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84章 晋江独发

    第八十四章

    陆持想要写一篇总结华夏股市现状的调研文章, 除了手上现有的资料以外, 还需要金融研究所的大数据支持。

    岳大哥对陆持的调研结果非常感兴趣。他敏感的意识到, 一旦陆持的调研文章在社会上公布出来,将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未来几年华夏股市的走向。又因为陆持这一次是针对整个华夏股市的现状做出的宏观性调研,那么这个调研成果一旦被社会认可, 不仅文章的作者能够名利双收,就连刊登这一文章的金融周刊也会得到同行, 甚至是国家的重视。

    这对于陆持本人,以及岳大哥的金融研究所来说, 都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所以岳大哥建议陆持应该用自己的真名为文章署名——之所以会提这种建议, 多多少少也是因为雷万钧已经识破了陆持的“真实身份”,再者JK科技的案子已经过去快一年了,涉案人士该抓的抓该判的判,能够威胁到陆持安危的势力大都土崩瓦解,剩下的小鱼小虾,也不敢在岳氏集团的眼皮子底下, 威胁金融研究所的金牌顾问。

    “金牌顾问?”陆持挑眉看向岳大哥,之前不是兼职顾问吗?

    “当然是金牌顾问!”岳大哥冲着陆持眨了眨眼睛:“我们岳氏集团向来注重人才。你之前针对JK科技股市骗局的金融报告, 奠定了研究所在业界的地位。现在撰写的这一篇文章,对于华夏股市产生的影响将更为深远。可以说,岳氏金融研究所能够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 在业界同行中树立今天的地位和权威,你功不可没。我们岳氏集团,绝对不会埋没顶尖人才, 更不会让外人威胁到研究所的金牌顾问。”

    陆持深深的看了岳大哥一眼,突然笑道:“就为了这么一篇调研文章,值得岳大哥搬出岳氏集团这座庞然大物为我站台吗?”

    “文章或许值得,但是人一定值得。”岳凜微微一笑,开门见山的说道。

    对于岳凜突然打的机锋,陆持不置可否。只是委婉说道:“我以后可能不想给别人打工。”

    “我早就看出来,以你的资质能力,不会永远屈于人下。所以之前我没有想过用一纸合约把你绑在岳氏,现在依旧如此。我们只是把合作的方式稍稍变动一下。”之前是兼职员工与研究所的合作,以后则是陆持与研究所的合作。不久的将来,兴许还会变成陆持与岳氏集团的合作。谁知道呢!

    “俗话说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就算你想自己创业,在商场上打拼,也需要合得来的合作伙伴。你大可以把我们,甚至是岳氏集团,都视为比较可靠的合作伙伴。”岳凜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沉吟片刻后,看着陆持清亮而略带疑惑的眼眸,还是选择大大方方的表明自己的态度:“我是一个生意人,做事习惯衡量利弊,与人结交也是如此。”

    言下之意,也算是委婉的解释了岳氏集团为什么直到现在才站出来,摆明车马力挺陆持的原因——大概是觉着以前的陆持没有这个价值。所以岳家对待斌斌好同学和对待陆持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

    岳大哥公私分明的有些生硬,倘若是一般的高中生,听到这种说法可能会生气。可是见过了商场上种种尔虞我诈的陆持反倒觉得岳凜和岳家的态度没毛病——人家又不是他亲爹亲大哥,当然没必要打一照面就对他掏心掏肺。再说当时要不是有岳氏集团出面护着他帮他扫尾,JK科技的事情不会解决的那么圆满,雷万钧更不会在威胁他时还如此文明礼貌投鼠忌器。

    更不要说陆持在金融研究所还学到了那么多东西——岳大哥在这方面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完全没有藏私的打算。

    所以就算不提他跟岳斌的私人交情。陆持于公于私,都是非常感激岳家人的。他只是有一点不明白:“我现在跟以前有什么不同?”怎么岳氏集团就突然改变态度了?

    岳凜看了陆持一眼,意味深长的笑道:“或许你的现状还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时机已经不一样了。还有,我们看中的是你的未来。”

    好么,一下子都变成算命看相了!

    陆持挠了挠眉毛,懒得理会岳家人卖什么关子。开口说道:“我的调研文章还是以L先生署名吧。”

    岳凜眉头微皱,正要开口,陆持摆摆手说道:“岳大哥,你还是正常点说话吧。突然跟我打商腔,我很不习惯。”

    岳凜哑然失笑,却因为陆持这一番打岔,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接下来这一段时间,陆持仍旧保持着之前的节奏,努力兼顾学校上课和DH兼职的同时,还不忘维护校园网的运行以及埋头整理资料写文章。

    因为PK网和汽配厂的审计工作完成的特别漂亮,陆持在出具的审计报告中,针对两个行业的发展现状和发展前景给出来的企业管理方面的建议也很有价值。在有心人的宣传下,很多客户都知道DH来了个特别厉害的实习生。

    临近年末,所有企业都要面临年审大关。跟DH经常合作的老客户们也都清楚,DH在跟客户洽谈合作时,通常会在内部先设定一个标准成本,然后根据标准成本的数额跟客户洽谈审计费用。而这个标准成本里面,占据大头的是人工成本,通常也叫小时成本——即在一个项目中,所有项目组成员每小时的工作报酬。不同级别的审计师每小时的薪水都不一样。其中最贵的是合伙人和高级审计师经理,每小时的工作成本均在五千元以上,最便宜的就是实习生,每小时只有三百五十块钱。

    一般情况下,客户为了尽快拿到审计报告,项目组为了更快更好的完成任务,都不喜欢用价格便宜但是水平也很差,除了打杂以外,在业务方面基本帮不上忙的实习生。但是陆持的存在打破了这个潜规则。

    很多跟DH经常合作,并且熟悉DH机制的老客户们为了省钱,或者是猎奇方面的原因,纷纷点名要陆持给他们作审计。而在DH内部,审计项目组的负责人、审计经理和高级审计经理们则更加清楚陆持在审计工作中发挥的作用,为了节省时间和项目成本,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年终考核的数据更漂亮(因为项目组负责人的考核成绩跟项目收入成本比直接挂钩),这些项目负责人纷纷在自己的项目里添上陆持的名字。

    由于申请陆持进组的项目实在太多,还有一些是客户指名非要陆持加入的项目,很多项目又是同时进行的,以至于陆持的工作时间计划表根本排不开。这些项目负责人又没啥职场谦让精神,几方人马僵持不下,把负责安排人员工作时间表的小组秘书们也为难够呛。闹到最后,这一场抢人大战直接闹到了合伙人跟前。

    “明明是我先抢到陆的,我在十号就已经把陆的名字添到我们项目组了!”

    “我们的客户在洽谈合作时,就已经指明了要让陆加入项目组,这可是写进合同里的。我们DH可是国际大公司,总不会连这点契约精神都没有吧?”

    “把陆借我用几天吧,我们需要他帮忙核对一下数据。不用几天,几个小时也行啊!”

    “我已经跟陆私下沟通过了,他答应进我们的项目组!我们DH要充分尊重员工的个人意愿!”

    “……”

    几位合伙人被下属们炒的头疼。实在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居然也会影响到DH的正常运转。

    闹到最后,几位合伙人们没有办法。在经过一致研究讨论,甚至给总部打过报告之后,决定给陆持升职加薪——从实习生到初级审计师一级(SA1)再到高级审计师三级(S3),陆持用短短半年的时间达到了大多数同事工作五年才能达到的成就——这还是在陆持大学还没毕业,没能考下注册会计师,达不到提升审计经理的硬性条件下,做出的决定。

    而合伙人们之所以破例给陆持升职,也是希望从内部化解某些项目负责人投机取巧的心思——陆持升职高级审计师三级后,每小时的标准成本也提到了1800元,而他的工作时间和工作方式却依然跟实习生一样属于兼职。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项目负责人都会衡量自己的项目成本,从而有节制的使用陆持。与此同时,那些点名要用陆持做审计的老客户和跟着起哄的老客户们,也有觉得使用陆持的成本太高,从而改变想法的。

    直到此时,陆持才算清净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DH虽然是出于无奈才破例提拔了陆持,但是陆持入职半年创下的升职记录却永远留在了DH的历史上,成为同批入职的同事,以及后来者们仰望的奇迹。

    不过这一系列风波对于处在漩涡中心的陆持本人来说,却没有太大影响。此时此刻,陆持的全部心神都在他的调研文章之上。

    2001年11月11日,全世界单身汪的狂欢日,也是陆持自己的生日。

    岳氏金融研究所定期发行的金融周刊上刊登了一则由L先生撰写的一篇从宏观和战略角度出发的调研文章——《由股权分置浅谈华夏金融市场混乱现状》。

    作者有话要说:  不够睡/shu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4 22:49:42

    墨临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5 00:09:56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5 05:45:10

    陶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5 14:49:21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