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知道迟川这个人

    乔舜辰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但他想起了那次在B大门口秦静温和叶雯争吵的时候提到公安大学的事情。难道秦静温跟他生气非要读这个公安大学么。

    “乔总,秦总监现在正和别人一起吃晚饭。是个男的。”

    杜鹏不得不补充一下性别,也可以说是强调。

    秦静温很少和男人一起吃饭,而且这次还很开心的样子。要是这样下去忘掉乔舜辰应该就是时间的问题。

    “男的?给我查一下这个男人的身份?”

    乔舜辰急切命令着,他好不容易才淡定下来的心又开始不安起来。

    秦静温说不爱她了,说要重新开始,会不会和这个男人有关系呢。

    “我已经查出来了,是我们B城公安局的新任局长,叫迟川。爱人去世,带着一个八岁的女儿。人很优秀很有责任心,是B城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任局长。”

    杜鹏调查的很清楚,就是不知道秦静温为何和警察走的这么近。

    “乔总,秦总监是不是要改行啊。”

    杜鹏猜测着,也提醒着。一旦秦静温改行,跟乔舜辰的交集就少了,他们在一起的机会也就少了。

    “我不清楚。你继续保护她,保证她的安全。”

    乔舜辰无心继续说下去,挂断电话还在想着秦静温的事情。想着那个叫迟川的男人。

    别的条件乔舜辰都没有多想,迟川是单身难免让他在意。现在能和秦静温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吃饭的人都是乔舜辰嫉妒的对象,尤其是男人。

    公安局长多么安全的职业,秦静温在他身边是不是可以踏踏实实的,是不是安全感十足。

    现在他和秦静温是分手的状态,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关系。秦静温会不会喜欢上别人,会不会找一个安全可靠的肩旁去倚靠呢。

    她说过把他当做一棵可以乘凉的大树,但这棵大树让她失望了,给她的是阳光的暴晒而不是树下的阴凉。

    李沫自从骂了宋以恩之后,整整开心了好几天。直到现在想起来嘴角还会扬起得意的弧度。

    “你笑什么?”

    乔斌不悦的问着。

    现在他们两个正在一起研究对策,李沫却走神的傻笑着。这让乔斌很不满。

    “噢,我在笑宋以恩。”

    “二叔我还忘了跟你说了,前几天我去宋以恩家把宋以恩骂个半死,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我这心里特别痛快,你要是在场,看到宋以恩灰头土脸的样子,你都忍不住会笑。”

    李沫小人得志般的把事情大概描述了一下,说的她很兴奋,真想现在过去在痛骂她一顿。

    “别只顾着高兴,不要说些有的没的暴露你的动机。”

    李沫现在的样子,看在乔斌眼里并不是个机智的表现。她不得不强调万事要小心,毕竟没到他们开心的时候。

    “放心吧二叔,我不但骂了宋以恩,还挑拨了她和秦静温之间的关系。她们之间的仇恨越大,秦静温的日子就越不好过。”

    李沫洋洋自得,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最成功最值得表扬的事情。

    “我告诉你,你只管让宋以恩难受就可以,不要把秦静温牵扯进来。”

    乔斌又一次警告,秦静温可是他最后一张王牌,若被李沫给一不小心出错了牌,他就没有后备力量了。

    “我觉得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应该可以的。”

    李沫不理解的辩解着,要是你能一起把秦静温和宋以恩都消灭掉,她就彻底没有障碍了。

    “现在不是一举两得的时候,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乔斌压低了音量,加重了语气。这足以证明他已没有耐性在继续解释这件事。

    “好吧,我听二叔的。”

    李沫有些畏惧,嘴上说着听话,但心里是一百个不服气。

    乔斌的强势令她讨厌,乔斌的话里有话和刻意掩饰都让她心烦。只是她现在需要乔斌这个介质,要不然她才懒得看他的脸色。

    “你还是继续我教给你的任务,多去见宋以恩多惹她生气,然后她死的快点我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要是被宋以恩知道,估计她就没几天可活了。”

    乔斌把宋以恩装病的事情告诉了李沫,通过李沫让宋以恩知道她的真实病情。

    李沫听了这些之后,感觉自己在听故事一样。她都没想到宋以恩这么有心机,竟然用这种办从监狱里出来。

    “太可怕了,她这种人怎么什么都做的出来啊。可是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针对秦静温想对秦静温不利?”

    李沫又开始天马行空的分析起来,然而乔斌最讨厌的就是李沫的自以为是。

    “她什么目的跟我们没有关系,记住我们的目的就可以。”

    乔斌没好气的提醒着,自己的事情都没弄明白,还有闲心去揣测别人的意图。这种人典型的有头无脑,做起事来没有章法像无头苍蝇乱撞。

    最重要的是一不小心会坏了好事。

    乔舜辰的这件事情牵扯到很多人的心,最为挂心的还是乔梁。

    他一直没有停止的在想着各种办法来化解这件事,也想计划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以前的事情也一并处理掉。

    只有这样乔家才能过上安宁的日子。

    为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乔梁又一次打电话给秦澜,然而秦澜根本就不接听。

    手里握着手机,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想象永远比现实要缥缈无力,当想象遇到现实的时候,总是畏惧的退缩,事情也就难以化解。

    “爸,你一个人发什么呆啊,轩轩和半月呢?”

    乔雨的声音出现叫回了乔梁游走的灵魂。

    “没什么了,两个孩子午睡呢。你不在家休息又跑出来,怎么不注意身体呢。”

    乔梁责备着,却是担心的责备。

    乔雨年龄大了算得上高龄产妇,跟年轻的女孩没法比。而且是头胎乔梁难免要担心。

    “没事,我没那么娇气。好几天没来了,想您了,也想孩子了。”

    乔雨说着已经走到沙发旁坐在了父亲的身边。

    “我们都挺好的,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这几天怎么样,吃东西还正常么?”

    乔梁继续关心的问着。

    “还好吧,吃的不多,但能吃进去。”

    “爸你不用担心我,我有公公婆婆照顾着一点问题都没有。你还是想办法帮帮舜臣吧,在不把温温给追回来他就要崩溃了。”

    乔雨把父亲的爱全部推到了乔舜辰那里,比起乔舜辰的烦心事,她这点孕期反应都不算什么。

    “温温出去散心了。”

    提起乔舜辰和秦静温,乔梁又是一阵苦恼。

    “散心?去哪了?”

    乔雨意外的问着。

    “去C城了,说是出差。但舜臣打听了,根本没有需要她出差的项目。我觉得是出去散心了,出去躲着舜臣。”

    乔梁在乔舜辰那只听到这些,然后自己分析出来秦静温出去的原因。

    “唉,看来温温是伤透了心。既然躲着舜臣,那就是不想和舜臣复合。看来舜臣这次真遇到困难了。”

    “不过也该让舜臣吃点苦头了,人家温温受了那么多苦,总不能让他太好过。吃点苦头就知道怎么对人家好了。”

    乔雨心痛弟弟,但又不能护着他。比起秦静温所遭受的一切,这点苦不算什么。

    “是这个道理,可我怕时间长了舜臣坚持不下去。”

    乔梁担心的人不是秦静温而是乔舜辰。不是质疑他对秦静温的爱,只是外在因素太多,怕他最后妥协,毕竟他们爷爷那边还没有答应。

    “你爷爷那边答应不再强迫舜臣相亲,但还是不接受温温。这种状况下我们阻止不了你爷爷以其他方式把女孩子推给舜臣。”

    “以现在温温和舜臣之间的关系来看,舜臣身边一旦出现女孩,温温一定果断放弃。”

    乔梁最担心的还是来自父亲那边的不确定因素,答应不逼迫相亲,但他还是接受不了秦静温。哪天他心血来潮弄个女孩强赛给乔舜辰,事情就不好办了。

    看来找个时间他还得跟父亲聊一聊。

    “爸,我觉得爷爷不会那么做。他答应不让舜臣相亲,就证明已经在让步了。你也不要太担心,舜臣能处理好。”

    “舜臣都说了要是不能和温温在一起,他就单身一辈子。爷爷也会考虑舜臣的决心,一旦舜臣放弃乔氏爷爷损失会更大。”

    乔雨也担心,但她觉得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爷爷为大局考虑也不会步步紧逼。

    “他是不知道单身一辈子有多难,才会这样说的。不是谁都能坚持住的。”

    乔梁不禁感叹,哪有几个人为了女人能守住一辈子,能有几个人放弃大好年华追寻一份得不到的爱情,又有几个人愿意等待一辈子呢。

    来自父亲的感慨让乔雨想到了父亲这一生,母亲去世的时候,父亲正是男人的大好时光。二十多年过去了,父亲一直都是单身,不知道他是守候母亲,还是等待那个已经不知去向的女人。

    总之一等就是二十年,把最好的年华都错过了。而且他还在继续等着,二十年加上以后的岁月,这就是等了一辈子。

    “爸,你就等了一辈子。妈也走了这么多年了,你说说你对妈到底是什么感情,是爱情么?”

    乔雨主动提起了以前的事情,让乔梁有些意外。但随后乔梁苦涩的笑了。

    “什么爱情啊,我和你妈对彼此都没有爱情可言。”

    既然提起了这件事情,乔梁就想借此机会多说一点。以前的事情也该一点一点的渗透,一点一点的先让乔雨接受。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