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风云 第87章 晋江独发

    第八十七章

    岳斌租的复合式公寓并不算大, 楼上楼下加起来也只有一百五十平左右。但是对于两个人来说, 就是住起来正好——既不会觉得拥挤不堪, 也不会因为房间太大显得空旷。

    岳斌提着陆持的行李箱直接上了二楼,陆持尾随在后。只见二楼的走廊两边一共是四个房间,两个卧室一个衣帽间外加一个卫生间。

    岳斌走到其中一个朝南的房门口停下来, 笑嘻嘻的冲着陆持说道:“这是你的房间,你自己开门吧。”

    陆持看了岳斌一眼, 走上前去推开门——

    午后的日光温和灿烂,透过窗户静静的照进来。小小的房间里, 所有景致一览无余。靠着窗的书桌, 靠着书桌的书架,靠着墙的衣柜,还有正对着书桌的一张双人床,旁边一张白色的床头桌,桌上摆着的一盏装饰小台灯……

    所有家具摆放的位置都跟陆持在家里的房间一模一样,就连家具的样式和窗帘床单的条纹都差不多。书桌上竟然还摆着几本书, 陆持一眼扫了过去,发现这几本书都是最近一段时间他经常翻看的。书架上除了摆放着陆持平常爱看的书籍和资料以外, 还有几盘自刻的光碟,脊背的地方贴着白色胶带,上面用手写着日期和内容——都是近半年来, 岳斌出去游玩时录下来的风景和人。

    岳斌靠在门口,双臂随意交叠在胸前,右腿弯着靠在左腿上, 用目光描绘着陆持的轮廓,笑眯眯说道:“……是不是觉得没有什么新意?”

    “不会。”陆持摇了摇头,在屋内转了一圈儿,然后抽/出书桌前的椅子坐下来。窗外日光明媚,干净的街道与整齐的房屋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更加鲜活的色彩。即便是屋顶和街道两旁堆积的皑皑白雪,也有一种安静舒适的氛围。

    远渡重洋的陆持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放松放松了:“挺好的。”

    陆持手杵着桌面,认真说道“真的都挺好的。”

    岳斌看着陆持的侧脸,顿时有种心满意足的饱腹感。他勾了勾嘴角,开口说道:“我觉着把房间装成这个模样,你睡觉的时候能踏实些。”

    “我现在就有点困了。”陆持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

    第一次坐飞机出国,陆持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反正打从前天晚上就没怎么睡好,之后又连续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到了M国之后因为时差的关系,整个人都有点晕晕沉沉的。

    岳斌深知这一点,长话短说道:“行李我帮你收拾,你先去洗澡吧。对了,你的衣服是要放在衣柜里,还是放在衣帽间?”

    陆持以前在家里并没有衣帽间,他也不习惯每天早起还得跑到另外一个房间换衣服。所以他不以为意的打开衣柜,随口说道:“不用麻烦了。我衣服不多,放衣柜里就行——”

    陆持看着衣柜里满满当当的衣服——春夏秋冬冷暖分明,西装休闲运动睡衣样样具备。

    岳斌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膀:“我买衣服的时候顺便挑了你的尺码。”

    顿了顿,岳斌又说道:“衣服我都已经洗过了,你直接穿就行。”

    陆持一脸无奈的看着岳斌。岳斌举手投降:“我们以前不也是这样嘛。你工作又忙,又懒得逛街,每次都是实在没衣服穿了才拉着我上街买衣服。这回我直接帮你买好了。不用客气。”

    陆持从衣柜里拿出一套金黄色胸口还印着小熊宝宝卡/通肖像的纯棉睡衣。岳斌笑着说道:“那是我妈帮咱们买的。我的是小鹿斑比。”

    岳斌又指了指衣柜下面:“还有拖鞋。配套的。”

    没等陆持开口,岳斌又说道:“你困了吧?我跟附近一家特别好吃的披萨店订了餐。估计马上就送来了。你快点去洗澡,待会儿吃完了披萨还得倒时差呢。”

    陆持笑着摇了摇头。他指了指房间里面的各式家具,笑着说道:“想弄到这些东西,不太容易吧?”

    毕竟不是M国这边的家具风格,估计还得定制。

    然而岳斌却笑着挑了挑眉,点头说道:“其实挺容易的。你知道,就是打几个电话,签几个账单……”

    岳斌走上前,拿过陆持手中的睡衣,摘下衣挂放回衣柜里,又把睡衣塞回陆持的怀中:“被褥都是刚刚晒过的,新套的被罩,枕头是荞麦皮的,还有床垫也不是那么软……”

    岳斌絮絮叨叨的说着,突然转移话题:“你想不想看看我的卧室?”

    大概是周围的人和环境太过熟悉,陆持竟然有点昏昏欲睡以至于他在听到岳斌这句话后,竟然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愣了一会儿才回神说道:“好。”

    于是岳斌就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勾着陆持的肩膀走到隔壁——

    毫无悬念,岳斌的卧室装修的也跟他在家里的房间差不多。

    这一回不等岳斌开口,陆持已经莞尔笑道:“果然没什么新意。”

    “因为我也担心自己会想家嘛!”岳斌软软的说了一句。又带着陆持参观了他们两个的衣帽间。

    陆持特别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不把衣帽间放到楼下?”他觉得那样比较方便。

    “因为隔壁是校园网嘛。”岳斌笑着指了指隔壁:“有时候大家会过来讨论问题。如果把书房放到楼上的话,会比较麻烦。”

    岳斌一边说话,一边打开陆持的行李箱,两人一起把衣服一点点的放进衣柜。期间陆持还看到了岳斌陆陆续续给自己买的鞋子和其他装饰品。

    留意到陆持的目光,岳斌笑着说道:“反正你早晚都要买的。”

    陆持直接说道:“一共多少钱,我转给你。”

    岳斌深知陆持的脾气,笑眯眯的说了个数字,还不忘补充道:“给我补个整数吧。算是跑腿费。”

    陆持笑着纠正道:“是电话费和签字费。”

    两人相视一笑,楼下突然传来“嘟嘟”的门铃声,陆持正要去开门,岳斌起身说道:“应该是外卖来了。你去洗澡吧,然后下来吃东西睡觉。晚上我们去逛斯坦福。”

    陆持对好友的安排毫无异议。

    所以等他洗完了澡一身清爽的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他看到了好多人,张扬、邢远、崔振阳,以及在M国念大学的其他几名高中同学们。

    一大帮人乌泱泱的坐在沙发上,嘻嘻哈哈的吃着岳斌刚刚订好的披萨。顺便还嫌弃了一下食物的品种单一量少不够吃。

    岳斌完全没有想到这帮同学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跑到他们家来给陆持接风洗尘——还没有自带食物和酒水!所以他只能叉腰站在原地,气呼呼的说道:“……那就不是给你们吃的……差不多就行了,给陆持留两块……他吃完了还得睡觉倒时差……不是说好了过两天再见面聚会的吗,你们干嘛要来这么早……”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没关系,反正离开学还有好几天呢。我们可以在加州多住几天,正好也在这边玩玩……”

    “哪有那么多房间给你们住啊!”岳斌嫌弃的连头发丝都立起来了。

    张扬几个就笑嘻嘻的说道:“没关系。这不是有沙发嘛。我们还可以打地铺。对了你不是在斯坦福还有宿舍吗?你回宿舍住,把房间让给我们就好啦……”

    岳斌气的都要翻白眼了。

    陆持站在楼梯上,看着客厅里吵吵闹闹的同学们,忍不住笑了笑。

    几位同学顿时转过来,冲着陆持摆手打招呼。

    大半年的时间没见面,大家却完全没有陌生的感觉。除了隔三差五的视频聊天之外,陆持觉得最大的功臣应该是无论在哪儿都能立刻把气氛活跃起来的岳斌。

    “陆持,你快点过来吃披萨,然后就上楼睡觉吧。不用理会这帮一点都不知道体贴人的家伙。”岳斌捧着披萨盒子走到陆持面前献宝,还不忘向自己的高中同学们插一把刀。

    一众同学们顿时抗议起来。在加入NBDL之后,体型越发高大结实的邢远直接把陆持“压”到沙发上坐下。张扬跟着抱怨道:“你别搭理斌斌这个不靠谱的。你说你要是半年前跟我们一起来M国的话,大家都没时间也就算了。现在明明有时间,斌斌却非得让我们过几天来,让你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加州适应环境……真是太过分了。”

    岳斌很不服气的瞪了一眼张扬:“什么叫一个人呐。我不是人么?”

    “那也比不上我们这群人都在。再说大家也有大半年的时间没见面了,趁这次机会聚聚多好。”

    “一群大老爷们有什么好聚的。”岳斌特别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坐在沙发上抱胸气哼哼。

    不过很显然大家都不跟他一般见识。

    邢远和崔振阳笑道:“我们是因为后台在加州有比赛,所以特意过来的。到时候请你们一起去看比赛吧。”

    陆持笑着点了点头。一边吃岳斌塞给他的披萨,一边说道:“说起来我也很久没看过篮球比赛了。”

    张扬笑眯眯的说道:“那你这次可有福了。不是我说,M国的篮球气氛真的比华夏好太多了。这里简直就是篮球爱好者的天堂。就算是NBDL的篮球比赛,也非常精彩。”

    说着,张扬又用充满内涵的眼光看着邢远和崔振阳,语气特别丰富的说道:“尤其是邢远和振阳两个,长得又帅打球又好,可招姑娘们喜欢啦。听说俩人现在都有自己的粉丝后援会啦。”

    邢远倒还无所谓,崔振阳立刻被张扬的话打趣成了一张大红脸。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听张扬心直口快的说道:“就是有一点不好。他那劈腿的女朋友也跑到M国来留学了。见到振阳受欢迎,不知怎么想的,又跑过来烦人。”

    崔振阳原本挺高兴的,听到张扬这番话,一张脸顿时冷下来了。

    邢远翻了个白眼,抬腿踹了张扬一脚:“你会不会说话,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张扬哼了一声,非常直白的说道:“我会不会说话不要紧,重要的是振阳会不会吃回头草。还是一颗不怎么样的回头草。”

    崔振阳紧闭嘴唇不肯说话。岳斌和陆持相互对视一眼,立刻打哈哈的把话岔了过去。

    大概是倒时差的人都容易犯困,陆持坐在沙发上跟同学们聊了没一会儿,就觉得脑袋浑浑噩噩的,头也一点一点的,却仍旧强撑着睁开眼睛。

    最后还是岳斌看不过去了,撵他回房睡觉:“来都来了,我正好领着这帮大胃王做晚饭。你先上楼睡觉,等晚饭好了我们再叫你。对了,你把门关严实一点,这栋房子的隔音还不错。”

    陆持也确实有点撑不住了,闻言只能点了点头,上楼去睡觉。

    结果他这一觉醒来,竟然就到了后半夜一点钟。期间岳斌做好晚饭上来叫人,见陆持睡得挺香就没出声,只是把晚饭留了一部分出来。还在床头桌上给陆持倒了一杯热水。

    正好睡得口干舌燥的陆持喝光了一杯水,只觉得肚子空空的。索性蹑手蹑脚的走下楼,想要看看厨房里还有什么吃的。

    结果就看到了岳斌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周围横七竖八的躺了几个人,却并没有张扬、崔振阳和邢远的影子。

    陆持好奇问道:“人呢?”

    肩膀上突然搭了一只手,可把岳斌吓了一跳。回过头见是陆持,顿时松了口气,开口说道:“在楼上睡觉呢!”

    鸠占鹊巢!把他的房间都给占了!还想撵他回宿舍!他才不去!

    陆持莞尔,又问道:“你怎么不睡觉?”

    岳斌气呼呼道:“我不困。”

    陆持若有所思的看着岳斌,沉吟片刻,问道:“你不是说想带我参观斯坦福吗?”

    岳斌眼睛一亮,旋即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黑漆漆的:“太晚了吧。你还是休息一宿,我们明天再安排日程。”

    “睡了一下午都精神了。想出去走走。你要是——”陆持话还没说完,岳斌已经急匆匆的站了起来,拽着他走进衣帽间。

    “我换身衣服,咱们马上就走。”

    陆持也得把身上的卡通睡衣换下来。

    两人换好衣服后,蹑手蹑脚的走到玄关。岳斌还在鞋柜的抽屉里拿了一串钥匙。陆持挑眉问道:“那是什么钥匙?”

    “我寝室的钥匙,还有楼顶大门的钥匙。”岳斌笑嘻嘻的说道:“我们可以爬到大楼楼顶,看看斯坦福的夜色。”

    “挺不错的想法。”

    不知怎么,陆持忽然就想到了去年他过生日时,一大帮人偷走校保卫处的钥匙,然后把鼓风机和很多东西“偷渡”到学校楼顶的往事。

    “我们先去哪儿?”陆持兴致勃勃的问道。

    “我们绕着学校一直走。你对哪里感兴趣,我们就去哪里。”

    陆持对这个安排没有意见——反正他之前也没来过斯坦福,当然是都听岳斌的。

    岳斌笑着说道:“我上学期还在学校做过导游呢。带着游客或者是组团来参观的小朋友们绕着学校走,给他们讲解学校的历史什么的。”

    岳斌洋洋得意的说道:“我可是专业的。”

    陆持莞尔。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出去。岳斌看着停在院子门口的车,问道:“我们开车过去吧。学校很大的。”

    陆持当然没有意见。于是岳斌就很兴奋的去开车,到了学校后又带着陆持一路走一路逛。

    已经快半夜两点钟了,斯坦福大学却并没有陷入沉睡。有些地方依然灯火通明,有些地方还有人聚在一起开派对,寝室楼和实验楼也都亮着灯,看来大家的夜生活都很丰富。

    岳斌带着陆持走到心理学大楼的时候,突然问道:“听说过斯坦福监狱实验吗?”

    陆持当初对心理学感兴趣,自然也听说过这个鼎鼎大名的心理学实验,只是他对这个实验的细节部分并不了解。岳斌就说道:“这座大楼的大厅就是当初进行实验的地方。你想去看看吗?”

    陆持闻言,顿时很感兴趣。岳斌就带着陆持走进心理学大楼。大概是上学期做导游时留下的职业病,岳斌边走还边跟陆持介绍这个实验的过程。太过沉重的负/面/信/息让陆持听的不是很舒服。但是陆持也不得不感慨,这个半途而废的心理学实验确实勾起了人性当中最恶劣的部分。

    岳斌见状也就不再多说,只是跟陆持感慨道:“……很难想象是吧?所以说人类还真是最恶劣的生物。尤其是在绝对的权力面——”

    岳斌话还没说完,大厅里突然传来一阵声响。

    “什么人?”

    前面又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仿佛是什么东西倒了的声音。岳斌顺手把灯打开。就见大厅内站着两名衣衫不整的西方男孩儿。一个金发碧眼穿着狱警的制服,另外一个棕发黑眼穿着一套看上去就很古怪的白色长裙袍。在这种特殊的地方打扮成这种怪异的装扮,这两名年轻人在做什么简直不言而喻。

    岳斌的脸顿时黑成锅底色。

    那名穿白袍子,光/裸着一双腿甚至更多地方的棕发男孩儿看着大半夜不睡觉,突然闯进心理学大楼的两个人,也是一脸的尴尬。他下意识的用手扯着衣角,羞愤的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倒是另外那位金发碧眼的帅哥很轻佻的吹了声口哨:“两个漂亮的东方男孩儿,要不要一起呀?”

    岳斌的脸立刻比锅底还黑。斥责脱口而出:“马修。你别太过分了。”

    马修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整个人仍旧慵懒的坐在椅子上,衣襟敞开着,非常开放的说道:“及时行乐而已。干嘛这么紧张。”

    他的目光在陆持身上转了一圈儿,脸上露出很明显的惊艳表情:“这是你的同学?长得可比你漂亮多了。”

    “那叫英俊!”岳斌一脸鄙视的说道:“你个词汇量贫乏精虫上脑干啥赔啥迟早只能干到精尽而亡的草包!”

    看到金发男人瞬间扭曲的表情,与岳斌并肩而立的陆持微微一笑。目光身穿狱警制服的金发男孩和身穿白袍的棕发男孩儿,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恍然说道:“你们两个……是在重复那个监狱实验吧?”

    金发帅哥:“……”

    棕发男孩:“……”

    岳斌:“……”

    作者有话要说:  薄荷味甜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7 22:45:33

    热闹好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7 23:18:09

    热闹好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7 23:19:14

    热闹好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8 01:39:46

    墨临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8 02:47:01

    墨临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8 02:49:50

    热闹好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8 11:10:37

    陶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8 22:11:31

    陶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8 22:11:49

    陶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08 22:25:42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