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越冬以眠019,重新交朋友

    “你想买这些小本子?那放学后我带你去?”

    “ 不用,你跟我说一下,我自己去买就行了。”

    林晚失落的收回了目光。

    下了早读,程颍东就走了过来找董眠,也看了眼黎越铠一眼。

    黎越铠似笑非笑,“你还真当我十恶不赦了?”

    程颍东不语。

    一般人哪里会无缘无故的伤害一个帮助自己的人?所以,就算他不是十恶不赦,也好不到哪里去。

    温声对董眠说:“我们出去外面走走?”

    董眠也没什么事干,也就起身跟他出去了。

    一般来说,下课那点时间他们也只是在走廊里走走而已,看程颍东却带着她往教室背后的草坪走去。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眼前,黎越铠翘起的唇角微微的沉了下来。

    林晚惊愕的说:“你和程颍东高一的时候不是同桌吗?我以为你们关系挺好的。”

    黎越铠不语,林晚觉得下课了呆在课室里太闷,“我们也出去走走? ”

    黎越铠淡淡的说,“不了,我困了。”

    董眠那边,他们两人走远了一些后,程颍东才开口,“黎越铠在早读时间和你说了什么?”

    “我跟他道歉,他说让我中午请他吃饭他才接受我的道歉。”

    “ 他这是得寸进尺!”

    明明错的人从头到尾都是他,她是受害者,被迫道歉就算了,他竟然还这副态度,程颍东觉得黎越铠真的是太过分了。

    “算了,以后不惹他,和他拉开距离就是了。”但她想到他坐在她后面,她就觉得想拉开距离都难,“我等一下就让老师给我调个座位。”

    “这样不好,你这么做,他或许还会以为你是故意针对他的,我忽然觉得你放平常心对他就好。”

    “是这样吗?”

    董眠不太懂这些,程颍东点头,“对。”

    她相信程颍东,也就没了换座位的念头。

    中午放学后,董眠扭头回来问,“去哪里吃?”

    “你想去哪里?客随主便。”

    “食堂。”

    “ 也可以。”

    “一起?”程颍东走了过来,看了看了眼黎越铠。

    “可以啊。”

    “你们要一起去吃饭?”林晚在他们说道这里,才迟疑的开口。

    他们不是下课之前还像是闹掰了,老死不相往来吗?怎么忽然就好到可以一起吃午饭了?

    “一起?”程颍东开口。

    林晚看向了黎越铠,看到黎越铠耸肩表示无所谓后,笑,“好啊。”

    四人一起去食堂排队,打了饭后,程颍东买了两瓶罐装啤酒,也买了两罐饮料。

    啤酒他和黎越铠一人一瓶,而饮料则递给了董眠和林晚。

    程颍东见今天早上黎越铠没有再怎么骚扰过董眠,觉得黎越铠是真的说到做到,当以前的事一笔勾销了,那过去的事不管是谁对谁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和董眠都不想和黎越铠起什么纠纷,因为代价太大了,他们承受不起。

    所以,与其和黎越铠这样斗下去,还不如拉近彼此的距离。

    这些事他知道董眠不懂处理,也就由他来做了。

    他举起了啤酒罐,看向黎越铠,“越铠,从今天开始,我们重新来交个朋友?日后大家互相照顾?”

    董眠见程颍东怎么做,她也学他那样,然后看向了黎越铠。

    黎越铠咧嘴一笑,“好啊。”

    说完,和他们碰了碰瓶,“干了。”

    “好,干了。”程颍东说。

    干了这瓶酒或者是饮料后,他们也算是冰释前嫌了。

    董眠看他们昂头不断的喝,她也努力的喝,但是喝了一半就喝不下去想吃饭了,她看了眼他们,“我……能不能回去宿舍再喝?我保证我会喝完的。因为喝完这瓶我就饱了,吃不下饭了。”

    程颍东还没说话,黎越铠看她那万分认真的模样就噗嗤的笑了出来,笑够了就冷着脸严肃的说:“不可以,说了干了的。”

    董眠‘哦’了声,只好皱着眉头再喝,黎越铠笑声更加响亮了,“看不出来我是开玩笑的?”

    董眠:“……”她确实看不出来。

    不过,他既然说他是开玩笑的了,她就放下了饮料,低头开始吃饭了。

    “越铠,你和董眠还有程颍东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前两天要这么对董眠?”饭后,董眠,程颍东两人和林晚还有黎越铠分开走,林晚问黎越铠。

    “没什么,就因为一点小事,闹得不愉快而已。”

    黎越铠也觉得那天他扔了董眠的笔记本冲动了点。

    但是在董眠说不要跟他做朋友,说他是坏人的时候他确实不高兴了,因为在他的心里,他确实是将她当半个朋友的。

    长这么大了,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尤其是那件事过去了这么久了,他们现在都同一个班了他们还这么对他,他心里有气也是正常的吧?

    而且,他更气董眠,他对她也挺有好感的,而她对程颍东明显比对他好多了。

    想到这,他忽然开口问:“董眠和程颍东在……谈恋爱?”

    “没有。很多人,包括老师在内都以为他们在谈恋爱,但董眠说他们只是朋友。”

    “只是朋友?你相信?”

    “我相信,董眠她其实不会说谎,她和程颍东关系虽然亲密,却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举动来。而且听程颍东说他能上重点班,董眠帮了他很多,所以他很感激董眠。他也知道董眠在人与人的交往上不太懂变通,他也很关心他,所以才会对董眠特别关照。”

    “而董眠呢?她性格比较闷,本来就没什么朋友,程颍东这么关心她,对她这么好,她和程颍东走得近也是正常的。”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谈恋爱,老师不可能由着他们这么下去。”

    她和董眠还有黎越铠同班了一年多了,对于他们的事,自然就清楚了。

    黎越铠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些?我以为你知道的。”

    “高一的时候,他们还不熟,对于他们的事,我知道的不多。”

    说完,他罢罢手,“我先走了。”

    “越……”

    她想叫他送她回去宿舍的,可他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

    心底那股失落又堵住了她的心门。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