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1章,傅瑾城篇390

    既然那野种已经死了,高韵锦就以津不再是她的威胁了。

    不是威胁,又何必把时间浪费在她的身上?

    “那……你兄长呢?”

    “他也不用管。”林以熏不以为意的说:“高韵锦知道她孩子的死跟他有关,现在都恨死她了,就算他后悔了,想做什么,高韵锦也是永远不会原谅他的。”

    高韵锦和林以津完全没了在一起的可能性,也消除掉了她心底的一处隐患。

    虽然她不喜欢林以津,但想到以前一直护着自己的人,现在转而护着她的情敌,她想到就心塞。

    她也担心林以津有一天会因为高韵锦而完全抛弃她。

    现在,她不用担心了。

    以后,她就可以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调养身子上了。

    下午下班,她到傅瑾城的公司去找他。

    傅瑾城还没下班,她到他办公室去找他。

    他不在,他的秘书出来拿资料看到她,恭敬的忙问:“夫人,您找傅总?”

    “嗯,他人呢?”

    “还在开会。”

    “那我等一下他。”

    “好。”那助理顿了下,忽然说:“对了夫人,傅先生这两天心情好像不太好,您……留意一下?”

    林以熏眼眸一闪,笑道:“我会的。”

    从知道那野种没了的第一时间,她留意过,试探过傅瑾城,傅瑾城那个时候看起来心情都不太好,但也没有说特别伤心,更没有说别的。

    她心里是放心了的。

    毕竟是他自己的亲生骨肉,没了,正常人心里都会不好受,她理解。

    思及此,她不但没有不悦,反而更开心了。

    幸好她当机立断,让人把那孩子给处理掉了,如果真的让那个野种长大了,日后傅瑾城念旧情,把人接回来了,她的脸往哪搁?

    傅瑾城这些年,也是经历过了风风雨雨了,他的助理跟了他这么多年,才稍稍的看出他心情不提好,平常人根本看不出来。

    这不,傅瑾城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脸上依旧是林以熏熟悉的笑容。

    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见到她来了,过来牵着她的手,“今天怎么这么早?”

    “公司的事情处理好了,就过来了。”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她笑容更加灿烂了,期间,还夹带着丝丝的得意,“那我们现在去吃饭?”

    “爷爷说让我们回去吃饭。”

    林以熏脚步一顿,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这,什么时候说的?”

    “前两天说了,那个时候有点事情要忙,忘记跟你说了。”

    “哦,那……这次家里也很热闹吗?”她试探的问。

    “嗯。”傅瑾城笑道:“你也知道,我的叔叔伯伯,姑姑阿姨,都比较黏家。”

    黏家?

    是想在傅老爷子面前刷存在感而已。

    毕竟,现在老爷子身体越发不好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年日子过。

    不趁着现在老爷子还清醒过来刷一些存在感,以后机会便更是难了。

    而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傅瑾城的那些叔叔阿姨。

    她相信,他们每个人都会“关心”的询问一次,关于孩子的事的。

    药她现在有喝,只是,情况还没完全稳定下来,这个问题她根本回答不上。

    本来回答不上来,她也不担心的。

    只不过——

    那些人都会在背后猜测她生不了,她听了恼火,不喜而已。

    ***

    高韵锦在小村庄里住下有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里,她除了和薛永楼暗中联系过一次外,她就没跟外界联系过。

    但她过得很开心,很安逸。

    她很喜欢这样的日子。

    小孩子是最容易起变化的。

    现在孩子已经会坐会爬了,跟傅瑾城越来越像了,白白嫩嫩的,不太爱动,也不爱哭闹,很好带,以至于照顾她们的人都特别喜欢他。

    薛永楼虽然很少跟她联系了,但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托人带一些她习惯的,在国内用的东西过来的。

    这不,今天她又接到了电话,又有人给她送东西过来了。

    东西还不少,有孩子的玩具,衣服,书籍,奶粉,还有国内婴儿经常用到的药,甚至是一些她做菜的调味料都有。

    经常每一次都一堆东西,把玄关都堆满了。

    每次拆这些礼物,高韵锦高兴又感动,但又不能给薛永楼打电话,只好把感谢都咽回去了肚子里。

    连佣人都说薛永楼对她很好,甚至还不止一次问:“真的不是你丈夫送来的吗?”

    高韵锦摇头,“不是,是我朋友。”

    “只是朋友?”

    佣人奇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仅仅是朋友,怎么会这么了解她的喜好,还这么细心的帮她准备好一切她所需要的东西?

    如果真的仅仅是朋友,那他们的关系,也未免太好了些。

    高韵锦自认她和薛永楼的关系确实很好。

    所以,她没往别的地方想。

    在下一次和薛永楼通话的时候,她还特意感谢了这一点。

    薛永楼捏着电话,许久不语。

    “永楼?”

    高韵锦没听到他的声音,有些担心,“怎么了?”

    “没事,你……喜欢就好。”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谁准备的,不能说,还要把功劳给揽下来,他心里不知该做如何感想而已。

    “宝宝用不了这么多东西的,你啊,下次别买这么多东西了,你不知道,你买来的东西,都已经可以堆上半个婴儿房了,幸好宝宝和我睡,否则,空气都快要不畅通了。”

    “我也不能为孩子做点什么,只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而已……”

    “但太多了,很浪费,幸好我隔壁的邻居也有小孩,有的衣服小了,我给邻居松了好几套了……”

    说起这个,高韵锦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明明是别人送的礼物,她不该随便送给别人的。

    “听你这么说,你再那边,应该过得很好,对吗?”

    “嗯,很好。”高韵锦的声音充满了笑声,“安安的身体也很健康,就是不太爱理人。”

    说起孩子,高韵锦就开始滔滔不绝了。

    “等时机到了,我找机会拍些照片寄给你,好不好?”

    怕出意外,她都不敢拍照私自发给薛永楼。

    “好。”她幸福快乐就好。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