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风云 第92章 晋江独发

    第九十二章

    “你觉不觉得张扬的心理状态有些不对劲?”等到张扬冷笑连连地离开后, 陆持扭头看着岳斌, 如是问道。

    岳斌眨了眨眼睛, 将心比心,非常诚恳的说道:“大概是怕我们两个相处时间太长会忽略他吧。毕竟之前是我们三个住一个寝室,有什么事情都一起做。现在我们两个在斯坦福他在哈佛……偶尔可能会觉得孤单吧。”

    陆持挑了挑眉, 笑着感叹道:“没想到张扬居然还有这么纤细敏感的一面。”

    “青春期嘛。”岳斌笑眯眯的分析道:“当然也可能是单身太久所以会情不自禁的胡思乱想。以后有了女朋友就好了。”

    陆持想了想,忍不住点头说道:“也许吧。”

    他顺手拿起放在桌上的电吹风:“时候不早了, 我先帮你把头发吹干。”

    岳斌顺从的在椅子上坐下来。任由陆持走到他身后,为他吹头发。

    温热的风伴随着噪音拂过满头黑发, 岳斌闭着眼睛感受陆持的手指在发间穿/插的力度, 略有迟疑的开口问道:“刚刚张扬说的……”

    “嗯?”见好友话只说了一半,陆持不免出声询问。

    “……就是你对女朋友有什么要求之类的……”岳斌下意识的抓了抓头发,却不小心抓到陆持的手。温热的掌心接触到光滑的手背,岳斌微微一愣。下一秒,就被陆持弹开了。

    “别闹。”陆持一边揉着岳斌半湿不干的黑发,一边拿着电吹风来回吹。直到把岳斌吹成了蓬蓬的萨摩, 才心满意足的收工。

    “你刚才问什么来着?”

    陆持拿着电吹风走到书桌旁,弯腰将电吹风的插座拔下来, 卧室里略有些暗淡的灯光将他的身影勾勒的越发颀长。岳斌看着陆持近乎隐藏在暗淡灯光里的面部轮廓,怂怂的吸了口气:“没什么。已经很晚了,早点睡觉吧。”

    岳斌说着, 松了一口气地吹了吹刘海,然后就像一只被吹爆了的气球似的,垂头丧气的走到床边躺下——

    “没有。”

    哎?岳斌在被窝里呆愣愣的看着陆持。

    “谁会在没交往之前就幻想自己女朋友是什么样子?如果真人比想象的美好, 那你的幻想将毫无意义。如果真人比不上想象,那你的幻想除了把现实衬托的更悲惨外,更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不如多研究一支股票。”陆持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忘了说了,我需要给自己开个交易账户……”

    陆持顿了顿,又说道:“两个。”还有一个是他弟弟的。

    “不过我弟弟还没成年。”陆持想了想,最后确认道:“那就先用我的名字开两个账户好了。”

    陆持念叨的这些话岳斌都没听见。他只听到了陆持对于“是否应该幻想自己未来女朋友的样子”的一番高论后,就蔫哒哒的缩进被窝里了。

    所以陆持还是想交女朋友的吧!

    从好友的一番谈话中总结出这一点的岳斌神色怏怏地在被窝里拱了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毛会这么郁闷。

    陆持见状,却误以为岳斌是折腾了一天觉得累了。当下就连收拾东西的动作都变得轻手轻脚起来。然后他关掉小台灯,动作轻缓的上床了。

    岳斌感觉到床铺的另一半微微一沉,然后他下意识的裹着被子往陆持的方向拱了拱。就听到有人在头顶轻轻说了句“晚安”。

    岳斌在被窝里吹了一口气,也闷闷的说道:“晚安。”

    一夜无话,等到第二天早上陆持醒过来的时候,岳斌已经不在了。床铺的另一半,被子掀开,被窝凉凉的,完全没有一丝余温。陆持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也跟着起身。

    洗漱冲澡换衣服,等陆持下楼的时候,一众小伙伴们已经排排坐在餐桌前了。身为主厨的岳斌同学正在给大家分早餐——每人一碗小米粥两个煮鸡蛋,还有各种馒头油条煮玉米虾饺,粥和鸡蛋是岳斌自己煮的,剩下的吃食还有小菜则是从饭店订的外卖。林林总总,可以说非常丰盛了。

    虽然尝了两天西餐的鲜儿,仍旧觉得华夏美食最棒的陆持立刻加快了脚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穿着小熊围裙的岳斌给陆持盛了一碗小米粥,金黄色的小米粥里还有两个剥了皮的煮鸡蛋。正在自食其力的小伙伴们见状,纷纷开口抗议道:“我说斌斌你也太过分了吧。知道你们两个今后是校友兼室友,可你也不能这么厚此薄彼吧。同样都是小伙伴,我们就得自己剥鸡蛋陆持就能吃现成的。再这样下去我们可没办法愉快玩耍啦!”

    “你们可以带着皮吃,补钙!”情绪不甚高涨的岳斌同学气哼哼地说了一句,然后在陆持旁边坐下来。

    我屮艸芔茻,这就有点过分了昂!

    一众小伙伴们顿时群情激奋,强烈抗议校草同学的态度伤害了大家的骄傲。

    唯有张扬同学闷头喝粥低调吃饭,眼角余光暗搓搓的瞄着垂头丧气的发小同学,心里有种“大虐得报”的痛快淋漓。

    坐在岳斌旁边的陆持瞅着碗里白嫩嫩的两个煮鸡蛋,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面对室友的好意,陆持从本心里不想说什么“你不用帮我剥鸡蛋”之类的讨巧卖乖的话。所以在几秒钟的思考过后,本着公平交易的原则,陆持直接拿起岳斌面前的两个煮鸡蛋,开口说道:“那我也帮你剥吧。”

    正在跟小伙伴们对掐的岳斌:“……”

    正在跟岳斌对掐的小伙伴们:“……”

    吃瓜看戏一不小心又噎到的张扬:“……”

    短暂的沉默之后,邢远顺手将自己的煮鸡蛋推给崔振阳:“你也帮我剥!”

    已经把自己的两个煮鸡蛋快速解决掉,正拿着一根油条吃的特别香的崔振阳挑眉怼道:“干嘛让我剥,你自己没长手啊?”

    邢远一脸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的看着崔振阳:“我们两个不是室友嘛!”

    “你也知道我们两个是室友。”崔振阳一扬眉,特别耿直的说道:“你并不是我女友啊?”

    邢远顿时伤心了:“所以在你心目中,我这个哥们兼室友兼篮球场上的好搭档——我们两个这么多年的交情,竟然还不如你那个不知道在哪儿呆着的女朋友?”

    “你宁愿帮一个还没认识的女朋友剥鸡蛋,也不肯帮你这么多年的好兄弟?”

    崔振阳:“……”

    崔振阳被怼的哑口无言,只能满头黑线的接过邢远递过来的两个鸡蛋,气呼呼的帮他剥皮。

    餐桌上的其他小伙伴们见状,不由得面面相觑相顾无言。坐在张扬旁边的男生默默的拿起筷子,从盘子里夹了根油条放到张扬面前的盘子,一脸惆怅的说道:“吃吧,吃吧,虽然咱俩不是室友兼队友,好歹也是相处了三年的高中同学。”

    张扬低头看着炸的外酥里嫩的油条,莫名有种被施舍了的悲凉。

    难道说,这才是直男糙汉子的正确画风?

    已经开始对自己的认知产生怀疑的张扬同学一脸风中凌乱的抬起头,默默打量着周围的同学们。

    但见岳斌与陆持之间,相互礼让的帮对方剥鸡蛋;邢远与崔振阳之间,半胁迫似的帮助对方盛粥剥鸡蛋;其他人也不由自主的结伴打伙,做出各种你帮我夹一筷子拌菜我帮你夹一根油条的友爱动作。

    邢远还心满意足的拍了拍崔振阳的肩膀,洋洋得意的教导道:“知道斌斌跟路痴为什么会这么黏糊吗?我现在才算是想明白了。他们肯定是想在平时就养成温柔体贴的好习惯,等到将来交女朋友时,就能习惯成自然,不会因为不体贴的缘故被女孩子甩掉……不愧是高材生啊,就是有远见。看来咱们两个也要学习一下这种模式……咱俩先拿对方练练手……毕竟大家都是单身,除了彼此,也找不到更好的实习对象了……”

    听到邢远这么说,原本还觉得挺不满意的崔振阳也恍然大悟。一众小伙伴们齐刷刷的看向岳斌和陆持这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评价道:“连这种主意都想得出来,你们真是太奸诈了!”

    岳斌:“……”

    陆持:“……”

    张扬一脸痛苦的捂住脑袋:这特么都是什么智商啊!跟这帮人一起创业开公司,他真的不会赔的底朝天吗?

    陆持则一脸茫然的看向岳斌:你是这么想的吗?

    岳斌也一脸懵逼的看了回来:显然不是啊!

    所以……

    两人齐刷刷的看向小伙伴们:果然还是单身太久了,憋出毛病了吧?

    “所有人都说天才和疯子之间只有一线之隔。”张扬站在观众席的最前排,双手搭在栏杆上,好整以暇的问道:“可是他们有没有说过,天才跟白痴之间到底差了多少个岳斌?”

    因为今天康大和加州一所大学的篮球队有一场比赛。所以吃过早饭以后,所有人直接开车抵达比赛现场。看着在球场上做热身训练的两队人马,以及不甘寂寞的跑到下面凑热闹的小伙伴们,张扬同学满目沧桑的感慨道。

    “你指的是IQ方面的,还是EQ方面的?”身为当事人的岳斌同学津津有味的追问道。

    “呦呵,你还知道IQ跟EQ的区别呐?”张扬特别新奇的看着发小:“我还以为你的大脑已经退化到只能记住两个字了。”

    听到发小的话,岳斌下意识的看了眼场下的陆持。莫名心虚的辩解道:“我哪有那么偏心。这不是因为陆持刚到加州,我怕他适应不了嘛。你也知道,陆持跟咱们不一样。他以前没出过国,也没参加过什么国际夏令营,这初来乍到的,我这当兄弟的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你看看,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自己就对号入座了!”张扬拍了拍发小的肩膀:“我说你这兄弟当的可真够精细的。当年咱们两个一起去参加夏令营,你对我可没这份儿耐心呐!”

    岳斌:“???”

    张扬冷眼看着发小,开始翻前账:“你记不记得咱俩上初三那年……参加的是巴西那边的野外训练吧?高空跳伞的时候,我恐高不敢往下跳,人教练还在那儿耐心劝我呢,你上来一脚就把我踹下去了……兄弟我这条命都差点葬送在你丫手里……”

    岳斌越发心虚的看着张扬,心里还不服气的辩解道:人家教练是耐心劝你吗?明明是你死死扒着飞机门不往下跳,人教练都不耐烦了示意我踹的。再说那海里头还守着三架救援艇呢!你这条小命安安全全的!

    张扬一眼就看穿了发小的内心吐槽。友情赠送一个大白眼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问道:“我就是想说,如果换了今天,是陆持恐高站在飞机上不敢往下跳的话,你小子敢抬脚就踹吗?”

    岳斌:“!!!”

    感受到发小发自内心的震撼懵逼,张扬耸了耸肩膀,满腹辛酸的想到:兄弟这么多年,你可没给我剥过鸡蛋。也没对我这么嘘寒问暖过。可见这兄弟跟兄弟之间,还是很不一样的。

    如果说昨天晚上,张扬看着岳斌两人的互动还有心思开玩笑。那么经历了早饭过后,张扬也不得不正视自家发小蠢蠢欲动的那颗春心。甚至发散性思维的想到一旦两个人真的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后,究竟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岳伯父岳伯母和岳大哥就算再宠岳斌,恐怕也没办法接受儿子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同理可证陆家人,农村出身思维观念必定更为保守——张扬只用膝盖想都能想到,陆叔叔和陆阿姨含辛茹苦的培养出一个出国念书的高材生,可不是为了让他娶个男媳妇回家的。

    所以不管事情如何发展,不管他们家斌斌的那点念想能否成真,按照现有的局势推断,张扬都不甚乐观。所以他干脆打破这层窗户纸,开门见山的说道:“斌斌啊,我是认真觉得,你该找个女朋友了。”

    岳斌闻言,顿时愣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木叶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12 21:08:42

    热闹好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12 21:28:40

    热闹好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12 21:34:37

    热闹好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1-12 21:34:58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小剧场——

    很久以后,被打的满头包的张扬捂着脑袋嘤嘤嘤: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