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传奇 第193章 晋江独发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有鉴于沃斯特家族在华尔街的声誉和影响力, 前来参加艾伦葬礼的宾客囊括M国政商两界。而这些消息灵通的大人物们显然也都听说了卫家在整件事情中所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正因如此, 当华尔沃斯特在葬礼结束后对卫麟煊公然发难时, 所有人都没有站出来缓和气氛。包括在亚马逊侥幸存活,并且与卫麟煊结下深厚友谊的幸存学员们。

    所有人都能理解一位老父亲在得知儿子惨死时所承受的痛苦。并且一致认为卫家应该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交代——至少要交出整件事的罪魁祸首——那个买凶绑架并且把夏令营学员的行踪透露给绑匪的卫鸿煊。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卫家最后给出的交代竟然是“把卫鸿煊交给华夏警方, 听从法律判定”这样敷衍塞责的话。

    无论是哪个国家,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资本想要钻法律的空子会有多么容易。更何况以卫鸿煊所犯下的过错, 如果真的用法律来衡量,即便不钻空子, 也绝对没有到必须枪毙的地步。可是因为卫鸿煊惨死在亚马逊雨林的几条鲜活生命却再也无法挽回。

    连让罪魁祸首以命换命的最基本觉悟都没有。卫家的做法简直就是把所有受害者家属玩弄于鼓掌之中。根本没有一丁点想要解决问题的诚意。

    暴怒之下, 事情的发展立刻变得不可控制——

    一名受难学员家属拔出配枪神情激动的冲了上来。

    “既然是你们卫家的人雇佣杀你,为什么死的不是你,而是我的儿子。”那位受害学员的父亲用枪指着卫麟煊的太阳穴,绝望嘶吼:“真正该死的人是你!你们卫家所有人都要为我的儿子陪葬!”

    尽管陆持早已预料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当他亲眼看到卫麟煊的太阳穴被人用枪指着时,仍旧担心的悬起一颗心。并死死按住了想要冲上去救人的陆衡。

    “斯密特, 别这样!”尽管恨不得像这位同样承受了丧子之痛的老伙计一样,一枪崩了卫家所有人。但是华尔沃斯特必须考虑到参加葬礼的其他宾客的安全。如果斯密特在葬礼上开枪打死了卫麟煊, 沃斯特家族绝对没有办法向其他人交代——至少陆持和跟卫麟煊交好的那些夏令营学员们,就绝对不想看到卫麟煊命丧葬礼的一幕。

    所以卫麟煊即便要死,也绝对不能死在艾伦的葬礼上。

    更何况仅仅是卫麟煊一条命, 也无法告慰儿子的在天之灵——他要让整个卫家给无辜惨死的儿子陪葬。

    面对所有受难学员家属的同仇敌忾,陆持所能做的,也只是不动声色地提醒大家:“如果非要追究罪魁祸首的话, 那些见财起意监守自盗的夏令营教官才不可饶恕。与之相对的,还有在管理上出现严重漏洞的夏令营总部。另外,我觉得我们还需要知道那些绑匪的背后是不是还有主谋。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敢冒着与世界为敌的风险,向夏令营的学员下手。”

    即便陆持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完全无法说服被仇恨填满了胸膛的受害学员家属。

    怀着这一点,在葬礼之后,华尔沃斯特和另一名死去学员的家长斯密特联手发起了对卫氏集团所有海外分部的狙击。

    参与这次狙击的不光是两位学员家长,还有受到沃斯特和斯密特的游说,一起参与进来的另外几家跨国集团。

    一夜之间,卫氏集团在海外的生意受到了针对性打击。供货源头被切断,甲方合同被撕毁,商业伙伴被撬走,每天都要面对来自各国的税务、卫生和质量监管部门的重重检查。卫氏集团的股价也因此接连跌破涨停板。

    如果说这种程度的报复早就在陆持的意料之中,那么在葬礼结束后,卫麟煊的护照被偷,以至于不得不逗留在纽约这几天,接连遭受的几场险些丢掉了性命的“意外”,则让陆持忍无可忍。

    因为陆持无法想象,沃斯特和斯密特的报复会不会有一天牵连到成日和卫麟煊黏在一起的陆衡身上。

    为了确保家人的安全,最后,陆持还是选择做一只守在螳螂后面的黄雀。他将沃斯特和斯密特家族在狙击卫氏集团时采用的所有不合规矩的手段整合起来,直接举报到M国证监会。与此同时,陆持还联合了洛克集团以及在国际原油市场那一战中有过默契合作的其他几家银行和对冲基金,有针对性的冲击沃斯特和斯科特在收购卫氏集团时不断加大的金融杠杆所造成的岌岌可危摇摇欲坠的资金链,将忙于复仇的沃斯特和斯科特一网打尽。

    由于陆持先期的准备太过隐秘周全,出手时又太过雷厉风行,绞杀沃斯特和斯密特的动作更加果断狠辣,以至于直到尘埃落定,忙于狙击卫氏集团导致旗下现金流被套牢的沃斯特和斯密特都没有办法相信,他们这两位纵横华尔街数十年的老家伙就这么轻易败了。

    而陆持过于狠辣的狙击手段也同时震慑了另外一批蠢蠢欲动的金融大鳄们——众所周知,在国际原油市场的战役后,横空出世的陆持早已成为很多人眼中的肥肉。不管是出于“不想让华夏年轻人在华尔街出头”的因素,或者是其他方面的原因,总有一些人把目光放到了陆持身上。

    就像动物世界里的鬣狗总想对新生的狮子王群起而攻之。这些隐藏在暗处的金融狙击家们也想在陆持身上干一票大的。只可惜他们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陆持过于凶残狠辣的操盘手段吓退了。

    面对这种动辄把人折腾破产,不死不休的金融狙击手段,没人有自信能赢过陆持。

    为了斩断卫麟煊的后顾之忧,竟然在无形中震慑了一帮对自己不怀好意的鬣狗,这种局面是陆持事先也不曾预料到的。不过即便如此,陆持也并不在意——

    凭借天赋奇才在股票与期货市场搞风搞雨的操盘大佬向来不惧怕金融领域的战斗。

    就像一只在自己的领地悠闲的巡视了一圈的雄狮,在解决掉沃斯特和斯密特后,陆持再次回到了加州。然而他给纽约甚至华盛顿造成的震荡却不是即刻就能消除的。

    正如埃里克维斯之前提点过的,华尔沃斯特在M国政商两界的人脉非常深厚。这种深厚的交情或许会受到资本的影响,但即便刨除利益上的瓜葛,华尔沃斯特仍旧是大家的好朋友。

    眼见老伙计在陆持的针对下面临破产,这些老朋友自然要为沃斯特打抱不平。更何况除此之外,也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外国人在本国最值得信赖的领域恣意妄为蛮横撒野。可以说陆持狙击沃斯特和斯密特的举动直接触碰了来自于华盛顿的纤细且敏感的神经。以至于这些人不得不将陆持在金融市场的“危害力”摆上桌面。一时间,如何限制华夏人在M国金融市场撒野成为了议会经常议论的话题。

    自从做空ST通讯开始,已经神隐了许久的加州证监会再次出现在陆持的面前。反反复复的调查陆持在狙击沃斯特基金和斯密特集团时,运用到的一切金融手段。刚刚成立的跃鹿基金也遭到了加州证监会的全方位严查。

    与此同时,正在准备上市计划的校园网也突然遭到了M国相关部门的整改通知——他们认为校园网的某些言论涉嫌引导网友抨击M国ZF,所以必须要接受相关部门的整改。而在完成整改之前,校园网的一切版块都会被屏蔽。

    种种具有针对性的举措很快向外界传递了一个含义颇丰的讯号。然而陆持并不把这些小动作放在心上。也许华盛顿的某些人确实想要给这位在M国金融市场搞事情的华夏人一点颜色看看。但是更多人都忽略了,陆持除了是一名本本分分做生意,清清白白耍手段,光明正大搞事情的华夏人外,他还是一名身价数十亿M金,并且在华尔街拥有相当多的同盟者的资本大佬。

    所以在得知某些人确实想要针对自己后,陆持毫不犹豫的祭出了自己时薪一千M金的律师团,以及在金融市场搞事多年结交下的雄厚人脉——毕竟陆持狙击沃斯特基金和斯密特集团的过程中,受益最大的其实并非刚刚成立的跃鹿基金,而是跟在陆持后边赚的盆满钵满的洛克集团和其他财团。

    于是,本想对陆持施加压力,却发现自己惨被诸多财阀施压的华盛顿立刻悲剧了。

    并不关心以洛克集团为首的资本同盟们如何应对华盛顿。时间已经转移到2004年的1月末,华夏习俗的农历年关。一直沉迷工作无法自拔的陆持终于肯给自己放个大假,他把手头的工作推吧推吧,行李塞吧塞吧,特别潇洒的拽着他们家哈士奇回国过年去了。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陆爸爸决定带着全家人回老家过年。并不知道陆家行程的岳斌还以为他能在过年期间继续约陆持出来见面,并不曾想到陆持竟然要回数千公里之外的老家过年。

    陆持在机场好不容易哄住了得知真相后险些哭出声来的哈士奇,许下了种种诸如“视频果/聊”等不公平条款,这才在岳斌眼巴巴地凝望下,硬着头皮坐上了回老家的飞机——

    然后在下飞机的时候,毫不意外的看到了抱着保温桶前来接机的二弟陆衡,以及黏在二弟身边,打着离家出走的幌子,公然登堂入室的卫麟煊。

    时值深冬,寒风凛冽,两人穿着看上去好似情侣的同款冬装,肩并肩的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午后的阳光顺着宽大的玻璃窗照进候机大厅,给两人渡上一层灿烂的金边。在看到陆持的身影顺着人流出现时,两人下意识的挥舞着接机牌和手臂,颠颠的跑过来。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两只迎着阳光奔跑的金毛。

    此情此景,以至于向来没啥艺术细菌的陆持大哥都忍不住赋诗一首——

    两个金毛手拉手,羡煞一只单身狗。机场外面都是人,咋就没有我男友!

    作者有话要说:  蟹蟹小天使萝卜叮丁扔了1个地雷(づ ̄3 ̄)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