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风云 第142章 晋江独发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最感谢我的经纪人, 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要把这座小银熊送给他……”

    电视屏幕里,被新晋的影帝先生点名感谢的经纪人晕晕乎乎的走上舞台,接过影帝手里的小银熊, 晕晕乎乎地感叹道:“这是我收过的最棒的情人节礼物。”

    “啪”的一声,陆持面无表情地关掉电视。

    坐在沙发上的陆爸陆妈和陆苗苗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家儿子和自家儿子的好朋友在歪果仁的颁奖舞台上耍宝卖萌, 没有想到自家大儿子居然会是这种操作,顿时懵逼问道:“哎呀, 你这孩子, 怎么把电视给关了,你弟还没说完话呢!”

    “就是啊!我还想看二哥和麟煊哥哥在颁奖典礼上说相声呢。麟煊哥哥说话可逗了……”

    下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在陆持生无可恋的凝视下自动消失。

    陆爸陆妈忍不住面面相觑,心里毛毛的追问道:“小持啊,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气爸妈只顾着看电视,冷落你了?”

    “可不是么!咱大儿子搁M国呆了大半年, 好不容易回国一趟,肯定老想咱们了。只是孩子大了, 不好意思跟咱们说。”陆爸爸自说自话,温热的大手掌立刻按住陆持的脑袋揉了揉,特别诚恳的说道:“都是爸妈的错。谁还不是个宝宝了。咱们老陆家绝对不是重幼轻长的人家。小儿子要关心, 大儿子也必须是个宝。来,儿子,咱不气, 爸搂你。”

    我不是!我没有!

    被陆爸爸搂进怀里拍后背安抚的陆持大哥生无可恋的搂住陆爸爸,想了想,又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打开。

    电视里,一不小心说了实话的经纪人正举着小银熊插科打诨,试图以卖萌卖蠢的方式将这场风波糊弄过去。

    陆持越看越气,又不好跟陆爸陆妈提起自己跟岳斌的猜想,免得吓到爸妈。于是搁心里酝酿了好半天,也只能不动声色地问道:“衡衡他什么时候回来?”

    陆爸爸坐在沙发上掰着手指头盘算,深知陆衡行程的陆苗苗脱口说道:“《兄弟情》剧组全员买了明天早餐的机票,大概晚上就能到家。”

    “那我们去机场接——”

    陆持的话还没说完,陆苗苗继续说道:“二哥拿到了国际电影节的影帝,这么轰动的事情,粉丝记者肯定都会去接机。咱们要是去机场,我估计连大门都进不去。所以咱们压根儿就不用去,反正麟煊哥肯定能把二哥安然无恙的送回家。”

    陆持:“……”

    听到自家妹妹理直气壮地分析,陆持只觉得越发心塞。

    更可气的是陆爸陆妈还对苗苗的分析深以为然,一边点头一边感叹道:“哎呀,说起来这个小卫总对咱们家小衡真是不错。又是捧他当明星又是给他拉广告的,做生意也带着他。就连小衡拍戏得了抑郁症,都是人家给找的医生,天天陪着哄着治好的。还有人贩子搁香城片场埋/炸/弹报复小衡那件事,咱们全家办不下来通行证,都是人小卫总陪在小衡身边,最后也是小卫总帮忙把人抓住了,还给咱们家小衡出了气……要说咱们老陆家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才能碰到卫家这么好的老板。”

    “所以说咱们也得对得起人家。之前我看报纸上乱哄哄的,说什么这个公司那个老总的想撬咱们家小衡去别的影视公司。我说咱们可不能干这种见钱眼开的事儿——”

    “哎呀你就放心吧,咱们家小衡什么品性你还不知道?”陆妈妈一巴掌拍在陆爸爸的脑袋上:“你就别搁这儿瞎操心了。我看咱们家小衡跟麟煊这孩子好着呢。人家可是打小儿一起奋斗起来的友谊,给多少钱都不带换的。”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

    吃过晚饭,自告奋勇要帮爸妈刷碗的陆持站在厨房水槽前,被力大无比的苗苗妹妹推的一个趔趄,终于回过神来。

    “大哥,都要水漫金山啦,你想什么呢?”陆苗苗踮起脚尖拧紧水龙头,又挪了挪水槽里的盘碗,将溢到水槽边缘的清水放到一半,顺手挤了下洗洁精,在水里搅了搅,晶莹的泡沫霎时间冒的到处都是。

    陆苗苗特别满意的拍了拍手,仰头看着大哥,一副小大人儿的样子,关切的问道:“大哥,你到底怎么了?我咋觉得你有心事呢?”

    陆持低头,陆苗苗睁着一双大眼睛神色天真全然信赖的望着他。

    陆持心中一动,沉吟片刻,开口问道:“苗苗,你觉得你二哥的那个经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麟煊哥?他是个好人呀!”陆苗苗毫不犹豫地给她麟煊哥发了一张好人卡:“他对二哥特别好,对我也特别好,还特别讨爸妈的喜欢。他家里那么有钱,还是二哥的老板,来咱们家却一点架子都没有。一点儿也不像有些有钱人,恨不得用鼻孔看人……总之我觉得他挺好的。”

    陆持微微一笑:“你也觉得他对你二哥特别好是吧?那你觉得你二哥跟你麟煊哥在一起开心吗?”

    “当然开心啦!”陆苗苗笑嘻嘻的说道:“麟煊哥天天陪着二哥,要是我有这么一个朋友能天天陪着我,我也开心死啦。”

    是啊,他们家小衡从十四岁开始出道拍戏,天南地北国内国外到处跑,陪在他身边的始终都是那个卫麟煊。不论他们家小衡风光得意拿影帝,还是为了拍戏得抑郁症,甚至因为见义勇为被人报复,陪在他身边照顾他的永远都是那个卫麟煊。他们这些家人反倒靠后了。

    所以我这个关键时候派不上任何用场的大哥,有什么资格指责那个随时随地都能陪在小衡身边尽职尽责的经纪人?

    哪怕那个经纪人可能没安好心,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把他们家小衡给叼走了!

    陆持想到这里,越发心塞的捂住胸口。

    陆苗苗一脸懵逼的看着打从问了她一句话,就自顾自的纠结起来,表情还特别丰富的大哥,茫然的抓了抓脸。

    自己给自己做了好长时间心里建设的陆持终于在第二天晚上见到了自家小弟和他那个始终笑的傻兮兮的经纪人——以及经纪人手里死死攥着的小银熊。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其实并没有),卫麟煊并没有在陆家长呆,略坐了不到半个小时,便起身告辞。

    陆衡打着送客的借口把人送到楼下。陆持则在两只小狼狗出门后,不动声色地走到阳台——夜色已深,陆家住的楼层又比较高,根本看不清楼下的情况。

    陆持站在落地玻璃窗前,只能依靠脑补猜测两个人在楼下的互动。一边脑补一边暗搓搓的心塞,那个卫家的臭小子会不会趁着夜深人静沾他们家小衡的便宜。

    大概是脑补太耗心神,等到陆衡上楼后,看到的就是笑的一脸慈祥的陆持站在饭桌前摆碗筷,一边摆还一边笑眯眯的问道:“卫麟煊一直握在手里不放的那个奖杯就是你在柏林拿到的小银熊吧?”

    陆衡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下就是一突,顿时干巴巴的笑道:“是啊,他特别喜欢。”

    “看出来了。”

    陆持眉眼一弯,看着自家已经怂到脸色发白的蠢弟弟,并没有乘胜追击。只是把刚刚盛好的满满一碗饭递过去:“先吃饭吧。爸妈做了你爱吃的锅包肉和铁锅炖鸡——是在饭店做好了特地带回来的。”

    陆衡傻兮兮的一笑,登时忘了心里的紧张,伸手抱抱陆爸陆妈,羞赧的道:“谢谢爸妈。”

    话音未落,饭厅里突然响了两声手机的提示音。陆持拿出手机——是岳斌发给他的短信。黏黏糊糊的抱怨已经有三十二小时二十三分零八秒没有见过他,特别想他……

    陆持莞尔一笑,抬头就发现自家弟弟也抱着手机笑的傻兮兮的。留意到陆持的打量,陆衡干咳一声,努力忍住笑容却一点也控制不住的傻笑道:“是卫麟煊,说他快要到家了,问咱们家晚上吃什么。”

    陆持:“……”

    刚从陆家离开几分钟啊,即便是在年关里,以燕京市区早晚高峰的拥堵程度,这么快就到家了……怕不是坐的火箭吧!

    陆持搁心里暗搓搓的腹诽了一句。留意到陆爸陆妈陆衡陆苗苗全都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好像在等待什么八卦似的,顿时不动声色地说道:“同学发的拜年短信。”

    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真话。

    陆家四口齐齐“哦”了一声,一脸遗憾的坐下来吃饭。

    陆持:“……”

    也不太懂家人到底在遗憾什么。

    因为陆持的有心引导,饭桌上的谈话基本都围绕在陆衡新鲜出炉的影帝奖项以及电影档期上。

    一顿饭后,陆持看着迫不及待钻进房间里的陆衡,以己度人。

    “……你说他是不是在跟卫麟煊那个臭小子煲电话粥?”房间里,陆持躺在床上抱着电话跟岳斌分析:“你说他们两个都在聊什么?”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咱弟和弟夫两个在聊什么QAQ

    岳斌内心疯狂哀嚎,面上也只能顺着陆持的脑回路跟着分析:“大过年的能聊什么。肯定是晚上吃什么呀,春晚的节目越来越不好看呀,七大姑八大姨比成绩比事业催婚呀……”

    “我觉得不太可能吧!”陆持皱了皱眉,以选修心理学资深旁听生的资历分析道:“都是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怎么可能会对这种话题感兴趣。”

    “那也可能是追星呗!”

    “我弟自己就是明星。”陆持顿了顿,不知出于什么心思的补充道:“还是华夏娱乐圈最棒的年纪最小的国际影帝。”

    岳斌:“……”

    “那也可能他们在讨论学习。”岳斌硬着头皮分析道:“卫家那小子今年高考,咱弟今年也上高三,没准儿他们会讨论考哪所大学……”

    “你说的很有道理。”陆持沉吟片刻,突然问道:“你觉得我能说服我弟弟考南加大吗?”

    电话那头的岳斌还没来得及说完,陆持大哥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说风就是雨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总得试一试。”

    “什么试一试?喂?喂?”我还没来得及说我想你嗷!

    电话那头,岳斌抱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委屈巴巴的盘腿望着天花板,汪的一声哭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蟹蟹小天使萌阿黎君扔了1个地雷(づ ̄3 ̄)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