的生母和母族,我白白耗费心神,岂不是要落得一场空?”贵妃脸带戚色。

    “应该不至于吧?若孩子是个有良心的,自然知道报答养恩,若孩子是个没良心的,就是圈在身边也不过是徒惹是非罢了!”

    迎春说道,孩子未来会不会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与亲生不亲生的关系甚小,最重要的,应当是这孩子是不是个白眼狼,若是个白眼狼,别说是抱养、就是亲生的也无用。

    “可是,若孩子是我的,我才能放心教养他,吕家才会承认他吕家外孙的身份,也会像照看外孙那样照看他,若不然,我心难安、吕家也不会认可他。”贵妃说道。

    说来说去,贵妃就是想要这个皇子彻底的属于她,与吕家扯上关系。

    “你若有了想法,我自然是不会阻拦劝解的。”迎春给了贵妃一个不会阻拦的准话,接着说道,“只是,其一,蒋选侍可答应?其二,皇上可答应?若是你解决了这两点,抱养孩子并记在你名下,也不是不可能。”迎春问道。

    贵妃脸上终于露出笑意,如释重负的笑意,不知道是不是吕家给了贵妃太多的压力,让迎春觉得贵妃快要不堪重负了。

    “蒋选侍哪里,我给了她两个选择,若不答应,我虽然不会为难她,但也不会再庇护她,生完孩子就会让她立马般离长安宫,以后是生是死、是荣是辱,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若是答应,同样生完孩子后搬离长安宫,但我会求皇上给她升一升位分,哪怕是般离长安宫,依旧护佑她五年,最后,再赠与她黄金千两。”贵妃说道。

    “蒋选侍选了第二条?”迎春问道,若蒋选侍选了第一条,贵妃今日也不会上门探她的口风了。

    “是啊,蒋选侍选了第二种,她还想着升了位分后拿了黄金好好的打点关系,再生十个八个皇子呢!”贵妃说道。

    迎春失笑,一个还有可能,十个八个,就是她有那能耐,也要看看皇上让不让她生。

    “那皇上那里?”迎春问道。

    贵妃脸上终是少了几分轻松,看来,皇上那里并没有办妥。

    “我想着先来问一问妹妹你的意见,若是妹妹不同意,我就回去继续筹划让静宝林生,若是妹妹没有意见,我再去求皇上。”贵妃说道。

    若是静宝林生下皇子,自然是记在静宝林名下,她只是养母,对大皇子的影响,也会小很多。

    “你可想过,静宝林腹中是男是女?”迎春发现,贵妃策划了这么久,马上就要成既定事实了,却还不知道蒋选侍腹中孩子的性别,而她知道,贵妃和绿家求的,是皇子不是公主。

    “正因为不知男女,我才好去求皇上。”贵妃眼中闪过一丝亮光,说道,“这是一场赌博,于吕家是,与我也是,只求这么一次,且不知男女,皇上应该会答应的。若是个皇子,吕家得偿所愿,若是个公主,我亦是爱她如亲女,安安静静、别无所求的待在长安宫抚养她长大成.人。”

    若是已经生下来了,且还是个皇子,那时候她去求皇上,皇上怕是才不会答应吧!

    “那妹妹便在这里预祝贵妃姐姐心想事成了!”迎春说道。

    是喜是忧,自己的路总是要自己选的。

    已经放下了担子的贵妃笑容恢复了过去的几分童稚和随和,“多谢妹妹成全。”

    贵妃出了迎春的长乐宫后,便直接去了乾清宫见皇上,大约一刻钟之后,贵妃出了乾清宫,脸上虽然带着泪意,但眼中是笑着的,看来,皇上答应了贵妃所求,只是不知,蒋选侍腹中那一胎,是男是女?

    贵妃如愿后,回到长安宫吩咐宫人不可慢待蒋选侍,知道静宝林想要找蒋选侍的麻烦后更是将静宝林训斥了一顿,后将蒋选侍保护的密不透风,闻听什么东西对胎儿好之后,贵妃更是眼都不眨的花银钱采买送到蒋选侍手中,仿若蒋选侍腹中那个孩子是她亲生的似的。

    长乐宫中,贵妃才离开不久,便有宫人来报,说是贤妃携小公主前来道喜,迎春大喜,如今的贤妃可是稀客呀!

    迎春带着宫人迎了上去,果然见穿着简单、一脸素容的贤妃满脸慈爱欢喜的牵着已经会走路的小公主佳瑶走了进来。

    “你可终于舍得走出永宁宫了!”迎春笑着打趣。

    贤妃虽然因过错退出后宫角逐,但皇上可没有禁她足,不过是贤妃自己不愿意走出永宁宫罢了!

    因为彻底的退出了后宫角逐,又因为贤妃大伯家的堂妹和迎春的亲弟弟结亲,两家成为姻亲,贤妃和迎春的关系,也慢慢的亲近了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