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当年所有的真相

    陆纪珩听的心里一紧,眼眸骤紧,低沉的声音说道:“星冉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你想干什么?”

    赵雨濛一冷笑的说道:“你认为我会干什么?陆纪珩,你要不要来找一下蓝星冉?”

    陆纪珩人已经淡定不下去了,他已经边说边走的走向了停车场,“赵雨濛,我不知道你想耍什么花招,想套我,拿着星冉的手机假装绑架了星冉是吗?”

    赵雨濛笑道,俯视的看着星冉的说道:“蓝星冉啊蓝星冉,看来你一直喜欢的男人也不怎么喜欢你嘛。”赵雨濛话音刚落,一脚踢向了星冉的脚部,星冉闷哼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手机另一边陆纪珩听的一清二楚星冉的声音,他清楚星冉的声音是怎么样的,他声音嘶哑的说道:“赵雨濛,你别伤害星冉,你有什么冲我来。别伤害她,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千万不要拿她出气,你想怎么样对我你说了算。”陆纪珩别说着,边启动车子往星冉的住所开去,

    赵雨濛冷笑的发出声音,“陆纪珩啊陆纪珩,我终于找到你的软肋了,但是你这个软肋让我很不爽。”说着,赵雨濛一脚踢向星冉的腰部,星冉猝不及防的叫了一声。

    赵雨濛看着蓝星冉痛苦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爽了。

    手机里陆纪珩听到星冉痛苦的叫声,心里很是心疼,“星冉……”

    “陆纪珩,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就算我在木屋里面烂死,我也不需要你来救我。”星冉大声的叫喊道。

    赵雨濛也不和陆纪珩多费嘴舌了,“陆纪珩,我现在算着你来的时间来找蓝星冉,你能来找得到蓝星冉吗?我给你五个小时的时间,我就看你能不能找得到她。如果五小时之内,你找不到她的话,那么你见到她的只是她的尸体了。对了,最后警告你一下别去找警察过来,不然你连星冉的尸骨都找不到。”说完,之后赵雨濛挂掉了。

    她俯身的看着星冉说道:“陆纪珩说任务太艰巨,不来找你了。”她眼眸阴暗不悔的。

    星冉冷笑的的看着赵雨濛,“不来就不来,我刚刚已经说了,我不想见到他,他最好别来。”

    赵雨濛看着星冉一脸冷傲的一脸,看着很不爽,干脆的站起身,她厌恶的这是她对着感情有着绝对的相信的人,她反而是相信陆纪珩一定会来找她。

    赵雨濛不爽的拽着星冉的头发,寒意发抖的说道:“我看你是不想陆纪珩来到这里看到你这幅模样,或者你不想和他作对亡命鸳鸯是吗?对了,我要告诉你,无论陆纪珩来还是不来,你都得死。他要是没有找到你,那么你就早一点死,如果他找到你的话,我们慢慢玩最后再让你死。”

    陆纪珩一路的狂奔到星冉的居所,上楼看到所有人都坐在了一起,还有警察。他知道了星冉出事了,但是他是那么晚才知道的一个人。他的心不由得颤抖一下疼,陆纪珩往里面走的每一步都是沉重的,周临路看到陆纪珩还是来了,本来还想打电话让他来的。

    乔桀琛走过去问向陆纪珩,“你有接到电话吗?赵雨濛打来的电话。”

    赵雨濛这个名字,着得周临路、安琦和连笙齐齐的朝陆纪珩望去。

    陆纪珩质疑的眼神看着乔桀琛,他怎么知道赵雨濛打电话给他了。陆纪珩掏出手机递给警察,“这是赵雨濛就是嫌疑犯打给我的电话,她说让我在五小时内找到受害者,我接听的时候按了手机的定位,看看能不能查出来。”

    乔桀琛就知道这件事情和赵雨濛脱不了干系,没想到真的是赵雨濛,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到了星冉大概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因素吧。

    连笙激动的站起来,“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有可能是赵雨濛呢?她本来对星冉就不怀好意。”

    安琦没想到的是赵雨濛竟然在a市,她的心提起来的看着连笙,“我想星冉这一次恐怕……”情敌的对抗,真是凶多吉少。

    连笙摆摆手说道:“别胡说八道的,星冉不会有事。”

    警察检查了一遍,摇摇头的说道:“不好意思,查不出来。我估计她已经把卡丢远了,定点的位置是在水里,我实在搜不到。”

    乔桀琛看着陆纪珩说道:“你和赵雨濛通话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异常啊,她周围的环境之类的?”

    陆纪珩仔细的回忆着,当时没有其他的声音,“那里好安静,没有声音,应该会是一个密室。”

    “没有了吗?”乔桀琛担心的问道。

    陆纪珩气愤的回忆起,刚刚在通话的过程中。星冉到底有没有给他一点提示的意思,星冉好像只说了一句话,整个通话过程中,对,一句话。到底说了什么,现在怎么脑袋一片混乱,这是关心则乱。

    等等,好像又一句话,那是斗气的一句话,“陆纪珩,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就算我在木屋里面烂死,我也不需要你来救我。”

    不需要来就我……

    没有关系……

    木屋烂死……

    “木屋……”陆纪珩呢喃的搜索到关键词,对着警察说:“木屋,附近看看有没有木屋。”

    警察将范围缩小,“在牛花村那一带,那里很多花草很多树木,但那里确实有一个木屋,特别严实,那里的人基本是荒废了那木屋,因为那木屋特别的偏僻,基本就废了这木屋。”

    “锁定这个木屋,开始行动。”警察局的人认真的说着,已经开始装备齐全的行动着。

    陆纪珩看着警察说:“那个嫌疑犯说我一定要去,你们在后面跟着可以吗?必要的时候才出动,我害怕她知道有警察,对星冉不利,求求你们了。”

    乔桀琛申请的说道:“我也去,你们把我也带上。”

    警察很为难的说道:“这……你们两个人也去这不合适吧。”

    “我可以自己断后的,就让我也去吧。”乔桀琛自告奋勇的说道。

    连笙和安琦对视一眼,这个男人对星冉还蛮上心的。

    “行吧,出发。”警察最后还是妥协了。

    星冉一脸干涩的发呆,她嘴唇干涩的想喝水。赵雨濛在一边和她大眼瞪小眼的,星冉无奈的看着赵雨濛说道:“就算,陆纪珩真的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赵雨濛叹息的说道:“当然是把我受过的伤在你身上重演一遍给他看。”

    星冉看着赵雨濛很无奈,这个女人在爱情上已经成了疯子。

    “赵雨濛,你有没有反思过,其实你今天的下场会是这样,并不是我和陆纪珩造成的,而是你自己造化弄人。你当初要不是骗了哥哥,下药迷晕我们,哥哥也不会误会我那么多年,也不会在发现真相之后责怪你。你当初犯下的错误,就应该承担起来,这没错。”

    “不,是你们都是你们的错。”赵雨濛走近星冉,狰狞的面容说着:“你知道吗?其实,那迷药我是给陆纪珩准备的,准备生米煮成熟饭,但是出了一些小意外,所以……”

    星冉的直觉告诉她,这个意外是个大意外,对于她来说是个不能接受的信息。

    “所以什么?”

    赵雨濛得意的看着星冉说道:“你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我偏不告诉你。”

    “赵雨濛,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明明自己的错误却赖在我们的身上,而你自己一点错都没有吗?”

    赵雨濛无所谓的抖抖肩膀,“我有错,错的就是为什么不早点把你杀死,我应该在英国的时候就应该找人把你个奸污了,那样让你没有心思在活在世界上,让你没有心思去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星冉愤怒了,她生气的说道:“一直勾引哥哥的人是你。”

    赵雨濛掐住星冉的脖子,生气的说道:“你再说一次,看看。”

    星冉被掐住脖子,死死的说不出话。

    陆纪珩自己开的车来,乔桀琛坐在了警察的车里。到了牛家村的时候,陆纪珩停车说道:“我待会我先进去,你们隐蔽起来,我不想让赵雨濛知道警察来了。千万不能让她发现,所以到时候我给你暗号可以吗?或者是里面的动静太大,你们再闯进来。”

    警察点点头的说道:“可以,没问题。”

    陆纪珩独自的开车到了木屋前,停下车。赵雨濛本来掐住星冉的脖子,朝外一看是陆纪珩的车,他下车观摩这木屋的形状。赵雨濛冥思苦想,真没想到陆纪珩那么快就找到这来了,她看着蓝星冉,“陆纪珩来了,和你一起受死了。”

    “你为什么非得去伤害一个你爱的男人,你不就是爱他所以才恨的吗?”星冉忍不住哭出来了,眼泪挂在脸上。

    赵雨濛的心里一阵的揪痛,“叩叩叩……”敲门声,随后是陆纪珩的声音,“星冉,你在里面吗?”

    赵雨濛看向星冉,刚刚的揪痛感全无,看着星冉淡漠的说道:“因为他爱的不是我,所以我也要把他毁了,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蓝星冉可怕的看着赵雨濛,“你太可怕了,你简直就是个魔鬼。”

    赵雨濛冷意的一笑,打开门陆纪珩怔怔的站在门外,敌意的看了一眼赵雨濛,“别这么看我,你想要的女人在里面。”这句话让陆纪珩恨不得马上冲进来。

    赵雨濛在陆纪珩进来之后,还特意的看了一下周围有没有异样,才关上门,

    陆纪珩走进来看见蓝星冉狼狈的坐在地上,身上的礼服已经污秽成不是样子,地上的泥沼脏兮兮的。

    蓝星冉或许知道陆纪珩会来,她给的专门提示如果都领会不到的话,真的白白生活在一起那么多年了。

    陆纪珩着急的过去扶起蓝星冉的时候,赵雨濛走过来说:“陆纪珩,我让你进来不是让你带走蓝星冉的,并且你觉得我会让你出去吗?”赵雨濛说着,钥匙在手上摇晃着,门上忽然多了一把锁。

    “赵雨濛,你……”陆纪珩扶着蓝星冉生气的看着赵雨濛。

    赵雨濛把钥匙藏在兜里,一副胜在必得的样子说道:“我告诉你,你以为我让你来就那么轻松的让你把蓝星冉带走吗?实话告诉你,我今天一个都不会让你们走,你们不是很想在一起吗?那就做一对亡命鸳鸯吧。”

    陆纪珩将蓝星冉护着身后说:“你针对我就好,何必这样对待星冉,你有恨意对我,冉冉她没有做错什么。”

    赵雨濛冷笑,“蓝星冉罪不可恕。”她恨意十足的望着星冉,一边走一边走到一个木箱拿出一瓶红酒,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瓶药,笑着说道:“你们知道红酒把安眠药会死亡的吧。”说着,她把安眠药加在红酒里,肆意的笑道:“这只有一瓶红酒,要不你喝要不她喝。”这句话对着陆纪珩说的。

    赵雨濛在陆纪珩的眼里看到了迟疑,更是大笑的手说道:“蓝星冉,看清楚你身前的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你。”说完,再看向陆纪珩,“陆纪珩你不是说你宁愿自己承担一切都不要我伤害她吗?那你自行了断,喝了这一瓶红酒,那么我们三个人的关系就再也没有瓜葛了。”

    “你的话算数?”陆纪珩怔怔的望着赵雨濛说道。

    赵雨濛嘴笑的笑容渐失,但表情肆肆旦旦的说:“当然。”

    蓝星冉叫唤的说道:“陆纪珩,你不能相信她,她是个怎么样的人,你很清楚,你怎么能相信呢?”

    陆纪珩朝赵雨濛走去,从她手中拿过酒瓶,蓝星冉绝望的摇摇头。赵雨濛的眼眸中是惊讶也有失落,陆纪珩看都没有看而是转身看着星冉。

    他重重的叹息一声,陆纪珩看着蓝星冉竟是苦涩的一笑,星冉眼眶里噙着眼泪,陆纪珩缓缓的开口说道:“对不起,星冉,我没能好好的保护好你,我有愧于你。我现在唯一能够奢求的就是你不要去恨我,你之前不是说我的出现让你很困惑吗?没我烦着你的日子你应该会更好的生活吧,现在要在我和你从中选择,不如我先做个了断,反正像我这种渣男没什么值得留念的。”说完,陆纪珩仰头将红酒一灌而尽,星冉错愕的站着脸色尽是苍白,眼眶内的眼泪掉落,脚似无力的靠着墙壁,

    赵雨濛眼里闪过一丝的不甘,陆纪珩喝完将酒瓶甩落在地上,看向赵雨濛,冷意瑟瑟的说道:“你满意了吗?可以放星冉安全的离开了吧?”

    赵雨濛眼泪滑落的看向陆纪珩,眼泪全是倔强,“不行。”

    陆纪珩生气的看着赵雨濛,生气的说道:“你出尔反尔?”蓝星冉奔向陆纪珩说道:“我早已经说过,不能相信她。她叫我们过来,根本存心对针对于我的,和你没有关系的。”星冉看着赵雨濛,“你不过就是想展现你是赢的那一方,而我是输的那一方,你为什么要让陆纪珩喝下加了安眠药的红酒,你灌我喝下去不就好了吗?这样你永远都可以赢了。”

    陆纪珩按过蓝星冉的身子,郑重的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我该怎么办?你不能死,你绝不能死。我选择喝下那瓶酒就是为了保你,你必须给我安安全全的走出这道门。”说着,陆纪珩将星冉身上绑的手和脚的绳子一一解开。

    赵雨濛冷冷的看着蓝星冉和陆纪珩,“这样吧,看在你们都这样要死要活的的份上,我就和你们说一个大秘密,我现在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星冉看着赵雨濛说道:“我倒想起一件事情了,你要不要听听你曾经做过的某件事。”星冉慑人的语气说道:“我记得有一次,我回陆宅的路上,忽然有个贼说有人花钱买他刮伤我的脸,要不是那天陆纪珩及时赶到的话,恐怕我的脸已经溃烂不成了吧。这件事情和你必然脱不了干系,那个人是你雇的吧,也是难为你了英国那么大老远的雇一个人。”

    赵雨濛看着星冉没有反对的意思,反倒挑眉,嘴角的冷笑说道:“对,是我找人干的,你是怎么猜到的?”

    “我和那个歹徒说过话和现在绑架我的那个人口供一致,都是有人雇了他,所以才那么做的,你的出现让我也想到了当年的事情,真的是你。”星冉鄙夷的看向赵雨濛。

    赵雨濛倒没觉得自己怎么错了,一个女人为了守护自己的爱情,何错之有。“那时候,我发觉陆纪珩她对我越来越冷漠,所以我派人去查,发现原来都是你蓝星冉一直在蛊惑他,我恨不得把你大卸八块,所以我想一个解恨的办法就是找人划伤你这个勾引人的脸蛋。”到现在,赵雨濛心里面还是有一口闷气。

    “你这是心里做祟。”星冉即便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掩盖不了此刻赵雨濛悲愤的心情。

    赵雨濛看着星冉肆意的狂笑,星冉的潜意识里认为她受刺激,有些敏感疯了。然而此时,赵雨濛说道:“蓝星冉,你想知道之前你十八岁成人礼那天,陆伯母和我说了什么吗?”

    陆纪珩看着赵雨濛,紧张的说道:“我母亲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赵雨濛看着陆纪珩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很好奇,她笑意正浓可接下来的语言却瘆人,“她让我离开你,说我配不上你,我不服气,我凭什么就不能和你站在一起。她说我离开你,我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资金出国留学还是最好的大学,我当然不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但是我同时也要得到你。”

    蓝星冉觉悟到,说着,“所以,你说的那个下药原本……”

    “原本,是想要生米煮成熟饭的意思,可当我被陆伯母叫上去之后,我就改变我所有的一切想法了。我要让陆纪珩对我有愧疚之心,我要让他等我一辈子,所以我故意造成他对不起我的样子,将你们迷晕之后,再将你们送到了床上,让当天的宴会人来看看兄妹乱伦之耻,怎么说我当天还是做到我要的事情,他们是相信的。而且那天之后,陆纪珩对我的态度确实有所改变,我就知道我成功了。”赵雨濛说的时候很有战胜的心理,她心里是雀喜的。

    “你这么的算计我,你心里难道一点的愧疚感都没有吗?”陆纪珩愤怒的说道。

    蓝星冉拉住了陆纪珩,她或许对这样的结果她心里是清楚,但是她不知道事情的经过竟是因为陆纪珩妈妈的反对她做的一系列事情事不过是为了保全自己。星冉怔住的看着赵雨濛说道:“我为你做这样的事情感到可耻,实在是令人呕吐,你害我可以理解但是哥哥你也可以这么不计丝毫的算计吗?”

    陆纪珩听到星冉叫的那声哥哥,心里温暖了些许,想到了很多以前温暖的画面。就算是下一刻死他也觉得值得了,终于得到了她的那句话唤叫。

    “我并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做的有什么不对。”赵雨濛无悔的说着看向陆纪珩.

    陆纪珩拉着星冉的手说:“我们走。”此时,赵雨濛轻轻的说道:“陆纪珩你不是很想知道,那一天在医院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哪吗?明明我不是去到酒店的那个人却到了医院。”

    星冉也疑惑的看着赵雨濛,此时赵雨濛别提心里多爽,这也是她压制心底的一个大秘密,陆纪珩原本手握住的石头想警告外面的警察进来,可是听到赵雨濛说的这则消息时,手里的动作迟疑了一下看着赵雨濛。

    “这些事情我也不怕说了,那天,我去办理出国手续的时候,你妈妈知道我和你还有交往,说我不守信用,明明拿了一大笔钱还和你有往来,我也没有想到你父亲会拿当天的酒杯化验,他们已经知道从中是我做梗,是我做的这些事情,一直追着我说让我和你说实话。我死活都不依……”

    赵雨濛说着,但是陆纪珩另一只手握得星冉的手越是紧,他的另一个手握着石头有些嵌入他的手掌心。蓝星冉的一手被他握着,她能感受到陆纪珩的紧张和不安,当年的事情对于他来说无疑就是一场噩梦。

    “后来他们说要是我不亲口说的话,他们会亲自的和你说,我怕事情会暴露你一旦知道了之后会怨我那样的对你,所以一直开车尾随他们,在高速路上,一个转角处没有监控视频下,我当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脚踩了油门特别快,车忽然的加速,我就是想追上她们而已。谁知,她们的车的车子也加速的开着,不巧撞上了那棵大树,车毁人亡。我知道那天下了一场很大的大雨,雨水会洗清一切的罪证,然后我佯装开车经过这里,看到这一切拨打了医院的电话。所以那一天我还看见了你被送进医院,我就顺便在医院那里陪着你。”赵雨濛说的时候好像和她没有关系一样,她说的毫无一丝的感情。“直至我去外面经过的时候,医生说你父母抢救无效死亡了。”

    “你这个杀人凶手。”星冉悲愤的说道,可恶的看着赵雨濛。

    陆纪珩已经呆滞了,那时候母亲和父亲死亡的模样在他面前还是历历在目的。他怨恨的眼神瞧着赵雨濛,渐渐的说道:“你会得到你应有的报应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