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越冬以眠363,跟覃竟叙坦白

    送董眠到了楼下,董眠还在思考要不要告诉他她和黎越铠的事,覃竟叙就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董眠不解的回头,覃竟叙已经凑了过来,蜻蜓点水的吻她的唇。

    董眠唇瓣一震,美目圆瞪。

    覃竟叙笑:“晚安。”

    董眠脑子一片空白,“晚……安。”

    她到家不久,邱彦森送了林晚回家后,也到家了。

    董眠还没睡,房间的灯还亮着,邱彦森敲了敲她的房门。

    董眠穿着睡衣出来开门,“怎么了?”

    “想跟你聊点事。”

    “嗯?”

    “覃竟叙喜欢你。”

    董眠顿住了擦头发的动作,“什……什么?”

    我们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邱彦森直说:“你不知道,对吗?”

    董眠震惊后,是迷惘,无措,摇头。

    她对于别人对她的感情向来是迟钝的,不管是从前的程颍东和黎越铠,还是现在的覃竟叙,别人不主动告诉她,她从来都不会往那方面去想。

    “他对你是认真的,然后,该怎么办,你自己想清楚。”

    她和覃竟叙在一起,不可能一开始就对对方有感觉,他们还在彼此适应,联络感情的阶段。

    而现在,覃竟叙已经喜欢她了。

    她的态度,也应该有所摆正。

    是接受,还是拒绝,都应该给覃竟叙一个交代。

    董眠心乱如麻。

    她也不是那个15岁的小女孩了,她现在已经明白了邱彦森话里的含义。

    “我知道了,谢谢你,我再想想。”

    “嗯,晚安。”

    “晚安。”

    当晚,董眠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第二天早上,董眠起来时,拿起了手机,给覃竟叙打了个电话,覃竟叙飞快的接了起来,“这么早就给我来电话了?”

    难得的是,还是她主动给他打的电话。

    过去,一般的来说,都是她给他打的电话。

    “嗯,你中午,有空吗?”

    “一块吃饭?”

    “ 嗯。”

    中午,赴约的覃竟叙看到她眼底的淤青,皱眉,问:“昨晚睡不好?”

    “嗯。”

    董眠今天的神色有点不对。

    覃竟叙能感觉得出来,“是发生什么事了?”

    “ 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些事情。”

    董眠挺严肃的,覃竟叙心下有了不想的预感,放下了杯子,洗耳倾听。

    “昨天,我不是跟你解释了为什么别人会误以为我和彦森是一对吗?”

    覃竟叙一顿,点头。

    “ 我给你的解释,是为了拒绝别人,这一点,其实,严格的来说,是我骗了你。”

    覃竟叙愣了下。

    因为,他没想到董眠竟然也会骗人。

    “ 其实,是当年我已经在恋爱了,我想和对方分手,对方不肯,我才叫彦森帮了我忙。”

    覃竟叙舒了一口气,“也不算骗我,况且,都过去了,你不用放在心上。”

    他还以为她说她确实和邱彦森恋爱过。

    如果她真的和邱彦森恋爱过,可她现在就住他家里,他心里多少都会有些不舒服。

    董眠有些紧张,“可我想告诉你的,是关于我当初的恋爱对象的事。”

    覃竟叙笑了下,“可你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过去的事情——”

    “他是越铠。”

    覃竟叙笑容凝结在了唇边,董眠吞了吞唾液,说:“我和越铠恋爱过。”

    覃竟叙觉得自己失了声,好久,才艰难的开了口,“可你们不是……”

    他们是兄妹啊,虽说是同父异母,怎么可以在一起?

    但……

    也难怪。

    难怪他第一次见到黎越铠时,黎越铠会用那种眼神看他。

    除此之外,他们两人,偶然接触时的眼神,是多么的怪异……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回事。

    “我们是恋爱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他们彼此是兄妹的事,知道后,我们就分开了。”

    覃竟叙顿了下,苦笑:“这么说,其实你们也是受害者?”

    受害者?

    称不上。

    哪来这么一说?

    最多,也只是命运捉弄罢了。

    覃竟叙心里五味杂陈,“为什么忽然告诉我这些?”

    她和自己的哥哥恋爱过,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况且,兄妹之间,可不是别的前任,别的前任分手后,可以各安天涯,但他们是兄妹,低头不见抬头见,相当于藕断丝连。

    更何况,他觉得,他们兄妹之间,估计藕尚且未断。

    董眠坐得笔直,低头:“抱歉。是我瞒了你。”

    她只是道歉。

    覃竟叙不语。

    董眠也不再说话。

    许久,覃竟叙才说:“其实,也不怪你。这种事,总不能一见面就问对方:我和我哥哥恋爱过,你介意吗?”

    董眠一愣,“你……”

    “ 我只是实话实说。”

    站在她的角度上看问题,也不难理解。

    可理解归理解,能不能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抱歉。”

    覃竟叙不应声,看着她,心里越来越苦涩。

    他……

    他垂下眼睑,“介意我问你一些事吗?”

    “你问。”

    “你们……什么时候分开的?”

    “八年前。”

    覃竟叙惊呆,“八年前,你……你才17岁。”

    “ 嗯,那个时候,我刚去美国,我在美国呆了七年。”

    这个覃竟叙是知道的,“那,你们在一起了多久?”

    “一年多。”

    “那时候,你们还很小。”

    “嗯。”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我们是高中同学,认识很久了。然后,越铠他就说他喜欢我……”

    董眠说得很小声。

    覃竟叙听着挺不是滋味的。

    而且,有些难以想象,董眠的性格和黎越铠相差太大了,也不像是黎越铠会喜欢的类型。

    但……

    现在的黎越铠,知道她是他妹妹,他依旧对她很好,由此可见,在恋爱的时候,他待她到底有多好。

    “抱歉。”董眠又说。

    她只是不断的道歉,但她没有为自己辩解过一个字。

    “那你和……和你哥哥以后……怎么办?”

    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会各自找各自喜欢的人。”

    “ 比如现在?”

    董眠没说话。

    覃竟叙一顿,他喉咙忽然变得干涩,“你喜欢我吗?”

    董眠也沉默了片刻,才说:“我挺喜欢你的,我觉得我们相处得很好……”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