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黍子和老夫子同是阳明真人的弟子,当年阳明真人险些将掌门之位传给黍子。

    只是谁没有料到监狱里的妖皇逃走会和黍子有关。

    “这位小师叔被逐出师门后只得沦为散修……”

    宝玉望着陵村上空的剑光,眉头微簇。

    段陵仿佛什么都明白似的,点着头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寻这溪水的声音一行人来到山涧一个简陋的亭子前。

    亭子由茅草搭建而成,牌匾倒是精致,匾额上赫然写着“听雾亭”。

    “妙,实在是妙。原来在这浮山雾也是可以听的,只是此间并无雾可听呀?”

    宝玉终于忍不住冲段陵白了一眼。

    此时晴雯已听到不远处松树后面有什么动静,他断定一定是什么大型飞禽藏匿在附近。

    北堂羿从水牛背上跳下来,将水牛收入腰间拴着的小竹筒里,冲那棵松树喊道:“苓师叔快现身吧,今日可是有贵人的。”

    但见一只仙鹤从松树后面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仙鹤看了一眼晴雯、宝玉和段陵,松树下霎时腾起一团白雾。

    白雾散尽,一个白衣少女赫然出现眼前。

    原本简陋的听雾亭也化作一座气派的山门,只是那块牌匾却没有变化。

    一向多话的段陵见到眼前种种变化终于收起了话匣子。

    晴雯像是对此熟门熟路,没经北堂羿引荐径直走向去向那白衣少女行礼。

    白衣少女点头微笑道:“你终于来了。”

    晴雯此前从未来过浮山山门,自然也是第一次见这白衣少女,然而此时却又跟他早前见到宝玉和段陵一样,初次相见搞得跟故人重逢一样。

    北堂羿看到这些也不惊讶,只是跟宝玉和段陵说道:

    “这位是听雾亭执事,白苓师叔,我们都叫她苓师叔。你们自报家门,入籍,听她的便是。”

    宝玉突然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地向北望去。

    段陵欲上前安慰,北堂羿冲他摇摇头,片刻后对宝玉讲道:“念念不忘自有回响。”

    他这句话是对宝玉说也是对晴雯讲。

    白苓走到宝玉跟前看了一眼他背着的桃木棍,摸摸他的头说道:“迟暮与我也有些交情。不曾想他老人家一生从未收徒,最后却收了这么可人的小兄弟为徒。”

    遇到师父曾经的故人,宝玉只是似笑非笑、似忧非忧地看了一眼。

    “你这剑倒是不错,只愿你在我浮山能多花点心思在修行上。”

    听到这话段陵尴尬地连连点头称是。

    ……

    雾气从溪水中升起,山门复归茅草搭成的简陋亭子。

    站在亭子里,只需静心凝气宝玉和段陵也能听到其中隐藏着的玄妙之音。晴雯天生听力异于常人,雾气初起之时便可知其一二。

    白苓一手执笔一手执白卷对三人说道:“把你听到的说出来。”

    “你们听到的将决定你们入门之后的去处,不可轻视。”北堂羿插话道。

    段陵抢先道:“行走天下间,犹如雾气凝结在松针上,一步一世界。”

    白苓望着心思纯净的宝玉问道:“你呢?”

    “据我所见,牛吃草也自有一番大道。”

    “胡说,牛岂通大道。”段陵忍不住怼道。

    “你果真心思纯净,不同于常人,我替迟暮感到高兴。”

    众人将目光转向晴雯,却见他一脸忧心。

    “我什么都没听到,真的。”哪料到晴雯竟抛出这么个答案。看他那眼神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白苓淡淡笑道:“没有错,其实这雾中本无玄机。”

    “可是我明明听到了。”段陵急切地讲道。

    宝玉也替自己申辩:“我也听到了。”

    “你二人听到的也不假,这正是这听雾亭的妙处所在。你们无须多生念头。”

    晴雯闭眼长叹道:“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一套没一点革新。”

    白苓就地盘膝而坐,溪水声、风声立时消去。声音消散后,白苓身上散出阵阵奇香,这香气纵使反复闻到也可使其神清气爽。

    晴雯靠着听雾亭闭目养神,又仔细听了一遍,仍旧一无所获。

    “段陵在落山前务必赶到西峰,一会有西峰的弟子前来相迎。”白苓调息齐声说道:“宝玉和晴雯随北堂羿上北崖。”

    “为啥,独独我去西峰,他们俩却能留在主峰。”

    “你有所不知,西峰虽只是我浮山宗下院,然而我浮山天下行走却都出自西峰。你去那儿自然更合适些。”北堂羿给段陵解释道。

    段陵听到天下行走几个字眼前顿时闪着光。

    “我们该上山了。”宝玉叫醒晴雯。

    晴雯睁开眼睛,此时干溪之上出现一座青石桥。此桥由一块完整的青石搭建,桥两端并不接地,看起来就像悬在地面上。

    “过了这苍生桥,可就是我浮山的人了。即便是长安城那位站在权力巅峰的皇帝也不能来这儿要人。”白苓说着看了一眼晴雯。

    后半句无疑是晴雯这些年来最想听到的话。

    过桥后,一道剑光自天外飞来,随着剑光而至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背长剑少年。

    少年是西峰季清风门下大弟子龙骑,他也是浮山新一代天下行走,和宝玉一样沉默寡言。

    段陵随龙骑去了西峰,晴雯与宝玉再次踏上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笔直山道。

    山道依溪水而走,两旁有青松遮蔽,显得格外幽静。

    二人跟着北堂羿走了多时,干溪竟不曾变小。

    山道越往上走变得越开阔,石阶磨损也越来厉害。快到南涧甘溪宫时,北堂羿突然催促着水牛走得越来越快。

    宝玉只得小跑着方能跟得上,小跑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却发现晴雯非但没有加快步伐反倒摊开双腿长长坐在光滑的石阶上。

    “我实在走不动了,歇会儿,你们先走。”晴雯对望着自己不知该说什么的宝玉说道。

    北堂羿让水牛停下来,打算催促比自己还懒的晴雯,然而似乎已经晚了。

    他从牛背上跳下来时,一道剑光从甘溪宫飞出停在山道上。

    那道剑光犹如一道暖光,从起势到消散不到一眨眼功夫。

    晴雯漫不经心地看着那道剑光停在自己眼前。

    剑气散去,一个衣衫凋敝的老翁与自己相聚只有七级台阶。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