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章 第 86 章

    蓁蓁从菜市场回来, 把买的活鸡活鸭交给了明西和明北,让他们收拾妥当。至于郗俊杰送的鸽子, 蓁蓁琢磨着今天估计吃不了,便打开笼子放在正院里, 给了元宵一把小米让他喂鸽子玩。有蓁蓁的异能控制, 也不怕鸽子会飞出院子。

    蓁蓁一早就出去跑步又买了活禽回来, 她总觉得自己身上的味道不怎么好, 看着小侄子玩的开心, 蓁蓁便回到西厢, 关紧窗户锁上房门进了空间,放出满满一盆温泉水, 蓁蓁迈了进去躺在浴缸里泡澡。

    闭着眼睛在浴缸里小憩了十分钟,蓁蓁这才睁开眼睛从架子上拿过来从华侨出商场买的洗发水搓洗着长发, 又用沐浴液把身上都涂抹了一遍,随即打开花洒, 温泉水从里面喷洒而出,把身体冲洗的干干净净。

    洗好了澡,蓁蓁也不急着出去, 她裹着浴巾, 控制着空间的温度调至三十度左右, 徐徐微风吹过,不多时就把一头黑亮的秀发吹干了。

    十月的中旬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蓁蓁找出一件自己织的一字领宽松版型的毛衣套在了身上,下面穿了一条牛仔裤。因为这个时候因为某部电视剧的原因, 牛仔喇叭裤成了年轻人追逐的时尚,但是蓁蓁不是很喜欢喇叭裤,因此跑了几个地方特意买了比较瘦的普通版型的牛仔裤,又去找成衣铺的人收了裤脚,穿上以后不但显得腿又细又长,还特别精神利落,那叫一个好看。

    蓁蓁用意识扫了自家院子一圈,见明西和明北两个还没有给鸭子褪好毛,因此也不是特别着急出去,对着镜子梳了一个公主头,搭配着有些弧度的刘海儿显得甜美可爱。

    刚刚打开房门,蓁蓁就听到外面有人拍门:“老李,我们来了。”

    蓁蓁刚一愣神,就见李木武从屋里出来,嘴里大声喊着:“来了来了。”一溜烟的去请人进来。

    蓁蓁用意识往门口一扫,就见门口站着一对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属于上乘的夫妇,而郗俊杰站在他们身后,一脸震惊和崩溃的模样。

    李木武把人请了进来,郗俊杰在生无可恋的同时又庆幸自己有跑完步沐浴的习惯,唯独身上穿的衣裳有些太过随意了一些,郗俊杰顿时有些后悔,要是知道来蓁蓁家做客,应该穿那身剪裁合体的白西装过来的,谁知自己亲爹不声不响的坑了自己一把,直接破坏了自己的所有计划。

    原本郗俊杰的想法是等毕业上班后,穿着手工定制的西装、锃亮的皮鞋,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到蓁蓁家拜访,可现在自己顶着刚洗完还有些松软的头发,穿着一身休闲服,跟在自己爹妈后头,和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郗俊杰看到蓁蓁从内院出来朝自己微微一笑,瞬间有点想哭的感觉。

    凌秀蓝正和李木武互相客套呢,忽然看到垂花门前站着的亭亭玉立的少女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这么多年无论是在帝都、魔都还是在法国,凌秀蓝自认也见过不少容貌出众的女孩,可是有这样超凡脱俗气质的女孩还是第一个。

    凌秀蓝本来就是爱美之人,性子又很爽朗,因此在看到这样一位好看的少女时赞美之词一串串的从脑海里往出冒,她忍不住问李木武:“李先生,这是您的女儿吗?长的太美了!”

    李木武听到李先生这样的称呼,顿时有点手足无措:“那啥,大妹子,你这样叫我不习惯,要不你和老郗一样叫我老李得了。”

    那必须不行啊,这样好看的女孩凌秀蓝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法儿拐回自己家当媳妇,老李这种随便的称呼怎么能叫呢。

    凌秀蓝也听丈夫提过李家的情形,因为换了一个接地气儿的叫法:“老李大哥。”

    李木武这回放松下来了,一个劲儿的咧嘴笑:“这是我闺女,小名叫蓁蓁。”

    凌秀蓝也顾不得后头拿着礼物的儿子了,快步走上前拉住蓁蓁的手,亲亲热热地问她:“你叫蓁蓁?听我家老郗说,你也在帝都大学上学?”

    “叔叔阿姨好,我叫李明蓁,是帝都大学新闻专业的学生。”蓁蓁落落大方的一笑,扶着凌秀蓝过了垂花门。

    一到主院,凌秀蓝就被满院子的肉鸽震惊到了,虽然自家的肉鸽买了才两三天,但是凌秀蓝觉得,老李家的肉鸽咋这么像自己买的那批鸽子呢?正琢磨着呢,凌秀蓝就看到院子角落里的笼子,瞬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提手上绑着的蝴蝶结还是自己扎的呢。

    凌秀蓝立马回头看向沉默了一路的儿子,只见他脸上微红,虽然极力掩饰,但是不自觉追逐蓁蓁身影的目光还是让凌秀蓝看出了端倪,凌秀蓝顿时醒悟了:合着儿子以前不是不开窍,原来是没遇到这么漂亮的姑娘。

    鸽子见到有人过来,连忙拍了拍翅膀都飞到角落里去了。蓁蓁看着满地的鸽子也有些懊恼,刚才光顾着去接郗俊杰一家,却忘了把鸽子收起来了。她连忙朝鸽子拍了拍手,只见十只鸽子立马争前恐后地跑进笼子里,乖乖的蹲着不动,蓁蓁连忙把笼子的门关上。

    凌秀蓝见李家的这个小姑娘才一早上功夫就把这些鸽子训练的这么听话,顿时十分惊讶:“你以前养过鸽子吗?”

    “没有。”蓁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过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家里山上常和鸟玩,比较熟悉它们而已。”

    想着这些鸽子还是郗俊杰送来的,既然人家大人来家里做客了,于情于理都得郑重地道个谢:“还没有谢谢阿姨送给我家这么多肉鸽,今天您来了,也尝尝我的手艺。”

    “好!好!好!”凌秀蓝笑的合不拢嘴,回头看着儿子有些尴尬的神情顿时笑的更开心了,想不到他居然还有这个能耐,都知道划拉家里的东西出去讨好女孩子了。

    看着在笼子里挤的满满当当的肉鸽,凌秀蓝已经想到了自家不断消失的野鸭子的下落了,她挽住蓁蓁的手,笑盈盈地问道:“上次那个野鸭子好不好吃?”

    “好吃,特别肥。”蓁蓁笑弯了眼睛:“阿姨的野鸭子养的可真好,做出汤来味道很鲜美。”

    “喜欢就好。”凌秀蓝笑容满面地说道,又意有所指地看了眼郗俊杰:“我们家俊杰啊还催着我多养些野鸡野鸭肉鸽子呢,你喜欢吃什么和阿姨说,我就爱养这些东西。”

    顺着凌秀蓝的视线,蓁蓁的眼神也落到了郗俊杰的身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这怎么好意思,这几个月已经吃了您家不少鸭子了呢。”

    凌秀蓝想了想自家丢失的鸭子数量,默默的在心里点了点头:是吃了不少!

    李老太和王素芬刚刚听李木武说邀请邻居来家里做客,王素芬连忙趁人没来的时候又擦了一遍地,把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收了起来。虽然如今正屋东西分别住了李老太和李木武夫妇,但是李老太和王素芬都是干净人,恨不得一天把屋子擦三遍,啥时候都是锃亮的。

    李老太把李木文送来的各种水果一样挑了一些出来,装了满满一盆叫谢雅楠和王新雯去洗,等听到外面说话的动静的时候,洗好的水果已经装在盘里端了上来。

    蓁蓁家所住的四合院是以前王府的中院,因此前院到正房的布局和郗俊杰家有所不同。郗长波一边欣赏着古老宅子的原始模样,一边正房,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水的酸枝家具。

    老李家来帝都已经快一年了,社会环境越来越宽松,不用票据买东西的地方和渠道也越来越多,蓁蓁借此机会又趁机往家里添了不少家具,因为买宅子剩下的钱都在她手里,因此家里人也没琢磨太多。

    住在这种古香古色的宅子里,蓁蓁也不爱往里头摆新打的家具,因此家里几个屋里除了最开始的清朝的几样东西,后来添置的最差也是民国仿清样式的,像正房厅堂里摆的这套家具正是仿清朝的酸枝镶嵌彩螺的,桌椅用正反面双工雕刻了富贵吉祥、五福捧寿、竹报平安等花纹。

    因为并不是特别稀罕的古物,因此郗长波和凌秀蓝并没有特别关注家具,而是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落在摆在正厅里的一排兰花上。昨晚在郗俊杰房里看到的兰花品种,这里基本都能看到,再一瞧花盆,都是同品种一个系列的,一瞧就是一起买的。

    “大娘您这花养得真好。”凌秀蓝笑着夸了一句。

    “都是我家蓁蓁弄来的。”李老太一说起自家孙女除了夸就是夸:“她从小就爱倒腾花花草草的,啥玩意到她手里养的都可好了,你要是喜欢走的时候搬两盆。”

    “我家里也有不少兰花。”凌秀蓝笑着说道:“我平时也爱伺弄个花花草草的,只是养的一般,回头明蓁若是有空就到我家去坐坐,一起聊聊花啊草的,大娘您不知道,我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李老太乐呵呵地说:“你要是不嫌她闹得慌就叫她去玩,以前我们在黑省的时候也都是到各家串门唠嗑啥的,这来了帝都谁也不认识,就是想唠嗑都没地方。”

    “以后大娘和大嫂没事了去我家聊天,平时孩子上学不在家,我一个人也闷得慌。”凌秀蓝特别热情地说道:“都说远亲不如近邻,更何况咱两家是一个王府拆开的宅子,就隔着一道墙,更应该多多亲近亲近才是。”

    “行,那你没事也来我家玩,我家虽然没有那么多花,但是种了不少菜,你想吃啥来摘就行。”李老太也闷久了,见到有人愿意和自家打交道,立马爽快的答应了。

    屋里说的正热闹,蓁蓁端着茶盘进来了。家里面有李木文送的好茶叶,为了显得自家郑重,蓁蓁还特意从空间里找出一套晚清官窑的瓷器用来泡茶。

    郗长波掀开茶盖,轻轻品了一口,赞了句:“好茶!”

    凌秀蓝接过蓁蓁递过来的茶放在一边的桌案上,看着她打心眼里高兴:“好孩子,快别忙活了,咱坐下说说话。”

    “好。”蓁蓁笑盈盈的答应着,转身又给郗俊杰送了一盏茶。

    自打进了正屋,郗俊杰已经快速调整好了心态,既然穿着随意一些那就表现得好点,但总不能自暴自弃留个不好的印象。因此蓁蓁一端过茶来,郗俊杰连忙站了起来接过茶盏,还没等放桌上就迫不及待地夸了一句:“你泡的茶真好,我今天可有口福了。”

    蓁蓁笑弯了眼睛:“你还没喝就知道我泡的茶好了?”

    郗俊杰眼里脸上都是笑容:“我闻的到你泡的茶香。”

    郗长波打一进来光顾着和李木武说话,之前压根就没注意到身后儿子的举动,这会儿看到郗俊杰殷勤的样子,郗长波顿时得意洋洋:臭小子,还说不认识人家姑娘,瞧这拍马屁熟练程度,怕是喜欢人家姑娘很久了吧。

    李老太把老花镜戴上,细细下打量了郗俊杰一番,眼里带了几分喜欢的神色:“呦,这是你们家孩子?长的也太好了。”

    凌秀蓝连忙笑道:“还是你家李明蓁长的好看,不瞒大娘说,我也走过不少地方,见过的美人儿也不少,明蓁这孩子不但漂亮,关键是带着股灵气儿,一瞧就让人喜欢。”

    谁都喜欢听旁人夸自己家孩子,凌秀蓝话音刚落,李老太乐的眼睛都眯上了,王素芬见人家老夸自己闺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你别瞧着她文文静静的,其实上蹿下跳的野着呢。”

    “活泼才好呢。”凌秀蓝忙说:“我家俊杰就是太安静了,原先还知道七点来钟和他爸出去一起跑步,现在他爸每回叫他,他都不去了。”她看着蓁蓁面上带着欢喜的神色:“既然蓁蓁和俊杰是同学,又都是法语专业的,以后可以约着一起多参加些校内活动。俊杰,你在学校也多照顾着些蓁蓁。”

    话音刚落,刚刚收拾好鸡鸭的明西和明北进屋来打招呼,明西一眼看坐在最末位的郗俊杰,有些惊讶地说道:“咦,这不是每天早上和蓁蓁一起跑步的小伙子吗?原来就住在隔壁呀?”看着众人瞬间安静下来,明西还有些摸到头脑。

    打明西打住在四合院起就发现蓁蓁每天一早出去跑步的事,因为爹妈和奶奶跟蓁蓁住一个院,明西还以为家里人都知道这事呢,所以大咧咧的说了出来。此时他见所有人不说话,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又讪笑地补充了一句:“老早了,五点半就出去跑步了,赶上我们在部队的时候了。”

    李木武:……

    郗长波:……

    明西看着所有人都盯着自己,尤其老爹那眼神,像是喷火一样,顿时尴尬的往后退两步:“那个,我忽然想起来蓁蓁让我收拾的肉鸽我还没有弄好,那啥,我还是先杀鸽子去吧……”

    见明西跑的飞快,蓁蓁也佯装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既然鸭子都收拾好了,我得赶紧去烤上,炉子一早就点好了。”她又和郗长波和凌秀蓝打了声招呼,又偷偷给了郗俊杰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特别没义气地溜了。

    郗俊杰硬着头皮看了眼幸灾乐祸的爹妈,望着表情十分复杂的李木武顿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毕竟原本他的计划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呀。

    相对于父亲舍不得女儿的心理,李老太和王素芬则显得高兴多了,以前在北岔的时候,像蓁蓁这么大的孩子早都结婚了,偏生老李家一个比一个结婚晚,到蓁蓁这里整天就知道上学看书的,李老太还真担心她没长那根筋。

    既然可能成为未来的孙女婿,李老太看郗俊杰的眼神就苛刻多了,这模样倒没的说,李老太活了这么大年纪,还没见到长的这么俊的男孩子呢,看着教养也挺好,至于性格人品之类的,单靠看还看不出来,得以后接触久了才知道。不过想想以前在北岔和蓁蓁同龄的男孩子,李老太还是比较相中郗俊杰的。

    看着李木武凶神恶煞地看着郗俊杰,李老太有些心软的帮着打圆场:“其实早上出去跑跑步很好,身体好了老了才不遭罪。你看我们家木武,这辈子干的都是力气活,还不是仗着小时候天天上山锻炼出来的。”李老太瞪了李木武一眼,笑着说道:“以后明北早上起来也跟着去跑步,别整天傻吃苶睡的,和人家多学学。”

    明北刚进屋坐了没两分钟就躺枪了,他还没在搞清楚状况,挠了挠后脑勺看着旁边的郗俊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是你呀,我每回从学校坐车回家都能看见你。”

    郗俊杰笑了笑:“我也在帝都大学,正好顺路。”

    “真巧。”明北咧嘴乐了:“那啥,我叫李明北,你叫啥呀?”

    “郗俊杰,西语系法语专业。”

    “郗俊杰……西语系法语专业……”明北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在回想着什么:“这个名好耳熟。”明北冥思苦想了片刻忽然眼睛一亮:“对了,上学期的时候听我媳妇说过,她说我家蓁蓁说你长的好看,法语专业蓁蓁就记住你的名了。当时可把我媳妇吓坏了,她拽着我要去看看你到底有多好看,后来因为要准备考试,我们还一直没捞着去呢。”他仔细看了看郗俊杰的脸,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是挺好看的,要不然我妹指定不带记住你的。”

    李老太看着明北直叹气,这都考上国大了,怎么心眼子一点都没长呢,啥实话都往外抖落。见明北一副要继续开唠的架势,李老太忍不住喊了他一声:“别在这傻坐着,蓁蓁不是要烤鸭子嘛,你去帮你妹添柴火去。”

    “哦。”明北站了起来,还不忘和郗俊杰打声招呼:“晚上你几点回学校啊,咱一起走,车上唠啊。”

    郗俊杰不用往李木武那看,也知道明北这顿打是跑不了了,他实在在这里也坐不住,趁机也站了起来:“李奶奶,要不我也去帮忙吧?”

    看着郗俊杰在屋里备受煎熬的样子,李老太点了点头:“去玩玩吧,别沾手,家里人多,不用你帮着忙活。”

    郗俊杰应了一声,跟在明北后面匆匆地离开了正房,直到顺着长廊到了后头的厨房,这才松了一口气。

    几个孩子都走了,凌秀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李大娘,我和您说,我这儿子从小就清冷的性子,遇到什么事都一副面不改色的沉稳样子,像今天这样局促不安的模样我还是第一回见。”

    李老太笑眯眯地说:“俊杰和蓁蓁都是大学生了,都有自己的主意了,处个对象还偷偷摸摸的不告诉家里。现在电视上不都是讲什么自由恋爱,那就让他们自由处去,咱们大人别管太多,省的掺和深了又不乐意。”

    李木武一听顿时委屈坏了:“蓁蓁才多大就处对象?”

    王素芬瞅了他一眼,立马给他拆台:“不小了,我像蓁蓁这么大的时候都怀着明东了。”

    “那不一样。”李木武顿时急了,憋了半天,李木武终于想了一个借口出来:“我闺女学习好,我闺女全班第一,我闺女特等奖学金。”

    郗长波刚要说话,李木武又怼了一句:“我闺女还会钓鱼!你儿子有啥能耐的?”

    郗长波淡定地看着:“我儿子喜欢的女孩比较能耐。”

    李木武:……太不要脸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新,再捉虫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