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骑士变招?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骑士变招?

    语气一顿,黑衫老者不等年江一回答,话锋一转问道:“倒是你,还是不肯和我说说,两个月前,这阴阳山里发生的事?”

    “你知道我为什么还仍然苦苦挣扎着,苟延残喘吗?”

    黑衫老者闻言,低垂的眼帘,微微掀起道:“为了看到林涛死?”

    “对!”

    年江一声音无力道:“不过,你出现了,我也就没有什么执念可言了,我知道,今日这一劫,他逃不脱了,这就够了。”

    “果然,一个人若是无惧生死,还真是让人感觉棘手。”

    听着黑衫老者有些无奈的话语,年江一艰难的发出一声干笑道:“如果你真的感觉愤怒,尽管可以现在就杀了我泄愤。”

    反正,黑衫老者的出现,就意味着林涛的死劫。

    年江一还有什么留恋的?

    “放心,你都沦落到了这种令人唏嘘的境地,我还不至于和你一般计较。”

    黑衫老者神色淡漠的摇了摇头。

    不是虚伪,而是真的不屑在这种情况下,去用死亡威逼年江一。

    “我倒是……”

    黑衫老者正准备淡淡的说些什么,顷刻间,面色一怔,低垂的眼帘中,一抹寒芒闪烁而过。

    “这波动?”

    年江一也发现了异样。

    不过他的身体状态已经很差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坚持几分钟,不,甚至每一秒的意志坚守,对于他而言,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但他依然在撑着。

    所以,他发现的有些缓慢,有些迟疑。

    当感受到西北方向不同寻常的元力波动后,却没感觉到身侧的波动,艰难扥扭头,看向身边。

    那个一直站在身旁的黑衫老者,已经无声无息,在元力波动传出的刹那间,消失离去。

    就好似他来的时候一样。

    一切,悄无声息!

    而此时,在那阴阳山洞口的位置,无数围观的武者,早已屏息凝目,瞪大双眼,看向石洞前,那剑拔弩张,气氛近乎凝固的三个人。

    终于,动手了。

    在朱强神色示意之下,有些烦躁的雪兰骑士,手中重剑一震,主动出击。

    他一直在等。

    等林涛出手后,寻找破绽再说。

    但林涛好似并不着急,一直在收敛、凝练自己的真气,默默等候。

    眼看一分钟就要过去了,终于,雪兰骑士也有些忍耐不住,心中带着不安,在朱强的暗示之下。

    立即脚下一动。

    “六刺!”

    尖锐的暴呵声音中。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

    这一次,雪兰骑士可没有傻乎乎,直接提着重剑直奔林涛,尽管,实际上乍一看,他依然和之前一样。

    速度更快,蓄势更猛。

    恐怖的真气驱动之下,大多数后天境甚至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形。

    但林涛却能清晰看到。

    几乎就在迎面冲上前来的刹那,双方几乎就要短兵相接的瞬间,脚步一错,身形一矮,雪兰骑士虽然有骑士称号。

    但却用了一个极其不高贵,也不优雅的别扭姿势。

    直接弯腰用手中重剑,错身横扫林涛的下盘。

    无论是从速度,还是从突兀性来说,这都是让所有一阶宗师境,为之无比凝重的一招,尽管,姿势确实很难看。

    但……

    “死!”

    几乎就在雪兰骑士变招的刹那间,林涛低垂的眼帘,突然掀起。

    冷漠的瞳孔中,闪出一抹精芒。

    雪兰骑士变招?

    林涛根本不管不顾,一步突然迈出,看似轻描淡写,却又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雪兰骑士横扫下盘。

    但,这不是结束。

    “这,这……”

    “卧槽!”

    “拍电影啊?”

    “这特么是什么功法?”

    无论是宗师境,还是后天境,几乎就在所有人屏息死死盯着场中战局的时候。

    躲过一击的林涛,并没有继续躲避,不,或者说,从头到尾,林涛根本就没有想过躲避,相反,是雪兰骑士自己谨慎过度的袭击方式,让林涛轻松避开了。

    于是,这就造成了,一击落空的雪兰骑士,狼狈不已的抬头:“哼!”

    有些不满的怒瞪一眼朱强那个胆小鬼,嘴炮叫的凶狠,实际上,到现在还没有杀到林涛身边策应自己。

    反倒是一幅如临大敌的站在一旁,正在伺机而动。

    可雪兰骑士这会,哪有空怒喷朱强关键时刻掉链子?

    “死!”

    舌尖厉呵炸响。

    满面沸腾杀意的雪兰骑士,根本就已经来不及多了,朱强没有及时跟上,吸引林涛火力。

    这一次,林涛不躲不让,反倒是直奔自己而来,这让朱强心中窝火不已,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自己才刚刚伸展身体,林涛就迎面一掌怒拍过来。

    怎么躲?

    甚至连大脑都来不及反应,雪兰骑士直接提起重剑,横亘身前,想要挡住林涛这一掌。

    当然了,林涛一掌有多强?

    他可是一清二楚。

    所以,他很明白,死扛,只会将自己打的失去平衡。

    雪兰骑士可没有那么傻,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见势不妙,就撒手扔掉重剑,借力迅速后退再说。

    所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同样,做好准备的还有朱强。

    “就是这个时候!”

    冷厉而阴郁的脸上,泛起一抹狞笑,朱强手腕上,一串木珠手链,突然爆发出璀璨的绿色光芒。

    同一时间,朱强也身形犹如离弦之箭,骤然冲向林涛背后。

    不帮雪兰骑士?

    当然不可能,只不过,他明白,自己实力太弱,正面硬抗林涛,一旦被抓住机会,揪住给自己来两三招全力爆发,自己不死也得残废。

    所以,朱强那会傻乎乎的贸然冲上去?

    他得等,等最好的机会。

    感受到自己杀来之后,林涛会回身与自己缠斗在一起,还是会放弃进攻,直接选择后退?

    “无论怎么样,竟然敢轻蔑辱我师傅,小子,我要给你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朱强内心恨恨不已的冷笑低吼着。

    然后……

    没有然后了。

    伴随着林涛骤然间,迎面拍向雪兰骑士的那一掌,恐怖提速。

    同一时间,炽白色的光芒,在林涛手掌心中,毫无征兆的突然迸发出来。

    刺目、圣洁的白色光芒中。

    一切,都结束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