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30章 晋江独发

    第三十章

    高二年级的家长会定在期末考试成绩发下来的第三天。作为新晋学年第一的家长, 陆爸爸还应班主任的要求给大家分享了一下教育孩子的心得。

    一直奔波在外的陆爸爸自觉自己没啥教育孩子的心得, 琢磨了大半天, 也只能实实在在的说道:“都是老师教的好,孩子学的好,感谢学校的悉心培养……”

    而在小学部和初中部, 负责给陆衡和苗苗开家长会的陆妈妈也感受到了天与地的差别。

    有鉴于陆持大哥在晚自习阶段实施的“紧迫盯人”,刚上小学二年级的陆苗苗在期末考试中考出了全班第二, 年级第二十二的好成绩。

    虽然这个成绩二了一点点,可是相比于堪堪徘徊在及格线边缘的陆衡来说, 那就十分不错了。不过大家也都能理解——陆衡当初是以特长生的名额转到燕大附中的, 自从转学后,陆衡的精力就一直放在拍戏和接通告上面,很显然今后要走的也是这一条路子——而对于立志于投身娱乐圈的艺术生来说,陆衡的成绩只要能保持在及格线上不挂科,基本上就完成了学校的要求。毕竟以燕大附中的教学水平和考试深度来说,能保证及格, 也就基本上保证了陆衡能在高考时考上三大艺校。

    基于这一点考虑,陆衡的成绩其实比很多不得不面临补考的特长生要强多了。

    由此可见, 老陆家还是蛮有学习基因的。

    不提陆爸陆妈对自家孩子的蜜汁自信。家长会后,燕大附中各年级的暑假也终于开始了。不过即将升入高三的陆持大哥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刚上小学的陆苗苗和即将升入初三的陆衡滋润的过暑假——前者是被陆爸陆妈带回东北老家撒野,或者则是包袱款款的准备进剧组拍戏。

    “大哥, 你好好学习吧!我会把你那份儿也玩回来哒!”临走之前,陆苗苗还不忘搂住大哥使劲儿嘚瑟,也算是报复了一下某人丧心病狂的补课之仇。

    至于陆衡, 虽然不至于像苗苗那般喜形于色,但是一想到自己就算升了高三不用像大哥那么辛苦学习,死里逃生的喜悦之情也是溢于言表昂。

    “大哥,你安心学习吧。我有时间会回来给你做饭哒。”

    “别惦记我了。倒是你自己,记得小心一点。我听人说娱乐圈的环境很复杂,你在剧组拍戏,可别让人欺负了。”

    “放心吧。我们剧组的人都挺好的……”

    兄弟两个在一边话别,陆爸陆妈则一脸欣慰的看着。有鉴于陆持一直以来都表现的成熟懂事,他们夫妻两个对大儿子还真没什么好叮嘱的。顶多就是:“记得好好吃饭,别为了学习什么都不顾了。”

    “平时跟同学搞好关系,合群一点儿。”

    “听老师的话……”

    似乎是怕陆持感到孤单,即将离开的陆家众人坚持把陆持送回学校,才赶火车的赶火车,赶飞机的赶飞机。临走之前,陆爸和陆衡还特地给陆持做了不少好吃的,让陆持带回寝室跟室友们分享。

    饶是如此,看着家人纷纷离去的背影和大街上的车水马龙,站在校门口的陆持还是感到了一瞬间的失落。

    不过这种情绪也没持续多久,就被停在校门口的一辆黑色迈巴赫打破了。

    “哎呀,我知道了,你们好啰嗦啊!”

    汽车将将停在校门口,被唠叨了一路的岳斌就迫不及待的拎着行李箱跳下车。

    司机老冯替岳斌把另外一个行李包从后备箱拿出来,岳斌直接抢过行李往学校里跑。一个妆容精致,气质雍容的女人摇下车窗,语带关切的叮嘱道:“斌斌你慢点跑,不要摔倒了……”

    话还没说完,拖着行李箱的岳斌迎头就撞上了校门口的陆持。

    陆持往后退了两步,顺势接过岳斌手里的行李包。还没来得及开口,岳斌已经一脸惊喜的叫道:“陆持,你今天也回学校啊!太好了,我还以为我今晚得自己在寝室睡呢!”

    陆持看着大包小包的岳斌,忍不住笑道:“你至于吗?”

    “还不都是我妈闹得,让我拿这个带那个,知道的说我返校带的东西多,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逃荒呢!”

    岳斌说着,忽然想起一件事:“不过我带好吃的回来了。是我们家厨师的拿手好菜糟鹅掌,特意给你带的。”

    岳斌说着,鼻子特别敏锐的吸了吸,视线牢牢的盯在陆持手中的大饭盒,开口问道:“你带什么了?”

    “一点家乡菜。我爸和我弟弟做的……”

    坐在车里的岳妈妈看到儿子和另外一个她不认识的同学聊起来了,不甘寂寞的问道:“斌斌,这是你的同学吗?也不给妈妈介绍一下。”

    岳斌“哦”了一声,拉着陆持介绍道:“这是我室友陆持。”

    又冲着陆持说道:“这是我妈。”

    “你就是陆持呀。我听我们家凛凛提起过你,是今年的学年第一,好厉害呢!”岳妈妈眉眼一弯,笑眯眯的看着陆持。讲话时带着一股子南方人特有的软软糯糯,叫人如沐春风。

    陆持也冲着岳妈妈笑了笑,叫了一声“阿姨”。

    一直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岳凜大哥也摇下了车窗,寒暄了几句。

    岳斌不耐烦的拽住陆持的胳膊:“不跟你们聊了,我们回学校了。拜拜妈,拜拜大哥……”

    岳凜和岳妈妈看着不由分说拽着陆持就跑的岳斌,忍不住莞尔一笑。

    “妈,下次小斌回家的时候,你别说那么多。小斌现在是青春叛逆期,说多了他不爱听,索性连家都不回了。”

    “你还说我,要不是你在家欺负斌斌欺负得狠了,斌斌也不会闹着要回学校。你还是想想怎么跟你爸解释吧!”

    就是回集团开了一场会,小儿子就拖着行李箱“离家出走”了。老岳要是回家了,指不定怎么唏嘘呢!

    岳凜无辜的耸了耸肩膀:“我就是没忍住。不过要不是妈在家里翻看小斌小时候尿床大哭的照片,小斌也不会气到要回学校吧!”

    岳妈妈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她就是觉得儿子小时候太可爱了嘛!再说哪个小孩子都有尿床大哭的时候,就连他们家老大……

    岳凜突然干咳了几声打断岳妈妈的话,而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夏天有点燥热,嗓子发干。”

    岳妈妈倒是突发奇想:“哎,凛凛,你说我要是给斌斌看看你小时候的那些照片,斌斌会不会就不生气了?”

    岳凜:“……”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这种事情其实不应该跟他商量的吧?

    岳大总裁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司机老冯。

    老冯面色凝重的盯着前方,仿佛啥都没听见。

    而在另一边,顶着大太阳横穿操场回到寝室的岳斌也满头大汗的跑进卫生间冲澡。边冲澡还边跟陆持说道:“行李箱里有糟鸭掌,是用一个蜜色瓦罐封着的,你看到没有?还有一个用保温桶装着的毛血旺……本来是中午吃的,不过我生气了,不想跟他们吃饭了,就把这道菜打包带回来了。”

    无辣不欢无肉不欢的岳斌强烈推荐陆持跟他一起分享美食,搁卫生间里唠叨了半天,出来时才想起来问一句:“哎,你怎么也这么早就回学校了?”

    因为热爱运动且常年打篮球的缘故,十七岁的岳斌拥有将近一米八五的身高,四肢修长匀称,有六块腹肌还有特别好看的人鱼线,腰上松松垮垮的系着一条白色浴巾,连头上和身上的水珠都没擦,就这么湿漉漉的跑出来了。

    彼时陆持正默默地坐在自己的书桌前面,神情寂然落落寡欢,既没有帮岳斌打开行李箱,也没有如岳斌推荐的吃糟鸭掌和毛血旺。就连他的大饭盒都随意放在桌上,没有打开的迹象。

    岳斌皱了皱眉,暗搓搓的凑到陆持身边,故意使坏的猛摇了摇头,发梢上的水珠顿时飞溅开来,甩了陆持满脸满身。他自己倒是哈哈大笑着说道:“怎么样,凉快吧?”

    陆持面无表情地抹了一把脸,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幼稚!”

    听到陆持这么说,岳斌非但不以为意,还直接伸手搂住了陆持,整个人就像无尾熊一样往陆持身上一趴,湿漉漉的脑袋在陆持怀里用力的蹭了蹭,简直把陆持的衣服当成毛巾了。

    于是陆持原本只溅了几滴水珠的衣服彻底湿了。

    “你干嘛呀!”陆持忍无可忍的推了岳斌一把,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你洗完澡就不能擦干净了再出来吗?我这衣服新换的。”

    “那就脱下来呗。正好我要洗衣服,顺手帮你洗了。不用谢我。”岳斌笑嘻嘻的回了一句,转身打开行李箱,把送家里搜刮的美食一股脑的堆到陆持面前。

    “请你吃好吃哒。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吧!”

    盛夏的午后,粲灿烂到炫目的日光从玻璃窗外倾洒进来,英俊鲜活的少年逆光而立,言语洒脱眉眼飒然,陆持坐在椅子上仰望着少年,突然叹了一口气,闷闷的说道:“没什么,就是我爸妈二弟和小妹都走了。”

    岳斌眨了眨眼睛,干脆坐在陆持的桌子上,笑嘻嘻的说道:“没事儿,这不还有我陪你嘛!”

    说着,顺手拿了一个糟鸭掌递给陆持:“你尝尝呗,可好吃了。”

    陆持笑了笑,起身说道:“我还是先去洗个澡吧!”

    说着,顺手打开自己的饭盒,露出陆爸爸特意给儿子做的卤鸡爪,还有陆持特意给大哥炸的春卷,笑着递给岳斌:“你先吃吧。”

    岳斌嘿嘿一笑,有点心虚的说道:“那你洗澡,洗好了我们再吃。”

    话虽这么说,等陆持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岳斌已经换好了衣服,还把零食摆的四张桌子都是,大咧咧的侵占了他人的地盘不说,还把陆持的床单被套都拽了下来:“你还有没有什么要洗的?”

    陆持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己在岳斌洗澡时刚刚换好的床单被褥:“你还真是……”

    得知自己又办了一件错事,岳斌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我怎么知道你的动作这么快。再说你藏东西挺隐秘的嘛,我都没有看到你把换下来的床单被褥放哪儿了。”

    当然是送到一楼的洗衣房了。

    岳斌闻言,幽幽的看着陆持,委屈巴拉的说道:“你洗衣服都不问问我要不要洗……”

    合着还是我错了!

    陆持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不起,下次我洗衣服一定问你。”

    岳斌哼了一声,哼哼唧唧的说道:“这还差不多。”

    抱怨完了,又抱着陆持的鸡爪子一顿啃,陆爸爸的卤鸡爪是跟老乡学的,香酥入骨皮滑筋烂特别入味,上面还洒了一份白芝麻,嚼起来又滑又糯唇齿留香。吃的岳斌连连点头,一个劲儿的称赞:“叔叔厨艺真好。”

    看着岳斌口味甚好的样子,陆持倒是把家人离开的郁闷排解了不少。

    一口气吃了三个鸡爪子,岳斌才堪堪停下来。洗洗手后抱着换下来的被褥和衣服去了趟洗衣房,回来的时候还跟陆持感叹着:“开学后校方一定会让咱们换教室换寝室,到时候想洗衣服就没现在这么方便了。”

    因为按照学校的管理规定,每个年级的教室和寝室的楼层也会随着年级的升高而升高,两者是成正比的。

    陆持对这个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触。他一脸认真的盯着保温饭桶里的毛血旺,红彤彤的一道菜上堆满了干辣椒和香菜,有些呛鼻子的香辣味道弥漫在寝室里,简直引得人食指大动口水横流。

    很少吃辣的陆持有些犹豫的握了握筷子,不确定自己能否忍受这份辣觉。

    岳斌看着陆持又是嘴馋又犹豫不定的模样,忍不住笑道:“吃吧吃吧,你别看上面都是红油辣椒,其实没有多辣,只是特别香……”

    陆持在岳斌的怂恿下从“没有多辣只是特别香”的毛血旺中夹了一块毛肚,小心翼翼的放入口中,一瞬间,陆持只觉得一股火热从口腔中腾腾升起,眼睛顿时湿润了。

    岳斌哈哈大笑,将早就准备好的牛奶递过去:“怎么样,不是特别辣吧?”

    陆持还没来得及说话,寝室门突然被人敲响了。有人在外面礼貌的问道:“请问陆持在寝室吗?”

    岳斌眨了眨眼睛,起身去开门。看到门外那人的一瞬间,岳斌的脸就黑了。

    “……我找陆持!”赶在岳斌关门的一瞬间,卓越把脚伸到了门缝里,尴尬的问道:“陆持在吗?”

    岳斌想说不再来着,听到卓越声音的陆持已经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是卓越同学吧?”

    岳斌哼了一声,不甘不愿的打开门。

    卓越神色尴尬的走了进来,将一张纸递给陆持:“这是暑假补课期间的课程表。你看一下吧。”

    “谢谢。”陆持接过课程表,顺手把卤鸡爪和春卷递过去:“我爸和我弟弟做的,你尝尝吧。”

    “不用了!”卓越慌忙摆手:“那个我还有事儿,得先走了。”

    “今天都不上课,你能有什么事儿呀!”岳斌翻了个白眼,他顶烦卓越这号人——明明有事儿还支支吾吾的,真要是忙到那种地步,刚才不让他进还非要进来?

    陆持无奈的看了岳斌一眼。

    岳斌又哼了一声,索性起身说道:“你们聊吧,我出去一下。”

    等到岳斌离开后,寝室里顿时只剩下陆持和卓越。

    陆持把手上的饭盒又往前递了递:“既然来了就尝尝吧,我爸和我弟做的,味道特别好。”

    卓越低声道谢,拿了一个春卷慢慢吃起来:“……那个,还没恭喜你,又考到了全学年第一。”

    这回轮到陆持道谢了。

    卓越继续说道:“我这次过来,是想问问,你下个学期还会参加学习小组的晚自习吗?”

    陆持眉峰一挑,不明白卓越为什么还会问这种问题。

    “你别误会。”卓越开口解释道:“因为从七月份开始,各个学校篮球比赛的次数会增多。你也是篮球队的一员,我不确定你到时候会把精力放在那一边。”

    是吗?

    陆持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到时候看情况吧。”

    卓越应了一声,沉吟片刻,视线扫过陆持桌上摆着的各种数学公式书:“你还在算彩票中奖号码吗?”

    “闲着没事儿算算呗。”陆持笑了笑:“其实就算不能中奖,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学习,我对数学这门课的理解也更深了。”

    卓越下意识的捏了捏拳头,突兀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陆持微微一愣:“什么?”

    “又是篮球又是彩票,你把精力分散了这么多,还能考出733分的高分。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自觉自己已经十分努力的卓越神情复杂的看着陆持,期末考试他使劲浑身解数才考到725分。成绩出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稳拿第一,却没想到……

    看到十分在意这件事的卓越,陆持靠在椅子上摸了摸下巴,沉吟片刻,若有所思的道:“应该是劳逸结合吧。”

    卓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陆持。

    “人的精力虽然是有限的,但是很多时候,把精力投注在不同的事情上,并不代表分散注意力,也不能说做事的效率就一定会下降。”

    “就好像走路一样。如果一直坚持走一条路或者是用一条腿走路的话,很可能这条路会越走越窄,人也会越来越吃力。可要是同时多走几条路并且手脚并用的话,就算是道路崎岖点,爬山也能爬到山顶……”

    陆持笑了笑:“当然我的比喻也不一定对。不过我自己感觉,在学习《概率论》《统计学》和其他公式以后,我对书本上的知识有了不同的理解和思考方式。加入篮球队以后,我的思维也比之前活跃了很多。可能是因为运动促进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连脑子都转的比以前快了。”

    “所以是因为运动促进血液循环,课外书促进思维发散的原因……吗?”卓越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起身说道:“我明白了,谢谢你。”

    “时候不早了,就不耽误你休息。我先走了。”

    “哎?”陆持一脸无辜的看着转身离开的卓越——到底明白什么了?

    ******

    有鉴于燕大附中不知从哪年开始实行的补习政策,即将升入高三年级的原高二学生是没有暑假的。对于这一点,校方的解释是高三就要面临高考,也就是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为了确保所有学生在校期间都能够全力以赴的备战高考,不会在多年后因为此时的惫懒懈怠而留有遗憾,高二年级升高三年级的暑假必须取消——

    尽管教育部在2000年初就开始号召对全国中小学生实施减负政策,不过显然,包括燕大附中在内的各大高校对此都不以为然。尤其是燕大附中这种重视升学率更重视学生素质的全国重点高校,更是对这种拍脑子的决策疯狂吐槽——就连平时上课都觉得课时不够用了还要减负?往哪儿减啊可别逗了,真要是减到学生考不上重点大学也拿不到出国留学的奖学金,这责任谁担负的起?

    辛苦N个月,成就一辈子。

    要比别人更优秀,就要比别人更努力。

    只有平时非常努力,关键时刻才能毫不费力。

    距离高考还有XXX天,每天提高一小步,高考成绩新高度。

    ……

    类似的学习标语在一夜之间突然出现,悬挂在各个班级最显眼的地方。

    各班班主任和各科老师也会在上课之前给学生猛灌鸡汤:“你们必须要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才有机会获得百分之五十的成功。你们不要觉得学校占用了暑假你们有多委屈,这都是为了你们好。老师教学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哪个学生平时不努力,高考考出好成绩的。所以大家都收收心,不要看到其他年级的学生都放假了就发牢骚。只要想想,他们也有升高三的一年,也有被占用暑假的一年。你们都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谁能跑得了谁呀?再说了留在学校有什么不好?这么多老师同学陪着你,每天卷子做还有空调吹,到午饭时间还有免费的绿豆汤喝,不用像其他年级的同学那样,因为去海边或者其他地方玩晒的黑黑的……这么想想你们是不是平衡多了?要是还不能平衡的同学,那就多做几套卷子冷静一下。冷静冷静你们就平衡了……”

    平衡个ball啦!

    苦逼的孩子们在心里直翻白眼儿。人家都能在暑假期间出海登山自由自在,我们就非得刷题来寻找平衡?

    这种平衡真的不会越找越失衡吗?

    而这种吐槽和失衡心理在同学们得知校方以“体育老师在暑假期间出国旅游不能及时回来”为借口,将补习期间的所有体育课都取消并置换给三科主课的一刹那到达了顶峰。

    “卧槽,学校也太狠了吧?暑假补习也就算了,连体育课都要取消,我怎么觉得比上学时还惨呀?”

    “最关键的是取消体育课的理由,学校真是拉的一手好仇恨。我宣布,体育老师已经在这一瞬间顶替了班主任和教导主任,成为我心目中最不可饶恕的存在!”

    “这是我过的最狠的一个暑假!”

    “还减负呢!减肥还差不多!”

    “其实也没毛病啊,从数学的角度讲,减负不就等于加正嘛!”

    不过令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同学们苦中作乐的吐槽的时候,一个从来都没有进过篮球馆的人带着入部申请找到了篮球队的队长邢远。

    “麻烦您了,邢远队长?”

    邢远一脸懵逼的接过卓越手上的入部申请,整个人呈黑人问号脸。

    卧槽,这什么情况?!

    作者有话要说:  墨临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8 23:40:25

    糖球就是sugar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11-09 03:40:40

    阿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9 22:03:38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和手榴弹,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