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22章 晋江独发

    第二十二章

    “啊——”

    “嗷——”

    “呀——”

    随着一阵惊恐到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大屏幕刷的黑了下来。电影以主角团全灭, 又一波探险者走进凶宅告终。诡异且渗人的片尾曲幽幽响起, 在电影房明明灭灭的微弱光线中,男生们颓丧的瘫倒在沙发和地毯上,心有余悸冷汗淋漓, 面色青白四肢无力,仿佛身体被掏空。

    “啪”的一声, 乔校花起身打开了电影房的装饰灯,柔和的暖色灯光霎时间驱散了鬼片带来的恐怖阴森, 团团围坐在大屏幕前面的女生们一边兴高采烈的讨论剧情一边喝水吃东西, 还有人从地毯上爬起来,手拉手的去上卫生间。

    乔诗语嘴里叼着一根巧克力酱的香脆蛋卷,盘膝坐在地毯上,翻看下午买的几张碟片,嘴里含含糊糊地问道:“待会儿我们看什么,看这个《鬼婴》怎么样?我听说R国的鬼片最吓人了。”

    话音未落, 十几个男生刷的坐起身来,异口同声的问道:“还看吗?”

    “现在才晚上十点多钟, 好不容易放三天假,总不能这么早就睡觉吧!”乔诗语一脸无辜的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回头就看到汗如雨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男生们, 顿时吓了一跳:“你们怎么啦?”

    唯一还算清爽淡定的陆持反手捏了捏已经被人压到发麻的肩膀,面无表情地吐槽道:“太入戏了,跟着电影里面的男女主角喊了两个多小时。”

    电影房内为之一静。女生们的眼神从到沉思到恍然到震惊再到鄙夷, 十几双眼睛骤然眯起,打量着横七竖八瘫倒在地的男生们,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们,不是吧?”

    下一秒,偶像包袱极为严重的校草同学立刻坐了起来,一胳膊勾住陆持的脖子,一边疯狂的摇头摆手一边干笑着解释道:“当然不是啦!看电影嘛。当然要全情投入,不然的话就没有意思了,对吧,哈哈……”

    陆持一脸嫌弃的拍开岳斌的胳膊,抬起手臂活动了一下肩膀,从沙发上站起来。

    岳斌眼疾手快的抓住陆持的衣摆:“你干什么去?”

    陆持一脸嫌弃的拽过自己的衣服,边走边道:“上卫生间——”

    “我陪你去!”

    陆持驻足,扭头看着异口同声的男生们,总觉得这个场面似曾相识!

    张扬不自在的摸了摸后脑勺,打着哈哈的说道:“岳斌说的没错!刚刚看电影真是看的太投入了,连去厕所都忘记了啊哈哈!”

    “是啊是啊!”十几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汉们点头如捣蒜,团团挤在一起互壮声势的道:“趁着空场时间去上厕所,大家还可以相互说说话,讨论讨论剧情,免得太害怕——”

    一不小心吐露心声的邢远立刻闭嘴,然而已经晚了,还在电影房里的女生们简直要笑疯了。

    大家哈哈哈的嫌弃道:“喂,你们这些男生不是吧?胆子居然这么小?”

    “刚刚是谁说的?有宽阔的胸膛温暖的怀抱借我依靠?真要是见鬼了那人不会吓得缩到我怀里吧?”

    “不过没关系!”仍然留在电影房内的女生们撸胳膊挽袖子,学着方才男生们的样子,举起手臂摆出健美先生的姿势,异口同声的道:“我们的肩膀虽然单薄,但可以借给你们依靠哦~~”

    被无情嘲笑了一把的男生们铁青着脸离开房间,还不忘相互埋怨相互指责:“都是你啊,刚刚为什么要那么说,害的大家好没面子!”

    “我也不是故意的昂!”身高接近一米九的校篮球队长怂怂的抓了抓头发:“就是那么顺嘴一说。”

    “你顺嘴一说把大家都坑了。”张扬哼哼唧唧的抱怨道:“也不知道这帮女生回学校后会不会乱说话——”

    张扬这句话的威慑力堪比恐怖片里的女鬼,正往卫生间走的男生们纷纷驻足,满脸惊恐的齐齐说道:“不会吧?”

    毫无压力的陆持趁着一众男生们瑟瑟发抖的时机率先走进卫生间,等他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这群男生们团团围在卫生间门口,耷拉着肩膀抬着头,胳膊在身前晃晃荡荡的,表情幽怨眼冒绿光,阴森森的齐声说道:“都是你的错……”

    陆持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关上卫生间的门。

    几秒种后,陆持再次开门,还没看清外面的情况就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臂往前一拉。

    岳斌气势汹汹的把陆持壁咚在卫生间的门板上:“太过分了你!大家都担心成这个样子,凭什么你可以毫无负担的上厕所?你还是不是我们男生队的一员?”

    “就是啊,太过分了。你难道就不害怕那帮女生回校乱传,到时候我们所有男生都要颜面扫地啦!”

    “还是说你不是男生,其实是站在女生那伙儿哒?”岳斌说着,一脸坏笑的把手伸向陆持的小腹往下,贼兮兮的说道:“不行,我要检查一下——”

    陆持耳朵一动,“啪”的一下握住岳斌的手腕,赶在岳斌大声表示不满前把另一只手的食指竖起,凑到唇前,小心翼翼,一脸凝重的说道:“嘘,你们安静点。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精神本来就很紧张的男生们虎躯一震,下意识的支棱起耳朵,邢远干巴巴的说道:“陆持,你别闹了,怎、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声音?”

    “就是啊,我们怎么没听到?你不要为了躲避责任就故意吓唬我们——”

    “不对!”张扬话音未落,就被陆持打断了。少年冷静的摇了摇头,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确实是有声音,好像是脚步声,还有什么别的声音,有点听不清。你们听——”

    “当,当,当,刺啦,哗啦……”

    一众男生们下意识的挤在一起瑟瑟发抖,有人磕磕巴巴的说道:“好,好像真的有声音!”

    “听,听起来好像是有人在上楼梯……”

    “应、应该是那些女生吧?”

    “不对!”又是陆持摇了摇头。打从后脑勺挨了一棒子后,少年的五感都比别人更敏锐。这会儿也能冷静的分析道:“这个脚步声应该是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女生跟我们一样,穿的都是拖鞋,不可能发出这种声音来——”

    陆持话没说完,突然怔住了。双眼睁的大大的看着前方,满脸的惊恐与不敢置信。

    一众面对着他的男生们忽然觉得后背一凉,有人颤颤巍巍的接口道:“……怎、怎么了?”

    陆持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伸出手臂颤颤巍巍的指着前方。

    所有男生们只觉得一阵阴风吹过,周身的汗毛刷的立起,有人不信邪的,慢慢的,僵硬的转过头去——

    只见在长长的走廊尽头,一个身形僵硬,手臂苍白,姿态诡异,穿着大红拖地蕾丝边蓬蓬长裙,满头黑发披散在身前的鬼影突然出现。一道声音幽幽的响起:“你们——”

    “啊——”

    “有鬼啊——”

    “救命啊——”

    十几道男高音骤然响起,慌乱间陆持又打开卫生间的门,所有男生们闭着眼睛往前狂挤。

    惊恐的尖叫声吸引了电影房内的女生,团团围坐在地毯上的女生们翻了个白眼,好气又好笑的说道:“这帮男生超幼稚啊!还想吓唬我们不成?”

    “走啊,我们也出去看看。我倒要看看这帮男生还能玩儿出什么花样来!”

    乔诗语哼了一声,索性扔下薯片拍拍手站起来,在一众女生的簇拥下气势汹汹的打开房门:“喂,我说你们男生太无聊——”

    话还没说完,一个披头散发,身穿诡异的大红蕾丝边蓬蓬长裙的女鬼静静的站在走廊上——

    “啊——”

    “有鬼啊——”

    女生们“砰”的关上房门,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外面的女鬼已经在用力的砸门——

    “真的有鬼啊——”

    女生们眼泪狂飙的抵住房门,哭着尖叫道:“怎么办,我还不想死……”

    “呜呜,救命啊,有鬼啊……”

    陆苗苗挂着眼泪堵在门口,特别爷儿们的瘪着嘴说道:“不怕不怕,我会保护姐姐们的——”

    “砰!砰!砰!”

    “诗语啊,开门,是我!”

    “呜哇,那个女鬼居然还知道漂亮姐姐的名字。怎么办,她是不是来找漂亮姐姐索命的!”

    被女鬼索命的乔诗语已经吓的瘫倒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诗语,开门啊,是爸爸,爸爸来给你过生日,开门呐——”

    “呜呜,那个女鬼还说她是诗语的爸爸——”

    “爸爸?”

    “乔叔叔?”

    哭声与尖叫声戛然而止。

    还没能挤进卫生间的男生们也是一僵。所有人慢慢的转过头,电影房里的女生也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

    只见披头散发的“红衣女鬼”被随意的靠在墙上,门口站着西装革履满面疲惫的乔爱国。

    五十来岁的老男人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门里门外两拨人:“你们到底在家里干什么呀?”

    空气一度十分安静,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几分钟后,男生女生们老老实实地坐在电影房里。

    刚刚差点把大家吓尿裤子的“女鬼同志”也露出了真容——原来是一个长发红裙,与真人等高的SD娃娃。那娃娃长得跟乔校花还挺像!

    “当然像啦。这可是我特地把你的照片和身高发到R国总部,让他们照着你的模样定制的。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做好。”乔爱国拍了拍娃娃的脑袋,感慨道:“你过生日,爸爸也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好。就记着你从小就喜欢玩娃娃,所以就想着买个大娃娃给你。”

    结果却闹出这么一通乱子!

    乔爱国长叹了一口气:“你说你们这帮孩子,在家干什么不好,非得看鬼片。看看动画片不好吗?”

    乔爱国一想到他刚刚抱着娃娃吃力的走上二楼,看见一帮男生正想打个招呼,结果这帮男生就跟见了鬼似的嗷嗷的往卫生间里挤的场面就头疼。

    他扭头看着男生们,关切的问了一句:“你们都没事儿吧。没挤坏吧?”

    男生们暗搓搓的揉了揉差点被挤成馅饼馅儿的身体,齐齐摇头道:“没事儿!”

    乔爱国又问了一句:“卫生间的门没被挤坏吧?”

    男生们:“……”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一众女生们强压着笑意的低下头,却克制不住颤抖的肩膀。

    乔校花下意识的转过脸去,哼了一声问道:“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要陪着你的后女儿做手术吗?”

    乔爱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邢远。邢远则不敢置信的看着乔诗语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乔诗语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乔诗语冷哼一声:“什么事儿能瞒得过我呀!奶奶早给我打电话了。”

    乔爱国闻言,尴尬的咳了两声,开口解释道:“……爸爸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儿。原本爸爸是想亲自给你选马场的。结果你文慧阿姨知道了,就说也想为你的生日尽点儿心。恰好爸爸还要招待一个大客户,就把你的事情委托给你文慧阿姨……她也没想到那个马场会这么乱。”

    乔诗语低着头,把玩着发梢冷哼道:“你不是说她是你生意上的好帮手嘛,怎么她没想到的事情这么多?她工作上也这样吗?”

    乔爱国被噎的无话可说。

    好好的一个生日过成这样,女儿委屈,订马场的人也是满肚子牢骚:“事情既然是我揽下来的,我当然会挑环境最好设施最齐全的俱乐部,要不是为了给你女儿长面子,难道我是疯了故意挑个有问题的地方吗?话说回来,谁家去饭店吃个饭也不会闲到彻查老板的祖宗三代。市面上的高级会所那么多,哪家老板背后没点儿背景没点儿人脉?怎么别的会员就没事儿,偏偏你女儿一去就出了事儿?你就没想过你自己女儿有没有问题吗?”

    “……还有,你女儿在马场出了事,她怀疑我捣鬼我不怪她,毕竟她是个孩子,又一直对我有偏见。可我不能理解的是你的态度。”

    “……我女儿躺在医院里做手术,我这个当妈的还得忙着给你女儿安排生日订会所。现在出了事,你们父女两个一股脑的冲我发火。我知道后妈难当,可我没想到连你都怀疑我……”

    乔爱国头疼的按了按眉间,一个是他闺女,一个是他打算再婚的女人。乔爱国被夹在中间,只能帮着描补道:“你文慧阿姨的女儿得了急性阑尾炎,她可能是忙着照顾女儿一时疏忽了。还好没出什么大事儿……”

    乔诗语嗤笑一声:“那她挺厉害呀。我过生日至少得提前一个礼拜订地方吧?她一个礼拜之前就能知道她女儿今天会突发急性阑尾炎,还要做手术,我是该称赞她有先见之明还是该称赞她们家女儿能忍呢?”

    乔爱国顿时又没话说了。

    父女两人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站在地中间,乔诗语双臂抱胸盯着地板,乔爱国盯着闺女,谁也不说话。

    围坐在电影房内的男生女生们面面相觑,陆持突然站了起来,握着妹妹的手说道:“……叔叔你们聊,我们先下楼吃点东西。”

    其他人恍如梦醒,也纷纷起身说道:“对,对,我也有点饿了,我也下楼去吃东西。”

    乔爱国这才想起房间里还有其他人,顿时有些尴尬的冲着大家点了点头。视线扫过陆持,忍不住问道:“你的头怎么样了?还疼吗?医生怎么说?”

    “已经没事了。”陆持淡淡回道。

    一众男生女生们面面相觑,等出了电影房后,邢远迫不及待的问道:“陆持,你也认识乔叔叔?”

    陆持嗯了一声,随口说道:“以前见过一面。”

    以前见过?

    邢远眨了眨眼睛,还想问什么,岳斌从他身后挤了过来,故意打岔道:“哎,厨房里还有什么呀?我真有点饿了,吃薯片也吃不饱。”

    “可不是嘛!”张扬也跟着一唱一和的说道:“不是甜的就是辣的,再配上点儿酸不溜丢的果脯,越吃越饿。”

    “该不会是刚刚撞鬼吓饿的吧?!”几个女生在厨房里一边翻箱倒柜,一边吐槽道。

    “喂,你们也吓的够呛好吧?”张扬反应迅速的接了一句。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儿,眼珠子一转,贼兮兮的说道:“商量个事儿呗!”

    “什么?”

    张扬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的道:“今晚的事儿,咱们就内部消化,谁也不许传出去。尤其是不准回到学校里乱说。不然的话,就别怪哥儿几个不客气。”

    “呦!”几个女生不信邪的站在厨房门口,撸胳膊挽袖子的叉腰问道:“你们准备怎么不客气呀?”

    “我们就说……你们女生都被女鬼吓尿裤子了!”

    “噫,你们男生好恶心啊!”

    霎时间,抹布锅刷方便面袋漫天乱飞,男生们抱头鼠窜。最后退到客厅里扔抱枕还击。陆持则握着苗苗的手淡定的躲到角落里。

    一场鸡飞狗跳的乱战后,男生女生们还是达成了共同保守秘密的休战协议。

    半个小时后,一众男生女生们坐在客厅里,一边吃着由稀碎的方便面渣客串的疙瘩汤,一边讨论道:“哎?你们说,我们刚刚听到的滋滋啦啦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啊?”

    “应该是SD娃娃的头或者脚尖蹭在墙壁上刮出来的声音吧?”方才被吓到血液倒流,这会儿却摸着下巴装侦探的岳斌微眯着眼睛分析道:“这么想来,刚刚我们之所以觉得‘女鬼’的身形诡异,是因为乔诗语的爸爸为了上楼方便斜抱着娃娃,而楼梯的宽度则恰好把SD娃娃卡住了,所以才会发出刺啦刺啦的划痕声……”

    陆持扭头看着大口大口吃奶油蛋糕的陆苗苗,笑着揉了揉妹妹的头顶,温声说道:“不要吃太多,免得晚上积食。一会儿记得刷牙。”

    “嗯!”脸上还沾着奶油蛋糕屑身为苗苗小同学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笑的眉眼弯弯。

    “喂?”岳斌微眯着眼睛勾住陆持的脖子,阴森森的道:“不是说好了要玩通宵的吗?你小子想临阵脱逃?”

    “小孩子熬夜会长不高吧?”陆持拍了拍妹妹的小肩膀,又看了眼静悄悄的楼上,若有所思的道:“更何况,我们也未必能玩的上通宵。”

    随着陆持的话,一众男生女生们也下意识的看了眼楼上。

    “好安静啊!”几个女生松了口气:“还以为诗语会跟乔叔叔吵起来呢!”

    “不过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女生微眯着眼睛看向邢远:“好像有什么事情是你们知道而我们不知道的?”

    被女生们齐刷刷的凝视吓到虎躯一震,邢远只好把之前趁着女生们在厨房做饭时给乔爸爸打电话通风报信,结果却得知乔爱国在医院陪着安文慧的女儿做手术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原来还有这种事情!”几个女生冷哼一声:“怪不得诗语会把生日会订在那种地方,肯定是那个女人在捣鬼!”

    “还故意安排自己的女儿在同一天做手术,真是晦气死了。”

    “要我说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都应该去死。尤其是这种嚣张不要脸的女人。我亲眼见到过那个女人在乔爸爸没离婚前就跑到乔妈妈面前耀武扬威,嫌弃乔妈妈是个家庭妇女,帮不上乔爸爸的忙……”

    “真的吗?这也太过分了。国家为什么不出台法律管一管这种事情……”

    坐在一旁的男生们看着叽叽喳喳义愤填膺的声讨起第三者的女生们,忍不住面面相觑。

    像小猫一样捧着蛋糕吃的陆苗苗则突然叹了口气,学着爷爷奶奶在家里炕头上聊家长里短的语气,摇头说道:“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年仅七岁的小姑娘,偏偏装作一副大人的口吻说出这种话来……

    叽叽喳喳的女生们突然一静,齐刷刷的看向陆苗苗。正在吃东西的陆苗苗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姐姐们齐齐抱住了。“苗苗真是太可爱了!”

    “哎?”莫名其妙就被大家搂住揉头毛亲脸颊的陆苗苗闻言一呆。她做了什么吗?

    冷眼旁观的陆持也有点忍俊不禁。等到女生们放开陆苗苗以后,一边帮苗苗顺头发一边说道:“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不要插嘴。”

    “唔?”陆苗苗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仰头望着她哥说道:“可是你们都不是大人呀!”

    陆持:“……”

    “噗哈哈哈……”这回笑起来的可不只是女孩子们。

    陆持有点无奈的看了看笑的里倒歪斜的男生女生们,又看了看仍旧是睁大了眼睛一脸状况外的陆苗苗,也笑着摇了摇头。

    大家说的没错,他的妹妹果然很可爱!

    正要抽一张纸巾帮妹妹擦擦脸颊上的蛋糕屑,陆持的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了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人:“乔总。”

    听到陆持的话,躺在沙发上笑的毫无形象的男生女生们立刻坐了起来,齐齐招呼道:“叔叔好。”

    “唔,大家好。”心事重重的乔爱国勉强笑了笑,又冲着陆持说道:“陆持同学不要这么见外,叫我乔叔叔就好。”

    没等陆持开口,坐在一旁的邢远直接问道:“这么晚了,乔叔叔你还要出去吗?”

    “叔叔还有点事要处理。”乔爱国笑着说道:“你们就留下来继续玩儿吧。玩的开心点。多呆几天也没关系。”

    一众男生女生们看着开门离开的乔爱国,面面相觑。

    长时间的沉默以后,女生们忽然反应过来,咚咚咚的跑上二楼。男生们也如梦初醒,跟着跑了上去。

    电影房里的乔诗语仍旧维持着端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在她的身边,还端端正正坐着乔爸爸特意为女儿定制的真人版SD娃娃。看到大家后,乔校花笑的眉眼弯弯,语气闲适的说道:“我突然想起来,这种月黑风高的良辰吉日,很适合请碟仙啊。要不我们请个碟仙吧?”

    一瞬间,大家都想起了被“女鬼”支配的恐惧。异口同声的拒绝道:“不要!”

    “那就算了。”乔诗语貌似遗憾的耸了耸肩膀:“那我们还是找个鬼片看看吧!”

    “那个……”几个女生团团围坐在乔诗语的身边,小心翼翼地问道:“诗语,你没事吧?”

    “怎么,想讲鬼故事啊!”乔诗语笑了笑:“我怎么可能会有事。”

    然而乔校花的冷笑话并没有取悦大家。众人还是一脸担心的看着乔诗语。

    乔校花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哎呀,我没事。老乔同志是被我赶走的。他在这儿我们也没法儿好好玩呀。”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乔诗语直接起身走到碟机前面:“你们要是没意见的话,我就放《鬼婴》啦?”

    体会到乔诗语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心情,一众男生女生们只能面面相觑。最后各自找地方坐下来,陪着乔校花看鬼片——

    陆持倒是带着妹妹去洗了把脸漱了漱口。然后从客厅里拿了个抱枕给苗苗枕着,又把外套脱下来给妹妹搭上:“你要是困了就直接睡。”

    陆苗苗点了点头,信心满满的说道:“我不困哒,我能熬一宿。”

    三秒钟后,陆持低头看了眼已经打起小呼噜的苗苗小同学:“……”

    大家扭头看着沾着哥哥大腿就睡着的苗苗妹妹,忍不住莞尔一笑。岳斌直接从沙发上拿了个抱枕递给陆持,示意他把自己的大腿替换下来。

    乔诗语拿起遥控器调小了音量,陆持笑眯眯说道:“不用管她,我妹妹睡着了就是打雷都吵不醒的。”

    这一天晚上,大家就这么蜷缩在电影房里,陪着校花同学看了一晚上的鬼片。

    不过熬到后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就连精力最旺盛的人都忍不住倒下了。

    只有乔诗语,抱着乔爸爸送给她的SD娃娃,一脸认真的盯着大屏幕。从夜幕星垂到雄鸡唱白,再到天光大亮,一缕缕阳光从遮挡的密密实实的窗帘缝隙里倾洒下来。

    听着身后此起彼伏的呼噜声,看着电视屏幕里满满的雪花,乔校花突然把头埋进娃娃里,肩膀小小的抖动起来。

    大家是被一阵阵浓郁的鸡蛋和牛奶香气馋醒的。一众饥肠辘辘的男生女生们从地上爬起来,连眼睛都舍不得睁开,就这么一路循着香味走到一楼大厅。

    明媚的晨光中,将一头青丝绑成马尾辫,身上系着粉色围裙的乔校花站在厨房里,动作熟练的将一只只荷包蛋从平底锅倒进盘子里,另一个灶上还热着一大锅牛奶,咕嘟咕嘟的气泡在奶锅内此起彼伏,浓郁的奶香味道从破裂的气泡中氤氲而出,瞬间弥漫了整座别墅。

    “哇,诗语你好厉害哦!”女生们簇拥着走进厨房,大声惊叹道:“你居然起来的这么早,还给我们做了早饭。”

    “你们还敢说啊!”乔校花闻言,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一脸嫌弃的道:“说好了要陪我看通宵,结果一个个坚持到后半夜就不行了。真是太没用了。”

    “看鬼片都能睡的这么香,你们难道做梦都没梦到被鬼追吗?”

    被打趣的男生女生们不好意思的笑出声来。几个女生殷勤的走到乔诗语身边,要帮她做早饭。被乔校花一脸嫌弃的挥开了。

    “就只有煎鸡蛋和煮牛奶而已,我自己应付的来。你们还是去洗脸刷牙吧!”

    “牙膏牙刷都是一次性的酒店用品,味道很难闻。你们凑合着用吧。”

    “那我们就不客气啦!”男生女生们笑着跑开。等到洗漱回来以后,乔校花已经把所有的鸡蛋煎好了摆到餐桌上。

    男生们进厨房把牛奶端过来,大家捧着碗一人一勺。其他女生则把昨晚剩下来的零食拢了拢,最后攒出一盘薯片虾条一盘果脯,还有两包吐司面包,算是加餐。

    “哇,乔校花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长得这么漂亮,居然还会做饭,真是贤惠的大美女呀!”岳斌咬了一口糖心荷包蛋,笑眯眯的用胳膊捅了捅坐在旁边的邢远,挤眉弄眼的问道:“对吧?”

    身形高大的校篮球队队长可疑的红了脸,磕磕巴巴的问道:“干、干嘛问我?”

    “唔?”坐在岳斌另一边的陆持突然转过身来看着邢远,一脸无辜的追问:“难道邢远同学有不同的意见吗?”

    “当然不是啦!”邢远吓得虎躯一震,大声反驳道:“我怎么可能会有不同的意见。诗语本来就长得漂亮性格也好!”

    “哦!”一餐桌的男生女生们看了过来,意味深长的说道:“原来你是这种想法啊!”

    邢远:“……”莫名有种被欺负了的感觉是怎么肥事?

    乔诗语眨了眨眼睛,开口笑道:“别把我夸的这么好,我也不会做饭,只是会煎个鸡蛋煮点东西而已。”

    “那已经很了不起了。”捧着牛奶喝的陆苗苗大声说道:“我哥哥只会煮方便面。煎鸡蛋的话会让锅都着火哦!”

    猝不及防就被自家妹妹揭了短的陆持:“……”

    “哎?”岳斌转过头来,用手撑着下巴,饶有兴味的问道:“你居然不会做饭?”

    陆持面无表情地看了回来:“怎么了,不行吗?”

    “当然不是!”岳斌挑了挑眉,笑容可掬的说道:“我是想说我会做饭,而且做得很好吃。”

    陆持:“……”所以咧?

    一只大手落在头上,还揉了揉,岳斌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爪子,看着头毛凌乱的陆持,得意的笑道:“有机会做给你吃咩哈哈哈哈……”

    陆持:“……”

    面无表情的捋顺了头发,陆持低头看着陆苗苗,开启了长兄如父的威严模式,笑容慈祥的询问道:“你还没写作业吧?”

    “这次月考能考多少分?”

    “期末能考进学年前一百吗?”

    “学习吃力吗?大哥决定每天晚上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帮你补习。从下周开始,我放学后就到小学部接你,你会跟大哥一起到高中部的读书馆复习功课。提前感受一下高中生的学习生活。怎么样,是不是很期待了?”

    “对了,大哥还觉得你的语文基础稍微薄弱。所以从明天开始,我们背一下新华字典好不好?”

    陆苗苗:“……”好、好阔怕,大哥我错了QAQ

    陆持笑容可掬的揉了揉苗苗的小辫儿,柔声笑道:“大哥之前忙着自己的事情,很少陪苗苗。不过现在大哥的学习基本捋顺了,今后会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苗苗的。”毕竟哥哥在燕京“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呦~

    远在燕影场拍戏的陆小衡:阿嚏?!

    陆苗苗生无可恋的趴在餐桌上,总觉得连牛奶的味道都是苦涩的。

    坐在另一边的岳斌同学也感受到了传说中的大哥领域,被兄长常年欺压的心理阴影霎时间扩散至全身。岳斌小心翼翼地把椅子往邢远的方向挪了挪,将刚刚揉过陆持脑袋的那只手揣进怀里,背对着陆持瑟瑟发抖。

    果然,这世上名为“大哥”的生物都好阔怕QAQ

    作者有话要说:  朕在古代一定是昏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15:40:36

    砢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20:32:45

    墨临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23:51:36

    夏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2 04:54:32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又是一章大粗长,雄起哒懒八掐腰狂笑咩咔咔咔咔咔咔咔_(:з」∠)_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