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传奇 第191章 晋江独发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为了在素未谋面的弟弟面前展现自己“智慧伟岸”的哥夫形象, 岳斌摩拳擦掌, 着实准备大干一场。

    然而现实并没有给他表现的机会——就在当天晚上, 陆持给他弟打了个电话,让他弟弟把卫麟煊他堂哥的电话号码发过来,以便那些雇佣兵可以随时监听卫鸿煊的电话。与此同时, 陆持也亲自出马,直接入/侵了卫鸿煊的电子邮箱, 社交软件,以及银行账户。干脆利落的找到了卫鸿煊伙买凶绑架卫麟煊的证据。

    恰在此时, 负责监听卫鸿煊电话的那帮雇佣兵也颇感意外的通知陆持, 目标在几分钟前与一名叫“陈志毅”的华夏人通过电话。两人的通话内容竟然就是卫鸿煊质问陈志毅为什么会把事情闹这么大。

    这帮雇佣兵直接捡了个现成,当下就把电话录音,然后把音频直接传到陆持的邮箱里。甚至还通过卫星信号直接锁定了“陈志毅”的位置。就等着陆持找上门去抓人。

    守在一旁正等着表现自己的岳斌气急败坏的骂道:“……就没见过这么蠢的人。”这么点事儿都抗不住,你倒是多撑几分钟,也能给我留个表现机会。

    出师未捷,岳斌实在有点儿不甘心, 当下跃跃欲试的建议道:“要不我让我哥找两个人,直接把陈志毅扣住?”

    “不用了。”面对自家哈士奇的请愿, 陆持毫不犹豫的把陈志毅的位置发给陆爸爸。陆爸爸当即带着七八位老战友去陈志毅的窝点拿人。把人堵到家门口的时侯,还不忘给警察打了个电话。切实履行自己身为朝阳群众的义务。也免得陈志毅或者部分卫家人狗急跳墙,再告他们个非法拘禁。

    报警之后, 陆爸爸带着人直接杀到卫家大宅。当着卫家老少的面,从那个陈志毅的口中逼问出了卫麟煊被绑架的前因后果。

    说来也是一场处心积虑的大阴谋。

    前文说过,卫麟煊参加的夏令营是全球最顶尖的一家以培训精英为办学主旨的非官方军事化封闭式管理的培训机构。其教学理念脱胎于西点军校, 培训内容除了各种军事格斗和武器的操作外,还涉及到很多企业金融管理和战略思维的知识。严格的培训可以让所有学员在学期结束后脱胎换骨,与此同时,在培训期间完全军事化封闭式的管理也会让同一批学员在训练过程中结下深厚的战友情谊,而这种人脉足以保证所有学员在未来的成长道路上平添诸多帮手。

    所以越来越多的大财阀和跨国集团都会选择把自家看好的子弟甚至继承人送到夏令营培训。而夏令营为了确保其教学质量及核心竞争力,招收的教官全都是来自全球各国最精英部队退役的优秀军官,以及全球各行各业最顶尖的管理者。

    之所以挑选这些人来当教官,是因为这些人的品德和经历足以叫人敬重。毕竟能到夏令营培训的学员非富即贵,校方一方面要确保教学质量,另一方面也得保证学员的安全。

    然而人心易变,即便这些人拥有着令人敬服的过去,以及经过无数次考验的高尚品格。但也并不代表着所有人都能保持一成不变。也有一小部分教官在加入夏令营后,在面对一群家世优渥,合起来几乎能够掌控全球经济命脉的学员们时,心理失衡了。

    看到这些家世雄厚前途光明的财阀子弟,他们不再为自己能教导出一名名优秀的精英学员感到骄傲,反而由衷的生出刺痛不忿之心——他们曾经浴血奋战历经生死,与全世界最凶残聪明的犯人或者敌人争斗,最后却只能拿到微薄的退休金,还得依靠打工维持优渥的生活。然而总有那么一些人,生而高贵,根本不用为金钱发愁,只要按部就班的生活,就能得到全世界。

    简直太不公平!

    于是不知从何时起,有些教官不再视学员为学生,反而把他们看成是一只只肥羊。

    如果能找到机会敲一笔大的就好了。于是就有人偷偷串通了国际上一些为了钱什么都敢做的臭名昭著的佣兵组织,想要里应外合绑架学员。

    然而为了确保学员的安全,即便是在培训末期的野外生存训练,夏令营也会选择随机的方式在全球范围内选择试炼基地。而所有的试炼地点在下飞机前,都不会有人知道。而在试炼开始后,所有教官和学员的外部通讯设备都会被切断。只有学员家长可以通过学员身上的定位仪器,确定自己的孩子是否安全。

    也就是说,除了学员们的直系亲属,根本没有人可以在试炼期间跟外界联络。

    正当那些坏人在位如何绑架夏令营学员一事发愁时,卫鸿煊在各种聚会上对卫麟煊极度不满的抱怨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所以他们找到了陈志毅——一位国际骗子,他们让陈志毅接近卫鸿煊,然后从卫鸿煊的口中套出卫麟煊所在小队的试炼地点。

    最后的结果无疑是成功的。然而陈志毅怎么都没有想到,那帮丧心病狂的雇佣兵竟然会出尔反尔,非但没有按照约定给他钱,竟然还想杀人灭口。更没有想到卫鸿煊这个猪队友竟然这么沉不住气,破电话一个个打个没完,那么快就暴露了他的位置,害的他被陆爸爸带人堵在门口。

    “我可不知道这帮人想要杀人。如果知道了,我一定不会助纣为虐。”陈志毅说的信誓旦旦,恨不得诅咒发誓的漂白自己:“事实上我只不过是个胆小的骗子,平时骗骗钱混混日子。我从来没有想过谋财害命,更没有想过那些人的胆子竟然会这么大。毕竟以夏令营的雄厚背景,这帮人敢在他们的地盘掳人,简直就是嫌命长。”

    没有谁会相信一个国际骗子的话。不过陆衡还是把陈志毅告诉他们的联络方式告知陆持。

    因为这一次的联络方式涉及到很专业的军方密码学,陆持知识储备不够,只能转给雇佣兵组织。

    然而令陆持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几个小时后,把电话回过来的竟然是偷心者。

    向来专注偷盗,偶尔兼职雇佣兵的偷心者团队其实是个非常强大的技术型团队。正因如此,偷心者才能在全球各大博物馆、银行宝库和私人收藏家的密库之间游刃有余的穿梭往返。而为了破译各大博物馆和宝库的安保系统,精通所有密码学简直是比吃饭还要理所当然的事情。

    偷心者也是利用这一点,追踪到信号最后一次发出来的地点——比陆持请求帮忙的那支佣兵团队快了足有大半天的时间。

    似乎是吸取到前一次接触时的教训,这一回,偷心者的做法非常干脆。只报出了一个经纬度后,没等陆持开口,就非常果断的挂断电话。

    然而通过听筒那边传来的声音,陆持敏锐的判断出对方并不是真正的偷心者——而是之前冒充偷心者入/侵校园网的那个东方青年。

    这还冒充上瘾了。

    不过,做事一码归一码的陆持还是接受了东方青年的好意。再把坐标发给陆衡后,陆持给加州分部的FBI打了个电话,撤销了对东方青年的指控。

    而在另一边,陆家拿出来的确凿证据和后续追踪则引发了卫家的大震荡。大房和二房当即反目,卫老爷子和卫老太太震惊之余,也对陆家人的过度插手表示不满。甚至还隐隐怀疑陆家人在卫麟煊被绑架一事中所扮演的角色。

    “卫家老爷子和老太太是不是气糊涂了?怎么还分不清好坏人了呢!”

    知道卫家众人的反应后,一直想帮忙却几乎啥都没帮上的岳斌同学简直义愤填膺:“怪不得我爸和我大哥一直都说卫家水深,这已经不是水深的问题了,我看是脑积水吧!”

    听到岳斌的吐槽,陆持莞尔一笑,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清官难断家务事。估计卫老爷子和卫老太太也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所以迁怒陆家吧。”

    不过好在陆衡和陆爸爸很快就要陪着卫麟煊父母到失踪地点找人,听陆衡的意思,卫麟煊的父母还通知了跟卫麟煊一起失踪的其他几位夏令营学员的家长们。也就是说,卫鸿煊买凶绑架卫麟煊的事情肯定会在短时间内传开。到时候就算卫家老爷子和老太太拦着,恐怕也没法拦住那么多家长的怒火——

    如果夏令营的学员在此期间出现伤亡的话,恐怕这件事情更难善了。到时候整个卫家都要自顾不暇了。所以陆持压根儿就不担心卫老爷子和卫老太太的迁怒会给陆家人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如果卫家人到了那时候还看不清楚状况,陆持也不介意帮忙添把火。

    总归不至于做了好事还被狗咬!

    岳斌见状,心疼的抱住他们家陆持。

    感受到小岳斌的蠢蠢欲动,正忙着编代码的陆持微微一顿,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岳斌。

    岳斌嘿嘿一笑,厚颜无耻的毛遂自荐:“这两天你一直帮着咱弟和咱弟夫的事情,都没怎么睡觉,肯定累了吧?我最近新学了一套全身按摩的手法,要不我给你按按吧?让你好好放松一下。”

    “不用。”就怕放松一下就起不来床的陆持摆了摆手,神色淡定的拒绝道:“我这样挺好的。劳逸结合嘛。”

    可我光看你“劳”了,也没见你“逸”一下。

    岳斌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家陆持,好大一颗狗头在陆持的颈窝儿处蹭来蹭去,搂着他们家陆持不断央求道:“按按吧。按按吧。我按的可好啦。”

    陆持被磨的毫无脾气,只好笑着反问:“是吗?”

    岳斌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是呀是呀。你就试试吧,不好不要钱。”

    看着岳斌竭力推销自己的模样,陆持险些没笑出来:“那按一次得多长时间。”

    “两……一个小时吧!”自以为机智的岳斌摇着尾巴改口,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说道:“最少得一个小时,再少了没有效果。”

    “是吗?”想到最近两天忙着陆衡的事儿,确实没怎么搭理他们家哈士奇,陆持索性放下工作,直接靠在岳斌的身上:“行吧。”

    岳斌仰头长啸,顿时搂着陆持摇头摆尾的回到卧室。只听卧室门“哐当”一声关紧,只剩下陆持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从门缝里飘出来。

    “好好按。”

    “按好了可以加钟!”

    ……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