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续四十六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凭欧阳如静的身份拖延个几分钟,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我并不担心。

    “杀鸡儆猴。”我脑海之中闪现出这四个字。

    市一级的这些官员,消息灵通一点,知道周志国马上就要再进半步,成为本省的书记,l省从张家时代进入了周志国时代,消息不灵通的人,怕是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必须杀只鸡,让这群猴子清楚,我和张承业之间的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甚至于还可能牵涉到上面两大政治集团的相互碾压,谁敢参与进来,谁就要做好掉脑袋的准备。”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目光朝着别墅门口那名为首的副局长看去。

    “就让你来当这只鸡吧。”我嘴里嘀咕了一声。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远处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我透阳台朝着远处望去,发现两架直升机正朝这边疾驰而来。

    稍倾,两架武装运输真升机悬停在滨河别墅小区上方,然后上面的解放军开始机降。一看就是训练有速,每架直升机降下来三十多人,两架直升机一共降下来七十多个人,并且全都是荷枪实弹的军人。

    “控制全场!”一名肩膀上一杠三星的上尉大吼一声,随后七十多名武装到牙齿的战士,很快将现场的特警和警察的枪给缴了。

    我看着他们行动如风的战术动作,脸上露出的凶悍之气,心里便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部队,估摸着至少是师侦查营一级的尖刀部队。

    稍倾,把场面全部控制住之后,那名上尉连长跑到了欧阳如静面前,立正敬礼,大声说道:“报告首长,现场已全部控制,请你指示。”

    我看到欧阳如静朝楼上看了一眼,于是马上离开了卧室朝着一楼跑去,十几秒钟之后,我来到了欧阳如静身边,喘息着说道:“把他带走,其他人放掉。”

    我盯着为首的那名副局长,眼睛里露出一丝寒光,既然当了前锋,那就要有牺牲的准备。

    “王浩,你想干嘛,你现在是通缉犯,已经触犯了法律,你……”

    他的话还没有讲完,便被我打断了:“我触犯了法律?你要搞清楚,是高庆带着五名打手想要殴打我,老子迫不得已才还手。”我说。

    “这是你的一面之词。”他嚷道。

    “高庆难道不是一面之词吗?”我反问道。

    “我们警察会调查,你跟国法为敌,必将粉身碎骨,劝你悬崖勒马。”这人还一脸正气的对我吼道。

    “你就让荷枪实弹的特警来调查吗?还他妈连狙击枪都用上了,是不是,我刚才一露头就要直接一枪打死老子啊,即便老子殴打了高庆,也他妈是治安事件,派出所的职责,这又是刑警,又是荷枪实弹的特警,又劳烦你一个市局的副局长亲自指挥,这几个意思啊。”我瞪着眼前的这名副局长吼道。

    真他妈当别人都是傻子,这么大的阵势,真被他们抓了,我还能有命回来。

    “我们警察怎么办案,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据情报显示,你是危险人物……”

    “让他闭嘴!”我说,懒得听这人冠冕堂皇的那套说词。

    上尉连长朝着欧阳如静看去,只见欧阳如静微微点了点头,他便一挥手对身后的两名战士吼道:“押走!”

    砰砰!

    我看到两名战士朝着那名副局长的肚子捣了二拳,随后把他的两条手臂扭到了背后,同时嘴里还给贴上了胶带。

    唔唔……

    副局长的脸色瞬间变成了杀猪色,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刑警队的人和特警刚要上前,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拉枪栓的声音:“都不准动。”

    我都被这种场面给镇住了,乖乖咧,这可是军人,军令如山啊,估摸着眼前的这位连上只要一声令下,现场的刑警和十几名特警就会被吐吐了。

    “我们也走吧,去部队待几天。”欧阳如静扭头对我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暂避一下,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稍倾,我、欧阳如静、季梦瑶和宁勇四人上了直升机,那名副局长也被押了上来。

    几分钟之后,直升机便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飞去。我盯着被绑起来的副局长,伸手将他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喂,你有几条小命敢掺和到这种层面的争斗?”

    “调动军队是大忌,你们犯了纪律,自然有军事法庭处理你们。”这名副局长瞪着上尉连长说道。

    “我们只是执行命令!”上尉连长说。

    “谁的命令?”

    “至于是谁的命令,你没有资格知道。”上尉连长说道,随后便不理睬这名副局长。

    “你叫什么名字?想知道自己的后果吗?”我盯着他继续问道。

    “哼!”他倒是挺硬气,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来告诉你后果吧,这次的军警冲突需要一个替死鬼,而你就是那个替死鬼,并且到部队之后,你会击伤哨兵逃跑,然后被击毙。”我冷冷的对这人说道,给他判了死刑。

    “你说什么?”他终于有了反应,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听好了,你会击伤哨拴逃跑,然后被击毙,这样大家皆大欢喜,平息了这场风波,而你就是那个冤死的替死鬼。”我一字一顿的说道,每一个字都是扎在他心里的刀子。

    “你们不敢,我要见你们的首长,我要给孟市长打电话。”他终于害怕了,露出恐惧的表情,大声叫嚷道。

    “哈哈……”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不敢?连部队都调了过来,还有什么不敢,你真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欧阳家的女婿,他是国防部欧阳副部长的女儿欧阳如静,你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胆,敢带着荷枪实弹的特警来包围欧阳副部长的女儿和女婿?这种层次的争斗,你个小小的市局副局长都敢掺和?”

    “都是孟市长让我这样做的,跟我没有一点关系,真得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他眼睛里露出惊恐的目光,大声的说道。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也许你的家人还可以继续安全的在江城生活。”我让自己的心变得冷酷下来,拿出了此人的家人对其威胁道。

    张承业太厉害了,如果欧阳如静没有留了一手,今天估摸着我就栽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只是一个跑腿的,孟市长说只要抓住你,他就会帮我运作,坐上正局长的位置,高庆的伤已经验出来了,医生说是轻微伤,我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最终变成了轻伤,根据我国刑法,将人打成轻伤已经构成刑事犯罪,所以我马上带着刑警来抓你,至于特警为什么来了,我真不知道。”

    “哦!”我点了点头,问:“孟市长平时跟谁走得最近?”

    “孟市长平时挺和蔼,跟谁好像都挺好,至于说谁跟他最近,南城分局的贺振,贺振以前是孟市长的老部下。”

    这件事情熊兵已经查了出来,此时只是印证了罢了。

    “你还知道什么?”我问:“你们局长田曙光跟孟市长关系怎么样啊,他为什么没有带队过来?”

    “田曙光啊,他是从分局跳了二级到了局长的位置,我们几个副局长根本不服气他,跟孟市长的关系一般吧,不过刚才我在行动的时候,孟市长把他叫到了市长办公室。”

    我把自己想知道的问了一遍,随后不再询问,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如何把躲在背后的张承业引出来,让他赤膊上阵。

    首先,必须尽快干掉孟书文和贺振两人,既然张承业可以不守规矩,那么接下来我也可以不择手段,实在明面上干不掉孟书文和贺振的话,那就只能暗杀了。

    “王浩,我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讲了,你能不能放了我?”耳边传来那名副局长的声音。

    我瞥了他一眼,问:“你对我有什么价值?我又为什么要放了你?你是当官的,更应该明白,只有自己有价值,才有资格讲条件,现在你最好的价值就是替双方当替罪羊。”

    “我、我可以给你卖命,不会像田曙光那样脚踩两条船,畏首畏尾。”他急忙说道。

    “呃?”我愣了一下,盯着他的眼睛看去,问:“你叫什么名字?”

    “唐永福。”

    “你说田曙光脚踩两条船?”我问,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

    “我是刑警出身,一路从底层干起,跟死神打过交道,田曙光算什么东西,整天坐办公室玩政治,关键时刻优柔寡断,如果我处于他的位置,今天的事情绝对不用调动军队。”唐永福说。

    “我问你,他怎么脚踩两条船?”我重复了一遍。

    “当年传田曙光能坐上局长的位置是因为你的原因,从今天的事情来看,孟市长找他,他心里肯定有数,如果是我,不会去,他既然去了,肯定心里有别的想法,不是脚踩两条船又是什么。”唐永福说道。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他分析的不错,田曙光的电话刚才根本打不通,郝弘志的电话至少还打通过,从这两件事情便可以看出一些很微妙的东西。

    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