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回基地

    就在安安神态浮出担忧,就欲上前安抚小家伙,劝慰它起身时。

    就见小家伙将自己小小的头颅,深深埋入它母亲的脖子。

    接着安安就眼睁睁看着那洁白如雪的毛发沾染上脏污血迹,霎那间又浮出密密麻麻的血珠。

    安安杏眸闪过怒色,踏前一步就要用强硬的态度将小家伙拉起身。

    就在安安弯下腰,玉手还未触碰到小家伙时,就见对方带着哭腔的悲鸣呜咽一声。

    接着不用安安的拉扯,它自己就踉跄的站起身。

    小家伙退后一步,侧身站在安安的身前,抬起闪烁着泪珠的金色竖瞳,里面盛满哀伤。

    安安见状什么怒火也没了,只半蹲下地,取出帕子将头颅毛发而摇摇欲坠的血珠拭去,声音轻缓道:

    “末世生死离别,当真是犹如家常便饭!

    这些死亡于末世任何地方,任何地点,任何时间随处可见。

    小家伙努力变强吧,如果不想和你母亲一个下场!”

    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听懂安安的话,但它还是高高扬起头,猛的甩了甩头。

    眼里的泪珠,与毛发中的血珠尽数被甩下。

    垂在身后的尾巴拉的笔直,安安凝视小家伙的眼眸,似乎可见里面的怯懦与小心翼翼,少了些许。

    安安清冷的杏眸里少了些清冷,多了些温暖,心里轻轻道:

    小家伙,大皇。

    于末世你不必害怕,我们一路相伴,我会护在你的身前,或在你的身后,一直一直。

    上午,带些暖意的金光于一望无际的蓝天之上倾洒下,却带不走于末世挣扎幸存者包裹全身的寒意。

    淡淡的金光洒于层层叠叠的树林中,被淹没在一地可怖的血液中。

    相比较末世间身形庞大的进化兽,大皇身形娇小的趴在安安身后。

    眼看着安安一手挥去,散发茫茫寒气的蓝芒将它的母亲包裹住。

    下一刻,它的母亲化作无尽碎冰冰沙,随着呼啸凌厉的寒风,飘扬于整个山林中。

    小家伙歪着脑袋,头颅不断转到。

    只见细碎冰沙四处飞扬:母亲不见了,但母亲又好像随处可见。

    安安瞧着掌心中一枚流光溢彩兽核,掌心一合收入空间。

    这是那头大老虎的兽核,她只在大老虎驱取走一样东西收入空间。

    就等小家伙进入一阶的时候,给它使用。

    相比较进化母老虎的死亡结局,那头大蟒蛇可就凄凄惨惨的多。

    剥皮拆骨、扒肉拨筋,四枚尖锐獠牙拔下,那些环绕于蛇嘴密密麻麻尖利牙齿尽皆被一颗不剩的敲下。

    小家伙似乎也知道这头大蟒蛇是它的杀母之蛇。

    绕着那头血肉狰狞模糊的大蟒蛇不断游走,时不时还嘶牙咧嘴的欲上前啃咬一口。

    那毛茸茸的小脸上,充满着恶狠狠的表情。

    安安看着心里发笑,脸上依然一片镇定从容的处理大蟒蛇的躯体。

    这些都带有毒性,以后说不准就有用处,通通收入空间里。

    尤其是那蛇胆,和那漆黑色跟匕首一般锐利的蛇尖,指不定以后就有大用处。

    蛇皮也被安安以精神力控制的冰刀,完整的剥下,除了之前战斗时留下的伤口,倒是颇为平整。

    东猜猜西敲敲,很快地面上除了一层暗红污血,再别无它物。

    看过时间,安安带着小家伙缓步离开山林,朝村子外走去,小家伙亦步亦趋的紧紧跟着安安。

    安安摇了摇头,思及对方刚经历人生的第一场痛,就是丧母之痛。

    也就将训练对方胆识,延迟到明日。

    “好了,上车回基地。”

    走到村口,安安扬手撤走缠绕于整个车身的藤蔓。

    这么霸气的越野车,她走时不做个后手,就怕路过这个进化者给它顺手开走。

    末世的人可没有下限这玩意儿。

    指不定就有民间高手,几根铁丝的就将她的车不受任何损伤的解锁。

    解不开,也就懒得顾及会不会造成损失,直接一个的异能下去……

    “还是空间不够大,不然走哪就把车收那多好。可惜空间是和我的精神力挂钩,精神力又哪是那么好增强的。”

    安安摇头轻叹道。

    走到副驾驶将车门打开,就撇到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家伙不知不觉落在了她几步之外。

    安安侧身看去,朝止步不前的大皇招了招手,“大皇快过来呀,要出发啦。”

    眼看大皇眼巴巴看着自己,摇着尾巴却一阵踌躇。

    安安有些纳闷,一手还是拉着车门,感到手心传来的冰凉。

    安安退后一步,打量几眼散发钢铁冰冷气息的越野车。

    又再次看向慢慢挪过来的大皇,恍然大悟道:“你这小家伙是害怕这车。”

    话音落下就见小家伙走近身,抱着自己的小腿,呜咽呜咽有些委屈的轻晃尾巴。

    “你这个大皇,刚才还说经历挫折勇敢起来。

    我才刚有一种老母亲般的欣慰,你这现在又被一辆车给吓到了……

    虽然这越野车的确挺霸气的,那你可是老虎啊!

    它再怎么霸气也只是一个死物。”

    安安没好气的啐道,直接将车门打开,将小家伙塞进车去。

    不理会里面传来的惊慌咕噜叫声,安安绕过车头,上了车。

    发动机轰鸣声响起,正于坐垫上不断挪动屁股的大皇愈发惊恐。

    安安目视前方,头也不回的轻斥道:“给我安分点,这有什么好怕的,我不是在你边上吗?”

    话音落下,越野车一个转弯,于座位上坐立不安的小家伙跟着身体朝安安方向倾来。

    踩下刹车,安安无奈挺起身将小家伙用安全带固定住。

    看到那双充满不安惊恐的眼睛,安安软下口气,轻轻拍了拍小家伙并不干净的

    脑袋。

    “不怕啊,这是主人在带你上路,没有、大怪物来咬大皇。”

    动用精神力安慰了番小家伙后,安安见小家伙情绪有些平静下,便回到自己的座位同样绑好安全带,继续上路。

    没开片刻,小家伙目光四处转到,看看窗外又看看安安,再看看安手中的方向盘。

    接着余光又拼命朝前看,或朝后观察。

    片刻后似乎知道这对它没有危险,情绪彻底平静一下,再次懒洋洋的躺在座位上。

    随着车辆的行驶,发动机传出的声音,安安时不时的轻哼声,似乎都成了小家伙的摇篮与安眠曲。

    “大皇累了就睡,到了主人会叫你。”

    安安余光扫过小家伙,看它小脑袋时不时点点,便温柔的说道。

    安安话音落下,小家伙不再强忍睡意,眼睛闭上没一会儿,轻鼾声便传出。

    安安洒然一笑,开始专心驾驶。

    除了中午越野车停下,一人一虎直接从空间拿出些熟食,吃过午饭,车辆又继续上路。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