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长乐

    与两个小丫鬟计较不是盛三郎的作风。

    日渐圆润的三郎委委屈屈跑去找表妹诉苦。

    骆笙正在大堂慢悠悠翻着账册。

    “表妹。”盛三郎大步走过来,往骆笙身边一坐。

    骆笙合拢账册交给女掌柜,看向盛三郎:“表哥不是在楼上吃酒么,怎么下来了?”

    盛三郎瞥了一眼木梯,虽然此时大堂中还没有酒客,还是放低了声音:“表妹,你说我该不该提醒苏二哥一声?”

    “提醒什么?”一听盛三郎提起苏曜,骆笙语气凉了许多。

    “就是平南王府那位小郡主啊,我怎么没瞧出她至纯至孝呢。”

    小郡主来酒肆找表妹麻烦的时候,可厉害着呢。

    骆笙似笑非笑:“表哥要提醒苏曜这个?”

    盛三郎点头。

    “表哥想提醒,应该在苏曜与平南王府结亲前提醒啊。”

    盛三郎叹气:“太突然了,等我知道时他们已经定亲了。那时候要是说,不是给苏二哥添堵么。”

    “现在表哥就不怕给他添堵了?”骆笙凉凉反问。

    “现在苏二哥已经够堵心了,也就无所谓再添点了。要是再被蒙在鼓里识人不清,岂不是太可怜了。”

    骆笙微笑:“表哥真是为苏公子操碎了心,只可惜表哥不是个姑娘——”

    盛三郎神色一凛:“表妹你想太多了!”

    敢情红豆那么说,是跟表妹学的?

    这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义愤填膺的盛三郎看着神色冷漠的表妹,啥都没敢说。

    没办法,他还当着店小二呢,这么抢手的差事能丢了?

    没见那日赵尚书来吃酒,发现朱五是酒肆新聘的账房先生时,脸都黑了。

    当时他还觉得奇怪呢,朱五一个账房先生怎么得罪尚书大人了,莫不是在千金坊时得罪的?

    偷偷竖着耳朵听时,听到喝得微醺的赵尚书对钱尚书感慨:“有间酒肆的账房先生是个好差事啊,我还想着致仕后来兼一兼呢。钱不钱的不重要,管一日三餐就行。”

    同样喝得有点高的钱尚书当即不满了:“老赵啊,你一个刑部尚书当什么账房先生啊,致仕了就好好享清福吧。别说,像我在工部可没少和钱财数目打交道……”

    最后两位老尚书差点争掀了桌子。

    尚书大人们还抢着当账房先生呢,再想想他能当上店小二,难道是凭实力?

    还是沾了表妹的光啊。

    这般一想,盛三郎悄悄歇了多嘴的心思,随口道:“今日王爷怎么还没来呢?”

    最近表妹对开阳王很好啊,亲自下厨做菜,再努力一点说不定就嫁出去了。

    骆笙深深看盛三郎一眼:“我听二舅说,前些日子金沙来信,舅母催表哥回去呢。”

    这就没法聊下去了。

    盛三郎腾地起身:“外头落叶还没扫呢。”

    盛三郎快步走出酒肆大门,不由愣住了。

    一辆华丽马车在不远处缓缓停住,走下一名高挑美貌的少女。

    让盛三郎愣住的当然不是少女的美貌,而是随侍少女左右的是两名少年。

    贵女出门不是丫鬟婆子伺候,而是小厮?

    盛三郎好奇打量着两名少年。

    看穿着长相,也不像小厮。

    美貌少女步姿轻盈向盛三郎这边走来。

    盛三郎提着扫帚冲回了大堂。

    “表妹,外头来了个奇怪的姑娘,瞧着像是闹事的!”

    骆笙转眸看去,正看到美貌少女踏入大堂。

    那张脸,她不认识。

    当视线扫到少女身侧的两名秀美少年,骆笙心中一动,隐隐升起一个猜测。

    而美貌少女看到骆笙,先笑了:“阿笙,你真的开了一家酒肆啊。”

    红豆站在楼梯上,惊呼出声:“哎呀,公主殿下回来啦!”

    随着红豆蹬蹬跑下楼,美貌少女已经走到近前,笑道:“阿笙,我离京两年,你就把我忘了?”

    骆笙微微屈膝:“见过殿下。”

    正如她刚刚猜测,眼前这位高挑美貌的少女是骆姑娘的好友长乐公主。

    也是永安帝目前唯一的孩子。

    长乐公主拧眉:“阿笙,你以前都叫我瑟儿,现在怎么生分了?”

    骆笙笑笑:“以前不懂事,现在不是长大了么。殿下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竟一点没听说。”

    长乐公主叹口气:“自从皇兄皇姐他们去了,我要忌讳的就多了。国师说京城养不住我,要我离京两年,来去都不许和人提,我不就只能乖乖照做么……”

    提起这些,长乐公主就有些心烦。

    外头哪里比得上京城好,别的不说,俊俏郎君就没京城多,这两年住在深山老林的道观可憋死她了。

    还好总算熬出来了。

    “阿笙,你看他们两个怎么样?”长乐公主一指身侧两名少年。

    骆笙看了一眼,微笑:“挺好,瞧着眼生。”

    她没有骆姑娘的记忆,但不记得长乐公主的两个面首,想来没什么大不了。

    长乐公主嫣然一笑:“你当然瞧着眼生,这是我从外头带回来的。这是绿绮,这是独幽,你瞧着哪个顺眼,送你一个吧。”

    “咳咳咳!”大堂内同时响起石焱与盛三郎的咳嗽声。

    长乐公主拧眉,以挑剔的目光打量着盛三郎。

    长得倒是周正,不过是不是胖了些?

    盛三郎在这种打量下,竟觉得有些羞愧。

    真是惭愧,他给表妹丢人了!

    长乐公主再看向石焱。

    这个长得也不错,但也不瘦啊。

    一别两年,阿笙眼光变成这样了?

    难怪说时间会拉远二人的距离,以前阿笙喜欢的和她喜欢的明明差不多。

    长乐公主目光沉重看向骆笙,

    骆笙嘴角微抽,稳住心神:“不必了,太多了养不过来。”

    这时楼梯口传来声音:“三弟,你怎么一直没上来,我们酒都吃完了。”

    三个青年依次从楼梯口走下来。

    走在前头的是手拿折扇的盛二郎,稍稍落后的是盛大郎,最后面的是苏曜。

    长乐公主视线越过出声的盛二郎,落在苏曜面上。

    一身青衫的少年清雅如玉,一步步走来。

    长乐公主定定看着向她走近的少年,微微挑眉。

    现在,她又觉得阿笙眼光没有变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