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40章 恶毒婆婆30

    云初阖了一眼郑沐阳,这可真是原主的好儿子啊,什么事都从原主这里找错处,要原主处处牵就郑大强,怎么的,女人就该牵就男人吗?

    他们哪里来的优越感啊。

    “等我和你爸离婚了,你就不用烦心了,我明天就和他回去,把这婚给离了,谁爱伺候谁伺候,反正我不伺候了。”云初说的很绝决。

    “妈,你别这样,你和爸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这要是离婚了,那像什么样子啊,这是要被别人看笑话的啊。”

    “没事,谁想笑就笑吧,我无所谓。”只要别来云初面前碍她的眼,随人家怎么笑去。

    郑沐阳抚着额,欲哭无泪:“你们难道都不为我想想吗?”

    “我就是为你着想了,所以才忍了他这么多年,他一天到晚的,什么都不做,懒得连脚都不洗,你还要我怎么为你着想,我昨天晚上,不过就是让他洗个碗,他就发那么大的脾气,他还真把自己当皇上了,我就应该伺候他是不是,你这个当儿子的,不会去劝劝你爸,到是一直在这里说我的不是,怎么,我伺候你们两父子,伺候出优越感了是不是,在你们眼里,女人就活该做这些是不是?”云初也来火了,但云初不是像郑大强那样拔高声调,而是一种无形的火,给人产生了一种压迫感。

    郑沐阳是来劝架的,没想到会把云初给惹火了,看云初那火气还挺大的,郑沐阳立马就怂了,辩解道:“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你不是那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云初咄咄逼人。

    郑沐阳怂怂的说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行了吧,你就当我没说过好吧。”

    这还劝什么架啊,他来劝架,反而有种火上浇油的感觉,还不如不回来呐。

    “沐阳,要不你坐下来,先吃点东西再说吧。”张母看气氛有点紧张,出言缓和道。

    郑沐阳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一桌子的菜,还挺有胃口的,可是被郑大强还有云初骂过之后,一点胃口都没有了,气都被气饱了,关键是他这有气还没处发,只能闷闷不乐的说道:“我不吃了,公司还有事,我先回去上班了。”

    “你这就走了啊?可是这饭都还没吃呐,这要上班,还是要把饭吃了啊。”丈母娘心疼女婿的身体。

    “不吃了。”郑沐阳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家门。

    张心妍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郑沐阳,看到他不高兴,张心妍心里反倒是挺爽的,以前她就觉得冼云初把这对父子太当成宝贝了,什么都为他们做了,还总是教育她,要对自已的男人惟命是从,这让张心妍很反感,没想到,今天冼云初竟然还硬气了一回,居然敢骂郑大强和郑沐阳,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过要是冼云初真的和郑大强离了婚,那张心妍还是高兴的,起码有一个,能从这个家里滚出去,不管滚的是谁,少看到一个,她心里也是舒服的,当然,这种话她不会说出来,也只能在心里偷偷想想就是了。

    张心妍一点也不同情郑沐阳,反倒觉得郑沐阳活该,他爸妈要离婚,就让他们离好了,他来凑什么热闹,结果碰了一鼻子的灰。

    郑沐阳走了之后,云初继续吃饭,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而郑大强还在屋里等着别人叫他吃饭,他以为,郑沐阳出去教育一下云初,云初就能很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来请他出去吃饭,可是郑大强在房间里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饿得他前胸都贴后背了,也没人来叫他,无可奈何之下,郑大强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间的门,却发现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郑大强顿时有点懵逼了,这家里的人都去哪里了?

    郑大强看了一眼张心妍的房间,门是关着的,心想难道说这几个女人在睡觉不成?

    他想去看看这几个女人是不是会如他猜测的那般在睡觉,但一想,几个女人要真在睡觉,他这样去看也不合适啊,毕竟他是做公公的,去看儿媳妇的房间算是怎么回事。

    郑大强肚子饿得咕咕叫,也懒得去管云初,径直去了厨房,厨房里收得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他打开冰箱,好在冰箱里面还有一点剩菜,倒是能够填饱肚子,可是一想到这是云初他们吃剩下的,郑大强就气不打一处来,好歹他也是一家之主,居然要吃这些娘们儿吃剩的东西,凭什么。

    郑大强气愤的关上了冰箱,然后摸了摸兜里,发现兜里没什么钱,凑了凑也就三十来块钱,平时郑沐阳都是把钱交给冼云初的,因为冼云初要买菜,和交家里的水电气费,所以钱基本都在她那里,郑大强要用钱的时候,直接问冼云初拿,冼云初也没有含糊过,可是现在他身上没钱了,要是现在去找冼云初拿,那不是在向她低头吗?郑大强可不愿意向云初低头。

    虽然只有三十几块钱,但是吃碗面总够了吧,郑大强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有骨气点,不吃这些残汤剩菜,于是揣着三十几块钱,下楼去吃面了。

    可这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郑大强本以为,吃碗面最多七八块钱,还能喝二两小酒,自己还有的剩,挺好的,可是到了面馆他才发现,这里的面不是一般的贵,一碗二两的牛肉面,都要十五块,而二两的面,他也吃不饱啊,起码要吃三两,那就要十八块了,要是再喝二两小酒,他身上的这点钱,基本就没了。

    不过就是吃碗面而已,居然要这么贵,还好他提前看了价目表,要不然,一会他胡乱点了东西,钱不够付那才丢人。

    服务员见郑大强盯着那价目表看了半天了,也不点东西,就走过来寻问郑大强要吃点什么,郑大强没好气的瞪服务员:“没看见我正在看呐,催什么催。”

    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一下郑大强,他不过就是礼貌性的问了一句,哪里得罪这位老大爷了,说话这么冲,说话这么冲,他爱点就点,不爱点拉倒。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