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叶唯杀了宫媛的孩子!

    今天晚上过来给陆老夫人祝寿的人太多,客厅里面盛不开,众人都在主楼后面的宴会厅。

    所以,现在前面楼上,除了几个在往后面宴会厅送东西的佣人,只有叶唯和宫媛。

    对上宫媛那双怨毒的眸,叶唯就知道,她过来堵她,没安好心。

    叶唯不想被她影响心情,凉凉地扫了她一眼,就要下楼。

    宫媛显然不愿意就这样放过她,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声音如同毒蛇一般缠绕在她的耳侧。

    “叶唯,别着急走啊!我还想好好跟你聊聊天呢!”

    宫媛的手很凉,掌心有点儿黏腻,让叶唯更觉得她像一条毒蛇。

    叶唯平日里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冷冰冰、黏腻腻的冷血生物,被宫媛这么攥住了手腕,她浑身上下都不舒畅。

    她冷漠疏离地甩开宫媛的手,“宫媛,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空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叶唯,你特别特别讨厌我是不是?”

    宫媛显然是说废话上瘾了,她阴恻恻地盯着叶唯,继续废话,“叶唯,其实,我也讨厌你,比你讨厌我更讨厌你。”

    “叶唯,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么?”

    不等叶唯回答,她又幽幽说道,“我讨厌你这副自以为是的清高模样!我讨厌你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夺走我想要的一切!叶唯,我讨厌你,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你!我恨不能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将你千刀万剐,让你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

    宫媛越说越是激动,声音拔高了好几度,刺得叶唯耳膜都有些疼了。

    叶唯轻轻揉了下自己那无辜遭殃的耳朵,不咸不淡说道,“可惜呢宫媛,想要害我,这辈子,你都没机会了!”

    “我不信你和二哥的死,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还有,你以前对我做的那些好事,我一定会千倍万倍从你身上讨回来!”

    “对,你现在肚子里怀着二哥的孩子,我不会真的把你怎么样。但这个护身符,你还能用一辈子?!宫媛,人在做,天在看,你做的好事,你早晚得付出代价!”

    叶唯往前走了一步,逼得宫媛踉跄后退,她气势如虹地盯着她,“宫媛,别整天总是摆出一副受害者一般的白莲花模样!你这副模样,能哄谁呢!天天装圣母白莲花,难道你不会被自己恶心到?!”

    “宫媛,我还是奉劝你,好好养胎,别让自己这一身的肮脏,污染了二哥的孩子!”

    “叶唯,你说谁一身肮脏?!”宫媛气呼呼地瞪着叶唯吼道。

    “宫媛,你身上沾满了血污,难道不是一身肮脏!宫媛,你这身上,可真脏!午夜梦回,被噩梦惊醒,你是不是也会觉得自己很脏,很恶心?!”顿了顿,叶唯接着一字一句说道,“夜夜做着被二哥索命的噩梦,这滋味,定然不好受吧!”

    宫媛心口剧烈跳动了几下,她的腿也控制不住地颤了颤。

    的确,自从陆珈成死后,她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

    无数次被噩梦惊醒,她都满身冷汗,心脏几乎跳出心口,无法继续入眠,她只能依靠酒精和安眠药,强迫自己沉睡。

    只是,她是睡着了,可她的孩子,却因为她的过度饮酒、滥用药物畸形,活不了了。

    “叶唯,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因为心中有鬼,宫媛这话说得很是没有底气。

    叶唯也没有继续跟她争,她嘲讽一笑,“不知道就算了,反正,对牛弹琴,也没必要让牛听懂。”

    “你!叶唯,你说谁是牛?!”宫媛气得咬牙,“叶唯,你还真以为,你说的话,我什么都不懂?!”

    “叶唯,我告诉你,我懂,我什么都懂!对,陆珈成是被我给害死的,我才是杀死他的罪魁祸首!宫赫那个蠢货,他竟然傻到为我承担下所有的罪孽,你说,他该有多蠢!”

    宫媛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最初低头看向她小腹的时候,她的唇角,还勾着几分母性的温柔,最终,只剩下决绝的狠。

    “叶唯,医生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活不了了。”

    “我饮酒过度,滥用药物,孩子畸形,就算是我不打掉他,用不了几天,我也会自动流产。”

    “叶唯,我千辛万苦才怀上这个孩子,我是不想要他,可我也不想让他死得这般没有价值呢!叶唯,你说,你成全一下这个孩子的价值怎么样?!”

    叶唯不傻,她听了宫媛这话,自然明白了她的企图。

    她当然不能让她得逞,她下意识想要与她保持些距离,谁知,宫媛却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死都不放。

    叶唯身手比宫媛好许多,她想要甩开她,不难,可她用力甩宫媛,很可能刚好如了她的愿,所以,她只能暂且按兵不动。

    “叶唯,这么紧张做什么?你已经猜到我想要做什么了是不是?叶唯,别怪我,怪就怪,你抢了我的九哥,挡了我的路,我只能,让你再也翻不了身!”

    “叶唯,你说,如果奶奶,妈,还有九哥他们都以为是你杀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杀死了珈成哥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骨血,他们会怎么做呢?!”

    “他们那么期待这个孩子,只怕,你杀死了他,他们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吧?叶唯,你说,到时候,你成为了杀死九哥的亲侄子的凶手,九哥还会不会要你?”

    “你们之间隔着一条命,隔着跨不过的血海深仇,你说,你们的爱情,该怎么继续?!”

    “哈哈哈哈!”宫媛遏制不住地狂笑出声,“叶唯,你就自己担起所有的罪孽吧,那样,才不枉我宫媛苦心算计了这么久!”

    说着,宫媛轻轻放开了叶唯的手,她狞笑着一步步往楼梯边缘走去。

    “宫媛,你做什么?!你别发疯!”

    “我做什么?!我送我的孩子上路啊!记住,叶唯,不是我自己弄死了这个孽种,是你杀死了珈成哥唯一的血脉!”

    宫媛一咬牙,身子就快速从楼梯口滚落,叶唯上前,想要抓住她,但宫媛速度太快,她终究是晚了一步。

    滚落到一楼大厅后,宫媛歇斯底里大叫,“救命!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叶唯要杀了我!”

    客厅大门猛地被推开,盛云汐扶着陆老夫人进门,当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宫媛,陆老夫人惊得手中的拐杖都砸落在地。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