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故意流产1

    医院,梁娉音精神恍惚,全身颤抖的靠在医院的墙上,眼泪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刘欣紧张又害怕,神色满是担忧的望着抢救室的门。短短几天时间,她两次都站在这个门口,觉得自己精神快崩溃了。

    “亲家公怎么样了?”孟楠匆匆过来,神色急切的询问着,她的身后站着赵哲。

    赵哲唤了声刘欣:“伯母。”

    刘欣脸上挂着泪痕:“还在抢救。”

    孟楠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没事的,亲家公会没事的。”

    刘欣没有说话,眼泪一直往下掉。

    同一时间公寓里。

    在书房的席远辰正在跟人打着电话:“行,帖子不用删了,就这样子。”

    事情越闹越大,到时候姚映夕‘推’梁娉音哪个视频一出来,到时候梁家巷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刚挂上电话没有多久,席远辰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阿南打过来的。

    “什么事?”

    “boss,梁元生进了医院。”一直在梁家附近盯着他们的保镖刚刚传过来的消息。

    “住院?原因?”

    “不清楚,正在抢救室,赵家的人也来了。”

    “我知道了,让人继续盯着。”席远辰说完,正要挂断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他询问:“记者说那个上面的人查到了没有?”

    之前认为是席至深做的,试探了一下,以席至深的性格,他要是做了,也不至于不知情的反问自己。

    可那个人是谁?是赵家的人?还是梁家的人,亦或是别的人。

    “还没,不过也差不多了,我今天约了当初立马报道出姚小姐推梁小姐那个新闻的记者。”

    “行,一查到立马给我消息。”

    电话挂断,席远辰放下手机,继续敲着自己手上的电脑。

    没一会儿,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起来,席远辰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毕竟家里就他们两个人现在,就算阿姨在,大部分都不会上二楼,特别是他们两个在家的时候,也不会上来。

    不等席远辰回答,外面那个人推门进来,不过开的并不大,刚好能让姚映夕把头和半个身体伸进来,她望着办公桌后面的席远辰;“午饭做好了。”

    席远辰跟人说完话,便将电脑关上,抬头对着姚映夕笑了笑,从办公桌后面出来。

    走到门口,席远辰伸手牵着姚映夕的手:“做了什么菜?”

    “糖醋排骨,红烧鲤鱼,青菜,还有白萝卜炖鸡汤”

    “真能干。”席远辰笑着夸了一声。

    姚映夕没有说话,一顿饭吃完,席远辰继续回书房里做事情,而姚映夕则是在卧室里看着金融系的书。

    已经是八月份末,明天是大学正式上课的时间,因为舆论印象太大,现在虽然已经有证据指向梁娉音故意的,但是这个视频,她也考虑过,她和席远辰的决定是不立刻放出去。

    等到适合的时机,至于什么时机,如果要姚映夕选择的话。她觉得梁娉音故意流掉孩子的事情,从始至终赵家应该都被蒙在鼓里,到时候在这件事情风头更胜,都一致认为是姚映夕的错,可以将视频放出去。

    那时候赵家应该对梁娉音彻底失望。她记得梁氏集团,自从席远辰跟梁娉音解除婚约之后,发展不是很好,到时候没有赵家的忙住,梁娉音还能跟现在一样嚣张?

    手机铃声响起,将姚映夕的注意力拉回,她茫然的看了一下四周,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机响起。

    自从知道了视频的事情之后,她没有吧手机跟之前一样关机。

    从沙发上起身,姚映夕走到床头柜拿起手机,上面现实的修言的名字。

    姚映夕眉头微微皱起,犹豫了一下,才拿起手机。

    “小夕。”

    “嗯?”

    “今天的新闻我看了,回答的很漂亮,就是应该怼那些狗仔,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胡说八道。”修言兴趣勃勃的说着,让姚映夕有一瞬间的恍然,以为自己和修言的关系还在之前去学画画刚认识不久的时候。

    “谢谢。”

    “你跟我客气什么,我只是为你高兴。”修言不以为意的说着:“对了,小夕,你今天去警察局了吗?”

    新闻他看了,远远好像看到了云城警察局的副局长,但不确定,所以故作不经意的问着。

    “嗯,舆论闹得太大,我跟他们回去做笔录。”她如实回答,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需要帮忙吗?”修言说话的语气没有刚才那般,而是带着担忧。

    姚映夕拒绝;“不用,没多大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放心吧。”

    “那行,你没事就好,如果有事就跟我说声,我现在还有事,先挂了。”

    “好。”挂断电话,姚映夕还没有把手机放下,手机又响了起来,姚映夕以为是修言,没想到一看是钟恩明打来的。

    “映夕,你刚才跟谁说话,我打了几次电话都不通。”好像这件事情发生之后,钟恩明更加确定姚映夕在席远辰心上的位置,所以也改了称呼。

    “一个朋友,怎么了?Tom?”

    “想起,你过两天是不是要去上学,问一下而已。”

    “嗯,明天正式上课,怎么了?你这段时间没时间吗?”也是从明天开始,她要占用Tom休息的时间来补服装设计的课。

    “不是,不是你明天上学,这件事情的舆论这么大,辰,不帮你跟学校请假吗?”电话里头的钟恩明语气有些迟疑。

    他可是好久才遇到这么一个天赋高的学生,哪里有没有时间这么一说。打电话过来问姚映夕上学的事情,知识点担心,舆论太大,大学里,怕是会有人针对姚映夕,到时候姚映夕心情不好来上课,不专心,那也不行。

    “应该说了吧,他现在在忙。”经Tom这么提醒,姚映夕才后知后觉。如果视频已经放出去,她去上课也没有关系,反正清者自清,到时候虽然会有一些人不相信,但总归不会影响自己太多。

    “你去提醒他已经,要是这几天你不去学校,就来我这边吧,好好补习一下之前我教的,别到时候,两边都兼顾不来,连基础点都忘了。”他还是担心姚映夕到时候会吃不消。

    出于私心,如果姚映夕兼顾不来,到时候他会说服席远辰,让姚映夕重新修回设计。第一这是姚映夕的兴趣爱好,第二,她是好苗子,到时候肯定会在设计圈这个行业拿到出色的作品和她应得的名声。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