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传奇 第192章 晋江独发

    第一百九十二章

    几天后, 十来位组团成立救援队的失踪学员家长们成功的把自家崽儿从暗无天日的亚马逊热带雨林里捞了出来。

    因为救援的还算及时, 大多数学员都没有性命之忧。然而也有几名学员或被流弹打死, 或葬身蟒腹,永远地留在了那片雨林中。

    不知道是不是陆持雇佣国际佣兵调查卫鸿煊的事情漏了风声,夏令营学员被绑架跟卫家有关的消息也渐渐传开了。陆持还接到了一名学员家长拜托埃里克维斯发出的晚饭邀请, 明面上是想跟陆持探讨合作意向,实际上大家都知道, 这位学员家长就是想跟陆持打探夏令营学员被绑架的内/幕。

    “……华尔沃斯特是我的老朋友了。他的儿子小艾伦也是我从小看他长大的。那是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乐观开朗,聪明好学, 是沃斯特悉心培养的继承人。这次去夏令营培训, 只不过是一场历练。沃斯特听很多人推荐这个夏令营的精英培训非常锻炼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

    埃里克维斯在电话那头长叹一声:“亲爱的陆,我们都知道,这原本就是一桩不该发生的悲剧。如果不是有人利欲熏心透露出了学员的位置,小艾伦就不会惨死在蟒蛇口中。他才十八岁,原本应该有着光明灿烂的未来……”

    “还有一个礼拜,就是小艾伦的葬礼。如果你把整件事情的真相告知沃斯特, 我相信沃斯特一定会对你感激不尽。”

    接下来的话,则是埃里克维斯站在陆持的立场所进行的利弊分析:“虽然不是M国最顶级的财阀家族, 但是沃斯特在华尔街这么多年,他的人脉和背景非常深厚。最重要的是,跟大多数华尔街人不一样, 沃斯特和华盛顿方面的关系非常融洽。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帮助了沃斯特,你将获得沃斯特的友谊……”

    “再说沃斯特既然能通过我找到你,整件事情的真相他未必不知道。他想跟你打探的, 只是具体的细节部分。”

    “亲爱的陆,你没有必要拒绝一名承受丧子之痛的老父亲的请求。”深知陆持的脾性,埃里克维斯耐心的劝说道。

    不过陆持还是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埃里克维斯哈哈一笑,开口问道:“你该不会是担心卫家是你弟弟的东家,以后在公司不好相处吧?”

    “我觉得如果是这一点,你大可不必担心。以陆影帝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影响力,我觉得他已经没有必要留在华夏娱乐。好莱坞很多影星在成名后都会成立自己的工作室。陆影帝完全可以自己创立一家新的影视公司。凭借他的人脉和地位,再加上你的资金支持,也许能创建一个比华夏娱乐更棒的影视公司。这么一来,对你弟弟的职业发展也是一件好事。”毕竟演员这个职业不能长久,但是老板可以。

    陆持微微一笑,并没有正面回答埃里克维斯的话:“我考虑一下,今晚给你答复。”

    埃里克维斯笑了笑,开口说道:“好吧。我等着你的回音。但是无论如何,明天的晚饭你一定要参加。”

    挂断电话后,岳斌看着默默叹息的陆持,忍不住说道:“我觉得,就算把真相告诉给沃斯特也没什么,反正卫家人做事那么不地道。与其让他们把锅推到陆家头上,不如咱们先下手为强——”

    没错,陆家人费劲千辛万苦的把卫麟煊从亚马逊救回来后,卫家人非但没有感激之情,甚至还想反咬一口,把卫鸿煊惹的麻烦推到卫家身上。虽然这种想法仅限于卫老爷子卫老太太和卫家大房,但也着实让出钱又出力的陆家人体会到了一把狗咬吕洞宾,误救中山狼的恶心反胃。

    虽然早就猜到了卫家某些人的德行,眼见事情真的按照他猜想的方向发展,陆持也挺郁闷的。

    然而再郁闷也不至于不跟卫家人通气,就把卫鸿煊买凶绑架的具体细节全都说出去。毕竟人命关天,谁都不知道承受丧子之痛的华尔沃斯特会做出什么事情报复卫家。

    所以在给埃里克维斯回应之前,陆持还是给黏在陆衡身边的卫麟煊打了个电话。言简意赅的表明了华尔沃斯特追查真凶的决心。

    “……你们父子对小衡有知遇之恩,对陆家也是提携甚多。这些恩情我们不会忘。可陆家也不能因为这一点,就平白无故替卫鸿煊背负这么多条人命。这笔血债我们陆家背不起。”

    “之所以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想确认一下,如果我在这边替卫家保守秘密,卫家不会做出莫名其妙的事情吧?”

    电话对面的卫麟煊简直被陆持大哥说的无地自容:“大哥你放心。我会去参加艾伦的葬礼,并且在葬礼上亲自说出真相。绝对不会让人诬陷陆家。”

    “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暗中观察这么久,陆持当然知道卫麟煊这小子对他们家陆衡的心意。所以他从始至终就没迁怒过卫麟煊和他的父母。只是有些话必须要说明白。陆家虽然不必卫家底蕴深厚,但也不是任人欺凌任人栽赃的软柿子。

    卫家老人糊涂大房撒泼打滚都不要紧,只要陆持手上还捏着卫鸿煊买凶绑架的确凿证据,这盆脏水就休想泼到他们陆家头上。

    得到了卫麟煊的明确答复。陆持也没有忘记给还在等他回复的埃里克维斯拨了一通电话,明确表示自己不能告知华尔沃斯特有关于亚马逊培训的真相。并且赚大了卫麟煊想要参加艾伦葬礼,以及在葬礼上说出真相的心意。

    陆持原本以为他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没想到华尔沃斯特仍然通过埃里克维斯传达了想要请陆持吃晚饭的心愿。

    碍于埃里克维斯的请求,陆持并没有拒绝。于是这顿晚饭就定在第二天晚上。为了不耽误陆持的时间,华尔沃斯特亲自飞到加州,并且在校园网办公大楼附近的一家很有名气的F国菜馆宴请陆持。

    第二天晚上,陆持准时下班到达饭店时,埃里克维斯和华尔沃斯特已经过来了。

    华尔沃斯特现年五十三岁,是个身材高大,看上去风度翩翩很儒雅英俊的M国人。相较于大多数已显老相的同龄人,华尔沃斯特的身材管理的非常好。时值深秋,他穿着一套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满头棕发梳到脑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华尔街上位者的气息。

    大概是没有休息好,这位沃斯特先生的脸色非常不好,一双眼睛也熬得通红,充满了红血丝,神情中带着一丝痛不欲生的偏执。

    “陆先生,”在见到陆持和岳斌的第一时间,华尔沃斯特连基本的寒暄都没顾上,开门见山的说道:“虽然很冒昧。但是我还是想请求您,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我——请你谅解一位承受着丧子之痛的父亲,一想到才十七岁的小艾伦就这么惨死在亚马逊,我实在等不了那么久。”

    陆持皱了皱眉,他能理解华尔沃斯特现在的心情。但是他既然答应了卫麟煊,就绝不会出尔反尔。

    埃里克维斯也没想到老朋友居然会这么做,明明在见面之前都商量的好好的。他一脸歉然的看向陆持,然后拍了拍华尔沃斯特的肩膀:“华尔,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然而华尔沃斯特并没有理会埃里克维斯,一双充满了红血丝的眼睛仍旧牢牢盯着陆持。

    “我听说是陆先生雇佣的搜救队在搜救当天就找到了失踪的学员!你们为什么没有早点去?如果早点过去,兴许我的孩子就不会——”

    “华尔!”埃里克维斯也顾不得公共场合的礼仪,大声打断老友的话。甚至引起了餐厅其他客人的侧目而视。

    “非常抱歉。”非常理解华尔沃斯特的心情,陆持开口说道:“对小艾伦的遭遇,我感到非常遗憾。”

    然而遗憾并不能挽救艾伦的性命。一想到连尸骨都没有保存下来的儿子,华尔沃斯特的仇恨就像一把火在焚烧五脏六腑。

    由于华尔沃斯特的状态并不好,陆持又没有办法告知真相,这一顿晚饭不欢而散。

    离开饭店后,陆持在回家路上一直沉默。到家以后才无奈的叹息一声:“沃斯特先生恐怕不会轻易接受这件事。”

    岳斌理解的点了点头。毕竟是儿子的一条命,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人敢害他的家人朋友,他也会选择不死不休。

    是啊,要是换了他,也会选择不死不休。陆持长叹一声,深知这件事情已经到了无解的地步——无关对错,只是立场不同。

    倘若换了他是华尔沃斯特,自己最在意的亲人无辜受累惨遭惨死甚至连尸骨都没留下来,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保持头脑清明绝不迁怒!

    不,陆持敢断定如果真的有这种情况发生,他绝对会迁怒。

    所以事实上,他和华尔沃斯特,都是同一类人。所以他能理解华尔沃斯特的心境,但是绝对不会放松警惕。

    “毕竟是老沃斯特最喜爱的儿子。就算这件事是卫鸿煊干的。就算卫麟煊也是受害者,可是卫麟煊毕竟也姓卫……”岳斌宽慰的搂了搂他们家陆持,温声问道:“没想那么多了。你晚上都没吃好。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陆持没有接话。沉默半晌,缓缓开口道:“帮我留意下沃斯特的动静。”

    岳斌心下一沉。他看着面无表情地陆持,想了想,伸手把人圈进怀里,头抵着陆持的额头,温声说道:“不论怎么样,我都站在你身边。”

    实在膈应卫家其他人在这件事上表现出来的态度。接下来几天,陆持并没有刻意关注卫家人的动作,把全部心神都放在新的安保程序上,每天沉迷于编写代码无法自拔。

    倒是岳斌,因为不太放心卫家人的节操时时盯着卫家的动向。所以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卫氏集团紧急关闭全球各地的加工厂和店面,将经营重心全部转移回华夏的经营战略。

    “看来真的是要断尾求生了。”晚上休息的时候,岳斌窝在被窝里,一边给陆持投喂水果一边感叹道:“卫麟煊这小子倒是挺有决断。”

    陆持噼里啪啦的敲打键盘,眼睛都没从电脑屏幕上挪开一下下,还不忘跟岳斌八卦卫家的内乱:“……两房人闹得不可开交。卫麟煊离家出走,现在就住在我们家……”

    “这就登堂入室了。”岳斌暗暗咋舌,羡慕的不要不要的。要知道他这个大哥夫还没有机会正式到陆家登门拜访呢!

    正在码代码的陆持似笑非笑的看了岳斌一眼:“卫麟煊也不是以儿媳妇的身份登门的。”

    岂料岳斌听了这句话,反而理直气壮地点了点头:“那是当然。咱们华夏的老规矩,大哥夫都没登门,弟夫怎么可以先进家门。长幼有序,先来后到嘛!”

    还先来后到……

    陆持特别无语的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什么,开口说道:“对了,这个周六是艾伦的葬礼。我得跟埃里克一起去纽约拜访沃斯特。”

    岳斌眼睛一亮,甩着大尾巴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陆持摇了摇头,不假思索的拒绝道:“你留在家里看家。”

    岳斌眼巴巴地看着陆持:“……我还没见过咱弟弟呢!”

    “有机会介绍你们见面。”陆持揉了揉岳斌的脑袋,耐心劝道:“虽说艾伦沃斯特是死在蟒蛇的口中,可如果没有卫家人的内斗,那些绑匪就没有机会实施绑/票,艾伦也不一定会死。虽说卫麟煊也是整件事情的受害者,可难保沃斯特和那些学员家长不会迁怒卫麟煊。”

    “这么说跟卫麟煊那小子在一起的咱弟弟也会有危险?”岳斌瞬间炸了:“那我就更不能呆在加州了。我得过去保护你,还有咱弟。”

    “真的不用。”陆持揉了揉岳斌的脑袋,犹豫片刻,轻声说道:“留在这里,做我的大后方吧。”

    岳斌闻言一顿。

    陆持微微叹息道:“别想太多。有备无患吧。”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