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传奇 第208章 晋江独发

    第二百零八章

    “大家来找茬和明星养成计划吗?”

    翻着卓越递上来的游戏策划案, 陆持饶有兴味的问道:“怎么会想到做这种游戏?”

    被跃鹿基金风投经理一个电话吵醒后, 陆持就跟着洛克一家乘坐私人飞机返回加州。宿醉后的身体有些不太适应空中飞行, 以至于陆持一整个下午都有些头晕目眩没精打采。还伴随着强烈的恶心反头疼。

    卓越看着面色略有些苍白的老同学兼老板,笑眯眯的将一杯兑好的蜂蜜水递过去:“就是想充分利用这些NBA球星的肖像使用权。当然了,更重要的是让那些还在观望还想坐地起价的人正确认识到校园网的实力。要让他们知道, 跟校园网合作固然是合则两利的事情,可是校园网的股价飙升在于校园网的宣传策略, 那些明星的人气飙升也得益于校园网的宣传策略。他们不能只惦记着前者忘了后者。”

    陆持看着卓越意气风发侃侃而谈的样子,捧着蜂蜜水笑眯眯道:“说的很有道理。我全力支持你。”

    “那我就不客气了。”卓越说着, 将厚厚一沓资料duang的放在陆持面前, 笑眯眯说道:“兵贵神速,打脸也贵在及时有效。为了让咱们校园网挣这一回面子,就辛苦老板了。”

    陆持:“……”

    “不是,咱们校园网不是有专业的游戏设计团队吗?”陆持激动之下,连东北腔都出来了。

    “可是他们都没你厉害呀!”卓越特别理直气壮地说道:“所以为了最大限度的节省时间提高效率,大家一致决定, 将此重任托付给老板。”

    陆持:“……”说好的你们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呢!

    感受到陆持的幽幽怨念,卓越笑容可掬的搓了搓手, 一脸谄笑着奉承道:“这不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你一个人的编程能力都赶得上咱们校园网一支研发团队了。事情紧急,大家也只能把所有希望放在您这位大老板的身上了。”

    忽悠!接着忽悠!

    陆持生无可恋的放下水杯,只觉得甜甜的蜂蜜水也弥补不了他那颗苦涩的心。

    陆持带着一大堆资料从M国飞回华夏的时候, 因为被动出柜正犯愁该怎么跟家里交代的两个傻弟弟激动的非要给陆持接风洗尘。

    于是放刚下飞机的陆持连家都没回,就被两只小狼狗拉到了饭店。

    一大桌子山珍海味,点的全都是陆持喜欢吃的菜。一开始陆持还装着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故意逗两个傻弟弟玩儿,结果这两只小狼狗倒是特别会——为了表达诚意,不但亲手剥虾剥螃蟹,还一个劲儿的帮忙倒酒按摩,服务的特别到位。弄的陆持都没办法继续逗下去了。

    “说说吧。你们究竟想让我怎么做。”饭店做的水煮鱼很够味,不过吃多了就觉得有点咸。陆持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冰镇饮料解渴,就听两个傻弟弟这会儿一点也不傻的厚着脸皮说道:“那个,大哥你能不能帮我们劝劝爸妈……”

    “噗!”陆持一口雄黄酒差点没喷出来,没好气的瞪了陆衡一眼。合着绕了半天搁这等着他呢!果然老祖宗的话没错,这人哪,就怕没事献殷勤。

    刚一回国就被俩熊弟弟赋予了这么大重任,陆持也没心思吃下去了。再加上一路奔波劳顿倒时差,前几天也没怎么休息好,陆持索性让俩弟弟出去结账,先回家再说。

    陆衡和卫麟煊被八卦小报折磨了这么久——关键是不知道该怎么给爸妈解释。这会儿见到陆持就跟见到了主心骨似的,抱住就不撒手。为了表达诚意,两人还抢着要给陆持当拎包小弟。陆持也由着他们两个耍宝卖乖,三人正打闹的时候,陡然从身后传来一阵太监嗓的阴阳怪气:“呦,这不是陆大明星和卫大总裁嘛!”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你们这对儿兔爷来了。怎么着,公共场合就这么打打闹闹的,您二位这是当当众中秀恩爱呐?这干柴烈火的,就不知道你们搁床上是不是也这么浪……”

    陆持回头,就见一个身材痴肥,大腹便便,长得跟癞/蛤/蟆有些形似的男人脚步轻浮的往这边走。随着陆持这一回头,那人也明显看到了陆持——

    因为陆爸陆妈年轻时的底子就很好,生下来的兄妹三人自然也都有着一副好皮相。已经成了全球大明星的陆衡自然不必多说,陆持跟陆衡是一母同胞的两兄弟,长相上自然有六七分相似。只不过陆持比陆衡年长一些,在世界最优学府的常年熏陶和在金融市场的战无不胜让他积淀出越发清隽儒雅淡定自若的气质。

    看在来人眼中,就见一个容貌俊美,气质清雅,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青年提着行李箱站在一旁,修长匀称的身材包裹在一套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内,衬得男人的腰越细腿越长身材越挺拔。酒店大厅的钻石大吊灯散发出优雅奢华的珠光色,那人就站在吊灯下,目光清冷的看过来,唇边还挂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看的来人眼睛一亮,心下一热,脑袋一昏,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带着醉醺醺的酒气跌跌撞撞的走到陆持身边,那双浑浊混沌的眼睛狠狠的黏在陆持身上流连忘返,带着一股令人极不舒服的淫/邪/轻/佻:“呦呵,这位小哥长得不错啊。条件这么好,应该是你们华夏帝娱的新人吧?二位真是艳福不浅,既然玩的这么开,不如也加老哥哥我一个。实话跟你说,你别看我这长相比不上这两个小白脸,可哥哥我真材实料,到了床上保管伺候的你舒舒服服的再也离不开——”

    话还没说完,就见卫麟煊一个箭步窜上去照着那人的脸就是一拳砸下去。来人猝不及防,捂着被揍的脸往后退了好几步,卫麟煊一个箭步又撵上去,拽着那人的领带重重的又砸了好几拳,直打的那人大呼小嚎的叫保安又叫报警。饭店的大堂经理和保安听见动静也不敢过来,跟着那人一起过来的一帮人眼见不好,连忙上来拉架。可惜一个卫麟煊再加一个功夫巨星陆衡,两人都不是好惹的,三下五除二,反倒是人多的一边吃了亏。

    正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就听又是一声怒喝从身后传来:“卫麟煊你不要欺人太甚,你想干什么?”

    陆持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一个长得跟被揍的癞/蛤/蟆有几分相像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穿的很英伦风格的年轻人并肩走过来。

    打量了一下大堂的局势后,那位年轻人好整以暇的勾了勾嘴角,风度翩翩的——当然看在陆持眼中颇有些拿腔作势的说道:“我还真的不知道,原来麟煊老弟还有这么狂野的一面。只是不知道英顿娱乐的王总究竟怎么惹到你了。竟然能让堂堂卫家二少连家里颜面都不顾,大庭广众的出手揍人?”

    随着年轻人这一番话,陆持心下恍然。原来被打的癞/蛤/蟆埃就是俩弟弟被动出这件事情中的幕/后主使。埃里克维斯给他的资料中其实有这位王总的照片。不过……

    陆持看了一眼被揍的鼻青脸肿,仿佛在酒糟里泡过的一坨烂泥,实在没想到这位王总比照片上还要不堪。看来埃里克维斯给他的资料都是经过美颜的。

    怪不得一开始没认出来。

    而从卫麟煊的怒怼声中,陆持也了解到刚刚出言嘲讽卫麟煊的年轻人叫齐家鸣,据说齐家跟卫家打从两家爷爷辈开始就是死对头。这么说来,一有机会就想兴风作浪让卫家出丑的举动也算情理之中了。

    陆持看了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故意张罗着要报警还要通知记者的齐家鸣,慢悠悠的抽/出早就准备好的录音笔,顺手按下播放键。

    “呦呵……二位真是艳福不浅……”

    众人脸色一变,下意识的看向录音的来源。

    陆持特别悠闲自在的转动着录音笔,漆黑色的录音笔在修长的手指尖灵活翻花,在珠光色的灯光照应下划出一道道残影。

    “不是要报警吗?还要请记者过来?那就赶紧的吧。”感受到众人灼灼的目光,陆持停下了转笔的动作。仍旧保持着一手搭在行李箱的拉杆上,左腿弯着搭在笔直的右腿前的悠闲动作,还十分刻意的看了一下时间,友情提醒道:“免得碰上下班高峰,再堵车。”

    一副“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我再为大家考虑”的神情,陆持特别诚恳的询问道:“对了,要请律师团吗?”

    原本以为自己有机会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齐家鸣眼皮微跳,看着面前笑容无害气质温和的男子,慎重的问道:“我是齐家鸣。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看着伸到面前的右手和郑重其事的齐家鸣,陆持笑眯眯的指了指站在旁边气呼呼的陆衡,言简意赅的道:“他哥!”

    百家姓里还有姓“他”的……

    齐家鸣一脸懵逼的看向陆衡。待留意到兄弟两个颇为相似的五官时,立刻反应过来:“你是陆持!华尔街的陆持!”

    并不意外齐家鸣能在一瞬间知道自己。陆持笑眯眯的纠正道:“还是陆衡他哥陆持!”

    顿了顿,又指着卫麟煊脱口而出:“也是他大舅哥……”

    话音未落,陆持猛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秒改口道:“他大伯哥!”

    懒得理会陆持在那一霎那的意识形态的斗/争,齐家鸣心下一沉,立刻意识到今天的事儿他恐怕占不到什么便宜。

    而在另一边,真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陆持还在一旁撺掇他弟妹卫麟煊:“不是说报警叫记者吗?那就快打电话吧!别耽误时间,人家八卦记者也是要准点下班儿的——”

    “陆先生!”齐家鸣硬生生的打断陆持的话,强言笑道:“这应该只是一个误会,大家没必要闹的这么大……”

    “那怎么行?”陆持摆了摆手,故作通情达理:“之前齐先生还说过,打狗要看主人。既然齐先生坚持让警察叔叔来主持正义,我们怎么好拂了齐先生想要当一名朝阳群众的兴致。”

    “真的没有这个必要!”听到陆持不着痕迹的嘲讽,齐家鸣只能硬着头皮当做没听懂:“大家都是同一个圈子里出来的。没必要搞得动静太大让外人看笑话。”

    “那也不行。”陆持瞥了一眼王总兄弟,笑容可掬的表示:“就算齐先生这位主人不在意您的狗被打。我们这些好端端走在,什么都没干就被疯狗乱咬的路人也要讨个说法。总不能您一不小心没牵绳子把狗放出来,我们这些被狗咬的路人就要认倒霉吧?”

    “就算您齐家在燕京家大业大财大气粗,也没有这个道理。”

    齐家鸣一直勉强挂在脸上的笑容终于没有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陆持,陆持也毫不在意的笑着回视。

    最终,还是齐家鸣缓缓开口,一字一句顿的吩咐道:“王大富,给卫先生和两位陆先生赔礼道歉。”

    被揍的人反而要给动手的人道歉,这是什么道理?

    然而形势比人强,面对陆持不动声色地步步紧逼和齐家鸣底气不足的要求道歉,被揍的鼻青脸肿的王大富只能顶着所有人的异样目光赔礼道歉。

    陆持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这帮人的恼怒暗恨——既然要给人当看门狗,就要做好打狗给主人看的觉悟。

    陆持轻飘飘的瞥了一眼脸色比调色盘还要丰富的王总,忽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然后,他表情凝重的看向王大富,沉吟片刻,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对不住了。”

    大概是陆持的表情太过诚恳真挚,原本恼怒愤恨的众人为之一愣。还没琢磨出陆持在发什么疯——齐家鸣还以为陆持是考虑到齐家国内的势力不想得罪他得罪的太狠,志得意满时,真想开口寒暄几句,就见陆持忽然伸手揉了揉陆衡的头毛,在大家茫然懵逼的眼神中,真情实感的赔礼道歉:“刚才忽然意识到,为了骂你,侮辱狗了。”

    作者有话要说:  陆持:皮这一下很开心呐_(:з」∠)_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