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随随便便就嫁了

    “打什么人?”

    简芷颜进了电梯,无辜的眨着漂亮的丹凤眼,“喂喂,你说什么?这边信号不好,我听不到,迟一些再给你打电话,拜拜!”

    语毕,忙挂了电话,掩着小嘴窃笑,只是笑容慢慢的沉寂了下来,眼眸微红的咬住了唇瓣。

    电梯到了楼下之后,她又摇摇头,咧唇一笑,走出电梯时不小心跟拐角处走过来的人撞个正着,一时站不稳被撞到了地上。

    一个很年轻的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扶她起来,“小姐,很抱歉,您没事吧?”

    简芷颜笑眯眯的罢手,“没事,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只是刚说完,见到他时愣了下。

    她记得他刚才撞到的人应该是穿着一声白色西装的男人,比这个男人还要高一些。

    她这么想着时,感觉到电梯里面投来一抹冰冷深沉得让人窒息的视线像盯着砧板上的鱼肉那样盯着她!

    她顿时浑身发寒,抬头向电梯看过去时果然见到了一个身穿白衣,身材颀长高大浑身贵气的男人,只是……

    她还不及看对方的脸,电梯就啪的一声关上了。

    ……

    “嘟嘟嘟——”

    第二天一早,她还没醒来chuang头的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将她吵醒了。

    她眯着眼儿摸到手机,睡意浓郁的接起了电话,“喂……”

    那边传来了一阵低沉威严怒吼,“立刻给我滚回来!”

    简芷颜将手机拿远了一些,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蹙起浓密带着三分英气的眉头,“爷爷,一大早的内分泌失调啊,干嘛啊?”

    “干嘛?昨天你干了什么,啊?半个小时滚不回来以后你就别想再在外面住了!”

    差不多四十分钟后,简芷颜开着她那辆红色California回到了简家老宅。

    她刚到家的时候,偌大的别墅大厅里只有她母亲在客厅用餐,看到她忙起来,关心的问:“回来了?吃早饭了吗?”

    简芷颜摊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继续睡觉,含糊的应声,“还没呢,爷爷呢?”

    “楼上书房。”简母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拉着她,“先不管你爷爷,先跟妈说说昨天的事,你——”

    “还不上来?”

    此时,楼上一个年约七十的老人站在走廊冷声说。

    简芷颜耸肩,“哦。”

    “家嫂,你也一起。”

    一进去简老爷子的书房,简芷颜差点又睡了过去,简老爷子沉着老脸扫了她一拐杖,“坐好!”

    简芷颜见这次她爷爷似乎特别生气,只得装模作样的坐好,却笑眯眯的问:“爷爷,一大早发这么大火,干嘛呢?”

    “你干了什么好事你不知道?”

    说着,拍了拍茶几上的报纸。

    简母见状也忍不住呵斥,“小颜,你昨天实在太不像样了!人家订婚你去凑什么热闹?你看看报纸上是怎么写的。”

    简芷颜拿了过来,瞟了一眼标题,满不在乎的撇唇,“哦,这次倒是没有像上次那样颠倒是非,不过也不全是对——”

    “你就不知道收敛一点?”简老爷子脸色无比的阴沉,“你去听听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我跟你爸的?我已经退休了无所谓,可你爸现在还在位,你给我省点心!”

    简芷颜无辜,“我就闹了这一次而已。”

    “你还想闹多少次?学校你也不好好上课,整天出去外面闹!老师都投诉上门来了!你看看你,将自己的名声搞得多臭?”

    “我又不在乎。”简芷颜喝了口水,“再说了,该学的我都学了,我去学校干什么啊?不是浪费时间吗?考试的时候我去不就成了?况且每次考试我不都是满分的么?”

    说到这件事,简母也是生气不已,“你不在乎我们在乎,你这样子,全京城的人都怎么想你?本来以你的条件将来条件好的男人随你挑都行,可现在呢?闹成这样谁还敢要娶你?哪个父母接受得了这样的儿媳妇?”

    她随口反驳,“听信外面的流言蜚语的男人送我我也不要!”

    她不知悔改的样子简母被气得不轻,“你——”

    “好了,家嫂。”

    简老爷子罢罢手,打断了简母的话,脸色阴沉的看了眼简芷颜,“爷爷今天叫你回来就是想跟你说说你的婚事。”

    简芷颜喝着水,被简老爷子的话惊得呛了下,“咳咳,什……什么?”

    不只是简芷颜,连简母也满脸惊讶,“爸,您这是什么意思?”

    “证爷爷已经叫人去帮你们办了,等一下应该就能办妥——”

    “证,什么证?爷爷,您该不会……”

    简老爷子一脸严肃,不像是开玩笑的,简芷颜这回笑不出来了。

    她不但笑不出来,还被吓得脸色都白了,“不,爷爷,您什么意思?您这是干什么?”

    连对方姓甚名谁,长的是圆是扁都还不知道,她居然就跟那男人领证了?

    “你说什么意思?不找个人管着你,以后你还不得翻天了?”容老爷子脸色阴沉,勃然大怒,“你看看报纸,你看看你把我们简家几十年的清誉都毁成什么样了?这两年你爸爸还有机会往上升,本来你爸爸是最有潜力升上去的,可前两天上面的人跟我说了,要是你继续这么闹下去,你爸爸连候选的资格都没了,也就相当于你爸爸这些年来的付出全都白费了!你会毁了你爸爸毕生追求的仕途!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吗?”

    简芷颜脸色刷白,“这,这么严重?”

    简老爷子被气得脸红脖子粗,激动的说:“不然你以为呢?”

    事关女儿的终身大事,简母也急,可丈夫的事业她也不能不在乎,可还是忍不住心急道:“爸,就算是为了镇业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把孩子给嫁了——”

    “慎之这孩子虽然出身一般,可要配这个死丫头也是绰绰有余了!”

    简老爷子不以为然的反驳。

    “出身一般?”

    简母更接受无能,“那他现在在做什么?做官?到什么职位了?省级的还是——”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