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风云 第113章 晋江独发(捉虫)

    第一百一十三章

    经历过成功做空AK电讯的默契配合后, 陆持和埃里克维斯在做空ST通讯这件事上越发驾轻就熟。

    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 还是埃里克维斯率先在媒体面前提出了对ST通讯盈利模式, 以及财务报表上公开的数据的质疑。只不过这一次,M国证监会的速度比埃里克维斯的速度还快——

    不同于以往“有人提出质疑—抛出企业账务丑/闻石锤—股价下跌—证监会介入调查”的常规模式,加州证监会在获知ST通讯财务丑/闻的第一时间成立了调查小组。

    众所周知, 虽然在监管力度方面经常被人诟病,但是M国证监会在M国金融市场的公信度一直不错。也正因如此, 证监会调查小组进驻ST通讯的消息一经传开,立刻引起了民众的关注。

    随后, 证监会也不负众望, 调查小组在进驻ST通讯以后,在审计账目的过程中发现,ST通讯在扩建电信系统工程的项目中,与项目有关的大量费用都没有作为正常成本入账,而是作为资本支出处理,通过虚增现金流和利润的方式在财务报表上为ST通讯人为的“创造”出巨额利润, 欺骗股民和投资者,以此稳定ST通讯的股价。

    因为这一流程涉及到为ST通讯做财务报表和审计工作的会计师事务所。为了进一步核实ST通讯在财务作假这件事上虚报的具体数字, 加州证监会还传唤了为ST通讯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涉案人员配合调查。

    2002年的7月中旬,迫于证监会的压力,ST通讯董事局不得不召开新闻发布会, 承认ST通讯在对开公开的财务报表中,至少虚报了四十个亿的利润——这个数字跟陆持在证监会会议室里初步预测的数据已经非常接近了。

    因此在ST通讯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后,许多金融人士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位年仅十八岁的金融天才。然而陆持却觉得这个数字明显有水分——毕竟他当时碍于时间有限, 只调查了ST通讯在2002年度上半年的两季度财务报表。然而很多数据显示,ST通讯从2000年开始,就已经开始在财务报表上动手脚了。

    也就是说,ST通讯虚报的利润绝对不止四十个亿。

    “……所以ST通讯还是在负隅顽抗啊!”徐徐行驶的汽车中,一身西装革履的张扬同学笑嘻嘻的躺在后车座上,表情贱兮兮的说道:“我猜,如果不是你在证监会的会议室里预测出这个数字,没准儿ST通讯还能少报一点儿……你说他们会不会恨死你了?”

    “哎,你说他们会不会恼羞成怒,直接买/凶/杀/人啊?”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岳斌转身趴在靠背上,一脸无奈的说道:“你能不能别吓人啦?”

    “我没吓人昂!”张扬手枕着胳膊发散思维:“不是有那么句话嘛,资本为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敢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人世间一切法律……咱们这两回做空AK电讯和ST通讯,利润可不止百分之百啦!”

    “所以你干嘛放暑假还跑来加州,直接回家眯着不好吗!”岳斌气呼呼的瞪了发小一眼。干什么这么危言耸听,直接多雇几个保镖在周围守着不是挺好的嘛!

    张扬忍无可忍的翻了个大白眼,实在受不了发小这种厚此薄彼兼掩耳盗铃的做法了。

    “我这不是过来兼职嘛!”张扬笑嘻嘻说道:“你可别忘了,我也是咱们校园网的大股东兼重要员工啊。好不容易到了暑假,我当然要过来工作。不光是我,等过两天邢远和崔振阳结束训练后,他们两个也会过来的。”

    不用说,到时候肯定还得住在岳斌和陆持租的那间小公寓里。

    张扬想到这里,不免又笑道:“我说两位富翁同学,你们都赚了这么多了,难道就不想换个房子换换车,再买个游艇什么的。怎么还是以前的鸟枪,不准备换炮啦?”

    “换什么炮,我看你约/泡还差不多。”岳斌没好气的又瞪了发小一眼。他跟陆持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造好的窝,怎么能说换就换呢!

    再说了,他在陆持过来后没多久,就联系房东把房子买下来了。毕竟这栋房子可是他们两个大学生活的见证,岳斌可不希望看到他们两个毕业以后,这栋房子还有别的人住——

    想到这里,岳斌突然灵光一闪,整个人顿时转过来,目光灼灼地盯着陆持的侧脸,眼巴巴的说道:“陆持你的编程那么厉害,能不能想办法在家里弄个安全系统什么的,我直接找人帮咱们改造一下。”

    坐在驾驶座上认真开车的陆持趁着等红灯的空档,笑眯眯说道:“行啊!”

    张扬守在后排座上,冷眼瞧着两人的互动,莫名觉着被什么东西糊了一脸。

    汽车一路稳稳当当的开到洛克庄园。

    时值傍晚,整座庄园在夕阳的笼罩下显得越发精致奢华。一条蜿蜒的河水围绕着庄园,在夕阳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宛如一条绯红的玛瑙带。庄园里灯火辉煌,如同白昼,汽车绕过音乐喷泉停在大门口,陆持等人鱼贯下车。穿着礼服的马修洛克和其他几位洛克家族的年轻人站在门口接待宾客。看到陆持的身影后,马修洛克精神一振,立刻迎了上来,

    “我亲爱的陆,你终于过来了。”马修洛克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陆持,笑眯眯的寒暄道:“我的父亲正在等着你。”

    说着,又同岳斌和张扬点了点头。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黑发棕眼的少女跟了上来,笑眯眯说道:“哥哥,不帮我们介绍一下吗?”

    马修洛克回过头,一边揽着少女的肩膀,一边笑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妹妹安吉尔。安吉尔,这几位是我的朋友,陆,岳,张。”

    安吉尔洛克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很高兴见到你们。”

    陆持三人有些意外的看了安吉尔洛克一眼——因为这姑娘说的竟然是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发音准确,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京腔。

    马修洛克笑着说道:“我妹妹和我的父亲一样,一直都对华夏文化非常感兴趣。”

    安吉尔洛克笑容狡黠的说道:“怎么样,我的语言天赋还不错吧?”

    这一句竟然变成了唐山味儿的普通话。看着相貌精致的犹太少女一口的地方话,这喜感简直了。

    众人微微一笑,张扬说道:“岂止是不错,您的语言天赋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惊为天人了。”

    安吉尔看着张扬丝毫不掩饰惊艳的表情,微微颔首,矜持笑道:“谢谢您的夸奖。”

    马修洛克接口说道:“我带你们去见父亲吧。”

    于是众人便在马修洛克的亲自带领下走进宴会。

    老洛克先生正被一群人簇拥着站在宴会中央。马修洛克带着人走上去,为老洛克介绍道:“父亲,我的朋友们来了。”

    老洛克端着酒杯回头,清澈的眼眸在陆持等人的身上一一扫过,然后微微一笑。修建的非常精致的胡子在笑容的牵动下微微一动,老洛克先生笑眯眯说道:“原来是华尔街最受瞩目的新人王,还有他的投资伙伴们到了。”

    老洛克先生说着,还不忘冲着岳斌和张扬点了点头,微笑着寒暄:“多日不见,你们的父兄都还好吗?”

    岳斌和张扬也跟着寒暄过去。两人经常随着家里大人参加类似场合,一切举动游刃有余。

    而在另一边,随着老洛克的举动,宴会上的“大人物们”纷纷看了过来。站在老洛克旁边的一位白发绅士把目光落在陆持身上,笑眯眯说道:“原来这位就是在证监会看出ST通讯账目有问题的天才少年。你很不错。”

    “能说说你是怎么判断出ST通讯有问题的吗?据我说知,你是在史蒂芬森检察官随手指出了ST通讯的股票后,在短短几十分钟内算出来的?”一个相貌英俊,但是气质有些轻浮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的容貌跟老洛克先生有几分相像。

    马修洛克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凑到陆持的耳边小声说道:“这是我的一位堂哥。目前正在帮我父亲搭理家族金融方面的产业。”

    之前在家族会议上,就是这位堂哥最先提议马修洛克把做空AK电讯的利润抽出来。并且还得到了家族大多数人的同意。好在老洛克先生最后站在了儿子这边,不然马修洛克可没有现在的风光。

    陆持眨了眨眼睛,干脆利落的点头说道:“是!”

    堂哥先生:“……”

    一众围观者:“……”

    马修洛克忍住嘴角一抽,险些没笑出声来。堂哥先生看了马修洛克一眼,不动声色地笑问道:“能具体说说吗?”

    陆持看了一眼饶有兴味的其他人,沉吟片刻,言简意赅的说了一串公式和财务准则:“把数据带入进去,就知道ST通讯的财务报表有问题了。”

    堂哥先生:“……”

    一众围观者:“……”

    还是没听懂怎么办?!

    马修洛克有点幸灾乐祸的挑了挑眉:“我这位堂哥数学学的还不错。肯定听懂了。不像我,你怎么说我都听不懂。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我只需要相信你,然后安心等着分钱就可以了。”

    听到马修洛克这一番话,堂哥先生的笑容明显有些撑不住了。

    最后还是老洛克先生不动声色地为侄子解了围:“陆是你的朋友,也是我们洛克家族的朋友。带着你的朋友们去玩儿吧。好好陪陪你的朋友们,让大家玩的尽兴。”

    说着,站在老洛克先生身旁的洛克夫人还不忘笑着寒暄道:“……有时间就过来玩。可以让马修陪着你们去打猎。”

    陆持几人笑着道谢。马修洛克就要带着大家离开,

    安吉尔洛克立刻搂住母亲的肩膀,笑嘻嘻说道:“我也要跟着去。”

    洛克夫人当然不会不同意。于是一干少男少女们在所有宾客的注视下离开宴会大厅。

    在陆持这里吃了一瘪的堂哥先生也赶了上来。开门见山的问道:“我听说陆先生的数据分析能力非常棒。那么以你所见,ST通讯这件事到底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会像AK电讯一样破产吗?”

    陆持站在长长的自助餐桌前面,一边盯着餐桌上琳琅满目的牛排龙虾螃蟹北极贝等等食材,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应该吧。”

    “我觉得不会。”堂哥先生自信满满的勾了勾嘴角:“因为我在研究过ST通讯的现状后,认为ST通讯还有价值。”

    “我会建议洛克家族收购ST通讯。”

    “是吗?”陆持眉峰一挑,一边接过岳斌给他剥好的大虾螃蟹,一边说道:“我建议你再等等看。”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

    在洛克家族宴会结束的第二天,证监会对外公布了他们对ST通讯的调查报告中,报告中显示ST通讯又被发现了几笔错账。至此,ST通讯在财务丑闻中涉及到的虚报利润的数额已经超过一百个亿。

    受到假账丑闻的影响,ST通讯的企业形象受到严重波及,股价直线暴跌。集团市值严重缩水。M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更是以金融欺诈的名义将ST通讯告上法庭。

    2002年8月初,接连遭受丑闻披露,公司市值已经降到亿元以下,信用等级也降到“垃圾卷”的ST通讯不得不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与此同时,ST通讯聘用的会计师事务所也因为账务作假问题被证监会起诉,并在官司结束后,因为职业操守受到质疑等等问题,直接退出审计市场。

    然而M国证券市场却并没有随着ST通讯的破产而回归平静。仿佛开启了噩运的开关,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随着证监会雷厉风行的动作,核查上市公司审计流程的调查活动蔓延到整个M国。而在证监会接连不断的雷霆重击下,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的上市公司们接连被暴露出财务作假的丑闻。M国金融市场的公信力受到了严重质疑,更加打击了投资者对于华尔街的信心。华盛顿方面更是对M国上市企业在财务报表上恣意造假的混乱现状表示出极大的震惊和关注。

    为了加强对M国上市企业的监管力度,2002年9月份,M国总统正式签署了《公众公司会计改革与投资者保护法案》。直接导致M国企业和在M国上市的国际企业的财务成本大幅攀升。

    不过对于以资本逐利为核心的华尔街空头们来说,当务之急,大家根本就顾不上考虑M国政/府在通过《公众公司会计改革与投资者保护法案》后,引发的一系列后续问题。他们已经彻底迷失在这一场多年难遇的空头盛宴中了。

    由于接二连三爆发出来的财务丑闻,致使股民和投资者们对华尔街普遍丧失了投资信心。整个M国金融市场的行情就在普遍下跌。而受到陆持和埃里克资产连续做空行动的启发,如今,华尔街上每一家资本都在想方设法的做空。能源行业,通讯行业,高科技行业,甚至是日用消费品行业……整个金融市场都显露出被资本支配的恐惧。

    财务丑闻,投资者们的极度不信任……资本市场群魔狂舞的现状简直让人侧目。就在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的挤入这一场由华尔街空头们掀起的狂欢盛宴中时,作为“始作俑者”的陆持却携裹着他在金融市场上搜刮的巨额资本悄然退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曲水流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06 22:23:55

    萝卜叮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06 22:37:03

    不够睡/shui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2-06 22:56:04

    热闹好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07 01:45:26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和手榴弹,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