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8章 第八章

    “哎呦我去!”半晌过后,张扬结束目瞪狗呆的状态,一脸惊叹的拍了拍陆持的肩膀:“你小子行啊。统共一百多万字儿的笔记,一般人就是看一遍都得花上好几天,更别说背了。你小子居然倒背如流……我看这不止是过目不忘,至少还得一目十行吧?”

    “可不是嘛!”其他小伙伴也都反应过来,看着陆持被纱布包好的脑袋啧啧称奇:“你这技能可真不错。我要是有你这技能,何愁考试考不进前一百。”

    “最重要的是,我要有这技能,以后就算考不好,也不怕我爸妈的男女混合双打了——丫要是敢冲我挥鸡毛掸子,我直接把我妈藏私房钱的存折和秘密都抖落出来,再把我爸保养的小三儿小四儿的电话号抖落出几个——想打我,丫先内部混战一场吧!”

    其他几人一脸惊悚的看着说话的小伙伴,总觉得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还是岳斌的心更细一些,他仔细看了看陆持的脸色,不急不速的分析道:“一百多万字的笔记,就算你一目十行,想要看完九科笔记,至少也得十来个小时。张扬是昨天晚上六点多来的,我们晚上七点吃的晚饭,就算我们八点走的……你今天上午十点钟还要做脑CT复查,我们十二点半到这儿的时候你还在孙医生的办公室没回来……也就是说,从昨天晚上八点钟到今天上午十点钟,把你上厕所遛弯儿吃早饭的时间都算上,总共十四个小时,你看完了一百一十万字……”

    陆持心里咯噔一下,正想着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奇异”行为,就见岳斌一脸不赞同的看着他:“孙医生不是说了吗,你在治疗期间要尽量少用脑。要保证大脑有充足的休息时间。你这么不管不顾的,是不是真怕没有后遗症啊?”

    陆持闻言一怔,抬头看着岳斌。

    岳斌轻哼了一声:“你看着我也没用。不行,我得跟那护工好好说说。我请他来是照顾你的,他是怎么照顾的?是不是晚上只顾自己睡觉都不看着你点儿。你也是,自己什么情况自己不知道吗?你熬了一晚上,难道就没觉着头晕恶心难受吗?”

    其他几个同学听了这话,也纷纷劝道:“可不是嘛。陆持同学,我们知道你以前在县中学的时候成绩很好,冷不丁转到燕大附中,还有点接受不了考试不及格的现状,放不下优等生的架子。可是你也不能拿着自己的身体乱来啊!人孙老师都说了,学习,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你得细水长流,得懂怎么合理的管理和支配自己的时间……照你这情况,估计还得多看看心理医生,学一下怎么平衡自己的心态。你要知道,燕大附中是全国最好的中学,校里边的牛人海了去了。你就算是全学年第一,也照样能有人在竞赛成绩,或者是其他方面超越你。你比如说吧……”

    张扬说到这里,指了指岳斌,又指了指自己:“你别看岳斌这小子每回考试成绩都比我好,可是在做生意的天赋上,他可不如我——小爷我在全年级的排名虽然没进前一百,可是我的复习笔记却受到了全校同学,甚至是不少外校同学的追捧。你就算算,咱们学校高中部一共两千多名学生,就算只有一半儿的同学跟我这购买了复习笔记,每本笔记就按三十块钱算,我光在学校里就能赚多少钱?”

    张扬说到这里的表情特别得意,还冲着岳斌挑了挑眉。似乎能在某方面赢了岳斌一把,就是他人生中的莫大荣幸。

    岳斌看着张扬,露出一个斯文败类的笑容。

    张扬嘚瑟的神情微微一敛,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当然了,你也不要以为岳斌这回月考考了全学年第八,他就不如常年霸占第一名的卓越——虽然卓越那孙子的考试成绩是不错,但是他也只是考试成绩不错而已。除了成绩,他还有什么呀?人岳斌会六国语言,还会开车开游艇,甚至还拿过国际童子军训练营的荣誉徽章……不比那个只知道死学死学的假清高强多了?我就纳了闷儿了,他卓越凭什么——”

    张扬话还没说完,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捧着保温饭桶的乔诗语笑盈盈的站在门外:“呦,这么多人呀。你们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病房里顿时一静,岳斌笑着接口道:“张扬正给陆持介绍咱们学校的同学呢。你呢,怎么才过来?”

    乔诗语微微一笑,进来说道:“我在小食堂给陆持炖了猪脑花儿。”

    乔诗语把保温饭桶放在桌上,拧开盖子给陆持盛了一碗脑花儿,殷勤的笑道:“陆持,这是我亲自下厨炖的,补脑的,你尝尝吧?”

    陆持低头看着碗里的脑花儿,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僵——

    不得不说,受到家人的影响,陆持不但是个吃货,还是个比较保守且注重食物颜值的吃货。也就是说,陆持的食谱里边可以接受鸡鸭鱼肉虾蟹甚至是蝉蛹这种在北方比较平常的菜色,也可以勉强接受牛打了猪下水这种杂汤杂菜。但是一颗完完整整色泽鲜嫩栩栩如生的猪脑花……

    陆持吞了吞口水,只觉得手臂上的汗毛都静悄悄的站起来了。

    乔诗语也留意到了陆持的勉强,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怎么了,你怕我厨艺不好呀?你放心吧,这汤是我特意学的,来之前我还喝了一碗呢,挺好喝的。”

    “不是,”陆持捧着碗勺,冲着乔诗语微微一笑:“我就是有点……”

    陆持不知道该怎么说。

    岳斌眨了眨眼,接口问道:“是不是不敢吃呀?”

    陆持笑了笑,点头说道:“以前……确实没吃过。”

    “是吗?这样啊……”乔诗语的笑容也变得有点尴尬了,她下意识的用手掖了掖头发,自责道:“真是的,你看我,光想着吃猪脑花补脑的事情了,竟然忘了问你爱不爱吃。那要不……”

    乔诗语顿了顿,用手指了指桌子,勉强忍着失落的道:“你就放那儿吧。下次我再给你做别的。”

    人家特意给自己做的汤,还从学校打车送到医院来。陆持就算情商低,也不会做出这么浪费别人心意的事情。

    他低着头,看了一眼碗里的脑花儿,避开脑花儿的位置舀了一勺汤尝了尝——

    “确实挺好喝的。”陆持笑容温润的看了乔诗语一眼,温声说道:“谢谢你。”

    乔诗语看着陆持笑的缱绻的眉眼,只觉得微微一晕,好像也得了脑震荡后遗症似的。

    吃过午饭后,岳斌和他的小伙伴们掐着下午上课的点儿离开。临走之前,还不忘带走了张扬的电脑和他特地给陆持带过来的书包。

    “下午你就好好休息吧。晚上放学后我们再来看你,顺便把电脑给你送过来。你也不要去什么网吧了。那地方,乌漆墨黑烟熏火燎的,你一病号也不适合往里钻……”岳斌啰啰嗦嗦,还把护工叫了过来一顿嘱咐。结果光顾着说话没注意,一回头险些撞到门框上。

    岳斌下意识的扇了门框一巴掌为自己报仇,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非常自然,明显不是头一回。

    然后,岳斌甩了甩掌心通红的右手,冲陆持说道:“我们走了。晚上见~”

    陆持:“……”

    一大帮人呼啦啦的来又呼啦啦的离开。当病房里只剩下自己的时候,陆持竟然有种孤单的感觉。他笑着摇了摇头,顺手拿起放在床头桌上的报纸,正要看看今天的燕京新闻,刚刚出去倒垃圾的护工先生立刻出现在门口,一脸为难的道:“小同学,你还是别看报纸了吧?刚刚你也听到了,小岳先生让你好好休息。你要是再这么用脑子,小岳先生会扣我工资的。”

    “我就是随便看看……”陆持看着护工先生一脸为难的样子,只好把报纸递了过来:“那行,我不看了。我睡会儿觉行吧?”

    “这个没问题。”护工先生用最快的速度接过陆持手中的报纸,又以打扫卫生为由,把病房里带字儿的东西——除了药盒以外全都收拾干净。确保屋内没有任何“漏网之鱼”,这才如释重负的退到门外。

    陆持面无表情地看着护工先生的夸张举动,只觉得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索性往床上一趟,闭目养神。

    半梦半醒间,陆持发现自己又开始做梦。只是这一回跟前几次又不一样——他居然完完整整的梦到了考卷上的试题,并且“意识清醒”的看清了每一道题。

    也不知道是不是背下了九本复习笔记的关系,陆持总觉得这些题他好像都会做。正好闲着无聊,陆持下意识在脑中进行推演,试图将看到的每一道题解答出来,并试图捋顺出卷老师在出题时想要学生掌握的知识点……

    等到陆持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陆爸陆妈全都坐在病床边儿,上一脸关切的看着他。

    “儿子,你醒啦?感觉怎么样?头还疼不疼了?”陆妈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了摸陆持的额头:“妈摸摸你,疼不疼,啊?”

    陆持看着陆妈妈泪水涟涟的样子,笑着握住她的手,道:“妈,没事儿,你摸吧,我一点都不疼。”

    “那棒子打我后脑勺了!”

    陆妈妈:“……”

    “你这孩子!”陆妈妈轻轻拍了一下陆持的胳膊,哭笑不得的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逗你妈。”

    “我真不疼。”陆持笑嘻嘻的从床上坐起来:“轻微脑震荡而已。要不是医生坚持让我住院观察,我都能回学校了。”

    “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医院呆着吧!”陆爸爸没好气的看了陆持一眼:“也不知道咱们陆家今年犯了什么说道,一个你弟,一个你……”

    “这不是继承了爸爸你的古道热肠侠肝义胆嘛!”陆持笑嘻嘻的拽了拽陆爸爸的袖子。在哄自家父母开心这件事上,陆持显然比他弟弟更放得开。

    陆爸爸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儿子:“就知道说好听的忽悠你爸妈。”

    陆持勾勾嘴角:“这次我受伤的事儿,就别告诉小衡和苗苗了,省的他们跟着担心。”

    “你要是怕家人担心,今后就别这么莽撞。”陆爸爸顺手拿起苹果给陆持削皮:“对了,我们过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自称乔总的人,他说他是你救的那个小姑娘的父亲,搁火车站堵着我和你妈,非要给我们塞二十万。我跟你妈没要。”

    “那是,我爸妈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要他这种钱。”陆持笑嘻嘻的,一脸的温顺乖巧。

    陆爸爸看了大儿子一眼,继续说道:“不过我也跟他说了。我儿子是为了救他闺女才摊上的这件祸事。你这脑子要是没事儿也就算了,真要是有什么后遗症,我还得找他。”

    说完,陆爸爸似乎不想再跟儿子讨论这个话题。话锋一转,又问道:“知道打你的人长什么样吗?警察那边儿怎么说?什么时候能抓到人?”

    陆持笑了笑,知道他爸这是不生气了。赶紧态度正确言行乖巧的回答问题。

    半个月后,陆持终于出院返校。

    非常不巧的是,陆持在返校这一天恰好碰上了燕大附中高二年级的例行周考。

    陆持:“……”

    作者有话要说:  某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7 01:43:53

    不够睡/shu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7 07:09:18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づ ̄3 ̄)づ╭?~

    话说,别人的梦都稀奇古怪,大哥做梦不是考试就是与工作相关。为了保证金手指的顺利开挂,还要努力改善睡眠质量……

    该说不愧是万年单身哥,连金手指都注孤生的这么清丽脱俗_(:з」∠)_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