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雪阳刻碑

    朱雀一战耗尽了我的生机和神念,我在虚空之南恢复了许久才有力气从宇宙虚空之中返回归墟。

    飞临不周山顶,才发现归墟魔道祖庭空无一人,只剩下姜雪阳一人。

    “谢岚,你终于回来了。”雪阳关切的望着我说道。

    “雪阳,他们呢?”

    “天庭青龙之战已经开启,周天星斗大阵困不住青龙,我已经让魔道弟子前去助战。”

    “三道本为一家,你做的很好。”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十分记挂魔道弟子的安慰。

    四灵神兽没有一个好相与的,如果不是战局危险到极点,姜雪阳也不会让魔道倾巢而出。

    “谢岚,你现在当务之急是疗伤恢复,四灵神兽之战会有很多变数,天道本尊也很有可能插手。”

    “好。”

    雪阳说的很对,我现在干着急也没用,神念损耗太多,被朱雀烈焰焚烧过的玄关到现在也没有稳定下来。

    如果天道再插手人间,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力阻止。

    受损的战体可以借助吸纳天地灵气修复,枯竭的神念则只能依靠玄关来恢复。

    玄关是元神寄存之地,也是最好的养魂所在。以往我神魂受损,都是由玄关中的月华来修复,或者由阿黎亲自出手。

    然而朱雀的一场大火几乎彻底毁灭了我的玄关,山峰倾塌被烈焰烧成了熔岩,海水枯竭,大地变成焦土。

    万物焚灭,原本封印松动生机将现的玄关又重新变成了一片死地。

    玄关和命运之力都是我的底牌,命运之力所剩无多,我现在最大的依仗就是我的玄关。玄关变成了死地,我等于是失去了最强的底牌。

    魂入玄关,望着四面焦土,我心中一片迷茫。

    朱雀神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我连它的气息都感应不到。

    太一生水,水生万物。

    玄关之所以会变成死地,就是因为被朱雀烈焰烧干了海水。

    可是哪里又有水源呢?

    我不是鲲,无法吞吐无尽之海,要得到水源只能靠我自己以真炁显化。我的玄关苍茫无尽,要想用真炁缔造一方海域,怕是要耗尽千万年的光阴。

    没有水,玄关就只能这样凋零,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不会发生变化。

    就在我苦苦思索的时候,忽然灵机乍现,我想起了招魂幡背后的世界。

    招魂幡背后的世界是一片汪洋无尽的海水,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连朱雀神鸟跌落其中都会被彻底湮灭,无法逃离。

    如果我将招魂幡背后的世界和我的玄关融合,是不是就可以解决玄关中的水源问题?

    念及此,我立刻以神念感应招魂幡,沟通它背后的世界。

    我想让这个世界打开一道缺口,可是冥冥中似乎有种力量在阻止我,我根本无法将里面的海水引入玄关。

    这股阻止我的力量十分强大,我可以轻易的破碎虚空,却无法破除两个世界间的结界。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动用命运之力。

    招魂幡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玄关中,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生成一方世界。只要有因果在,命运之力就无法阻挡。

    正当我试图用命运之力破开两个世界之间的无形屏障的时候,朱雀神鸟忽然从天际归来阻止了我。

    “魔道祖师,你知不知到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朱雀吃惊的问道。

    “有什么后果?”

    “强行连同两个不可预知的世界,会让你失去所有的命运之力。”

    “那有如何?”

    “如果你失去了所有的命运之力,就再也不会得到命运的赐福,将来如何决战天道。”

    “可我现在已经没有选择,如果我不修复玄关,我自己就无法恢复战力。”

    “难道你宁愿相信自己的力量,也不愿意相信命运的赐福?”朱雀问道。

    “是的,我宁愿相信我自己。”我想了想说道。

    命运和天道,是悬在众生头上的两把利刃。

    伏羲大帝的死,令我看透了命运的本质,也从来没有将命运之子的身份放在心上。

    所谓的命运之子,只不过是成为命运的工具而已,一旦失去了价值,这个身份根本不值一提。

    最关键的是我知道就算我抛弃了这个身份,命运也依然会和我站在一起。

    因为它没有选择,不和众生站在一起,它就会被天道直接抹杀。

    当下,我闭上眼睛手握招魂幡,将命运之力引入招魂幡背后的世界。随着命运之力的化解,两个世界之间的隔阂渐渐消失……

    冥冥中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听见了澎湃的海潮声。

    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立于一片海水之上。

    两个世界融合在了一起,招魂幡背后的海水充盈了整座玄关。

    我向远方望去,看到了魔道昔日的祖庭金鳌岛幻象。

    金鳌岛是空的,因为原来战死的魔道弟子的英灵意志,在伏羲之战中随着魔道祖师的最后一缕神念镜像悉数冭灭归墟。

    岛上的建筑还在,却再也看不到一个魔道弟子,这令我无限感伤。

    而且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一个魔道弟子,因为随着两个世界的融合,招魂幡已经从我玄关中彻底消失了。

    从此,若再有魔道弟子战死,我只能把他们的名字记载我心中,然后再雕刻在归墟的英灵殿内。

    意志本身没有灵识,所行的一切都来自于招魂幡的感应。

    招魂幡没了,英灵意志也就成了虚无缥缈的能量,就像人死不能复生一样。

    无尽之海在四处延伸,滋润着玄关中的焦土,化为一条又一条河流延伸向远方。

    我看到有山岳从海中生起,又看到在海水的滋润下焦土变成了越野。

    水气充盈,云霞漫天。

    这方全新的世界,充满了天地灵气,仿佛只要投入一粒生命之种,就可以演化出一个媲美人间的大千世界。

    四周一片汪洋,不知生机会在哪里出现,见此我对朱雀说道:“去吧,搜索我的玄关,看看生命之种会在哪里诞生。”

    玄关有此巨变,朱雀也是感慨万千,飞走前对我说道:“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找到生命之种后,我便封你为生命之王。”

    ……

    玄关犹如新生,而我的神念也在一瞬间恢复到圆满状态,甚至远胜从前。

    不死战魂也更加强大,因为玄关越强,魂能就会越强。

    静静的感受了一会玄关的变化后,我将神魂退出玄关重新回到躯体之中。

    神魂归位,我的人还在不周山顶,阿黎站在我面前。

    “阿黎,青龙之战已经结束了?”

    “嗯。”

    “魔道伤亡多少?”我问道。

    这一问,阿黎瞬间红了眼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见此,我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再次问她:“雪阳在哪?”

    “在英灵殿。”

    闻言我立刻飞身下山前往英灵殿。

    英灵殿中,雪阳白衣胜雪,正在一面石碑上刻字。

    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正好刻完最后一个人的名字,是一个木族高阶战将。

    “谢岚,你醒了。”

    “魔道战死多少?”

    “普通弟子四百五十四万,九千六百八十三人。”

    “战将呢?”

    “三千九百二十四人。”

    我望着英灵殿中一面面全新的英灵碑,再次问道:“他们的名字都刻下来了吗?”

    “没有,还有两个我想留给你来刻。”

    “谁?”

    “一个是魔道杀神,林清水。”

    从进入英灵殿开始我便湿了眼眶,等到听雪阳说出林清水三个字的时候,我再也无法自控,热泪滚滚而落。

    三千年前,林清水便是我魔道杀神。

    三千年后,他和赫连逍遥,白无涯一切逃出枉死城,以涅槃弟子的身份重归魔道,此后为魔道杀伐征战,立下赫赫战功。

    可以说,魔道能有今天,全靠他们打拼出来的。

    银狐白无涯战死后,林清水便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我曾找过他,问他后不后悔加入魔道。

    “三千年前我没后悔过,三千年后我也不会后悔。”

    言犹在耳,人已远走。

    姜雪阳说有两个要我亲手来刻,先说的是林清水,那么最后要说的那个人在我心中的地位应该更重要。

    念及此,我压抑住心底的悲伤,尽量平静的问道:“还有一个是谁?”  “九天风主,封十八!”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