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嘲笑

    安安僵立原地,尽管知道没人往这瞅,但还是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烧。

    “吼吼嘎”

    丧尸鸭嘎叫着迈着鸭掌朝安安奔来

    鸭还以为多牛掰呢~结果都没碰到鸭,那就自个往下掉了~自个下掉…

    嘎嘎,鸭毛都没割掉一根,嘎嘎嘎笑死鸭了…没被杀死要被笑死了

    明明是正常的毫无波动的吼叫声,传到安安的耳里就自动翻译成肆意鸭笑声,那是带有满满的嘲讽意思啊~

    安安抿着唇,小鸭子别太过分啊

    丧尸鸭:嘎嘎,冲鸭!新鲜的肉条就在眼前~

    而安安耳中:嘎嘎嘎,丧尸动物小伙伴们,瞅到没有~就是这肉条就是她嘎嘎嘎她是来为大家搞笑的…

    安安杏眼微瞪杀气腾腾:不能再这样被鸭讥讽嘲笑下去了

    唰的一声

    唐刀出鞘一抹白芒瞬间划至丧尸鸭脑前,一点咯兹声中,唐刀穿过硕大头颅,拖曳着一束暗色血花。

    铮的一声唐刀划碎地面,竖立于其上周,围环绕着点点暗红

    唐刀:匕首没做到的事我轻易做到了,主人可不要被那没用的小妖精给迷去了~

    躺在几根灰色鸭毛上毫无存在感的匕首:嘤嘤嘤~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精神力:抱歉是我连累你了,但我是不会解释的,我不能失宠~

    安安面无表情的一点头:果然是匕首太废了,绝逼不是我精神力的缘故。

    安安吐出一口郁气:小仙女的颜面不能有所损害,小匕首委屈你了~

    匕首:嘤嘤嘤~

    末世多奇葩,精分脑补出一场大戏成功将受到打击的小心灵安慰好了的安安算半个奇葩…吧…

    安安低垂着眉眼,踏前将唐刀捡起,又沉默着倒退,——得敢与面对失败!

    安安微叹一口气才弯腰拾起被飘飘散散下的鸭毛给埋了半个刀身的匕首,也许这也不能全怪你~

    她突然抬起杏眼恨恨的瞪了眼仰倒在地的丧尸鸭,是你皮毛太厚实了,都活死鸭了,又不用过冬御寒,冻不死你…

    没舔到一点肉条而死不瞑目的丧尸鸭:怪我咯~再厚实的皮毛,不还是挡不住你们长条兽的凶残吗~

    安安捧着受打击的小心脏远离伤心地,半作弊来的精神力某些方面就是比不得末世授权的正版~

    嘤~想到林博文那控制数炳武器去杀敌,那威风凛凛的姿势,心念一动脑袋里的武器完全可以上下左右的摇摆起舞来,心里更是羡慕嫉妒恨~

    阴沉着脸正捧着人生第一枚晶核的林博文身体突然一冷,打了个寒颤,紧蹙的眉头又一皱,将晶核小心收入包里,精神力在周围细细探测起来。

    嗯?没什么东西,那一闪而过的凉意是错觉吗~

    脸上凉凉安安:不是…

    林博文沉凝着眉眼,还是小心着点为好,加快进度抓紧出发!

    队伍的战斗也不是每次都分的十分清楚的,每个进化者将自己的所战斗目标解决后,接下来是回车还是继续战斗还是颇随自己心意的。

    像今天这种不是特别危机的时刻,进化者做好该做了的也就行了,你站在一旁看戏也都没问题,当然前提是队友没有生命危险时。

    但队伍规矩虽然宽松那也是在你完成战斗任务后。

    这不是特别危机时,并不是其他队员消灭了目标后,能量还充足就得帮助还在战斗的队员。

    前路漫漫,前面还要所经的危机不知还有几何,大家都得多多经历战斗,抓紧机会增强自己!

    在队伍领队人之一林博文的指令下,在战场边缘一边休息调息能量一边警戒的进化者重新加入战局,加快全消灭丧尸化动物的进度。

    一小时后,数十头丧尸动物尽数被消灭殆尽。队伍重新上路。

    商务车内

    “还好这次大家都没受伤!”庞元将上车的三人上下打量数遍后才放心道。

    “哇~夏姐你开始雄起了~”庞元这才注意到周夏衣服很整洁,状态也不错。

    不想之前一上车就蓬头垢面气奄奄息息的虚脱样。

    周夏没心情和他打趣兴致不高的摆摆手,“在山庄出来异能是强了些,但今天还是因为和队友的配合。”

    庞元将周夏上下打量一遍,“这刚有高人的样子就开始预习装深沉啦~”

    周春夏白眼一翻一挥手,“一边去吧。”

    庞元叫起来:“女神你瞅瞅夏姐瞧不起银~”

    安安撑着下巴望窗外不出声

    庞元消停下,讪讪的摸摸鼻子,这怎么下了趟车一个两个的都阴着脸回来?

    他们留守在车的人可一直注意着他们,回来时进化者们不是挺愉悦的吗?也没见人受大伤啊~

    这大姨妈又来了啦?

    “扑呲呲”

    他发出点声吸引来一上车就开始葛优瘫的周春,二人接下来以眼睛来进行一场交谈。

    庞元问:这出啥事了吗?

    周春摊手:我也母鸡啊~

    庞元不满:你和她们不都一块下车的吗!

    周春仍一脸茫然懵逼:就是母鸡啊~

    庞元嫌弃的比了个中指,结束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消音谈话。

    “夏夏给我个水球洗吧脸呗。”周春轻着音叫道。

    这就是身为男人的悲哀,女人情绪一有个不对劲他们就不敢发出个稍大动静,否则你就等着被轰炸机轰炸吧!

    周夏:“呵呵~”

    “不是,给不给的也讲不到这词上吧?”周春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周夏睁开眼面无表情的瞅着他个一彩斑斓的黑脸。

    还未来得及来喷,边上看外景的安安就抢先了:

    “我们都干干净净的出去,回来又整整齐齐的回来,就你一叫花子一样的上车,带回一身腐臭味,我们没将你赶下车都是善良的了,你不小心缩着还敢提出要求。”

    周春被劈了啪啦一顿喷给糊的晕头转向,我就看周夏面色寻常能量一定还有剩,觉得脸黏糊糊的想洗把脸,有那么罪大恶极吗?

    周春脑袋有点方呐呐道:“我洗把脸味不也得小点吗?”

    安安冷冷一笑讽刺道:“你这尊容洗脸有用吗?是不是我们还得下车给你腾出地方让周夏给你放水洗个澡啊!”

    “白日梦都不敢这么做吧。”一头的周夏瞬间补枪道。

    前头的庞元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本来还想说说话,幸好被春子给抢先了!

    认真开车的林木沉默着将自己的嘴巴再度闭紧~

    周春看到安安俏脸含煞,求生欲让他不敢再发问,封住嘴缩回脏兮兮的座位。

    心里委屈的只想咬手绢:以前下车战斗他和周夏不都一身味的回来吗,今天他一人一身味为什么就受到了这么恐怖的…控诉?

    果然这车里你是男人就注定你要受到不公的待遇~

    这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

    周春两指挑起一点乌黑的衣角,都是你害得我被安安嫌弃的…

    又脏又臭的外套:…

    一般大战过后队伍的领导人就会大方一回,心里放点血让大家好好饱餐一顿。

    所以到达临时落脚点后,大家也是略带激动的等待着丰盛的晚饭开始。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