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章 帝都之行

    李木武的刚说完, 顿时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李老太没好气地看了眼李木武, 都不知道说他啥好:“还能把你撂家咋地?你这离退休也几个月了,别拖拉了, 提前去办退休手续, 让老三家的明光接你的班。往后他要是能考上大学最好,要是考不上也能有个正经工作。”

    李木森在旁边挠了挠头, 有些不好意思地朝李木武笑了笑:“那啥,我替我家二小子多谢四哥。”

    李木武还有没回过神来:“那我这就不干了?”

    “不干了不干了。”蓁蓁立马笑着说道:“你就跟着你闺女我去帝都享福吧。”

    李木文一家刚到家还没说四合院的事就被一家子大学生惊住了, 李木文连连说了几个好字,兴奋的样子瞧着和他考上了大学一样。大学,尤其是国大和帝都大学这两所学校,可谓是大部分国人儿时的梦想。

    李木文小时候日子苦没上过学, 还是打仗时候跟着政委认了些字, 等解放以后又上了夜校,之后又上了军校。

    打仗时候有没有文化看不出什么差距来, 等正儿八经上了军校学起军事研究、战略研究来,李木文这才意识到差距。因此他当年回老家的时候,为了能让家里多出几个成才的,直接把明西转到了冰城最好的高中, 就是为了让他能考上军工学校。李木文自己的两个儿子也都是军校毕业的大学生,年纪轻轻的已经有了职位,在部队里前途无量。

    李木文家的两个儿子明军和明纪都是解放以后出生的,那时候李木文职位已经不低了, 所以明军、明纪兄弟俩从小生活、教育环境都比较好。李木文觉得,李木武家的五个孩子成长的环境和上的学校肯定是不如明军和明纪,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木武的五个孩子居然都考上了大学,就能看出这几个孩子平时上学时多扎实多吃苦了。

    李木文把叫明军把带来的茅台来出来:“这可是咱老李家最大的喜事,咱今天可得好好庆贺庆贺,等过了年咱回帝都,娘就带着三弟一家住我家里,也让我好好孝顺孝顺您。”

    李木文的妻子薛文华听到这话微微皱了下眉头并没有说话,她倒不是嫌弃老家的人,可这老老少少加起来六七口的人,家里塞不塞的下两说,真住在一起实在是闹的慌。

    李老太虽然没看见薛文华的神色,但也一口回绝了:“不用了,我们这一大家子老的老小的小,住在你家文华挨累不说,我们也不自在。去年过年你回来那会儿,蓁蓁拿了两条从山里挖的大黄鱼让你去买房子,你买到没有?”

    李老太一家到帝都肯定得先在四合院落脚,李老太索性把话说明白了,让大家都知道是蓁蓁的房子,省的年头久了再生别的心思就不和美了。

    李木文还没说话,全家人又炸了锅:“大黄鱼?大黄鱼是金条吧?”李木森目瞪口呆地问:“这玩意咱只听过可没见过,娘你咋之前不给我们看看长啥样呢?”

    “长啥样,就是黄澄澄的样子有啥好看的。”李老太堵了回去:“再说这是蓁蓁挖的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今天我把话撂这,这大黄鱼已经托老大换了钱买了房子,直接写的蓁蓁的名。谁都甭打的歪主意,要不然可别怪我烟袋锅子不留情啊。”

    张春华看着李老太严厉的眼神,嘴皮子动了动,想把话咽回去却又实在有些不甘心:“她才多大呀,捡了大黄鱼不也应该是家里的嘛,还能真给她一个孩子?”

    “就真给她能怎么的!”李老太瞅着她讥笑了下:“你要是不服气你也山上挖去,挖多少都是你的,我们也不和你分。”

    看着张春华的黑脸,王新雯抱着面条乐呵呵的跟着挤兑了一句:“明北快去给老婶找个铁锹再找一个筐,等一会老婶要去山上挖金子呢。”

    李木林瞪了张春华一眼,连忙赔笑道:“娘,你知道明书他娘就这个德行,别和她一般见识。”

    蓁蓁见四叔有些尴尬,连忙转移了话题:“大爷,您帮我买的房子是那种四合院吗?”

    “是,在帝都的一个湖边,里头老大了。”李木文说道:“都叫人收拾出来了,只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去住,只让人打扫干净了,家具被褥啥的都没置办呢。”

    蓁蓁一听兴奋坏了,连忙拽着李老太问道:“奶,咱啥时候去啊?”

    李老太盘算了下,蓁蓁三月份就开学,咋也得在之前把房子收拾好,她叫明东拿了日历过来看了下日子,琢磨了一会说道:“咱早点走,初十就出门,不耽误蓁蓁上学。”

    等到初十那日,老李家收拾出十几个大麻袋,米、面、油都得带着,毕竟粮食关系都在老家,到帝都可买不到粮食,铺盖卷儿一人一套也都得背着,现在可没有现成的棉被褥子卖。蓁蓁虽然看着大包小包的头疼,可也不敢贸然帮着收到空间里去,毕竟人太多,很容易看出破绽来。虽然大家可能猜不出空间之类的东西,可保不齐会瞎琢磨什么。

    一家人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上了火车,就连明军、明纪两个都一人帮着扛了一麻袋粮食。到了帝都,明西带着明北、王新雯和面条到自己家落脚,李老太带着李木武、王素芬和蓁蓁暂时住进了李木文家。

    知道李木武他们只是暂煮在自己家,薛文华走恢复了热情,一到家就让勤务兵帮着把东西先放到地下室里,自己带着他们去大院的澡堂子洗澡去。

    短暂休息了一天,蓁蓁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的四合院,想想上辈子自己只能蹲在四合院门口留口水,这辈子居然也能拥有一座,简直和做梦一样。

    军区大院和后洋离着不是很远,李木文领着李老太、李木武一家浩浩荡荡的走着去了后洋。此时还是正月,天气又冷,逛后洋的人不是很多。李老太看着这弯精致的湖水,砸了砸嘴:“比咱家南大河窄多了,瞅着也不深,里头能有鱼不?”

    李木文哑然失笑道:“咱那永翠河最后能并到黑江去,这两个没啥可比的。”

    李老太顿时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我家蓁蓁没别的爱好,就喜欢上山下河,我看着帝都山也不高水也很深的,以后她没地方玩了可咋整。”

    蓁蓁有些不好意思的挽住了李老太的胳膊:“奶,往后我要正儿八经上学了,也不能总和以前一样老逃学瞎跑了。”

    “看看看,说漏了吧,我就知道你以前指定逃学来着。”李老太像是抓到蓁蓁的小辫子一样哈哈大笑起来:“有一回我上你学校趴窗户就没瞅见你。”

    蓁蓁讪笑了一下,连忙佯装对周围一切都十分好奇的样子:“大爷,那个四合院在哪里呀?”

    李木文指了指前方:“就是那家。”

    李老太看着高大的大门顿时张大了嘴:“哎呀,这么大的门,里头得有四五间屋吧。”

    李木文笑着拿着钥匙开了门,又顺手把要是递给了蓁蓁,笑着说道:“你得在后头再加一个零,这个院子以前是一个郡王府的一部分,现在里头留着中路的四进的宅子和后头的一个小花园。”

    李老太听了当时腿就软了:“哎呀,这是过去的王府呀?那我们到底能不能住这啊?”她警醒地看了看四周,小声地问李木文:“会不会挨批/斗啊?”

    “不会的,娘。”李木文扶着她进了垂花门往里走:“那个时候过去了,再没有那种糟心的事了,您就在这住着,往后日子好着呢。”

    李老太这才放了心,她拉着蓁蓁的手,穿过游廊。这座王府没有遭到什么破坏,里面的东西保存的都很完好,就连游廊头顶上的花纹还清晰可见,两边的木头柱子虽然褪色但看着依然十分有气派。

    推开正院的门,里面的博古架和架子床已经擦的干干净净,蓁蓁立马就扑了上去,摸着架子床上精美的花纹眼睛都直了:“这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古董啊。”

    李木文顿时笑了:“蓁蓁年纪不大知道的还不少,连古董都懂。”

    蓁蓁羞涩的笑了笑:“以前从废品收购站倒腾了不少书出来,上面说过这个。大爷,这每间屋子都有家具吗?”

    李木文摇了摇头:“就这个正房的架子床最气派,其他房间基本都空着,倒是后面的有一间后罩房也有张架子床,更精美一些,只是没这个大,估计是给女孩住的闺房。”

    李木武站在里头有些手足无措:“这大院里也太多屋子了,冬天得点几个炉子啊,这也没有山去拖柴火,是不是得买煤啊?”

    原本兴奋的东摸西看的王素芬一听这话顿时也冷静了下来:“那可咋整?咱可领不到煤票。”

    李木文闻言立马笑道:“正想和你们说这事,这一片的四合院有的国家征用了,有的分配给了个人,因为这一片地方比较特殊,所以年前还下了文件征求意见,问愿不愿意统一安装暖气片,安了以后冬天不用烧煤烧炕屋里就特别暖和,不过咱这屋子多,只怕暖气费也贵。”

    李老太还没想好呢,就听蓁蓁一口应了下来:“装,每个屋子都装上,不知需要多少钱?”

    “安装管道这一块不需要个人出钱,不过后期暖气费得自己交钱了。”李木文书:“买房子的钱还剩了一些,回头我给你。”

    一家人把这座大宅子从头到尾逛了一遍,等蓁蓁看到花园里太湖石的假山依然完美无损时,乐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大爷啊,您这买的可不只是四合院啊,简直是座豪宅啊。”

    李木文被蓁蓁逗笑了:“反正当时剩下的比较好的就是这一座了,你也是正好赶上了时候。”

    等从四合院出来,李老太着急搬出来住,连忙问李木文说:“有没有木匠能打家具的,最好不要票啥的?”

    李木文刚来了帝都才两年,对这一块也不是很熟,他回头问了问勤务兵,勤务兵摇了摇头:“都是在商场和供销社买。”一句话李老太心里就凉了半截,这两个地方哪个少了票都不好使。

    蓁蓁眼睛转了一转,走在李老太旁边和她商量:“我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废旧市场卖旧家具啥的。”

    李老太一听连忙拉住她的手:“那可不行,你来帝都第一次出门丢了可咋整。”

    “奶,我都是大学生了,往后还要一个人上学呢,正好我熟悉熟悉帝都,以后好带你们四处去转转。”蓁蓁笑吟吟地说:“再说我大爷家一打听谁都知道地方,我走不丢的。”

    李木文闻言和勤务兵说了两句话,几个勤务兵和警卫分别从口袋里掏出一些大团结来递给了李木文。李木文数了数大约有五百块左右直接给了蓁蓁:“你是大人了,又是在黑省的高考状元,大爷相信你,你自己转转,就当是锻炼了。要是实在买不到,我再给你想办法。”

    蓁蓁惊喜的把钱接过来,俏皮地朝李木文敬了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李木文笑了笑,留了一个勤务兵帮蓁蓁带路,便带着其他人走了。

    目送着李木文一行人走远了,蓁蓁才琢磨起四合院的摆设来,这样真正的古宅就要把那些古董家具才匹配,不过想着自家底子薄,要是真把空间那些品相完美的黄花梨的、楠木的、紫檀的家具摆出来就太惹眼了,不如先从废品收购站买一些,其他的以后再说。

    意识先在几个废旧收购站扫了一圈,倒发现了几个有家具的地方,她佯装不知道的样子,问旁边的勤务兵:“最近的废品收购站在哪里?”

    勤务兵老老实实的指了一个方向,正是蓁蓁之前看的地方。

    两人用了一天的时间把附近的废品收购站转了个遍,蓁蓁为了高考已经有两年没逛过帝都了,居然又发现不少好东西。一天下来,蓁蓁买了五把断了腿的椅子,楠木的也有,黄花梨的也有,还有一些看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掉下来的紫檀的、楠木的木料,也都买回了家。

    原本以为只能找到这样的东西,结果很让蓁蓁惊喜的是,她居然从一堆木头堆里看到了一个暗紫色的铜炉,无论看颜色看底款看细节都像是宣德炉。

    蓁蓁在冰城买的白家的藏品里头就有一只宣德炉,只是那只是黑褐色,而这只是暗紫色而已。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擦了擦上面的污垢,蓁蓁眼睛亮的仿佛会放光:“同志,我挑好了。”

    大街小巷的跑了一天,勤务兵晚上陪着蓁蓁回了李家,上去和李木文汇报:“只买了些破桌子烂椅子和一堆没用的破烂。”

    “没用的破烂?”李木文靠在椅背上:“什么样的东西?”

    “脏乎乎的铜炉、破木头块、一些乱七八糟的印章、砚台什么的,幸好都是从废旧收购站买回来的,不值什么钱。”勤务兵耿直的说道。

    李木文轻轻笑了笑:“你只管保证她安全就是,旁的别管。”

    李木文想的挺好,谁知第二天蓁蓁就把勤务兵给甩了,用勤务兵的话说那是跑的比兔子还快,一眨眼就跑不见人影了。

    蓁蓁在帝都的大街小巷逛了七八天,终于把主院的正房和东西厢房给收拾利索了。正房东侧本身就有的架子床给李老太住,西间是李木武和王素芬住的屋子,蓁蓁把洋楼里一个民国时期的红木床摆了出来,看着既大方又不惹眼。洋楼里有不少红木箱子,都挪了出来,一个屋里摆了两个。

    东厢房蓁蓁准备给明北一家住,放的是在山窝里苏未然他们用了十年的洋床。因为年头久了,所以床看着有些旧了,但其实这些都是冰城资本家从海外买回来的进口货,躺上去又软和又舒服。

    蓁蓁住西厢,除了一个放了一个架子两个箱子以外其他的什么都没往里摆,她准备找人把后罩房那个架子床搬到自己屋来用。

    听说蓁蓁一个人把屋子都收拾利落了,全家迫不及待地都过来了,李老太一瞧床也有了,箱子也有了,立马拍板定了:“把被褥粮食都扛过来,今天就住这。”

    李木文一听连忙劝她:“娘,您才在我家住了不到十天就要有,要是让外人知道还以为我不孝顺呢,咋也得再住一个月。”

    “可是我住那不自在。”李老太特别耿直的实话实说:“虽然你家有个小院子吧,可才巴掌大的地方,都没法种菜,我不爱呆。你看这地方多好,后头有那么大块的地,等开春了我都给种上菜。”

    蓁蓁脑补了下太湖石旁边围了一堆大白菜的场景,默默的捂上了眼睛。

    李木文都服气死老娘了:“咱家吃的菜有人送,不用买。”

    李老太撇了撇嘴:“自己种的好吃。”

    其实李老太也不是非较真吃自己种的菜,只是她和大儿媳妇总共没见几面,住在一起彼此客客气气的李老太觉得特别别扭。像王素芬就不一样了,俩人相处了一辈子,彼此都互相适应,性格相投、口味一致,关系好的和亲母女似的。

    见李老太非得搬过来,李木文只得让人用车把被褥和粮食帮着拉了过来,还送来了煤气灶、锅碗瓢盆暖水瓶搪瓷缸子、炉子等日常用品,另外又让人送来几袋子煤炭和一些蔬菜。

    当天晚上李老太躺在大床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兴奋的睡不着觉,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了:“我一想我睡在王爷的床上就激动的睡不着,那啥,蓁蓁,要不咱把这床挪了,找人给我砌个炕呗。”

    蓁蓁:“……”

    ***

    家里都安顿下来了,转眼也到了快开学的日子,明北、王新雯、蓁蓁三人一起去学校报道。帝都有电车,他们住的地方和学校都是有名的地方,都有停靠站牌,来往十分方便。

    国大的西门和帝都大学的东门斜对着,因此明北也不着急去学校,决定先去帮着蓁蓁和王新雯办手续。走在校园里,蓁蓁好奇的大量着周围的一切,如今的帝都大学比蓁蓁前世到底一游的时候看着沧桑许多,不过瞧着也更有韵味。

    蓁蓁和王新雯不是一个系,因此宿舍也不在一个楼层。蓁蓁的宿舍是201,朝南的一个屋子,此时正值中午,暖暖的阳光洒进来,照的浑身都暖洋洋的。

    蓁蓁选了靠窗下铺,打了盆水把床铺擦的干干净净的,趁着屋里没人,她从空间取出了一床鹅毛褥子铺在下面,又把自己带的褥子铺在上头,最后铺了一个素色的床单,清新的颜色看着既简单又大方。

    收拾好床铺,蓁蓁又从空间里找出来一个粉底碎花的床单,直接改成了一个布帘子,把自己的床铺围了起来,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拉上,无论做些么都更隐秘一些。

    蓁蓁把屋子收拾干净,那边王新雯也收拾妥当了,三人从楼梯间碰上便准备一起去国大那边看看,刚出了宿舍区没多久,一个背着行囊穿着中山装男生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同学问一下,去法律系报道往哪边走?”

    王新雯立马笑了:“咱俩是同系的,我刚报道完,你从这边过去往湖那边一拐就能看到报名处。”

    “谢谢同学。”男生道了谢以后拎着行李匆匆地离开了。

    王新雯和明北走了几步,忽然发现蓁蓁没跟上来:“赶紧的,你想啥呢?”

    蓁蓁吞了吞口水,有些颤抖:“我忽然想起来,我们这一届的学生应该会有一大部分成为未来的牛人吧。”看着明北二人茫然的眼神,蓁蓁在心里默默地念叨了一句:“连未来的二把手都是我同学,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直到三人进了国大的西门,还没走到报名地点,一个更为眼熟的人进入了蓁蓁的眼帘,蓁蓁忍不住开始畅想:也许我的未来,也会成为同样牛逼的存在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你说你还想咋牛逼?

    哈哈,话说那一批学生真的是太多太多厉害的人物了,不过男主还是没出现,别着急哦。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