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61章 晋江独发

    第六十一章

    虽然很多人都戏称六月份是黑色六月, 不过真正进入六月份以后, 学校上课的时间反而不多。向来喜欢在平时考试时模拟高考环境的燕大附中干脆把教室布置成考场模式, 还把所有学生全部打乱塞到各个班级,进行最后一次高考模拟——也算是让考生们提前适应一下考场氛围。

    对于校方这种“以毒攻毒”的心态,陆持其实不置可否。虽然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忙着校园网的工作, 以及按部就班的给陆爸陆妈科普抑郁症并不是精神病但是更需要亲友们的呵护和关心,所以没啥精力梦到高考考卷。但是, 陆持仍然自信以他现在的成绩,考上A大不成问题。

    6月4号, 按照规定开始高考前三天放假。不过学校并没有就此大撒手, 而是将整个高三年级组的所有老师组织起来分批带队,带着所有考生们到其他学校查看考场。从交通路线到考场分布到座位信息再到听力设备,燕大附中的带队老师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司机,敲定这些细节工作简直不要太容易!

    陆持和校园网大多数成员都比较幸运,全部都在本校考场。只有卓越和潘天博比较倒霉,两人分到了燕京一中。卓越因为篮球队的事儿, 对燕京一中一直没啥好印象,高考前一天还给陆持打电话, 恶狠狠的表示他一定要在敌方战场好好表现,绝对不会让敌人小瞧。

    面对如此爱憎分明的小伙伴,陆持也没啥可说的, 只能笑眯眯地给他加油鼓气。

    6月7号,天气晴。

    这一天早上,陆爸陆妈没去物流公司, 而是在家给陆持准备早饭——也不敢准备太丰盛的,就是按照陆持的习惯熬了一锅小米粥,煮了几个笨鸡蛋,拌了两道小菜。

    吃饭的时候陆爸陆妈一个劲儿的表示,要在考场外面陪着陆持考试。被陆持拒绝了:“大热天的,遭那个罪干嘛。再说咱们家离学校也不远,就隔了一条街。你们在家等着也是一样的。”

    陆爸陆妈遗憾的砸吧砸吧嘴,只好退而求其次:“那我们送你去学校。”

    陆持笑眯眯的答应了。

    闷头喝粥的陆苗苗也赶紧举手说道:“我也要去。”

    一家四口吃过早饭,提前十分钟赶到考场。燕大附中门口已经人山人海,考生和家长们将校门口挤得满满当当,街道两边停了两排汽车。更为夸张的是还有两辆与其他车型格格不入的房车。

    陆持心里还没吐槽完,房车门就开了。岳斌一个箭步窜下来,冲着陆持的方向不断挥手。

    岳爸爸岳妈妈和岳大哥随后下车,笑眯眯地跟陆持家人打招呼。

    留意到大家的视线都在若有若无的打量房车,岳妈妈笑眯眯的解释道:“我们家离学校比较远,中午回不去,可我想着孩子也得有个休息的地方,不然休息不好,下午还怎么考试?所以就把房车开过来了。”

    岳斌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用。”房车就那么大点地方,刨除卫生间和厨房的位置,那床能有多大?再说家人都在旁边看着,他更睡不着了。

    岳妈妈一脸宠溺的笑道:“知道你睡觉毛病多,所以开了两辆房车过来。到时候你自己睡一辆,我们都在另一辆,好吧?”

    岳斌睡觉毛病多?

    陆持暗搓搓的挑了挑眉,忍不住回想起天天在寝室睡的跟小猪似的某个人——他仿佛不认得睡眠不好这几个字了!

    没说几句话的工夫,就到八点半了。所有考生顺着人潮进考场。

    第一场是语文。作为一名理科生,陆持其实蛮怵语文的。尤其是阅读理解和作文这类题。对于前者,陆持是完全不明白作者在写文章的时候为毛能想到那么多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至于后者,语文老师总说陆持的作文写的干巴巴的,而且特别喜欢罗列数据,好好的作文写的跟说明文似的,偏偏陆持自己还特别喜欢写抒情散文和诗歌。搞到最后孙一平都弄不明白陆持为毛要这么为难自己——好好的写议论文不好吗?

    所以在考试之前,为了自己学生的分数着想,孙一平是再三的叮嘱陆持,高考的时候一定要写议论文!

    “你可以把抒情散文和诗歌当做一个业余爱好!”实在没有办法的孙一平在谈话最后,是这么安慰陆持的。

    今年的作文题目是有关诚信。看到标题的第一时间,陆持想到的就是最近几年的股市,恣意做庄黑/幕横行,搞得金融市场乌烟瘴气,陆持本来是想写一篇评论文章的,不过冷静下来以后,还是控制住了作死的冲动。

    然后陆持调转笔头,根据华夏最近几年一直在积极申请加入世贸组织的国情,写了一篇当国内市场与国际接轨后,民营企业的发展方向——即塑造品牌价值企业诚信才是核心竞争力的议论文。

    不同于大多数考生的泛泛而谈,身为岳氏集团旗下金融研究所的兼职顾问,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并且可以随意抽调企业资料的陆持对各种数据同样信手拈来,所以当他神清气爽一气呵成的写完这八百字的议论文后,完全没有想过这篇小论文将会产生多大的轰动——

    毕竟在陆持看来,他只是按照考试大纲的要求答题。

    两天的考试结束后,陆持在家昏天暗地的睡了一天一宿。6月9号,还得回学校对答案估分。

    陆持自备过目不忘的技能,估分环节对于他而言,基本上就跟查成绩差不多。而他根据老师给的答案估完分后,确定自己能考700分往上。

    全班同学立刻羡慕嫉妒恨的看了过来——所有人都知道,陆持在高三下半学期就没踏踏实实复习过,基本上就是在啃老本。啃老本都能啃出这种高分成绩,大家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比陆持更引人注意的是高三三班的卓越——这小子估分时居然估出了740分的高分——别说全校师生,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又反反复复的确定了好几回,跟着就懵逼了。

    全校老师和管理层领导们也跟着懵逼了。

    740分啊!按照去年的分数估算,卓越的分数就算摸个零,那也够争状元的了。

    关键是状元常有740分不常有啊!卓越要是真能考出这个成绩,那可是打破记录了。

    霎时间,整个学校都沸腾了。卓越自己也开始患得患失起来。有时候半夜三更睡不着觉都给陆持打电话,气的陆持差点把自家电话线给拔了。

    不过很快,陆持就没时间搭理卓越了,因为他弟终于回国啦。

    陆衡回国这天是六月十二号。白天的时候,陆持正跟大家忙着校园网的搬家和招聘工作,晚上一回家,就见自己弟弟抱着碗筷坐在饭桌前,眼巴巴地看着桌上摆的几道热气腾腾的饭菜。

    瞧见陆持后,陆衡眼睛一亮,笑嘻嘻的说道:“大哥你回来啦~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他记得高三学生好像晚上十点半才放学。

    陆家众人相视一笑,陆妈妈忍不住说道:“这傻孩子,你哥高考都完事儿了。”

    陆衡吓了一跳,仔细琢磨了一下时间,顿时一脸抱歉的看着他哥,讪讪说道:“我都没注意……早知道应该早点回来陪你考试的……”

    陆持莞尔一笑,温声宽慰他弟:“我也没让爸妈去。天太热,守在外面太遭罪了。”

    话锋一转,又问陆衡的病情怎么样了。一句话立刻吸引了全家人的注意力。陆爸陆妈想到大儿子成天在他们耳边念念叨叨,甚至放假时间还拽着他们两个上医院咨询抑郁症的事儿,连忙照着医嘱宽慰起小儿子。然后话题聊着聊着就歪楼到买房和开饭店的事儿——陆爸陆妈一致认为,儿子会得抑郁症,就是压力太大的缘故,要是家里不差钱的话,儿子就不会这么拼命的拍戏赚钱。

    所以买房开店,势在必行。

    家人的反应让陆衡这位新晋的大明星同学又是害羞又是愧疚——他其实没想让家人知道他得抑郁症的事儿,更不想让家人为他担惊受怕。结果还是让家人担心了。

    陆持看着直接哭鼻子的小弟,忍不住打趣了几句。然后就被他爸一巴掌拍在后脑门~

    陆持捂着脑袋笑道:“明天我去学校填志愿。中午就不回来吃了。”他们这帮人要吃散伙饭,吃完饭估计还得唱歌,这一顿折腾下来,能赶在晚上十二点回来就是早的。

    陆爸陆妈混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笑眯眯说道:“跟同学处的混合点是好事儿。明天出去兜里多揣点钱,你得抢着请客知道吗?”

    陆持笑着说道:“我们是AA制。”

    陆爸陆妈不懂啥叫AA制,陆持就解释道:“就是自己花自己的钱。”

    陆爸爸砸吧一下嘴,摇头评价道:“太不混合了。”

    第二天一早,陆持到学校填完志愿后,就在班里等着参加陆爸爸口中那个“很不混合”的AA制聚餐。

    潘天博抓耳挠腮的看着志愿表。他估分后的成绩是630分。凭良心讲,这个分数不算低,不过以燕大附中的教学水平,近千名考生里边至少得有八百名考到六百分以上,所以潘天博考这分数就很尴尬了。报志愿的时候还得不断打听其他同学的动向,要是有比他分高的同学跟他报的是一个学校一个科系,潘天博还得不停分析自己能不能被学校录取,所以这一个上午光志愿表就废了七八张,陆持看着都累,忍不住说道:“你这成绩肯定是过了一本线了。我觉着你也别改了,干脆就选个自己最理想的学校报上去就完了。”

    “你以为我是你呀!”潘天博正改志愿改的焦头烂额呢,听到陆持的话,立刻怼道:“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要是能考700分,我也不管不顾,志愿表上就添个A大工商管理,还不服从调剂,连第二个志愿都不用写了。”

    陆持被怼了一把,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潘天博气哼哼的看着同桌,还不忘拉壮丁:“对了,你不是会数据分析吗?你帮我算算,我该报哪所学校哪个系才最靠谱?”

    陆持一脸无奈的看着潘天博:他会的是数据分析可不是周易,可潘天博连最基本的数据都没有他怎么分析呀?

    潘天博直接把笔塞到陆持手里,蛮不讲理的说道:“我不管。我就指着你了,就这几个学校,你帮我算算吧。”

    老实说就这几所学校的资料,还是潘爸爸从校园网的学涯论坛上下载的。他想让儿子学经济——这也是最近几年比较火爆的专业,潘天博自己拿不定主意,啥都听他爸的。

    陆持负责校园网的运营维护,对于学涯论坛上那些国内外重点高校的各方面数据和招生要求也都知之甚详。再根据潘天博的分数和报考要求做了个临时权重评分,算了两页草稿,然后圈了个学校给潘天博:“就这个吧!”

    潘天博不明觉厉,一边向陆持打听那两页纸到底是啥,一边乖乖的填写志愿表。

    陆持给潘天博解释了一下,潘天博也没听明白。倒是引来班内其他同学的注意。一大帮同学呼啦啦的围到陆持周围,七嘴八舌的央求陆持也帮他们算一下。

    陆持推辞不过,帮着几名同学算了一下,却没想到身边聚集的同学竟然越来越多,甚至连外班的同学听到动静后,都被吸引过来了。

    陆持被围观的有点缺氧。顿时撂下纸笔一溜烟的跑出教室,直奔学校微机室——他突然有了个灵感,想要在校园网的学涯论坛上增加一个高考辅助报志愿的模块。他可以提供算法和技术支持,然后根据各个学校往年的录取分数线和录取名次推算今年的录取标准,当然还需要各个学校提供学生的估分分数以供参考——提供的数据越多,准确性就越高,辅助效果就越显著。

    陆持一边跑一边给岳斌打电话,已经拿到斯坦福录取通知书的岳大校草正在家里优哉游哉的挑选晚上聚餐时穿的衣服,接到陆持的电话后,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

    自家这个合伙人,真是一眼看不住就要搞事情昂~

    等到岳斌和张扬这两位大股东连滚带爬的赶到学校的时候,陆持的代码已经写完了。然后三个人跑到校长办公室请求支持。校长……校长他简直无话可说,而且他也不太相信陆持折腾出来的什么算法能对报考志愿有什么帮助。

    不过自家学生搞出来的网站,自家学校当然要表示支持。校长先生在听了两遍都没听明白陆持的权重评分体系后,直接摆了摆手,说道:“我可以让教学组把各班同学的估分资料交给你,不过你确定你的做法不会误导大家吗?”

    “我们是参考过去五年,国内各大高校的录取分数线和录取情况做的这个权重评分体系,再加上今年的估分情况……可以说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岳斌眨了眨眼睛,帮腔道:“我们可以在新版块上线时发布一个免责宣言。申明这只是一个参考工具,具体的决定还得由他们自己做。”

    老校长点了点头,沉吟片刻,说道:“你们去找廖主任吧。我让他把相关的□□交给你们。”

    三人特别开心的谢过老校长,直接去找廖主任。

    廖主任确实掌握着自恢复高考以来,燕大附中每一届的考生分数,而且这些资料也全部储存在廖主任的办公电脑里——说起来别看廖主任是个大腹便便的地中海,不过在教学和办公理念方面倒是很先进呐——他不但鼓励学生的素质教育,还提倡办公自动化和办公无纸化。四五十岁的人了电脑玩的还挺溜,陆持三人拷贝信息的时候还在廖主任的电脑桌面上发现了最近很流行的一款网络游戏呐~

    而廖主任时髦的办公理念也给陆持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他原以为他们得手动输入最近几年的□□呢,没想到直接在U盘导入就可以了。

    这也就导致了短短两个小时内,陆持新编的高考辅助报志愿的系统就正式上线了。

    为了扩大影响,三人还跑到校广播站广而告之了一下。这回廖主任也没抓着岳斌通报批评。仍然在校内逗留的学生们听到广播后,全都给爸妈打了个电话,自己也跑到学校微机室登录校园网,想要试一试这个新鲜出炉的辅助报考系统……

    岳斌忧看着校园网更新以后的辅助报考页面,忧心忡忡地说道:“我们这个算法靠谱吗?不会误导学生吧?”

    “系统都传上去了你还担心?”陆持仰头看着岳斌:“再说你不是写了免责声明嘛。”

    岳斌:“……”被怼的无话可说。

    张扬笑嘻嘻的看了岳斌一眼,挑眉说道:“都弄完了吧?弄完了我们去吃饭吧。”

    陆持闻言,立刻举手说道:“你们两个去吃吧。我得跟我们班同学吃散伙饭。”

    昨天晚上当着家人的面儿,陆持没细说。其实他这波散伙饭总共分为两顿,一波是跟班里同学吃,一波是跟校园网和篮球队的人吃。班里这顿定在中午,校园网这顿定在晚上。

    岳斌和张扬全都选择留学,原本是不用过来填报志愿的。而按照约定,他们应该晚上直接在饭店门口集合。却没想到陆持一个电话要搞事情,直接把这俩难兄难弟调过来了。

    俩难兄难弟一脸幽怨地看着陆持,恨不得把“始乱终弃”“见异思迁”“有了新人忘旧人”这几个大字写在脸上。

    陆持硬着头皮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还得回班里赴约。

    中午一顿晚上一顿,陆持赶场似的连跑两个饭局。两顿饭热热闹闹的吃下来,陆持还收获了好几名女同学的毕业告白。一帮荷尔蒙过剩的半大小子们顿时大受刺激,嗷嗷叫着要把陆持灌倒。可惜陆持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酒量却是陆爸爸从小训练出来的。他一个人喝趴下两桌,自己还只是微醺状态,感觉特别爽。

    特别爽的陆持大哥在凌晨一点多回到家,原本是想静静悄悄的洗漱睡觉,结果一进门就碰上了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爸妈小弟。原本就没怎么醉的脑袋一下子就清醒了。

    呦呵,这咋搞的跟三堂会审似哒?

    作者有话要说:  现实中的2001年,高考还是在七月份举行的,而且是考三天,从2003开始改到六月份。因为大家觉得七月份太热了不适合考试_(:з」∠)_不过不要紧,因为我们是架空背景哒︿( ̄︶ ̄)︿

    以及,懒八还以为740分很高了,结果查资料的时候才发现历史上居然有人在高考时考出749的分数,差一分就满分了……果然智商限制了我的想象嗷_(:з」∠)_

    最后,本文涉及到技术部分的地方都是作者在胡说八道,小天使萌可千万不要相信呦~~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