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78章 晋江独发

    第七十八章

    晚上六点钟, PK网准时下班。因为需要审核的资料太多, 约翰周原本想带着组员加班, 也被霍添翼一句话给否了。

    “都说好了晚上我请客的嘛!你这个当领导的也该给我们客户一个跟你们员工套近乎的机会。没准儿我努力一下,还能把你们的优秀员工撬走两个。”霍添翼揽着约翰周的肩膀,笑眯眯说道。

    约翰周面无表情地提醒道:“别忘记你在跟DH签约时, 已经签过禁止挖人的声明条例了。”

    霍总耸了耸肩膀,非常惬意的拽了句英文:“谁在乎?”

    约翰周默默地看着老同学。两人凝视了约有三五秒钟, 霍添翼摸了摸鼻子退让道:“好吧,我是开玩笑的。”

    虽说是霍总请吃饭, 不过吃饭的地方却是霍添翼的总裁助理定下的。是本地一家很有名气的私房菜馆, 就在PK网办公楼后面第三条街,距离项目组入住的四星级酒店步行也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看得出来,这位总裁助理先生的心思很细腻周到了。

    然而令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当一帮人走进霍总早就定好的包房时,里面已经有人了。

    那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人,身材高大, 仪表堂堂,身上穿着一套非常合身的灰色西装, 里面则是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这样的打扮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

    大家推门而入的时候,这个男人正坐在沙发前面泡茶。包间里的冷气开的大大的,以至于众人刚刚迈进去, 就被刺激的打了个哆嗦。等大家看到沙发上大咧咧坐着的这位经常登上财经杂志封面的成功男人时,更是瞬间懵逼。

    跟在大家身后的麦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走到走廊里抬头打量包厢号, 认为自己走错房间了。

    那人见状,朗笑数声,起身走到众人面前,伸出手笑道:“很高兴见到大家。”

    霍添翼给大家笑眯眯的解释道:“容我介绍,这是尚隆集团的雷总,也是我们PK网的天使投资人和大股东。这次PK网能有机会到M国上市,雷总居功至伟。”

    雷万钧笑着说道:“我就是起了个牵线搭桥的作用。真要是论功行赏,还得是PK网自己争气。”

    雷万钧的声音浑厚咬字清晰,说起话来铿锵有力,很有领袖的风范——当然,换一个角度来说,也可以说是有点咄咄逼人的锋芒。

    落在众人之后的陆持若有所思的垂下眉眼。跟他并肩站着的麦克用手肘怼了怼陆持的胳膊:“瞧见没,这位可是金融巨鳄呀!”

    说话间,金融巨鳄先生已经反客为主的邀请所有人入座了。服务员拿着菜单进来,雷万钧接过菜单直接点了十几道本店的特色菜,这才笑着问道:“大家喝什么酒?”

    约翰周笑着说道:“我们还有工作,就不喝酒了吧!”

    雷万钧了然的点了点头,笑道:“明白。你们这些高薪外企,都是按小时收费的。”所以要争分夺秒,不敢宿醉。

    雷万钧于是点了一些含酒精的果饮和碳酸饮料,合上账单递给服务员,笑着称赞道:“说起来,我就佩服你们外企的工作效率和制度管理。无论是公司与公司间的合作,还是公司与员工之间的相处,这种难能可贵的契约精神和职业道德是很多国内企业和民营企业远远达不到的。”

    约翰周听到雷万钧的话,也只好笑着客气几句。

    说实话,他到现在还没摸清雷万钧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好在雷万钧也没有卖关子的意思,寒暄了两句,立刻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面:“周先生觉得,这一次PK网在M国上市,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约翰周微微一笑,立即说道:“从我们目前接触到的资料来看,PK网的业务范围和盈利模式相对来说比较单一。不过单一也有单一的好处……”

    身为DH最资深的高级审计经理,约翰周工作多年,接触到的上市公司以及相关案例数不胜数。所以他绝对有资格评价PK网为了上市做出的一系列经营活动——即便项目组的实地审计工作才刚刚开始,约翰周凭借之前接触到的各种资料,以及他自身的丰富经验和高屋建瓴般的眼界,也足以将PK网的方方面面品评的鞭辟入里。一席话下来,霍添翼和雷万钧以及在座各位深以为然。

    雷万钧也笑着说道:“我认为周先生的话很有道理。其实在霍总找到我,说服我帮助PK网在M国上市的时候,我也深有疑虑。众所周知,PK网的主营业务是网上购物商城以及其他的一些互联网定制收费业务,不过核心还是网上购物商城。”

    “然而提起网上购物这一块,我想国内网民最为熟悉的,应该还是华夏帝娱在举办《唱响未来》这个选秀节目时,顺势推出的嗨淘网。跟嗨淘网比起来,PK网无论是客户基础还是宣传力度都屈居人下。所以我当时并不是很看好PK网在M国上市的成功率。后来我又从几位朋友的口中得知嗨淘网短时间内并不会进行融资上市。这么一来,倘若PK网能够提前一步上市,也算是一大竞争力。我是一个生意人,有赚钱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不过,我也知道PK网的弱点很明显,所以这次聘请DH负责PK网上市前的审核工作,也是希望借由DH的先进理念,为PK网改善一下战略设计和经营管理方面的弱点。能够让PK网与嗨淘网一较短长。”

    雷万钧说到这里,忽然看向坐在末座的陆持,话题自然而然的抛到了这位在DH刚刚入职没多久的小实习生的身上:“说起嗨淘网的经营模式,我相信陆总应该最有发言权。据我所知,您的弟弟可是华夏帝娱力捧的新人呐。”

    雷万钧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看着桌上众人如同向日葵一般,齐刷刷的转过来的脸,陆持微微笑道:“陆衡是我弟弟。”

    席上气氛轰然热烈起来。坐在陆持身边的麦克恨不得从椅子上跳起来,赶紧抓住陆持的胳膊问道:“真的假的?你居然是陆衡的哥哥?那你能帮我要一张陆衡的签名照吗?”

    “能让我们跟他合影吗?”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弟弟居然是大明星陆衡!”

    “对啊,你叫陆持,你弟弟叫陆衡,你们两个都姓陆,还都长得这么帅,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说起来,你们两个长得还挺像的。我之前怎么没看出来!”

    “不过你长得可没你弟弟好看。”

    陆持笑着说道:“因为我弟弟长得更像我妈妈。我们家老人都说,男孩子长得像妈妈有福气,女孩子长得像爸爸有福气。我妹妹长得就像我爸。”说起来,他们家相貌最好的就是陆衡了,简直是挑陆爸陆妈的优点长的。那张脸的精致程度,连苗苗这个小姑娘都比不上。

    麦克笑嘻嘻问道:“那你长得像谁?”

    陆持笑道:“我觉得谁都不太像。不过我妈说我眉毛眼睛长得像我爸。我爸又说我的耳朵长的像我妈。”

    一桌人打量着陆持的剑眉星目和圆润的耳垂,纷纷感叹道:“那你爸爸一定长得也很帅。”要不然也生不出容貌这么出挑的兄弟俩。

    静静听了一会儿八卦的雷总笑眯眯说道:“我看陆先生天庭饱满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耳垂圆润,将来必定是大富大贵之人。令尊令堂都有福气。”

    陆持闻言,笑眯眯道:“雷总还会看相?”

    “略知一二。”雷万钧笑着说道:“我之前遇到过一位大师。这位大师曾经给我批过一次命。他说我一生大起大落,有大富贵也有大灾难,到了四十五岁就是一个坎儿。若得遇贵人就能逢凶化吉,若遇不着,不但身败名裂,恐还要有牢狱之灾。”

    雷万钧语出惊人,在座诸人都吓了一跳。

    雷万钧仍旧看着陆持,饶有兴味的问道:“不知道陆先生信不信命?”

    陆持看了雷万钧一会儿,笑道:“信不信,那得看卦象怎么说。”

    “哦?”雷万钧将双手搭在桌面,身体微微前倾,非常感兴趣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陆持笑着解释道:“要是卦象大吉,就高高兴兴乐一下。若是卦象大凶,则以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准备。命理之事虚无缥缈,所以我们家长辈从小就教导我们尽人事听天命。”

    雷万钧笑着说道:“没想到陆先生年纪轻轻,心胸倒是豁达。”

    项目组的其他成员都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视线不免在雷万钧和陆持之间来回打量——总觉得这位雷总好像对陆持特别热情似的。不过大家转念想到陆持校园网创始人的身份,也都释然了。有本事的人到哪儿都受重视,也没什么奇怪的。

    果然,接下来一段时间,雷万钧兴致勃勃地跟陆持打听起他创建校园网的经过。

    陆持在外人面前向来都不是滔滔不绝的脾性,不过当着大客户的面儿,他也不会不通人情世故到拒绝客户的示好。所以陆持语言精练言简意赅的讲述了自己创业的过程——有开始有经过有成果,内容详实数据精确逻辑完美,就是讲述的时间短了点儿——从开始到结束,不超过五分钟。

    在座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霍添翼笑眯眯的打圆场道:“不愧是我们斯坦福的高材生,说话都这么有重点。”

    陆持赧然一笑:“主要是校园网创建时间不长,大家也没经历过太多挫折磨难,就这么顺风顺水的过来了,所以真没什么好说的。”

    霍总和雷总听到陆持这么一番实实在在的话,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在炫耀还是故意气人。

    麦克低下头,借着喝茶的动作遮挡嘴角忍不住上翘的弧度。心里面不免感叹:陆持果然还是那个陆持呐!

    好在大家刚沉默下来,房门就被人敲响了,端着托盘的服务员鱼贯而入,行云流水的开始上菜。顺势打破了包房里略有尴尬的气氛。

    等到菜上齐后,雷万钧以东道主的名义端起冰镇的鲜榨果汁,以饮料代酒,请大家共饮一杯。

    大家特别捧场,全都举杯喝干。

    似乎是颇为机会陆持的冷场能力,那之后,整顿饭的时间就成了雷万钧的个人秀。身为尚隆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雷万钧的个人创业经历十分精彩。从国内第一批下海的大学教授到市值近百亿的上市集团老总,虽然雷万钧的个人事迹早在各大财经杂志的披露下成为人尽皆知的新闻,可是当事人自己的讲述,还是让这些相关领域的小新人或者略有资历的从业者们瞠目结舌,饱受冲击。

    雷万钧还跟大家阐述了他的经商理念:“我一直认为,华夏的商业振兴应该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相结合的路子。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将一些有发展潜力的实业公司进行整合重组,然后再通过实业公司创造的效益维持这些产业在金融市场的运作,从而达到实业与金融资本相互扶持相互反哺的目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增强民族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把各行各业都整合起来,应对不断发展变化的国际商业形势……”

    雷万钧说起自己的经营理念就滔滔不绝。还兴致勃勃地提出了好几个尚隆集团并购整合产业资本,提升了民营企业在国际领域的核心竞争力以及利润占有率的经典案例。

    于是话题就自然而然的从尚隆集团协助PK网到M国上市的问题转到了国内金融领域的发展前景上面。

    雷总说到这里,还特别有兴致的跟大家讨论:“俗话说财务金融不分家。身为DH的业务精英,我相信大家对于华夏金融领域的未来发展也都有自己的看法吧?”

    雷万钧把话说到这种程度,即便是约翰周等人也不好藏拙了——总不能让人小瞧DH的员工素质和业务眼光。

    所以大家只能就着饭菜侃侃而谈。

    身为项目组的老幺,陆持非常低调的闷头夹菜。雷万钧看着异常低调的陆持,笑着问道:“陆先生难道不想发表一下看法?”

    陆持微微一笑,非常谦逊的说道:“大家说的都很好,我也没什么好补充的。”

    雷万钧看了陆持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是么?”

    这一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九点多才尽兴而散。因为菜馆离项目组入住的四星级酒店不远,所以约翰周态度坚定的婉拒了雷总和霍总非要安排车辆送他们回酒店的好意,一帮人是迎着瑟瑟的晚风走回酒店的。

    身为项目组的老幺实习生和菜鸟小朋友,陆持跟麦克被安排到了一间房。

    回到房间后的陆持迫不及待地洗澡换衣服,然后躺在软乎乎的床上打开电脑做岳斌发给他的小组作业。

    几分钟后,也洗了个战斗澡的麦克头发湿漉漉的走出卫生间。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走到床边坐下。他看着认认真真看资料的陆持,沉吟片刻,突然说道:“按照DH的工作流程,一般情况下,在审计开始会议之前,就会把各个项目组的参与人员定下来,然后填写工作时间表。等到项目开始执行的时候,都会严格按照项目时间表的安排工作——因为这一块涉及到加班时间和项目预算,所以要求的非常严格。”

    陆持抬头看着麦克。

    麦克突兀的说出这些话后,也觉得自己有些冒失。不过这件事他翻来覆去想了一个下午了,尤其是经历了晚上这顿饭后,麦克更觉得古怪。

    虽然有些时候很看不上陆持,但是麦克并不是个城府深沉的男孩子,再说内外有别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陆持再怎么讨人厌,那也是DH的员工,严格说起来跟他是一个战壕的。所以他既然觉得不对劲,也有义务提醒一声——

    没错,麦克就是这么想的。

    “审计三组所有项目人员的工作时间表都是海伦帮忙填写的。PK网的项目刚立项时,项目组根本就没预定你的时间。约翰周申请的组员只有我们四个——这也是所有项目组的基本配备人数。结果审计会议结束后,约翰周突然跟马克申请让你过来三组帮忙,你没过来的时候就连机票都给你订好了……”

    陆持微微一动,因为DH是项目制管理,再加上他是兼职实习生的缘故,陆持经常在各个项目组之间流窜,而且大都是半道加入,属于社会主义一板砖哪儿有需要往哪儿搬的类型。所以陆持自己并没有觉得他在PK网的项目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可是现在听到麦克的话,他的加入似乎还另有隐情?

    麦克没从陆持面无表情的那张脸上看出他的心理活动,只是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今天吃饭的时候,虽然雷总表现的对我们大家都挺热情的。可是我有一种直觉,他是冲着你来的。你还是注意一点吧。”

    陆持顿时一乐,笑眯眯说道:“你还相信直觉?”

    麦克脸色一黑:“我没跟你开玩笑。”

    他愤愤的看了一眼陆持。顿时被自己这么担心对方,对方却挺不当回事儿的样子气到了。麦克气呼呼的甩下头上的毛巾,蹬开脚上的拖鞋往床上一躺,背对着陆持,以实际行动表明自己很生气了。

    “你头发还没干呢,别躺在床上,明天早上会头疼。”陆持看着麦克的背影,忍不住念叨。

    麦克硬邦邦的哼了一声:“不用你管。”

    呦,还真生气了!看来这麦克不但直觉准似小姑娘,这脾气也挺像的。

    陆持笑了笑,起身走进卫生间,再出来时手里拿着电吹风。他把电吹风放到麦克的床头桌上,温声说道:“谢谢你。”

    麦克哼了一声,觉得自己占了上风。于是他重新坐起来,插上电吹风开始吹头发。

    霎时间,房间里充满了电吹风的噪音。

    陆持回到自己的床上,看了一会儿资料,忽然说道:“陈经理的业务能力很精通?”

    麦克一边吹头发,一边心不在焉的说道:“可不是嘛!我看了一下PK网这两年的账目。那账做的,全都踩在法律允许的临界点上。就跟拿了毫尺量过似的。要不是他解释给我听,我都想象不到他从哪儿翻来那么多沟沟坎坎的税法细则,又是怎么根据这些税法细则找出相关的会计准则的。这老家伙,法务一定比税务更精通。”

    “是吗?”陆持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沉吟片刻,自言自语的道:“……按照我们目前掌握的各种凭证和票据来看,这位陈经理的做法是踩在法律允许的临界点上。可是谁能保证,他们给我们看的凭证和票据就一定是真的?”

    麦克吹头发的动作微微一顿,整个人骇然抬头:“不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陶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28 22:40:23

    陶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28 22:43:38

    陆小持往老攻的裤裆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28 23:56:36

    墨临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2-28 23:57:10

    十五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29 14:19:49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和手榴弹,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