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宣战

    闵姜西跟丁叮从小区里面出来,看到街边停着两辆车,其中一辆是秦佔的,荣一京降下副驾车窗,笑着道:“丁叮,来这边。”

    丁叮上车才发现,后座处还有秦嘉定和荣昊,荣一京道:“我们这是光棍专列。”

    闻言,丁叮下意识的瞄了眼荣一京,不知道他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开车来到饭店,刚下车秦佔就去牵闵姜西的手,荣一京抬手捂住秦嘉定的眼睛,“当着孩子的面干嘛呢?小二和丁叮自己挡上。”

    秦嘉定面无表情的拂开,“我早见惯了。”

    荣一京挑眉,佯装吃惊,“他们经常在你面前拉拉扯扯的吗?”

    秦嘉定道:“反正早晚都要结婚,怕什么。”

    荣一京继续八卦,压低声音道:“是恨嫁还是恨娶?”

    秦嘉定说:“不知道,你问他们。”

    “嘿,跟我嘴巴还这么严。”

    五人进了包间,荣昊点菜,荣一京说:“我们小二出息了,模拟考试进步了七十二名,哥哥为你骄傲。”

    荣昊头不抬眼不睁的说:“太油腻了,要一份水果沙拉。”

    荣一京道:“场面话也不让讲,我倒是想夸你闵老师,这不怕某些人吃醋嘛。”

    秦佔道:“该夸夸,我女朋友就是很优秀。”

    荣一京笑眯眯的说:“小闵,我替我们全家感谢你,你哪天有空,我爸妈请你吃饭。”

    闵姜西微笑着道:“别这么客气,分内的事,荣昊自己有本事。”

    荣一京感慨,“怎么会有你这么完美的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金玉其外还名副其实,无论做什么都做得好,真恨没早几年认识你。”

    秦佔冷眼扫过去,荣一京道:“看什么,我恨没早几年认识小闵,说不定她也能把我教好一点。”

    秦佔生生气笑,“你还知道自己无药可救?”

    荣一京说:“看你愿不愿意让小闵挤些时间帮我回头是岸了。”

    闵姜西说:“别,不敢关公面前耍大刀。”

    荣一京道:“学坏容易学好难,我要是一不小心把你给带坏了,某些人要跟我拼命。”

    秦佔对闵姜西说:“珍爱生活,远离荣一京。”

    闵姜西道:“别总欺负人,等下荣昊该不高兴了。”

    荣昊抬眼道:“二哥说得对。”

    荣一京挑眉,“我还是不是你亲哥?”

    荣昊道:“二哥和姜西姐也是我亲人。”

    荣一京不服,看向秦嘉定,“嘉定,你向着谁?”

    秦嘉定眼睛看着手机,认真打游戏,淡淡道:“我二婶。”

    荣一京看向丁叮,“京哥可就指望你了,你要是不站在我这头,我就众叛亲离了。”

    丁叮一脸紧张加茫然,慢半拍道:“我有点没听懂你们在争什么。”

    荣一京‘扑哧’乐出声,秦佔也在笑,闵姜西说:“别理他们。”

    丁叮心底默默地回应荣一京,她不会让他众叛亲离,就算他不那么对,她也会站在他身边充个数。

    吃饭途中,丁叮去洗手间,一走一过,店员推开一扇包间房门上菜,她无意间一瞥,看到里面坐着丛萱,她身边还挨着一个男人,男人揽着她的肩膀,跟她说悄悄话,嘴巴都快贴到她耳朵上,丛萱的手还勾着男人的脖子。

    丁叮心底咯噔一下,就像那天看到丛萱跟其他男人进了酒店,简直像自己男朋友出轨一样震惊,联想起荣一京的那句‘光棍专列’,难道,他们已经分手了?因为她在背地里说的那些话吗?

    丛萱在笑,荣一京也在笑,丁叮也没说谎,只是心里莫名的像是做了亏心事,不舒服。

    回到包间,丁叮偷偷打量荣一京,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看他是不是强颜欢笑,荣一京跟往常一样,嬉笑怒骂,温柔又没一句正经。

    手机响,荣一京接了个电话,“嗯,我在……206,你过来吧。”

    电话挂断,秦佔问:“谁?”

    荣一京说:“丛萱。”

    ‘啪’的一声,丁叮筷子没夹稳,东西正好掉在面前的汤里面,溅了她一身,她一慌,不小心把勺子掉在地上。

    纸巾在荣一京面前,他马上抽了几张递给她,安慰道:“没事。”

    丁叮弯下腰把勺子捡起来,脸是红的,荣一京把自己的汤盅放到她身旁,“我这份没动。”

    丁叮摇头,“不用…”

    有人敲门,推门而入,正是丛萱,丛萱朝着秦佔和闵姜西笑着颔首,紧接着打后面抱住荣一京的脖颈,亲昵的说:“你也在这。”

    荣一京稍一侧头,脸颊擦着丛萱粉红色的唇瓣,他低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丛萱道:“我刚刚看见丁叮了。”

    丁叮心里素质差,明明做亏心事的人不是她,听到点名,确实一下子红了脸,抬起头,有些不知所措。

    荣一京说:“阿佔,阿佔女朋友。”

    丛萱一只手搭在荣一京肩上,另一手跟对面的人挥了挥,“久闻大名。”

    秦佔但笑不语,闵姜西微笑回应,丛萱听说今天是荣昊的庆功宴,还特地敬了荣昊一杯,没久留,打了声招呼后离开,买单的时候,荣一京帮丛萱那个包间也付了钱。

    丁叮心底堵得慌,说不上是因为他们没分手而泛堵,还是因为丛萱对不起荣一京而泛堵。

    回到家,丁叮坐立难安,想给荣一京打个电话,可没有再二的勇气,也怕荣一京觉得她像个事精,装作没看到?无动于衷?她做不到,荣一京那么好,对她也好,她知情不报是没有良心。

    思前想后,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发了个朋友圈,内容言简意赅:第一次酒店,第二次饭店,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好自为之。

    她设置了只对丛萱可见。

    朋友圈发出去的刹那,丁叮有种向丛萱宣战的既视感,不仅没了之前的顾虑,反而一身轻松,原来她不是怕惹事,只是怕荣一京会受伤。

    盯着手机刷新,丁叮焦躁等待丛萱的反应,只要丛萱心底有鬼,不可能看不懂她赤裸裸的明示。

    果然,消息发出去的当晚,十一点四十几分,丁叮手机响了一声,一条微信进来,打开一看,是丛萱的头像。

    她问:你朋友圈是发给我看的吗?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