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越冬以眠280,给她打电话

    呼吸慢慢变得急速,腹部翻滚的热流,蹿向身体各处,下腹尤为明显。

    黎越铠脸色微变,抬头对上正从楼上下来的倪舒,目光冷得渗人!

    倪舒一顿,面上不显山不露水,“下完了?”

    黎越铠脸色冷冷,开口时声音已经沙哑一片,“你叫人给我下了药?”

    “ 下药?下什么药?”

    黎越铠正要开口,腹部的暖流越窜动得越频繁,他脸色凸显出不正常的潮红,黎老爷子明白了,脸色震怒,“小舒,怎么回事?”

    “ 我——”

    黎老爷子跟管家吼,“叫救护车!”

    “发生什么事了?”

    唐一玥刚踏入大门,听到里面的动静,忙问。

    黎老爷子眸光一闪,“一玥?你怎么过来了?”

    唐一玥笑道:“阿姨打电话给我,叫我过来喝汤,陪她聊聊天。”

    黎越铠还残留丝丝理智,咬牙冷笑,“唐一玥,看来……看来是我高估你了!你……根本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唐一玥脸色苍白,“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不关一玥的事,是我自己的主意。”

    瞒不过,倪舒只好承认,黎老爷子怒不可遏,“小舒你疯了?我前两天跟你说什么了?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吗?”

    “ 我也是为越铠好,我是他亲妈,我还能害了他不成?!”

    黎越铠唇边噙着的冷笑不变,轻推开了老爷子,呼吸粗重,闷哼着,跌跌撞撞的往楼上走,黎老爷子忙跟上,“越铠你这是干什么?爷爷叫人送你去医院。”

    倪舒忙上前,“小铠——”

    黎越铠避开了她,上楼,钻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连衣服也不脱,直接进去浴室开了花洒!

    寒冷如冰的冷水当头洒下,点点滴滴,犹如冰渣从天而降,扎得疼痛,冷得蚀骨。

    倪舒吓到了,不断的拍着门,“小铠,小铠!你在里面干什么?快点出来啊!”

    七年过去了,黎老爷子苍老了不少,真的急坏了,“小铠,爷爷在,没人能把你怎么样,你快出来,外面雪刚停,正是最冷的时候,别冲冷水,不然你会没命的!”

    门被拍得砰砰作响,黎家乱成了一团。

    唐一玥站在楼梯口看着,脸色一青一白,站了一会后,转身离开了。

    黎越铠冷得脸色青紫,浑身发抖,结实有力的双腿发软,但他咬牙忍住了。

    外面的人见黎越铠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怕他在里面出事,顾不得太多了,立刻叫人来把门撞开,撞不开拿锄头劈开。

    折腾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冲进去时,浴室流水声撞进耳朵,寒意隔着浴室的门都能感觉到。

    黎老爷子大力拍着磨砂的玻璃门,“越铠,不要再闹了,快点开门,开门!”

    这门是玻璃门,劈的时候太容易伤到人,不管是里面的还是外面的,做法不妥。

    不能劈,只能撞。

    黎越铠浑身犹如冰封,浑身冷得麻痹,感觉不到意思暖意,在外面的人把门撞开时,他脸色青白得像鬼。

    倪舒吓得腿软,哭了出来,和管家一起把黎越铠扶出来。

    黎越铠推开倪舒的手。

    倪舒愣了愣,待她反应过来,黎越铠已经被人扶了出去。

    黎老爷子吩咐,“你先出去,让人帮越铠换衣服,顺便叫医生过来一趟。”

    “……好。”

    黎越铠浑身湿透,高大挺拔的身躯蜷缩在被窝里瑟瑟发。

    管家用干爽的毛巾帮他擦头发,吹头发,黎越铠缩在被子里一会,伸出冻僵的手拿到了床头柜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响了好久,没人接。

    黎越铠再打,倪舒不知道他打给谁,忙说:“小铠,你想给谁打电话——”

    黎老爷子拉住了她,不让她插手。

    电话打了三次,打通了。

    董眠人在美国,这个时候天刚亮,被电话铃声吵醒了,没看清未接来电就接了起来,“喂?”

    “小眠,是……是我。”

    黎越铠冻得上下颚僵硬,开口时,声音带着寒颤,略显诡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神经病。

    董眠背脊一寒,倒是清醒了不少,想挂电话,又看了眼来电显示,愣了下,以为自己看错了,“越……越铠?”

    黎越铠笑了下,“嗯……”

    董眠立刻从床上坐起,“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黎越铠瑟瑟发抖,红了眼眶,竟然是撒娇的语气,“冷……好冷……”

    当初他们在一起时,黎越铠揪着用这样的语气跟她撒娇的,董眠心底一震,急得像蚂蚁上锅,“怎么会冷?你怎么了?你在哪里?我叫人过去看你。”

    黎越铠不动了,失落得像个孩子,“你……不来看我吗?”

    “我现在在美国,没这么快赶过去,你等一等,我这就订机票——”

    黎越铠无声的笑了,目光流光溢彩,没说话。

    “ 越铠,越铠?”

    “嗯?”他的声音很温柔,一如他们还没分开时那般温柔。

    “你现在在哪里?我叫彦森过去看看你好不好?他现在还在京城,他过去比较方便——”

    黎越铠脸色冷了下来,抿着薄唇不说话。

    “越铠——”

    董眠只能在那边焦急,半天后,黎越铠才冷冷淡淡的说:“不用了,我在家。”

    董眠动作一滞。

    又听到黎越铠说:“我开玩笑的,好得很,先挂了。”

    挂掉电话的黎越铠脸色还是青紫色的,却已经能感觉到暖意,不再发抖,却双目赤红。

    倪舒没想到这个时候了,他第一个想到的竟然会是董眠,心里难受不已。

    黎老爷子若有所思,上前问黎越铠:“现在怎么样了?有好点了吗?”

    黎越铠表情木然,沉默。

    只有第二碗下了药,黎越铠幸好只喝了一口,余下药性并不强烈,他蜷缩在床上忍了十来分钟,药性总算是过去了。

    医生给黎越铠看过,安排他做好了一切保暖措施,避免留下后遗症。

    医生走后,倪舒想开口,黎老爷子睨了一眼过去,然后对黎越铠说:“越铠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打电话叫我们。”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